第2章 初めて(上)

作者:柠檬丹尼1900
更新时间:2018-10-08 21:45
点击:289
章节字数:83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关于牵手

天海和麻乃,自从1990年的那部《伟大的遗产》新公开始,便奠定了她们开创黄金控比的时代。这样的一对才子佳人,在舞台上的触碰、互动,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化学反应。她们俩之间,一个眼神对望,就似暗送秋波、一句低语呢喃,则为情人秘语、若是握个手抑或只是整整齐齐的呆在同一张床上呢?那可不得了,这在各位贵妇心中,就已经是儿孙满堂的节奏了啊。

然而就是这么一对众人心中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在刚成为控比的那段时间里,她俩下了稽古和舞台后,其实一直都是保持着相敬如宾的相处模式。尽管在一起时,也会拌拌嘴、小打小闹什么的,但是身体接触什么的一直都是留有恰如其分的空间。不过这条规则,不包括一些比较“意外”的情况。

在还未理解心间缠绕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究竟是为何诞生之前,当剧目结束后,她俩走在一起都会留出类似一条河的空隙,生怕凑太近会使对方尴尬,更别提牵手这等略显亲密的动作了。但是呢,所谓日久生情,在一次次暧昧的稽古、一次次融入饰演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侣中,心尖有什么可能是美妙的、也可能是糟糕的东西,发酵了。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们不妨把时间拨到1994年。

今天是宝塚上级组织月组来观看她们的下级生的汇报演出的日子。在客席落座时,天海和麻乃毫无意外的坐在了一起。看着娇俏可人的麻乃,天海在莫名开心的同时,余光还撇到了在一旁笑得一脸姨母的各位好友们,脑海里就忽然蹦出了先前姿月说过的话:“凉风走之前让我们好好的‘撮合’你和yoshiko呢……哎呀……总感觉凉风简直就是要把宝贝闺女嫁给你一样……”

思此及,天海扭头看向姿月,她那贱兮兮的笑容瞧的天海无端端的恼羞成怒。她趁着姿月一个不注意,伸手对着她那对标志性的大圆耳朵捏住,转了半圈。听到姿月夸张的哎哟求饶后,天海心头上那奇奇怪怪的恼羞成怒才散去,便落落大方以一种十分男役的姿态落座了。

“噗,”麻乃悦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珠圆玉润的声音听得令海心旷神怡,“你真是好大一只幼稚鬼啊。”

“哎呀,我要是幼稚鬼的话,那27岁还喜欢米菲的麻乃小姐岂不是我的前辈啦?”如果是在私下的话,天海可能会大着胆子点一点麻乃的鼻尖,但是这是公共场合,周围还有摄像机在拍摄着,天海不敢做此等会引发遐想的动作,便改为小拳拳捶麻乃的肩膀。

麻乃不服输似得朝天海吐舌头,古灵精怪的清秀少女引得准备入座的客人都忍不住回眸一睹佳人的芳颜。旁人都因这惊鸿一瞥而被麻乃惊艳到了,更不用说离她最近的天海了。某只大二哈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头转过去正视舞台中央,挠了挠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说了句演出要开始了匆忙的结束了话题。

下级生们的演出非常用心,呈现出来的舞台效果也是尽善尽美。天麻二人沉浸在后辈们的舞台表演中,她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在观看的过程中,她们的一举一动都与对方有着奇妙的迷之默契:天海摸下巴,目视着前方的麻乃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麻乃的手指习惯性的在椅子上的把手点了点,接下来目不转睛的观赏着下级生们的演出的天海,不知为何,手指也跟着动了起来。更神奇的是,她们明明都在专心的看演出,但是嘴角的弧度和挑眉的程度、皱眉的频率都是如此相似。

来,这里我们插播一下,让我们有请《读心神探》里的姚sir就这个场面做个分析:人的大脑里面都有一种神经反射元,能令大脑识别出别人的表情和动作,尤其是情侣。她们不经意间渐渐模仿对方的动作,然后成为一种习惯。这在心理学上称为:镜子行为,也就是所谓的夫妻相。

在不知道第几次她们二人一同摸下巴分析下级生门表演时,她们的手都一同放下了。手背就那么不偏不倚的碰在了一起。

“啊,すみません。”天海小小声的道歉,赶忙收回自己的手,把手老实的放在膝盖上。而麻乃这边,则盯着天海那只急急忙忙撤回的手,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去年的披目露事件。彼时她们刚演出完《门的另一边》,那个有着一颗少女心的月组top男役应该是饿坏了,在还没有卸妆换衣的时候,她瘫到沙发上,大个子用冗长的语速对麻乃撒娇道:“yo~酱——我——好——饿——啊——”

拥有一米七三的逆天身高的人却像孩童一样的在撒娇,这反差萌萌的麻乃忍俊不禁的笑出声。安娜贝尔的婚纱还未褪下的麻乃摸了摸大二哈喷了定型水的头发,摸着摸着便心猿意马了起来:嗯,好硬啊,不好摸,等yuri洗完澡后我可要蹂躏个够。

小个子学着大个子的语气,故意拖长语速,把她们月组的祖传光速语速都给抛了,“柴——田——老——师——说——给我们买了吃的了——久世她们已经去取了——我们也去吧。”

“はい——”听到吃的,大二哈一下子就有干劲了。她长腿一抬,帅气的站了起来。天海弯腰拾起地上的小白花,插回自己的西装口袋里,而后,她忽然很正色的凝视着一袭白色嫁衣的麻乃,那眼神,看的麻乃一瞬间又进入到了戏里。眼前这位英俊的青年,正在凝望着她的妻子……而自己……就是他的妻子……

麻乃被自己忽生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与此同时她又有些恍惚:我的心底,到底是希望天海祐希是“她”还是“他”呢……

“啊哈~果然这么盯着yo酱会脸红啊哈哈~yo酱好可爱啊~”

“讨厌!”小个子的女人猛地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抬起的腿朝天海黑的反光的皮鞋上狠狠地剁了一脚,留了个新鲜的高跟鞋印子。

“啊好痛——yo酱好过分——”

“没用高跟来剁你就不错了!脑天气野郎!”

“诶——还不至于是脑天气野郎吧!yo酱等等我——”

小娘役好像真的生气了,吓得天海赶忙拉住她的手,紧紧地牵着。同时在心里使劲的谴责提出逗弄麻乃的那个“恶作剧细胞”。这个时候,天海氏并没有意识到,这算是她在稽古和剧目以外的场合下,第一次主动牵起麻乃的手。

“麻乃大人、佐藤大人,小的知错了,您是星星您是月亮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您如此伟大,就……”

“噗……”天海还没将她的毕生所学倾尽出来,这边莫名其妙生气的麻乃佳世倒是先憋不住了,“你从哪里学来这些骚话的?”让清正美的天海祐希大人说出这些与她的形象完全不符合的话……听得麻乃的怒意一秒破功啊。

“额……”天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梳的整整齐齐的短发,如实相告,“我、我哥哥看的言情小说里……”

“噗……你哥哥都看些什么书啊……”

“哈,我觉得我没有看到十八禁的东西都不错了……”

“来来,继续说。本小姐听得心情很畅快啊。”

“好好~尊敬的麻乃小姐~”

二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边走边聊,相谈甚欢,完全忽视掉了,她们交织在一起的手。这样历史性的一幕,则被刚好路过的记者拍了下来,从此成了诸位天麻党常啃的旧粮之一。


但这个相片曝光之后,天海再也不敢在公共场合里牵麻乃的手了。看看,此时她们只是手背不小心的碰到了,那只大二哈都跟碰到火炭似得倏的往回缩啊。

思此及,麻乃不知为何心里泛起了涟漪。涟漪触碰到心壁,也触碰到了她的酸涩。为什么……其他的控比都是坦荡荡的相处,而我们之间……却要如此这般的小心谨慎呢?是因为……我们没有坦荡的理由么……

“yo酱!你这是干嘛!”重新投入到演出里的天海忽的感觉到她的手被一只小她一倍的软乎乎小手给攫住了。一瞬间,惊慌失措争先恐后的跃上了天海的俊脸,连耳廓也不小心染了可疑的颜色。

“我……”

故意压低的声音,也没能掩盖她的万分慌乱。下级生们的表演扔在继续,高昂的歌声是多么的热血沸腾,然而此时此刻,再精彩的表演也无法吸引天海,因为她的全部注意,都被身边的小个子女人所诱惑了——

“我不想只在舞台和稽古的时候才能牵你……这个要求……可以么?”

音乐的旋律由激烈澎湃缓缓地化为流水般的柔情蜜意,麻乃的这句话,仿佛魔咒般在天海的心里余音绕梁。天海也确信这就是魔咒,连同这缠绵暧昧的音乐,也是魔咒的帮凶。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情不自禁地握住麻乃的手呢?她的手又怎会不听使唤地大逆不道地与麻乃十指相扣呢?

一定、一定是因为音乐太过温柔、后辈们的表演太过精彩、麻乃佳世太过可爱……才会使她落得如此下场的。一定、一定是这样的。

脑子乱做一锅粥的天海氏如是想到。


“这次的演出真是出乎意料的好看啊。”

“是啊是啊,我觉得行刺那个部分是最精彩的,那段激昂又温柔的音乐简直是把这一幕推向了高潮呢。”

演出结束后,月组的大家都以两人一组的模式排好队准备出去。大家在一边出去的时候一边讨论剧情。这也是天海平日里喜欢做的事,但是现在……她却完全分不出这个心思来。她垂眸一撇,瞅见她和麻乃的手已经分开了,手上那个小小软软的温度也说走就走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明明站在自己的旁边,却总是扭过头去跟白城和森奈聊着天,有说有笑的完全把天海当背景板了啊。看的天海气不打一处来啊,刚刚说要牵手的是你,现在撒手的也是你,你过不过分啊?知道人家有多害羞么你就跟个没事人一样。撩完就跑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于是乎,当看到出口的那台摄影机正在拍摄她们的时候,天海灵机一动,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在她和麻乃要到出口的时候,天海忽然很亲密地搂住了麻乃的胳膊,示意麻乃看摄像头,而后冲着摄像头得意的笑。

麻乃起先有点一头雾水,但是看到镜头后,她反应迅速的对着摄像机比了个耶,卖个萌,算是有所交代。

看到小娘役懵懵的表情,天海心里的气顿时一扫而空了。牵起麻乃的手继续走了。麻乃发觉那宽大的手掌一直包裹着自己的小手,她挑眉道:“天海氏,这么积极?”

“我只是履行幼稚鬼前辈的请求而已——”

“呵呵,天海氏,你再说我就把你晚上睡觉还要抱着露娜的玩偶的事发到博客上去,还要附照片,有图有真相。”

“佐藤大人……手下留情啊……”


(二)关于“告白”

1993年的某一天,凉风真世刚从麻乃佳世的宿舍那出来,她并没有急着回去休息,而是漫步在宝塚的宿舍区。时间还尚早,夕阳刚刚沉坠于山底,静谧的湛蓝扩满天际,傍晚的清凉与白日的灼热交了班,凉风就在这一阵凉风中漫无目的的走着。时不时会有下级生认出她来,毕恭毕敬的跟她打招呼,凉风也很和气的回应来了后辈们,还给予后辈们一定程度的鼓励,可把小迷妹们撩的不要不要的。

“凉风——”这隔着三条街都能听到的大嗓门少年音,肯定不是下级生敢喊出来的音量。凉风扶了扶鼻梁上驾着的眼睛,脚步一旋,定眼看向穿着健气满满的卫衣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气喘吁吁地跑到她面前的天海。

“我说你啊,你一激动这男役音就爆出来的,以后退团的话你身边的人还不被你这‘爷们’给吓死。”

“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个的!”天海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喘了一会儿,拿着杂志的那只手习惯性的拍了拍肚子,挺起腰与凉风对视,“你、您要退团了吗?怎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吧,我之前就有跟你和yoshiko说过啊。”凉风仍是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她瞅着天海夹在腋下的杂志快要滑落了,便伸手拿过。翻开一瞧,是一本展示着各种不同职业、身份、乃至性格的有关男人姿势的杂志。凉风了然一笑,她俊秀的眉眼里流露出对天海的欣赏:天海祐希,这个从入团开始就一直闪闪发光的名字,又有谁会去探究,她这闪亮的背后究竟牺牲掉了多少女孩的乐趣、挥洒了多少汗水呢?瞧瞧,这位月组的准top,为了演好各种不同的男人,每天都会对着权威杂志学习男人的一举一动、揣摩不同心境的男人的心理,只为了舞台可以呈现出最佳效果。

“啊对……你有说过……但我还是觉得很突然啊!明明现在是你的鼎盛时期,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朝凪玲前辈的缘故么……”

现在在下级生里和外界流传着这样一则没有证实的传言:因为跟凉风颇有缘分默契十足的朝凪玲退团了,凉风真世便再无无心留在宝塚里了。至于是不是这个样子的呢,怕是只有她们两位当是人才知道了。

“你在说什么啊~”凉风举起杂志,轻轻地敲了敲天海的脑袋,凉风对天海,一直都是一位亲切的、毫无架子的前辈。她的笑容依然是那么温和,这位明眸皓齿的少年,将一切的心悸与可遇不可求的情感埋藏在了明媚的笑容里,“玲她退团有她的理由,我离开也有我的原因啊~”

“方、方便说下理由么?”

“天海氏,别太八卦了。”

“‘天海氏’……是yo酱叫的……”

“哈哈哈,好好好~”凉风捂嘴轻笑,心道天海这个大傲娇,明明是想说这个是yoshiko的专属称呼别人不能讲吧?怎么就这么傲娇呢。傲娇一时爽,那个啥火葬场啊。在心底暗自窃笑眼前这只大二哈的凉风,全然不知,她那副圆形的无框眼镜下的秋水星眸,似有流光旋动,望向害羞地搔后脑勺的后辈的眼神……是无比的羡慕。

“啊对了!我找你主要不是说这个啦!”二哈海倏的想起了她赶来这里的目的,她骤然抓住了凉风的肩膀,凉风感觉到,这只大二哈捏着她肩膀的大手……似乎透露出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恐惧,“我、我听说,你退团的话,yo酱也要跟着退……这是真的吗……”

大二哈俊丽的浓眉大眼里泄露出浓浓的不安,此时的她,好似一个虔诚的教徒,渴望她的神明,给予她一记强有力的定心剂。

“我也听说了,所以来找 yoshiko谈话。她说她的确是有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其实是……”

“凉风真世你好过分啊。”

“诶?纳尼?”

眼前这位“神明”是占据她心中“特别”这一席位的小娘役的偶像,如今偶像要挥一挥衣袖的离开,竟然还想带走她的豆腐?老实说,天海此时还不知道为什么麻乃佳世对她来说这么特别,但是她知道,只要在麻乃身边,她就特别安心。因为只要麻乃在她身边,再怎么难学的双人舞,因为搭档是那块嫩豆腐,她都可以行云流水的完成;只要麻乃在身边,即便她一不小心在舞台把朱丽叶的腰带给弄掉了、抑或是亲吻的太过忘我害得在朱丽叶的唇角边留下了一个致命的痕迹,麻乃都可以顺着这些“错误”将错就错下去。

只要有……不,只有麻乃佳世在她天海祐希身边,天海才可以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全心全意的投入表演。

而现在……这样一块与她默契十足、令她安心、心有灵犀的嫩豆腐……就要因为她凉风真世的离开而与她这一口海锅告别啦!真是太过分了!思此及,天海越想越气,甚至还列出了凉风的各项“罪状”,怒气逼人的瞪着凉风数落她的“罪行”,“凉风,你看看哈,我们宝塚里,花、月、雪、星、宙这么多个组里,哪一个娘役对她们的相手役不是当偶像崇拜的?三天两头就会给她们带便当什么的。你再看看我,yo酱是你的粉丝这是众人皆知的,她她她她她给你带便当的足足带了八次啊八次啊!我只吃过yo酱一次便当啊!你太过分啦!”

“……”凉风对于天海这个“东京长大的乡下人”的印象是可靠、懂事的后辈,到时候由她来带领月组凉风是绝对放心的。但、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这种女朋友被抢了情窦初开的大小伙子单枪匹马的找她算账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凉风被天海的反差吓得眼镜都从鼻梁上滑落了几分。

这边天海的二哈模式彻底开启了,继续委屈巴巴的指责播撒魅力“诱拐”她家小娘役的凉风,“yo酱会来考宝塚也是因为你!她的艺名取为‘麻乃佳世’也是因为你!现在她生出了想要离开的念头,还是因为你!你就说你过不过分?过不过分!”

凉风从最开始的惊愕渐渐转为了哑然失笑。她毫不怀疑的想着,若是给正在声情并茂的列举她的“罪状”的天海安上哈士奇的耳朵,那凉风估计哈士奇那双挺立的三角形耳都会给天海委屈到软趴趴的蔫了下去。

“yuri啊yuri~”凉风再次抬起手里的杂志,轻轻地拍到天海头顶上的发旋,“你真是好大一只幼稚鬼啊,后辈们都看过来了啊~”

“唔……前辈……”天海摸了摸方才凉风拍的头,眼里故意装出的凶狠瞬间软了下来,爽朗的少年音也委屈成了小奶音,“您要是走了……我就是月组的top了么?”

“是啊,就凭这一点你应该高兴啊~巴不得我快点走吧?”

“才没有这样的事!”凉风还能用开玩笑的语气谈笑风生,听得天海更不知所措了,“剑幸前辈一直是我的主心骨,她走了以后我有段时间陷入了莫名的恐慌;幸好后来有您,稳下了我的不安。现在你要走了,我的确是不舍,但也没有当初剑幸前辈离开时那么慌乱。因为……我有yo酱。只要yo酱在我身边,我就很安心、很安心……我升级升的那么猛,我激动的同时,也非常的不安。身边的人也是一个一个的走了……如果、如果连yo酱也不在我身边了……我……我自己也是可以挺过来的……但我想我以后,应该不会再选相手役了。”

“啧啧啧,啊妈咪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幅样子,跟个情痴似得。”

“请前辈不要开玩笑!”

“这些话啊,你应该跟yoshiko说啊。”

“是……我知道……所以我才过来的啊……”提到小娘役,准top又害羞了。她侧过脸,挠挠后脑勺那块凸起的骨骼。通过这个小动作缓解内心的憨涩。

凉风摸摸下巴,妖精般深邃的眼眸望着这个腼腆的少年,嘴边的弧度勾勒的万分暧昧。凉风似乎想通了什么,决定暂且不跟天海说麻乃有退团的意向其实只是个玩笑罢了。

在凉风放出她要退团的消息后,麻乃在宿舍里和森奈回顾起了凉风历年来的演出。看着舞台上闪闪发亮、演技大爆发的偶像,一想到在宝塚里将再也见不到她了,霎时百感交集的。森奈知道身边的友人是凉风粉丝,摇头感慨道:“唉~凉风前辈就要走了……会不会把我们yoshiko的心也带走了呀……”

麻乃顺着森奈的玩笑开了下去,“会啊会啊~凉风前辈退团了我也想退团了呢~”

结果这句话,好死不死的就被刚回宿舍的白城听到了。毫不知情的白城听闻于此,惊恐的鬼哭狼嚎道:“什么——?!yoshiko你要跟凉风前辈退团——?!”所谓不嚎不知道,一嚎吓一跳,白城这嗷一嗓子的仿若地震了一般,摇整栋宿舍都在颤抖。在宿舍吓到瑟瑟发抖的同时,麻乃要跟凉风一起退团的事,也由此传出。还传的沸沸扬扬的,自然也传到了凉风和天海这两位与此事息息相关的主角们的耳里。

凉风先前来找麻乃谈话了,理解到此事只是一个乌龙而已。她还记得,在麻乃送她出来时,那个清清秀秀的小女孩,安静淡然的声音里,带着种子般坚韧不屈的力量,“凉风,我不会现在就退团的。如果我现在就离开,未免也太不负责了,也愧对您这些年对我的教诲。继续留下,我才有脸说,我是凉风真世的粉丝啊~”

凉风一直觉得,麻乃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女孩。明明是一个小小的姑娘,却隐藏着强大的爆发力。麻乃非常的感性,敏锐机敏,感情非常细腻,因此可以完美的成为各种角色。

这样一个看似柔柔软软的小女生,不惧道阻且跻的站在最前方。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子,与天海携手同行便是绝佳的双剑合璧。将来月组由她们带领……凉风真的很放心。

“拜托你了,yo酱。”凉风给予麻乃一个拥抱,拥抱的力气恰如其分,凉风将满腔的信任穿过连接着她们的拥抱,传递予麻乃,“月组……还有啊妈咪……拜托你了。”

麻乃轻轻地点了下头,回应了前辈的拜托。再次将麻乃拥入怀里,凉风再度感叹,麻乃真的很小一只。宝塚里的任何一个男役,哪怕是下级生,都能将她罩在怀里。这么一个可爱又坚强的女孩子,真的很容易令人心动……吧。


回忆戛然而止。凉风眼皮一挑,矍住面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眼神不自觉的携了几分艳色。她微微一笑,掏出口袋里的一个小盒子,上前一步,塞到天海手里。

“这是什么?怎么这么眼熟。”

“这就是你自《罗密欧与朱丽叶》演出结束后,你为你和麻乃定做的控比戒指。”

“……为什么戒指在你这里。”

“我着急啊,从知道你做了控比戒指后我就一直期待着你把戒指送出去。现在我都要走了你这戒指还没送出去。我就是典型的皇上不急那啥急啊。”

明明当时还没有确定下来麻乃就是她的相手役,这只大二哈却不知为何做了她和麻乃的控比戒指。谁也不知道她的心中,存在了什么样的执念。现在想来,凉风认为,其实在当时,天海是已经相中了麻乃了吧。

“……哪有你这么损自己的。”天海的下巴略微下沉,她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凉风道:“你怎么比yo酱还着急……”

“嗯……大概是看别人‘谈恋爱’很开心吧。”

“去你的,别开这种玩笑。为什么宝塚会有这样的传统啊。”

赠予饰演未婚妻或妻子的相手役并佩戴对戒是宝塚的一向不成文的规矩。这规定……可把天性腼腆的天海给囧死了。

凉风摊摊手,没有正面回答后辈的疑问,“总之,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你想留下yoshiko,就得拿出点诚意来呀。啊,对了,顺便在纠正你几个误区……”

凉风长腿一跨,减去了她和天海的距离。在天海茫然的注视下,只见她长手一伸,颀长的手指搭在了天海身后的墙上,两个大个子之间形成了一道养眼的壁咚。

“凉风,你干嘛啊……下级生都望过来了……”

“就说两点,一,yoshiko不是为了我才考宝塚;二,yoshiko的艺名‘麻乃佳世’的那个‘世’字的确多少跟我有点关系,但严格来说,这只是一个美好的巧合。”

大二哈眉峰凝聚,满脸狐疑,“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凉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阴阴柔柔的笑道:“具体的你去问yoshiko不就知道了?总之,还是那句话,要对人家拿出点诚意来啊。戒指记得送出去。”

“……你就像个多管闲事的欧巴桑一样……”

“哎呀~事关我可爱的yuri和yo酱,怎么会是闲事呢?”

“哼,我去啦……我不会让yo酱跟你走的……”

“祝~你~成~功~~”


“唉……”直至天海的身影隐匿在了远处的黑暗,凉风才敢让鲠在喉头里的叹息溜出来,“若是你们成为了控比……你也会开心的吧……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