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听见我的声音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10-12 23:04
点击:296
章节字数:35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九十三、听见我的声音

当蓉子和江利子赶到警察病院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封锁,围满了警车。

“刺客呢?”蓉子向之前已经赶到医院的助手问道。

助手无奈地摇摇头,这其实怪不得他。警察病院楼下执勤的警卫看到浑身是血的藤乃医生从擦窗吊篮上从天而降,立刻就警备起来。他们硬着头皮跟着发疯一般的藤乃医生冲上天台,可是除了倒在血泊中的玖我夏树,整个天台空无一人。

“玖我怎么样?”仅仅是问出这句话,蓉子都觉得艰难。

“医生说,如果这里不是医院,恐怕她撑不到……”

蓉子的心往下一沉,一路上她安慰自己玖我夏树和藤乃医生几次化险为夷,可能这次也不会有事,可是她最不想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刺客能否抓到,现在已不重要。玖我的安危才是第一位的。

她回头想招呼一路同行的江利子和她一起去静留身边,不料却发现身边空了。助手告诉她,长官刚刚问话的时候,江利子小姐已经上楼了。

“大约是看到江利子和我一起来的,所以没有阻拦吧?”蓉子走过警卫严密封锁的大门,警官的责任感让她想到这方面,“但警视厅的警戒力度不能如此松懈,特别是面对刺客要案的时候。”




“静留!”

垂着头坐在手术室前的静留身子一震,恍惚地抬起头来,她苍白的脸上还凝结着鲜血,是夏树的血!夏树生死未卜,而静留也像是去了半条命。

“江利子……”眼前熟悉的人让静留稍稍恢复了神智,干涸的眼眶里又重新聚集了原本流干的泪水,“夏树,夏树她……”她声音嘶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江利子快步上前,一把握住静留冰冷的手:“我知道,我都知道了。”她怎么会不明白呢?静留那想说而说不出的话,她怎么听不见呢?可是她纵然知道,又无法出言安慰。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她经历得太多,比任何人体会都深,正因为感同身受,她无法说出那些轻飘飘的抚慰之词。

“静留,你不该在这里。”江利子握紧静留的手,“你应该陪在她身边,你是医生,也是她的爱人,无论如何,这时候你也应该为挽留她尽一份力,不要到最后自责自己袖手旁观,无能为力。”

“可是,我不能。”任何人都知道手术室是不能随便进去的,更何况她心里多怕啊,虽然她曾经是执业医师,又是东京法医界的王者,可是她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在她面前动手术被急救,甚至可能眼睁睁地看着……

“你能的!”江利子紧盯着静留,她们的距离那样的近,近到都能看见彼此瞳孔里的自己,“就算没有希望,你也不能逃避。而且你能救她,你能唤她回来,试着用你的能力。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也应该有百分之两百的努力!”

静留听见江利子用心声传达的声音,格外地有说服力。是的,一墙之隔的手术室,夏树还在努力,自己为什么却想着逃避?就算是最后失败,她也要在夏树身边,不离不弃。即使命运让她们不得不分离,她也必须相送。

就像她们在热恋时那样,“我的傻姑娘,用你的眼睛,目送我一程。”

她还记得在那些春日的良夜,温暖的熏风和夏树凝注深情的目光。

不,夏树,我一定不会放你离开,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竭尽所能!

你是我的希望,我也是你的希望!

几乎像是知道静留的答案,江利子已经转身去开手术室的电子门。看着江利子熟练地按下密码,焦虑中的静留也不禁惊诧:“你怎么知道?”

江利子则是轻描淡写地说:“我在这家医院被抢救两次,住院一个月,所以你说呢?”

静留此时也没有余裕去思考江利子的话是否合逻辑,而且门开了,却马上就有手术室护士挡住了她们:“这里是手术室,我不能让你们进去。”语气十分严厉。

江利子立刻上前一步,低声道:“不,你能。”她声音不大,却十分威严。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态度坚决的护士,竟然如同中了魔咒一般,愣了一下,乖乖地让开了路。

静留无暇去想太多,她此时焚心如火,甚至来不及向江利子感激地点一点头,就闪身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大门在江利子面前缓缓合上,她回过头,正看见蓉子从走廊那头向自己跑过来。

“小利,你在这里啊。”蓉子看了看旁边,“静留呢?”

“静留在战斗,夏树也在战斗。”江利子的眼睛深沉如海,“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虽然内心犹如火烧,恨不得插翅飞到夏树身边,可是为了夏树的安全,静留也必须遵守手术室医生的规则,在手术通过用房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消毒,换上手术袍。

她进来这一路不是没有受到其他人的阻止,可是她战战兢兢地模仿江利子,用自己的心声强迫他人接受,居然发现,自己可以做到!

所以此时她一边给自己系上手术袍的系带,一边默默地对自己说:“藤乃静留,你可以的!一定会成功。”

可是当她走进手术室,看到在手术台上苦苦战斗的恋人,心还是瞬间被撕碎了。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触目惊心的血红,被鲜血浸透的手术铺巾和垫单,连医生的手术袍和口罩上,都溅满了鲜血!接下来,是令人心疼至极的白,夏树的脸庞和身体,是毫无血色的惨白,比起她在天台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夏树,白得更加让人心惊。仿佛那喷溅而出的鲜血,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带走了所有的颜色,抽走了所有生命的依傍。

与外间阻止她的护士不同,进入这间手术室,医生和护士几乎无暇理睬这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他们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眼前这位生命垂危的伤者身上。五处刀伤,两处伤及内脏,两处伤及大血管,失血量超过1500ml、血压持续下降……每一样都在把伤者往死亡的方向推进,再高明的医生,也必须争分夺秒,和死神战斗。

可是这战斗成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静留进来之后,发现自己更加的无能为力。多年暌违手术台,她此时根本插不上手。她只能眼睁睁地,眼睁睁地看着她双目紧闭毫无知觉的恋人,眼睁睁地看着监护仪上的生命指数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难道真的是人生苦短,命若浮尘,她不能救生,只能送死?

就在此时,心电监护仪上已经微弱已极的心跳,突然变成了一条直线!

“夏树,我的夏树!”静留心里在泣血,可是喉咙如同被扼住,发不出声音,喘了两口气,终于突破了阻遏,嘶吼道,“给她复苏,给她复苏!”

她恨不得推开那些医生,亲自给夏树做心肺复苏。可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乱来,那些比她冷静的医生们,无论是紧急用药还是复苏手法都会比现在快要崩溃的自己做得更好。

可是夏树的情况在不断地恶化,一次次的电击和不间断的心肺复苏,无法挽救那不再波动的心电信号,而她心爱的女人惨白的脸庞,正在蒙上一层象征着死亡的灰色……

那是首席法医最熟悉的颜色,她在验尸台上无数次看到的那样……

不,夏树,你不能放弃!

不能放弃战斗!

不能放弃我!

静留冲到手术台边,跪倒在地,几乎是贴着她的恋人的脸颊,喊出带血的声音:“夏树,我是静留,我是你的静留!你听我说,你听见我的声音啊!”

旁边一个护士准备拉走静留,可是被静留赤瞳一瞪,竟然吓得缩回了手,说的话也只说了半截:“没用的,她现在……”

手术室里的人都知道,静留的声音再大,也无法传到现在已经深度昏迷、濒临死亡的夏树耳朵里。

可是他们不知道,世上还有一种声音,可以直达内心,触摸灵魂,握紧生命之线。那是拥有狐耳异能者的心言心语,用灵魂喊出来的声音!

此时的静留,正在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量注入到自己的异能之中,她从小给她带来无数困扰,造成她感情之路无数的坎坷失败,让她厌恶到愿付出一切代价摆脱的异能,现在是她挽救爱人生命的唯一的稻草!

静留愿意耗尽所有的生命投入其中,只要夏树听见,让夏树那已经快要走到天堂之门的灵魂,能够听见,回一回头,看到她的爱人在呼唤她,呼唤她快回转来!

夏树,你听见我!我爱你,你不要放弃我!

夏树,我们都要耗尽一生去寻求彼此的理解和爱。可是,如果你不再努力,我余下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夏树,我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多情。我四处游荡流亡,其实只是在寻找一个愿意让我驻足的地方。那就是你啊,如今,你不要赶我走,不要再让我流离失所了!

夏树,你快回来!我给你的伤害,我还要好好地用爱来补偿,你怎么可以让我半途而废!

夏树,你这么爱我,怎么舍得我孤独无助,幽暗寂寥,你快回来啊,我需要你!

夏树,今后的路我要和你一起走下去,我要你握着我的手,我要你的眼睛看着我,我要每天听你说爱我,所以,你听见我的声音,你听见我的声音……

谁也看不出来,仿佛默默无语的静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在诉说,燃烧着所有的精神力量,拼了命去穿越生死的障碍,闯入黑洞,传递自己的信念,寻找爱人的灵魂。就在她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她的耳畔仿佛听见一声温柔的叹息,某种熟悉的温暖触感,像是一个拥抱……

夏树,是你?

你回来了?

那温暖的触感稍纵即逝,就在静留心中一空,一颗心即将坠入冰海之时,她听见巡回护士叫道:“心脏复跳了!”

静留心头一震,抬眼看向夏树,看到恋人虽然苍白却恢复了生机的脸色,而手术台一侧的心电监护仪上,记录着夏树稳定而深沉的心跳。

夏树,你到底回来了!你到底还是舍不得我!

此时的静留却已经像一架耗尽了燃料的飞船,丧失了所有的信号和电波,从空中急速坠落,坠入了茫茫的未知空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阿亚唐 赞赏了 100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