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10弹 希尔德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10-06 01:01
点击:791
章节字数:47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呐理子,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见梅露吧。』

『……好啊,理子也很想见见亚里亚的家人。』

『我跟她打赌从来都没有赢过,你一定要帮我给她点颜色看看。』

『亚里亚还真是个坏心眼的姐姐呢。』

『才、才不是!我、那个她……』

『呵呵……』

『喂理子!』

——!!

亚里亚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有白雪、雷姬、贞德、金次,还有……理子。

(我到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朦胧中亚里亚似乎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华生。」

接着又有一个感觉很讨厌的声音传入耳中。

「你应该知道自己的立场。」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之前说话的男声语气里隐忍着怒火。

「你说过只要把亚里亚带来就不会伤害她——」

「——现在你还能站在这里,是我对你最大的仁慈。」

如果亚里亚醒着的话就会发现自己被铁链捆绑着躺在棺材里——准确地说,是比一般规格大得多的灵柩。

与暑假里佩特拉为亚里亚准备的黄金棺木不同,这个头部与地面形成了大约30°斜角的灵柩呈漆黑色。

棺材盖上用流金体写着亚里亚全名的罗马音——Aria·Holmes·Kanzaki。

而在她的身体周围几乎洒满了被维拉德命名为「亚里亚」的鲜红色玫瑰。

灵柩的周围同样也被不知道是不是用来代替霞草的蕨类植物一直延伸到台阶的入口处。

——不管怎么看都是为亚里亚准备的身后事。

顺便一提,这里是还未完工的天空树第二展望台——是距离地面450米的高空。

而且因为还在施工中的缘故四周散落着建筑用的钢筋铁板、为防止飞机发生冲撞而开启的红色警告灯,还有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安全性但至少也设置了用金属网和钢丝组成的安全栅栏。

「况且抓住亚里亚的人也不是你。」

希尔德的嘴角浮出冷笑。

「我说的对吗?理子。」

「……」

被喊到名字的理子慌张地抬起头。

但很快就在无意中看到昏迷着的亚里亚的时候避开了视线。

——没有人看到希尔德露出了转瞬即逝的厌恶。

「用下药那种卑鄙的手段……」

「啊啦,难道尊贵的子爵大人打算好言相劝吗?」

希尔德举着遮阳伞,双脚在写有亚里亚名字的棺材盖上走动着。

「『我要把你送给希尔德,所以请跟我走』?」

她用华生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你——」

「——据我所知。」

希尔德看着华生想怒又不强忍怒意的表情笑出了声。

「我们的子爵大人也为亚里亚准备了迷药,不是吗?」

「这不一样!」

华生激动地握紧拳头。

「我会用最小的剂量、没有副作用的迷药,但你们给她喝的明明就是……」

虽然表面上亚里亚是在熟睡,但实际上希尔德命令理子给亚里亚喝下的那种药会让她失去战斗力。

那是一种不知名的药剂。

经过夹竹桃的改良,喝下这种药的人会在短短数秒内精神恍惚、手脚发软。

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毒素会慢慢渗透到体内,破坏神经和细胞。

当然,这种药是不存在解药的。

就像麻醉剂一样,根据各人体质的不同持续的效果也不同。

但同样的,使用麻醉剂会对人体产生伤害,而这种药的后遗症会更加明显。

运气不好的话在第一次喝下的时候就可能会一直昏迷下去,再也不能睁开眼睛。

以亚里亚目前的情况来说就像是被放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我还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类。」

希尔德无奈地耸了耸肩。

「你想要的只不过是福尔摩斯4世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关心她?」

言下之意,只要结果是得到亚里亚,不管她是活得好好的还是半死不活的植物人都无关紧要。

——在她眼里,亚里亚只是『绯色研究』的实验品。

「……」

希尔德的话让华生无法反驳。

确实,他对亚里亚并无爱意,甚至连恋人好感都没有。

华生从一开始接近亚里亚的目的就是为了家族。

说出来是会让理子笑掉大牙的漫画剧情,但实际上华生也是所谓的贵族名誉的受害者。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以「统治世界」或者「毁灭世界」为目标的「恶人」。

与之相对的,当然也会有以「拯救世界」为责任的英雄们。

华生所在的「自由石匠」就是为了「在暗中寻求拯救世界的方法」这一目标而进行活动的秘密结社之一。

不管是出于贵族的社会责任还是为了英国贵族的名誉,华生家都无可避免地加入其中。

但是,大概在30年前华生家开始衰落。

因为过去的辉煌功绩,华生家族的人一直都担任上级干部——虽然在表层社会取得了成功,可在更为重要的地方却得不到支持。

顺便一提,福尔摩斯家没有加入结社,可他们对华生家的行动也是持赞成态度的。

所以,华生家当时的家主在得知亚里亚出生的消息之后就想到了与福尔摩斯家定下婚约。

「呵亚里亚还真是让人喜欢呢。」

华生脸上的犹豫让希尔德感到不满。

「你说是吗?理子。」

她接着试探起理子。

「那种事……我怎么知道……」

「真是不坦率呢,明明之前还这么喜欢她。」

「真是善变的女人。」

希尔德眯起眼睛,跳下棺材盖。

「时间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让我们的主人公醒来了。」

随着声音落下,房间内的装饰灯像坏掉一样闪烁着。

希尔德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条鞭子。

「希尔德你——」

接着,她挥动起黑色皮鞭勾住亚里亚的脚踝。

「咚」地一声把亚里亚甩到旁边用来稳固楼层的柱子上。


「喂!希尔德!」

华生的怒目而视只换来希尔德的一声冷哼。

「……亚里亚?」

华生扶起亚里亚,让她依靠着柱子。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唔……」

亚里亚缓缓睁开眼睛。

身上传来的阵阵刺痛让她皱起眉。

「呃……?」

原本想喊出华生的名字,但是到嘴边却变成了意义不明的咿呀声。

「呃?呃呃呃?」

亚里亚又试了几遍。

可她发现连舌头都动不了——就像被麻痹一样。

「神崎·福尔摩斯·亚里亚。」

听起来有点讨厌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出亚里亚的名字。

「这已经是你第三次落到我手里了。」

亚里亚勉强抬起眼皮看到出现在华生身后的希尔德。

——为什么你会在这?

亚里亚的眼神似乎在问这个问题。

「真是可怜呢。」

希尔德露出同情的目光。

「你说是吗?理子。」

(什!)

亚里亚能看到的视线范围内并没有理子。

即使她知道是理子给她下的药,但她还是不愿意相信。

她找不到理子会这么做的理由——或许在她心底深处还是对理子抱有希望。

是希尔德吗?

亚里亚猜测过这很有可能是希尔德故意让理子动摇。

可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找自己商量呢?

明明昨天晚上还好好的。

亚里亚有点失落。

她原以为理子早就和她有了默契——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坦诚相对。

「为什么不跟她说清楚呢?」

希尔德走到理子旁边在她背后推了一把。

——啪嗒。

理子脚下一个不稳向前跨出几步稳住了身体,但她的脸却映入了亚里亚眼中。

「……」

亚里亚半张开嘴想说什么,可都发不出一个音节。

金色的双马尾、深红色的眼眸、还有那件被改造过的武侦高制服。

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就是理子——那张脸亚里亚不会忘记。

理子的嘴角略微向上扬起。

在别人看来可能是计划通的得意,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悲极反笑。

她当然知道亚里亚想说什么。

——理子。

仅仅是这两个音节对理子来说就足够了。

她很喜欢自己的名字——比起「4世大人」那种让她厌恶的敬称。

那是不二子给她取的,不知道为什么从亚里亚嘴里说出来会让她高兴得睡不着觉。

可是现在不一样。

如果亚里亚能出声的话肯定会咬牙切齿地狠狠地喊出她的名字。

「呐理子,虽然你们之间发生过很多事情,但全都忘记吧。」

希尔德走到理子身后,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理子的侧脸。

「亚里亚实在太无趣了。」

「而且她就算不被我杀掉也活不了多久,『眷属』是不会放过她的。所以你不需要有什么负罪感。」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指腹摩擦着理子的嘴唇,尖利的指甲仿佛随时都能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留下抓痕。

「……是呢。」

理子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闭上了眼睛。

「抱歉了亚里亚,我决定站在希尔德这边。」

听到这句话的希尔德笑了起来。

而当理子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眼睛里透露着连华生都能看出的坚定。

「那天……希尔德出现之后我想了很多。」

她伸手握住希尔德放在她嘴唇上的手指,稍微拉远了离自己嘴边的距离。

「我本来就是怪盗一族,是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不知不觉跟你们走在一起是我误入歧途了。」

「还有呢,在遇到亚里亚和金君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说出来你可能不明白,但希尔德是我被维拉德监禁的时候唯一一个能够说话的人,理子跟她可是青梅竹马呢。」

接着,理子像是要证明自己的忠诚一样亲吻了希尔德的手背。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亚里亚立刻想到这样一个词。

那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简单来说,理子对时而对她施虐、时而对她温柔的希尔德产生了依赖。

……不对劲。

没有原由地、亚里亚感到不对劲。

这不像是理子的作风。

但是亚里亚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说得好理子,稍微让我刮目相看了呢。」

希尔德背后的小翅膀兴奋地扇动了几下。

「不过你之前对亚里亚这么好,还为了她顶撞我,稍微有点吃醋呢。」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理子俏皮地眨了下眼睛。

「理子可是随性的女人。」

「呵呵……」

希尔德扬起被理子亲吻过的手背放声大笑起来。

「今天这么高兴,不如再来点别的什么助助兴吧。」

她反手抽出鞭子卷起摆放在写有亚里亚名字的灵柩盖旁的撒克逊猎刀,用力一拉刚好落入理子手中。

「理子,杀了她。」

——?

理子接住亚里亚的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杀、了、亚、里、亚。」

希尔德一字一顿地又说了一遍。

「……可是……这样好吗?」

理子皱起眉、看上去有点为难。

「哦?你想反抗我吗?」

「当、当然不是!亚里亚可是有利用价值的,杀了她的话『绯色的研究』就难有进展了。」

在别人看来完全是替希尔德着想。

「嗯……不愧是我忠诚的奴仆。」

希尔德沉思了一会,然后用皮肤白到病态的手去摸理子的头发。

「那就随便砍掉她一只手或者一条腿吧。」

她面不改色地说出让人咂舌的话。

「反正只要留她一口气,其他都随你喜欢。」

「——这句话我可不能当没听到。」

从一开始就保持中间立场的华生此时站在了亚里亚面前——现在是哪一边的已经很清楚了。

「姑且在名义上她还是我的未婚妻。」

华生拔出藏在身上的细长的西洋剑,同时左手也多了一把SIG。

「这两样东西你没忘吧。」

十字箔剑和法化银弹。

这两样都是吸血鬼最害怕的东西——希尔德在看到的时候用手捂住了鼻子向后倒退了数米。

「果然男人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希尔德冷哼了一声。

虽然她并不在意华生是否是『眷属』,但对那两样吸血鬼克星的剑和枪还是有所忌惮。

与此同时,理子向前一步挡在希尔德和华生中间。

「很好理子,我会好好嘉奖你的。」

「峰理子!我跟你没有个人恩怨,为了各自的利益可以放手一搏,可是亚里亚呢?她这么相信你,你竟然——」

「——这话轮不到你来说。」

理子握住亚里亚的撒克逊猎刀,做出准备战斗的姿势。

确实。

华生也有想把亚里亚交给希尔德的想法,只不过被理子抢先实施了。

「你——」

「……华生。」

从华生的背后传来很轻的声音——或者说虚弱会更合适。

「亚里亚?」

原本应该是连说话都做不到的亚里亚居然在动。

准确地说,是在努力让自己动起来。

「哦?不愧是被看中的女人,那个药应该是能让大象都动不了的。」

希尔德若有所思地看向亚里亚。

「……哈……理子……」

亚里亚不管尝试多少次也只能略微抬起手指,离能够自由活动还不知道要多久。

「嗯?」

理子的语气就像在问亚里亚有没有吃饭一样轻松。

「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面对的吗?」

「维拉德也好,佩特拉也好,还是现在的希尔德,我们一定可以——」

「——亚里亚什么时候开始相信同伴的力量了呢?明明在这之前都是一个人(咏叹调)。」

理子毫不留情地拒绝亚里亚拉她回去的邀请。

「是吗……」

亚里亚想苦笑,但连抬起嘴角都做不到。

「理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我强邀金次入队的时候就跟他说过,我们是同一个武侦小队的同伴。就算将来会因为各自的选择而分道扬镳、甚至把枪相向也没关系,但我们一生都会留下曾是伙伴的证明。」

「所以我不会因为你今天站在希尔德那边而责怪你。」

「可是在那之前我还是要问你……这真的是你自己的意志吗?」

「服从希尔德、对她卑躬屈膝,这样你就能成为自己希望成为的峰理子吗?」

「……呵呵呵。」

理子垂下手臂,低头笑了起来。

她脚步有点恍惚地走到铺在地毯上的鲜花那,从其中拿出了一束栀子花。

「啊哈哈哈哈……!」

接着,又仰起头非常夸张地放声大笑。

「理子很喜欢栀子花的味道呢,跟亚里亚身上的一模一样。」

「嗯?亚里亚、神崎亚里亚、奥尔梅斯4世……」

她用好几个名字喊着亚里亚。

「果然,最了解我的还是你啊!」

理子突然转身,手上拿着的栀子花突然喷出火舌。

——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