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9-23 22:15
点击:1349
章节字数:23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遵循着生物钟的脚步,白石从沉眠中清醒过来。

瞪大眼睛思索了一秒钟和自己十指交扣的漂亮手指是谁的,迟钝的转头看了看面对自己正以难以形容的姿势睡着的枕边人。

虽然很聪明的避开了对伤口的二次压迫,但如同卧佛涅槃的侧身笔直睡姿普通人能做到吗?

1.5米加宽的单人床对两个身材纤瘦的人来说并不拥挤,却也没有拉开距离的余裕,是不希望在睡着后碰到自己吗……

慢慢松开交扣的手指,为了不吵醒枕边人,白石赤着脚悄悄走到主卧配置的浴室洗漱。

清晨的空气带着微微的凉意,任暖暖的水流冲刷着身体,白石放松的观察着全身镜里的自己。

即使经过了激烈的性事,身体流了很多汗水,白皙的身体却看不到丝毫瑕疵与痕迹,也没有预期的酸痛,内啡肽的余韵还在,加上久违的深眠,坦白说,身体简直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

女自卫官言出必行,确实很温柔。即使到最后,也没有用手进去。

但自己却远没有这种温柔。

想到昨晚咬了绯山桑的手指,还失态到推开她,白石默默撇起嘴角。

虽然绯山桑不在意,但白石自己却在意得不得了,顾不得找衣服,披着浴巾走回卧室,将窗帘拉开一条细缝,让些许光线透到室内。

蹲回床边看着熟睡中的人儿。

薄薄的被单下裸露出来的单薄肩膀,圆润的肩头印着好几处绯红的指痕,是昨夜情动时不由自主留下的痕迹。

白石抿了抿嘴唇,手指悄悄探到被单下摸索起绯山的食指。

齿痕依然消失,但指节之间微微凸起是肿胀的触感,定然是咬破皮了。

绯山桑当时却一声也不吭,反而一直在安抚自己。

作为床伴,自己真的太差劲了。

虽然读了很多生理相关的学术杂志和文献,实际上却一点作用都没有。让白石再次意识到,从书本上得到的知识,不去实践永远等于零的真理,手术的手法需要练习,其他的事情也大抵相同。

为自己莽撞答应绯山的求欢感到懊恼,白石长叹口气默默缩回了手。

绯山是被朦胧的水声吵醒的。双层的隔光窗帘质地优良,暖暖的橙光从窗帘边缘隐隐约约透进来,天色尚早。

昨夜眼也不眨见守入眠的漂亮女士,不见踪影。

有那么一瞬间,绯山好笑的想到,该不会一夜过后逃跑了吧。

仔细倾听了周围动静后,得到了女医生正在沐浴的结论。

隐约记得白石说过自己要上早班。

早安吻之类的,大概不会有吧。

又不是情人。

….却做了情人会做的事情。

床褥厚实舒适,伤口也没有昨夜痛的那么厉害了,应该问题不大,绯山懒洋洋的放松了严守了一夜的姿势,好解放枕到发麻的左手。

乳胶枕头柔软得像云朵,上面残留的属于白石的兰花香味让人安心,绯山脸颊下意识蹭了蹭枕面,舒适的叹了口气。

居然真的做了…

饶是绯山也没有想到一切能如此顺利。

自己的表现…真的有那么好吗?

又或是对方根本不在意。

这一切仅仅是两个欲望上脑的人恰好碰到了一起…

越思考越觉得危险,绯山及时掐断了可怕的思路。

正逢水声终止,女医生披着浴巾走进来的时候,绯山下意识闭起了眼睛。

听到女医生轻轻拉开窗帘,蹑手蹑脚走到了自己身边,悄悄摸进被单来牵自己的手,又叹息着退去。

此刻,女医生为之叹息的和自己所想的是同一件事吗?

绯山倾听着,敏锐的听觉反复具象着画面,女医生脚尖轻轻滑过木制地板微微发粘的足音,柜门滑轮流畅滚动的轻响,浴巾滑落在地带起的风声,细腻的衣料滑过肌肤窸窸窣窣的碎响,生动的画面在绯山脑海中完美还原,让她感到腰间再度开始发烫。

绯山偷偷睁开眼睛,便看到女医生正背对窗口更衣,朦胧的晨光修饰着柔美修长的轮廓,点缀着玉石般无暇的肌肤,给女医生的周身染上一层珍珠色的柔光。

明明昨夜如此热烈的拥抱过,但围绕女医生周身清冷的禁欲感依旧重重叠叠。让绯山想到了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的大理石雕像。此刻维纳斯双臂完好,风情犹胜,更令她惶惑不安。

她占有了一个人,满怀诚意,但此刻却惶恐的如同犯罪。

女医生毫无预警的转过身来,跪到床边摸索着床头柜上的项链。

项链是昨夜绯山随手解下的,绯山伸长手,准确的捏住项链,与白石探索的手指悄然相接。

白石转头去看绯山,本该熟睡的人儿正朝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浅棕色的眼眸清凉冷静,丝毫看不出睡意,也不知看了她多久。

白石腾的烧红了脸,犹豫着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人。

昨夜她表现很好,而自己表现很糟。

此刻对方游刃有余的姿态,更让白石无法坦然面对两人之间的差距。

绯山微微撑起身子,沙哑的嗓音还带着些许困倦的慵懒,沙沙软软的磨过耳膜。

“早上好。”

“早上好…”

红着脸,慌乱的拿过床头柜上喝剩的半瓶水递给绯山。

“阿拉…”

女自卫官杏核般的眼眸笑眯眯的拢起,妩媚的眼尾透着些许戏谑,边看着白石,仰起头喝了一口。

昨夜,她也是这般看着自己,一边补水,继续往下开始漫长的舔吻。

下腹突如其来的骚动,让白石脸颊越发热烫,无地自容的低头暗自责备自己。

昨夜还不够迷乱吗!

受伤的手指暧昧跳上白石的肩头,轻快的将她的肩头拨转过去,正好给她躲避的空间。

“来,我帮你戴上。”

白石顺从的转过身子,挽起头发露出纤细修长的脖颈。

绯山着迷的看着那精美秀挺的线条,歪头看了一眼悬在手中的项链。

细细的铂金锁骨链缀着小颗的钻石,样式典雅大方,即使在幽暗的光线下,也闪烁着华美的光辉。

很配她。

灵巧的替她戴上项链,手指在女医生背后凸起的小块脊骨上不着痕迹的抚摸了一下。

“要上班了吗?”

白石转过身来跪坐在地板上,仰视着盘腿坐起的女自卫官。

“嗯,时间还早,绯山桑可以再睡一会。钥匙我会留在桌上。”

绯山眨了眨眼睛,放松的靠回床头,若无其事的问了句。

“需要我投进邮箱吗?”

白石歪头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投进邮箱?绯山桑今天最好来医院一趟哦,可以请护理师给你洗个澡。”

抿了抿嘴唇,女医生羞涩的看了她一眼。

“你昨晚出了很多汗….”

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下。

绯山倾身向前,张开手臂箍住白石的脖子,朝她脸颊上大大的亲了一口。

“你弄出来的,不该负责洗掉吗…”

白石蹭了蹭女自卫官毛茸茸的鬓发。

“下班后的话…可以帮你洗,但我下班很晚…”

“然后我们可以去吃个晚餐?”

女自卫官愉快的计划着。

“嗯,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