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起床气(中)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8-09-19 21:38
点击:771
章节字数:27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奇迹的是就算这样折腾了一宿,今天起床之后也没有感觉到除了喉咙干咳以外的难受,就连昨天困扰她的头痛今天都好了。这可是个好事,至于为什么这一次会如此好运,她一点也不在乎。只要不被步美看出来她昨天没有听话早睡就好了。


生病所以睡到这么晚,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理由,虽然现在自己一点事情都没有。


其实自己一直都有点起床气,不过说是起床气更应该说是起床的低气压?反正就是起床之后脑子不是很清醒,所以现在也是用着下意识在跟步美对话。


幸好步美没有发现的样子。虽然步美早就知道自己这个不成体统的样子了,但是她还是希望尽可能的在喜欢的人面前保持着一点形象。更何况灰原哀想着以后有机会是要跟步美说起自己的事情的,自己那些‘过去’的事情。


所以她不希望步美觉得,这个身体里面装着的比她大十来岁的灵魂,是这么的靠不住与幼稚。然而她完全没有想到平常的她跟‘幼稚’或者‘活力’是完全搭不上边的,从作为灰原哀这个身份开始她就一直被大人们认为是一个成熟的‘小大人’,步美当然也是这么觉得的。


步美看到她那些无意识露出来的小毛病——如果那些能称之为毛病的话,只会觉得‘小哀这样好可爱!!!’。


也是呢,平常一个冷漠成熟的人,却在睡醒之后声音都变得软糯,往常散发着凌厉光芒的眼眸现在没有完全张开,里面还有点晶莹。就像一只刚睡醒的小猫儿,就差伸伸懒腰了。


只不过灰原哀不伸懒腰,只会坐在床上出神个几分钟,刚刚她刚苏醒就能跟自己对话实在是了不起,虽然现在又恢复到了平常那个状态了。


“真的是,本来还说打算等你好了之后一起去吃冰淇淋呢,结果你这个样子我都不敢带你去了。”步美看着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灰原哀,看起来是在抱怨实际上是在宠溺道。


啊,对呀,她前阵子收到了一张传单,是一张关于新开的甜品店的的宣传单,她一眼就看中了上面那个卖相很好的冰淇淋,并且对当时就在她身边的步美说:“一起去吃吧。”


然后步美当然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然而下一句话则是:“不过最近小哀我我没记错的话,你生理期快来了吧,等过了再说吧。”


一下子,就打压了她当时马上就去的想法了。


等度过了虽然日常生理痛但是有人照顾的生理期后,她就想约步美去吃了,可惜又碰上了感冒,一拖就拖到了今天了。


没能够马上吃到的冰淇淋现在是什么味道好像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果步美能允许她吃,那就证明她已经完全康复了。这种想法虽然毫无依据,但是灰原哀就是如此想的。


重点不是那是什么味道,而是她特别的,想吃现在步美不给她吃的东西。


简直跟个小孩子一样。


“可以的,睡了一觉后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只是觉得渴而已。”灰原哀义正言辞的为自己争取吃甜点的机会。


她不知道,步美其实在她还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测过她的额温了,确定了确实没有发烧后,才给她准备水的,然后把水拿过来后,就碰上了她说梦话的场面。


那个时候灰原哀的表情显得很没有安全感,就算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的沙哑,步美也一点都不在意,只觉得心疼而已。


她今天早上看到灰原哀没有来就一直很担心了,甚至想要翘掉下午的课去探望,可是博士说小哀并没有发烧,只是一直在睡觉,她才稍微放了点心。


一放学,她就赶了过来,只为了看看小哀的身体状况,却没有想到,这个一点都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还在睡觉,据阿笠博士说,貌似是一直在睡觉。


在她印象中,灰原哀虽然有起床的低气压,但是从来不会睡太久的时间,所以只剩下两种可能性,要么是因为身体太虚弱了所以一下子就睡到了下午,要么就是太晚睡觉了。


虽然看着灰原哀在床上睡觉的样子那么安静乖巧,但步美却总觉得,一定是后者。


“好啦,知道啦。”顿了顿,该说的话不能少。


“以后再也不准熬夜了哦,别以为我不知道。”实际上步美还真的不知道,只是随便诈一下哀而已。


哪里知道灰原哀一副被人戳中了心事的样子,乖巧地低下了头,用很低的音量回复:“我知道了。”


偏偏这个人摆出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自己下一子就不舍得骂她了。本身她也不是会骂人的人,只是打算训几句,但现在就连那种让对方长点教训的念头都没有了。


美色误人啊。


长长的睫毛不住地颤动着,是因为怕她生气吗?可是她只是担心她的身体而已。如果自己都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那别人再怎么逼迫又能怎么样呢?


她没有办法每时每刻陪伴在小哀的身边,若是真的那样子贴身管教的话,小哀也会不耐烦的吧。


以前自己就发现了,小哀的睫毛特别的长,如果把手贴上去,感受那闭合的时候扫在手心上的触感,一定会很舒服吧。


这么想着,步美就这么做了,她一向是个行动派,应该说,长大之后她一直是个行动派,好比她想跟哀告白,纠结再纠结,最终也会告白。


哪里像是灰原哀那个家伙,一直知道自己的感觉,就是不吭声,简直不要太过分。


但她知道的,小哀一直很没有安全感,是最近几年才感觉对别人稍微敞开了心扉,这样才好,她再也不想看到当年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哭泣的小哀了。


那个时候的小哀完全没有了平时冷静的样子,两眼无神,可是泪水却止不住的往下流,嘴巴里还念叨着什么。


步美当时听到了一点,好像是——“对不起。”


她到底对不起了谁,步美不知道。


那个时候柯南也不在,步美觉得最能跟灰原哀聊得来的就是柯南了,可是那个很少缺勤的男生却连续请了很久的假。老师说可能到放假之前都不会回来了,光彦还有元太还跟她说过对柯南的不满。


好朋友突然不来学校,却没有提前知会他们原由,当然会让人不开心。


即使小哀说,柯南是因为家里面的事情才请假的,也无法让他们安下心来。


步美总有预感,觉得柯南不会再回来了,那个自己暗恋的小男孩,或许再也不会在自己面前颠球了。


果然最后,柯南没有回来上学,老师只告诉他们,柯南转学了,转去了哪里,没有人能告诉他们。就连小哀也没有说柯南去了哪里。


只是有一次再不住的追问下,阿笠博士说柯南是跟着父母去国外念书了。


但步美总觉得这并不是事实。


但如果不管如何柯南都不会回来了,那么理由或许不是最重要的了。


于是她只问了一句:“那他现在好吗?”


得到的回答是:“很好。”


好像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你......”被水润了喉咙的灰原哀,声音恢复了平时的清冷,她想问步美这是在做什么。


然后是唇上突然施加的压力,来自另两片柔软的唇瓣。


‘小哀在紧张。’步美感受到了那如刷子般的睫毛正不停地颤动,来回地在她的手心彰显着存在感。


这让她感觉有些怜惜。


虽然小哀一直看着像个大人,遇事也很冷静,从小开始就喜欢看一下她们同龄女生不会看的时尚杂志,还喜欢看一些关于化学的高深书籍。可是对于感情方面,她觉得对方是跟她一样的纯新手。


就算对方是一直等着她先表白心迹的,步美也没有想到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招数上去。小哀才不会对她用爱情攻心计之类的东西呢,小哀只是太怕受到伤害了而已。


含着软软的唇含在嘴里面,虽然小哀刚刚喝了水,但是没有办法,还是没有恢复到平时那种水润的状态,但是没有关系。她会仔仔细细地帮小哀润唇的,虽然唾液并不能润唇。


这句话就算问出来,也得不到答案的。


好像写到这里,跟起床气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