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

作者:北京烤椅
更新时间:2018-09-19 17:08
点击:949
章节字数:54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9


-回忆篇 03-


虎彻勇音结束了她的假期。

一走进瀞灵廷的大门,就看见虎彻清音在那里等着她,手里抱着个漂亮的礼盒,上面缠着金色的细丝带。

“虎彻副队长!”虎彻清音笑嘻嘻地说。

“哎呀,这么一听好不适应,感觉怪怪的。”

虎彻勇音笑着说完就走到清音面前,双手接过礼物。她仔细地打量了那个盒子,没有立即拆开。

“谢谢,清音。”

“姐现在就是副队长了呢,真是好厉害呀。”

“厉害什么呢。大家不是都在议论,‘那么弱的人都能当上副队长’……”

“听他们放屁算了!他们那是嫉妒。不仅实力不行,长得歪瓜裂枣,嘴还那么阴毒,活该一辈子当不上副队长。”

“……清音说起话来还是这么铿锵有力。”虎彻勇音嘴角抽搐。

“不要在意那些话。慢慢的大家就都会明白卯之花队长的选择是对的了。”

“卯之花队长的选择……”

虎彻勇音听完这个名字之后长出一口气。她们姐妹两人缓缓地朝着四番队队舍走去,当下是清晨,远处传来鸟的清脆的鸣叫。在虎彻勇音看来,这一天和其他时候无数的清晨并没什么不同,阳光依旧和过去一样温润地泛着淡淡的红色。一切显得如此平静。

一切都是相同的,一切却又都不同了。她等一下会见到卯之花。甚至往后的每一天,只要状况正常她就都可以见到卯之花。她将和卯之花待在一起,将合情合理地走到那个人的身后。

“我的实力并不很出众,这样被提拔成副队长,卯之花队长也会遭受非议吧。”

“姐,那些人只是嫉妒,你理他们就是让他们得逞了呀。”

“我的实力照比其他副队长确实有很大的差距呀。”

虎彻清音听完之后停下脚步,她皱起眉头认真看着虎彻勇音。

“我没觉得有差距呀。再说,你身上一定有卯之花队长非常珍视的东西。你那么喜欢她,现在也被她认可了,为什么还要这么闷闷不乐?”

“正因为我那么喜欢卯之花队长,所以才担心我会令她失望。”

“她不会失望的。她始终很喜欢你,很偏爱你,这是连我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虎彻勇音听完莫名地觉得很激动。她想就虎彻清音的观察多问几句,但她们已经到了四番队队舍面前。

“虎彻副队长,早上好!”路过的队员朝她鞠躬。

“早。”

虎彻勇音忍着忐忑装出神色自若的样子。她仰起头,看了看队舍上方的队长办公室,又朝另一旁看了看,那是闲置已久的副官室。

虎彻勇音和虎彻清音道了别,手里拿着虎彻清音的礼物走了上去。她走到队长室和副官室门前的走廊时,卯之花正好从队长室里走出来。

“卯之花队长,早。”

“早,勇音。”

卯之花看着虎彻勇音的眼睛里载着满满的笑意。她走到另一侧,打开与队长室相邻的副官室的门。

“进来吧,勇音。”卯之花说。

虎彻勇音于是走了进去,四处打量了一圈。她有幸到过队长室几次,因此下意识地将两个房间做了对比。副官室比队长室稍小一些,但也十分宽敞、气派,像是在刻意衬托着护廷十三队里正副队长的地位。

虎彻勇音走进去之后发现桌上已经堆满了许多文件和信息。她下意识抚了抚肩上那枚之前由卯之花亲手交给她的副官章。

“勇音今后就在这里工作了。队长室和副官室之间有相连的门,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从这边过来”

卯之花说着,打开了另一侧的一扇门。虎彻勇音立刻看到了那头队长室的景象。不知为何,这个瞬间将她震撼了。她突然之间清楚地意识到,她成功地走到了卯之花的身边,就像这扇打开的门一样,她的世界和卯之花的世界此时此刻正是这样地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卯之花走回队长室,随后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虎彻勇音。紧接着卯之花就看到虎彻勇音露出隐藏不住的欣喜又害羞的表情,眼睛都开始闪闪发光。

“恭喜你升职了,虎彻副队长。请多多指教。”

“谢谢队长……!真是太感谢了,我……我一定好好努力。”

没过一会儿,卯之花回到了队长室。

虎彻勇音独自站在副官室眼睛盯着那扇连通着她和卯之花所在的空间的门,拼命忍着才没有太过开心以至于跳起来。她立刻到桌子后面坐下,怀着敬畏的心情像是在拆开什么神圣的宝藏一样,小心翼翼地将卯之花给她的盒子拆开。

她看到里面是几条金色的细细的发带。拿起来仔细一看不免大吃一惊,这发带是尸魂界里无人不知的第三代辻代九郎尾卫门的作品。尽管是如此细小的发带,上面却布着繁密的图案与花纹,华贵的面料如黄金一般在阳光下流转着光芒。

她下意识抬起头,望着卯之花队长室的方向,心里既兴奋又激动。她应该说些什么吗?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她应该说什么呢?

她取下自己几根细细的辫子上的发带,换上卯之花送给她的,扣上小小的精密的扣环之后照着镜子看了看,每一眼都觉得很幸福欣喜。卯之花队长难道是注意到原本戴着的有点旧了而且样式一般?不,应该不会注意得那么细吧。虎彻勇音在副官室来回踱步,兴奋半天之后才坐回办公桌前拆开清音的礼物,是一个摆件。她小心翼翼地放到在桌子一侧。

“很漂亮。”

有事需要一起到一番队队舍。虎彻勇音默默跟在卯之花身后,却没料到卯之花笑着打量她。

“是的,很漂亮。”虎彻勇音说着下意识地抚摸了束着那细细辫子的布料,“谢谢队长。实在太贵重了,简直不知道该……”

“不是说那个,是在说你呢。勇音今天气色很好。”

“啊。”

虎彻勇音的脸立刻红了,脑子一空,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卯之花就笑意盈盈地看着这景象。

她们一前一后走出队舍,一路许多队员打着招呼。虎彻勇音想,今后就会这样下去。

今后她会习惯下去,她就会这样,一直走在卯之花的身后。她将一直这样每天早晨看到卯之花,为卯之花分忧解难,处理那些复杂繁琐的事情。

但与此同时,她也有许多其他的思考。

处理了许多遗留工作,几天之后的傍晚,虎彻勇音精疲力尽地在队舍院里的长廊坐着休息。

“勇音看起来像是刚行军回来呢。很不适应?”

不知何时,卯之花出现在一旁了。虎彻勇音被吓一跳之后忍不住笑了,护廷十三队的队长果然都名不虚传的走路没有声音。

“还好。虽然知道副队长基本上并不会执行外出任务,但是发现工作的内容是这些部分时,还是有一点震惊……”

“毕竟碰上要紧的任务席官去处理就足够了。即便是最困难的任务,也只需由三席带领两个小队去处理。队长或副队长,更像是队员们精神上的支持。”

“我到四番队以来,好像都没有见过队长执行任务……”

“只有一次,是进行特殊治疗。不过,如果事情到了需要队长或副队长去解决的程度,那就是很严重的问题了。”

虎彻勇音一瞬间想起了前任的山田副队长。对于山田副队长她印象很深,只因为那是能和卯之花接触最多的人。那个最终的任务她也了解,四番队里人人都知道。那是一个危险的任务,最终一起去进行支援的队员都回来了,只有山田副队长没有。

“勇音担心吗?”卯之花突然问道。

“担心什么呢?”

“很多。”

“不担心。我的性命是队长的。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会尽我一切的努力。”

“是吗?那或许是我在担心吧。”

“是我看起来太不可靠吗?”

“不,当然不是因为那些。我始终相信你会做得很好。”

卯之花不打算说下去,于是虽然内心很好奇,但勇音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

两人各怀心事地并排坐了一会儿,随后又闲聊了几句。卯之花一如既往地平静温和,令人完全感受不到她内心在想什么,但虎彻勇音心里却隐隐有种微妙的感觉,好像卯之花此刻正被什么事情困扰。她于是不知道她坐在这里是否恰当,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先行离开,把这个空间让给卯之花。纠结再三之后,她决定还是先离开,不仅为了卯之花,也为了之后的安排。

于是两人道别。卯之花在远处看着虎彻勇音走远,随后独自陷入沉思。

“就这样让她成为副官,究竟是正确的决定吗?”

她想的就是这一件事。平心而论,虎彻勇音的实力按照副队长的标准也只能说是尚可,毕竟还太年轻,还太缺少时间的历练。外界的质疑声如此喧嚣以至于都传到了她的耳朵里,身为主角的虎彻勇音又会有何感受呢?尽管她心里始终惦念着虎彻勇音,欣赏着虎彻勇音,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担心虎彻勇音因为她的私欲而承受了本不该有的压力和风险。假如有一天需要副官去执行任务,她真的要让尚未成熟的虎彻勇音去冒那些风险吗?

虎彻勇音在治疗方面确实是数一数二的,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达到和她同级的水平,然而这样就可以了吗?适合虎彻勇音的,难道就只有走在她身后这条路吗?

副队长换了几任,却没有任何一位是虎彻勇音这样早早地引起卯之花的注意,并早早就在心里做着准备了的。卯之花清楚自己对虎彻勇音有着怎么样的影响,因此更加担心某一天的到来。她担心是她擅作主张地与虎彻勇音相遇,擅作主张地使她们的关系变得比其余任何队长与副官都更加亲近。她担心着很多。

“伊江村三席。”回到队舍时自然地开口讲路过的三席叫住。

“啊,是!队长!”伊江村紧紧握着手里的小说,忐忑不安地站住。

“虎彻副队长最近身体欠佳,工作量大时可以来找我商量,适当减少些要上报给她的工作。”

“好的!”

事情说完,卯之花的注意力于是放到了伊江村手里的小说上。

“啊,这个是最近很流行的小说……断货好久了,刚刚买到。”伊江村赶紧解释道。

“很流行吗?什么名字?”

“《我和一只小老虎》……”

“……”

卯之花无奈地沉默了。她随后摆摆手准许伊江村离开。小老虎,她想,最近尸魂界流行的小说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净是流行这种东西,简直不成样子。


瀞灵廷面积巨大,护廷十三队各个机构十分分散。直到太阳完全落下,虎彻勇音才终于到了一番队队舍一旁的资料库。虽然比起大灵书回廊,这个地方记载得东西要少得多,但也是尸魂界一般人能进入的最大的记录室了。值得一提的是资料库有权限划分,根据每个人身份不同,所能进入的区域范围大小也不一样。

“虎彻副队长。”

图书管理员恭恭敬敬地朝她鞠了一躬,随后在系统里设置了副官级别的权限。虎彻勇音走进去,两旁的大门就自然地敞开。

资料库里放着无数的古籍,无数的记录。迷路一般转了半天之后,虎彻勇音终于发现了记录着护廷十三队队员历史变迁的区域。 她走过去,拿出十一番队的档案记录,在地上坐下细细读起来。

十分奇怪地,档案里并没有提到卯之花的名字,只是以初代剑八的名字代替,而后面的每一位剑八都写了全名。或许是出于卯之花的意愿隐藏了这一部分吧,虎彻勇音想。她继续翻下去,关注着每一任十一番队队长的轨迹。越看下去,她就越觉得背后冒冷汗,资料馆里没有风,一切都像是绝对禁止的,她却依旧觉得凉飕飕的。

“不得善终”。这就是她看了历任十一番队队长结局之后的反应。一个时代不能有两位剑八,而前一任剑八总是如同被下一任剑八吞噬一般。

似乎只有卯之花身为初代剑八没有遭受那样的命运。虎彻勇音想到这点时,脑子里突然一片混乱,“只剩卯之花队长”,她想,“是卯之花队长注定不会面对这种命运,还是那个结局尚未到来?每一个时代只能有一位剑八,那么卯之花队长现在还算是剑八吗?”

她放下手里的资料,茫然地坐在那里,看着身旁一侧仿佛是没有尽头的黑暗的走廊。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感到毛骨悚然,一种可能性使她坐立不安。

“说不定世界上始终只有一位剑八。”

她三两下整理好资料,匆匆地将那些塞回架子上,逃想要从某种不可抵御的事实里逃跑一般绝望地走出资料库,却又在门口停住脚步,失魂落魄地看着夜晚的星空。

她一步一步地拖着沉重的思想走回队舍,走回卯之花房间的隔壁。她希望还能再一次看到卯之花赏月,但不用等上了楼梯,她就发现卯之花并不在,她感受不到卯之花的灵压。

她坐在房间里久久地发呆。她刚搬到副官的房间,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收拾,可她提不起精神。她渴望卯之花能早些回来,希望她们能快点说些什么,这样一个人坐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了一样。

终于,卯之花的灵压出现了。虎彻勇音顾不上是不是太暴露她对卯之花的期待或是太热情,立刻迎了出去。她看到卯之花走上来之后优雅地解开了长发。卯之花胸前的伤疤,她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她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到那道伤疤时心里痛苦的感受;她宁可自己死一万次,也不愿看到这道伤疤。而这一瞬间那种痛苦又涌了出来。

“勇音有什么事吗?”

卯之花温柔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她突然又意识到她们当下几乎是住在一起,而又一起工作,卯之花对她的温柔胜过其余任何一位队长对待副官。她们现在不在战场,她们正在明亮璀璨的星空底下安静地面对着面。

“没有,没什么事。”

“发生什么了?脸色很差。”

“刚才突然想到……一些奇怪的,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我没什么,队长今天过得好吗?”

“我们不是傍晚才分开吗?”

“啊,对,没错。对不起。”

“遇到什么事情了,真的不和我说说吗?”卯之花问完之后看到虎彻勇音面露难色,又担心对方将这种关心当成是逼问,于是缓和了语气:“如果不愿意说的话,不如喝点酒压压惊吧,这样睡得也会安稳些。”

“好,谢谢队长。”

“勇音看小说吗?”

“嗯?偶尔看的。”

“有人送了我一本小说,我对这方面不太感兴趣,不如送给你吧。”

“真的吗?好啊,谢谢队长。”

虎彻勇音开心地接过小说,看到封面之后震惊了一秒。

“《我和一只小老虎》……”她轻声念完,想起清音因为买不到这本书而懊恼不已的场景。她感激地看着卯之花,“谢谢队长,这本书最近太畅销了,简直到处买不到。”

“你喜欢就好。”卯之花淡淡地说。

虎彻勇音于是开开心心地把那本卯之花号称别人送她的书放到房间里了,随后和卯之花到长廊上一起喝酒。她感受着卯之花在身旁的幸福,时不时默默地脸红,木讷地享受着这种宠爱。

时间一日日过去,虎彻勇音的实力渐渐提升,说闲话的人越来越少。尽管担忧长存于心,但时间也终究渐渐地淡化了有关剑八的事情对她的冲击。

直到旅祸出现,平静的生活便破碎了。紧急备战状态出现之后,虎彻勇音便每天一早起来就拿着冻云。

六番队副官阿散井恋次被旅祸击败,五番队队长蓝染惨遭杀害……事情一步步地发展。

所有人都焦虑不安,而在这种不安之中,虎彻勇音隐藏着自己的无数担忧艰难地进行着日常的工作。

旅祸时间平息,与灭却师开战……

事情越来越大。直到第一具尸体运送到救治所时,看着卯之花的背影,虎彻勇音突然意识到,她们或许始终在朝着那个不可挽回的节点前进。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