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溪木哨塔

作者:棧光
更新时间:2018-09-17 22:58
点击:356
章节字数:32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查雅一进入屋内,就站在木门旁,闭起双眼,手里闪烁起法术光。


吉娜抬头,刚要和进门的查雅说,自己已经准备好两人出行的行囊时,不料却看见查雅奇异的举止,她停下手边烤肉的动作,疑惑的问“查雅,妳在做什么?"


“没什么,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不少肉食动物都下山觅食。明天凌晨起程时,要小心点。"查雅停下手中的法术,若无其事地回答起吉娜的问题,心中却警惕跟了自己一路,此时还在门外蹲点的阿尔瓦,也不晓得他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一切静观其变吧。


吉娜记得很清楚,原先她们计划的是清晨上山,以防夜晚出没的吸血鬼们,而现在查雅怎么突然改成要赶夜路呢,是发生什么变故吗?


吉娜搅拌着蔬菜浓汤的手没停下,她皱起眉,朝坐到餐桌边的查雅,丢去一个不解的眼神说“凌晨?刚刚是打听到什么消息,才要改变计划吗?"


“一个坏消息。寒落山峰上有一群强盗团,人数不确定,但至少在七八个以上。"查雅托着腮,食指轻敲着木质桌面,垂下眼思考,从卢肯说的人数来推估,如果连采买日常用品的人都有三个,那强盗团的人数,肯定要在翻上二到三倍。


“我们要在夜间突袭,让自己的伤害和消耗降到最低。另外让我担心的事是,吉娜,妳杀过人吗?"当查雅一问完,她就看见吉娜在宽大法术袍下露出的手指,不断轻颤,连握着勺子的手,都不自觉的将汤搅出锅外,溅撒到底下的柴火上,引起嘶嘶作响与灰烟窜起。


查雅站起,走到吉娜的身边,手覆上她握着勺柄的手背,稳住颤抖的手,查雅在吉娜耳边轻声说“我来吧。"


吉娜感觉查雅的手轻推背部,自己则顺着她的力道,坐到了炉火旁摆着的木椅上。


有了椅子的支撑,吉娜全身放松,瘫坐在椅子上,愣愣地仰头看着木梁上闪着晶莹的蛛丝,网上的长脚蜘蛛正好在捕食,落入黏网的飞虫挣扎着,最终被蜘蛛麻痹化作汤水吸入肚中。


吉娜低下头,将两手紧紧交握,十指深深陷入手背,指甲刮出丝丝血痕,疼痛使她清醒,自己已经不是身处在安全无虞的世界中,在这里,她只能奋力挣扎,并逐渐融入与适应。


在残酷又美丽的天际,只能将柔软留给自己与真正信任之人。


吉娜闭眼深呼吸几次,手已不再颤抖,她抬头看向查雅站在餐桌前的背影,平静的问“明天何时出发。"


“夜深,连猛兽在酣睡的时候。"查雅将一盘烤野鸡、一锅西红柿蔬菜汤和一篮烘烤土豆依序摆上桌。


查雅擦了擦手,转身看向吉娜,轻笑一声后,她意味深沉的说“妳真的准备好了吗?"


“是。"吉娜似是心有所感,她重重地点头,许下的不只是明日,还有今后的人生,做为龙裔而生的承诺。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飘动的云遮蔽了月光,大地垄罩在一片黑暗中,如同被浓稠的黑墨水所掩盖,天上因夜黑而更加璀璨的星辉,只能自顾自地散发出美丽,却无法为地上带来一丝光亮。


这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也是黑暗生物欢庆躁动的时刻。


于溪木镇附近的山坡,伫立着一座荒废哨塔。


此时,强盗们占据了它,一个视野良好的制高点,是最佳的放哨地点。


一个穿着皮毛护甲的兽人,高举火把,站在哨塔前的石桥上站岗。


“到底还有多久才换班啊?"兽人抬头望了望黑沉的夜空,以往用月亮移动的位置,来计算时间的他,在此时月亮被遮蔽的晚上,他被模糊了时间感,也变得更加疲惫,他打了一个大哈欠,自言自语说“该死,今天不会到天亮都没人来换班吧。便宜帝国人那小子了。"


下一刻,兽人手上的火把掉落在地,火焰的明光瞬间被地上的雪所熄灭。


黑夜中,那模糊的高大兽人身影,摇晃了几下,便翻落石桥,跌落两公尺下的积雪上,逐渐化为冰冷的尸体,死前从喉头不断冒出的血泡,溢出口部,流淌过草绿色的脸颊,在白雪上染出一朵朵绽放的血花,尸体上一支箭直穿咽喉成了他死因。


石桥不远处,在草丛藏身的两人,从中走出,是查雅和吉娜。


走在前头的查雅,从身后抽出另一支箭搭上,她拉紧弓弦,警惕的四处查看。


而吉娜则召唤出了幽灵狼,淡蓝色半透明的成年狼,安静地跟随在她的身旁。


确认哨塔附近没有其他敌人,查雅收起弓,抽出长剑,朝前挥了挥,示意进入哨塔内部探勘。


哨塔内部陈旧,木板多有被腐蚀的痕迹,没有受过步伐训练的人,踩上这陈腐的木质楼板上,不免会发出吱吱的声响,引起敌人注意。


于是,查雅比了一个手势,让吉娜留在原地,警惕哨塔外部的情况,自己则轻巧地踩上木楼梯,没发出半点声响,沿着回旋上了第二层,便看见裹着毛毯,呼呼大睡的帝国人强盗,查雅悄声走近,左手抽出腰际的匕首一抹,如切黄油般,迅速割开咽喉,眨眼间血液喷溅一地,强盗的身体抽动几下便无了动静。


此时在哨塔顶部,看守的另一位兽人,迷迷糊糊地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他没有发现塔下唯一的火光已消逝,不久后,他背后刺痛,也随着同伴踏入迈向死亡,陷入永远的安眠中。


站在塔顶的查雅,将手上沾满血液的刀刃,擦在兽人破损严重的镶钉皮甲上,毛皮被浸润了一层血色。


将干净的匕首收回腰际,查雅巡起哨塔内部,看有没有可用的物品,最后她发现了一些金币、几颗宝石和药剂,她将战利品收入背后的背袋中,下了楼,与吉娜会和。


“这里暂时安全,休息一会在前进。"说完,查雅解下背包侧边的水袋,拧开瓶口,仰着头,咕噜咕噜快速喝了几口后,坐到墙边的椅子上,恢复刚刚战斗所消耗的精神。


吉娜则停止对幽灵狼输出魔力,召唤狼体内残存的魔力,足够再支撑显形一段时间,吉娜便指挥着牠到外边的石桥上戒备后,自己则专注回复起被消耗的魔力。


一时间,哨塔内安静无声,只有塔外不断呼啸的风,如呜鸣的狼嚎,呼呼作响。


过了半响,塔外幽灵狼半透明的身体,瞬间破碎,化作法术光点消散在风雪中。


被狼咬伤腿的人,半坐在地上,摀着伤处,痛苦地哀嚎着。


听到外面的动静,吉娜猝然站起身,紧张地盯着漆黑的门外,宛如有噬人的野兽存于那片黑暗里。


接着吉娜又转头看向查雅,用眼神询问该怎么做,只得到查雅歪了歪头,示意吉娜自己出去查看的意思。


吉娜不明白查雅的用意,只是沉默地召唤幽灵狼,看着乖巧跟在脚边的大狼,她心里多了些安定,便只身从温暖的塔内,走入风雪中。


『外面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人又或是...对我的一次考验。』


当吉娜一步一步踏上覆着薄雪的石桥时,她看见桥的另一头,躺着人影,不断地在雪地上扭动呻吟,她缓步走过去,手心时不时发散出红色光芒,只要一发现不对劲,手上的火舌术将不留情地喷射而出。


“吉...吉娜,是我,求妳救救我啊,感觉痛得要死了。"在疼痛下,阿尔瓦勉强睁开双眼,看见桥上忽明忽暗的光线下,站着自己熟悉的人,他便大力喊着,可惜大部分的声音都被风声所掩盖。


“阿尔瓦,你怎么在这?"吉娜凑近一看,被狼吻咬伤小腿的人,不是什么强盗,而是偶然在海尔根认识的阿尔瓦后,她犹豫着是否要对他治疗,便说“你在这等会。"


说完,吉娜匆匆跑回哨塔内,向查雅说“哨塔外受伤的人是阿尔瓦,该怎么办?"


“下午回来,他跟了我一路,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我没办法放心他。"查雅站起,将放在地上的行囊背上,接着向吉娜说“把妳包里的绷带拿一卷出来,对他施放一点治愈术,只要止住出血就好,等包扎完伤口后,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立刻就走。"


“好的。"吉娜应下后,把包里预备的绷带拿出,便也背起所有行囊,跟着查雅走到外头。


查雅走到阿尔瓦身边,看着躺在地上一身狼狈的他,冷淡地说“既然知道怎么上来就应该知道路回去。吉娜会帮你治疗伤口,等弄好了,就到塔楼里待一夜,白天就下山吧。"


听见查雅的话,阿尔瓦在黑暗中对她翻了一个白眼,心想自己都跟到这里了,难不成还要放弃吗?没到龙语墙前,这伤不就白受了。


在查雅说话的同时,吉娜半跪在雪地上,撕开阿尔瓦腿上的布料,用法术止住出血后,腿上的伤口看起还是十分狰狞,她接着用麻布绷带完美的包扎完成,说“好了。"


阿尔瓦站起身,动了一下被咬伤的腿,还是痛得十分厉害,只是比之前减缓了许多。


“吉娜走吧。"见吉娜处理完毕,查雅便走到前头朝她喊道,接着吉娜也快步跟了上去。


“等等!我也要去啊。"阿尔瓦发现走远的吉娜与查雅,朝她们的背影喊道,接着一拐一拐的拖着腿跟去,不一会儿便在大风雪中跟丢了两人,他不甘心的大吼“f**k!"


阿尔瓦在风势越来越强的大雪中,几乎快站不稳,只好一步一步走回塔内,缩在椅子上,等着风雪退去,和明日的到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