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二人的華爾滋

作者:nlpl1235
更新时间:2018-10-02 22:09
点击:378
章节字数:73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人的華爾滋


窗外無垠雲層間殘陽若隱若現,在天際堆疊起漫天火紅烈霧,赤色的流光自雲朵的皺摺往窗後傾瀉,染紅了課後一片寂寥的音樂室。

樂聲早已休止的小號和上低音號安寧地躺在音樂室遙遠一角的椅子上,任由灼熱卻溫和的夕陽在它們鍍金的軀體上留下赤誠的餘溫。

穿越玻璃的液態流光海浪般湧向音樂室後方,暖熱的海水朝著鋼琴沖刷,往坐在鋼琴椅上的兩個女孩子腳下鋪陳開來,滋潤她們在夏日裡泛著熱的腳尖。


久美子仰望浸泡在天然光裡的天花板,滲著暖意的夏風自敞開的窗戶徐緩竄進,暗紅的樹影隨著翻飛的窗簾一眨一眨地在她琥珀色的眼中來回搖撼。

她的思想放空,託付給天上某一片即將飄往異國的雲彩,希望它能把自己身上積累一整天的倦怠都統統帶走。

髮間的汗水隨風而去,換來了渾身脫胎換骨,有了足以抱起上低音號的力氣。

她抬起雙臂像隻貓科動物般拉長腰桿伸了個懶腰,喉間擠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抒解關節裡的疲勞。當她正想從鋼琴椅上起來結束這個寧靜的休息時間,一直坐在她身邊的黑髮女孩彈動了指尖,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彈奏出久美子似曾相識的旋律。


久美子遵循著旋律在她腦海中自然而然扭成螺旋的軌跡,像是帶領她走在北宇治的走廊上,目掃一個接一個開了門的教室,走過好幾個無人的地方,腳步最終停在某個有著身旁這個黑髮女孩的房間,此時久美子恍然大悟,不加懷疑答案衝口而出:「啊、是麗奈的班級在文化祭上用的曲子。」


麗奈在琴鍵上嫻熟躍動的指尖戛然而止,薰衣色的眸子閃動著驚喜的光。半晌過去,忻然的曲線在她粉嫩的唇角咧開,說話時內斂的一開一合在夕陽下泛起水亮光澤:「久美子怎麼知道?」


「前幾天想去找麗奈一起回家時在門外聽到。」久美子憶起從麗奈班級微敞的門隙中看到的景象,播放著緩和典雅三拍子交響曲的教室裡有數對男女學生在練習舞步。她定眼一看才發現沒有看錯,她的好朋友高坂麗奈真的是裡頭的其中一員。


「唔——這樣啊。」所以久美子這陣子才沒有找我一起放學。


麗奈轉轉橘色流轉的眼眸,纖白的指尖輕敲木製的琴鍵,輕快的單音在寬敞的音樂室和她跟久美子之間狹窄的距離裡濺出了水花。

她偷偷側著目光望向百無聊賴地跟著按敲起最低音琴鍵的久美子,彷彿是聽懂了她滲進單調音符的心思,麗奈垂下了放在琴鍵上的手,撐著椅子的邊沿,不著痕跡往久美子的身邊挪去,手臂輕盈地貼了上去。


「久美子會來看嗎?」麗奈放輕聲線問,像是深怕有人會偷聽到這個只屬於她們的秘密。


「唔⋯⋯不知道我那天值班的時間會不會碰上麗奈表演的時間⋯⋯真的碰上了的話只好找同學幫忙了呢。」久美子跟著垂下了手,在偏過頭看向麗奈時恰好聽見她的回應:「那我們約好了。」話語一出,久美子瞧見麗奈臉蛋染上一抹蜜桃色的春意,讓她禁不住點頭允諾下來,卻阻撓不了內心一點焦灸萌生。


——其實不太想去看。


久美子忍不住側開了目光,從麗奈臉上輕柔的笑意裡逃逸出來。


「麗奈最近都忙於兩邊的練習呢。」


小號的練習也是,文化祭的練習也是,麗奈都會拼盡全力辦到最好。

她最近都在學校留到很晚,而且在學校的大多數時間都留給文化祭表演的練習了,結束的時間難以預料,二人能夠一起回家的時間愈來愈少,今天一起留在音樂室裡練習的時光對這陣子的情況而言是相當稀有。因為麗奈相當忙碌的關係,她們互通訊息的次數也減少許多。

久美子望著鋼琴的琴鍵,黃昏的孤寂橘色把白色的琴鍵逐一侵蝕,當夕色將所有白色都吞去的時候,便是今天跟麗奈在學校裡相處的時光終結之時。

預想到即將在十字路口上分別的景象,久美子覺得心裡莫名釋出了一個空洞,酸溜溜的橙色光束正在淡然無奇地緩緩蝕進去。

這段時間她積存了很多說話想跟麗奈說,有很多事情想讓她知道;也想知道這段時間麗奈有沒有什麼事情想對她訴說。

她又想知道,麗奈最近的小號練習順不順利,文化祭的舞蹈練習進展如何⋯⋯跟那個男生一起跳華爾滋的時候高不高興,雖然她知道麗奈肯定不會覺得開心,還想像得到那個跟麗奈搭檔的,不知該說是幸運還是倒楣的男生不小心踩到麗奈的腳時她是怎樣用嚴厲冷酷的目光嫌棄睥睨人家。


可是,無論是喜悅或是哀傷也好,久美子也想聽見麗奈跟她說任何事情。

她不自覺地捏住了椅邊,想藏身在天邊的夕日就此靜止,讓它恆常不變地聳立在無盡的海平線上,不恐懼任何能夠把它吞噬的事物。

眼角的餘光瞥見一片金光輝煌,每當她貪戀地多看一眼,夕陽便在天際沉沒多一分,不等待任何人的怯懦。

果然,想要實現願望光是向天空許願是徒勞無功。哪怕是一點點都好,讓她的願望實現吧。

她向旁邊伸出了腳步,怯生生地踏在了麗奈蔓延在自己腳邊的影子上。

這樣的她,會不會已經比當天坐在宇治川之上光有對著夜空祈願的勇氣的黃前久美子有所進步了?

麗奈的影子包裹著她的腳尖,久美子憑著這份自己爭取得來的小小勇氣,高漲起來的呼吸驅動滿胸腔的悸動,牽動了自己的小指,觸碰了麗奈近在她眼前的掌沿。

恍若是回應久美子快要躍出胸口的心跳,麗奈的小指勾了久美子的,柔軟香甜的身子更加貼近,耳鬢的青絲輕攀到久美子的肩上。

麗奈身上甜蜜的氣味飄落在久美子的鼻尖,睜大的金黃色眸子此刻只容得下眼前這個黑髮女孩的花容月顏,以及她披著點點粉光正在淺淺嗡動的薄唇:「說起來,久美子有跳華爾滋的經驗吧?」


「欸?」麗奈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久美子滿腦子錯愕,她翻找了腦袋裡的記憶,好不容易才挖出一段不甚美好,被她遺棄在角落恨不得它消失化灰的回憶。她噘起嘴,不太想承認地嘟囔著:「麗奈是指初三聖誕節表演的時候?」


「嗯。」麗奈點點頭,小心翼翼地合上了琴蓋,沾染天色的琴鍵在她們的視野中消逝殆盡,殘留彼此眼內的僅有黑亮鋼琴漆上屬於對方的倒影,然而麗奈沒有停留在上面,目光剛毅一轉直視久美子,迎來她的眼眸,語氣一如往常的一絲不亂:「就是久美子跟塚本一起跳的那次。」


「啊啊⋯⋯不要再說了,完全不想想起來——!」

「為什麼?」

「很丟臉啊!麗——奈——不要笑!」

「呼嘿嘿嘿嘿⋯⋯因為想到久美子很不高興很厭棄的臉就覺得很有趣。」

「⋯⋯哪裡有趣了?」


瞥見久美子挑起眉一臉不悅的神色麗奈笑得更放肆了,清爽的輕笑聲在只有她們的空間揚開。久美子看著她毫不壓抑自己的模樣,心知麗奈高昂的情致一時三刻不會平服下來,只好手肘撐在琴蓋上托著下巴,滿臉苦悶不忿等麗奈笑個心滿意足。

不過,久美子很喜歡看見麗奈笑,她覺得這份自由自在的真摯笑容很適合麗奈,她笑起來的模樣比平日刻意板起臉孔的高嶺之花更加嬌楚動人,高坂麗奈著實是個很適合笑的女孩子。

而久美子自己,不知何時開始為她這個最喜歡的朋友這抹儼然天上秋月的笑靨深深著迷。

她是第一次對一個人,有了為她而死也在所不惜的覺悟。


——到底是為什麼?但是理由好像又不是那麼重要。


飄送到天際一角的清甜笑聲隨風消止。伴著漸紫的天色泛起微涼的小指指尖勾回久美子包裹在麗奈身上的思緒,金黃的瞳子忍不住落在她跟麗奈交疊的指頭上,瞧見麗奈剔透泛粉的指甲淺陷在她的指腹。麗奈的嗓音同時亮起,直到尾音零散在窗邊的空氣中亦未能回神。


「我可以跟久美子一起練習嗎?」近在咫尺的麗奈垂下了平日氣焰旺盛的柳眉,波光瀲灧的淺紫色情愫隨粉色的一點光亮浮沉,久美子覺得自己快要溺斃其中。


她的餘光瞥見僅剩一點金光的銅管樂器,但是怎麼想麗奈都不是在指那方面的練習。

意識到麗奈指的是什麼方面的練習,她趕緊在窒息之前急喘一口氣,連同說話的聲音也按捺不住捏高了幾度:「不、不太好吧?現在?在這裡?」


「有問題嗎?」麗奈憨憨地歪著頭,腦後柔長滑膩的黑色瀑布不知世事地劃過她的身側。


久美子對她天真爛漫的反應洩了氣,她垮下雙肩,對麗奈向來想到就做的行事方式莫可奈何。


「也不是說有什麼問題⋯⋯只是,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跟我練習。」

「因為我的撘檔跟我一樣沒有經驗,指導的老師也不是常常有空,這樣練習下去成效不大,所以跟有經驗的久美子練習的話會好很多吧。」


久美子眨眨大眼睛看著移開了視線的麗奈,看她彷彿是掩飾被殘陽薰紅的臉頰,難為情地伸手梳理披在鎖骨的一縷秀髮,然後纏繞在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上。久美子又看她偶爾會抬起紫眸窺視她的反應,隨即又因對上了目光而羞怯似的眨動纖長濃密的睫毛閃躲接觸。

久美子嚥了嚥口水,有點搞不清楚麗奈臉上的微紅是不是真的由日暮的橘光所致,然而無論如何都好,她心甘情願被眼前處事俐落瀟灑令人甘拜下風,吹奏小號時英姿煥發,卻唯獨與她談笑時嬌若春花的高坂麗奈牽著鼻子走,全憑自主的意識就為了死在她手上。


可是黃前久美子終究卸不下普通人臨死前發自本能的垂死掙扎,她抿著雙唇低垂著頭,頰邊自然卷曲的棕色髮梢垂柳般拂過她從不擇言的唇梢,帶動了她思考的洪流往齒間湧去:「可是在這裡練習被瀧老師發現了的話他會生氣吧?」


「瀧老師這個時間應該在戴著耳機研究其他學校的演奏,應該不會被他發現的。」貌似是因為想起了那位成熟穩重的顧問老師戴起耳機埋首在工作的專注模樣,麗奈從唇角上敞開的微笑加深了弧度,連站起身離開椅子的步履也顯得輕鬆從容了不少。


久美子無法忽視她此刻惹人疼憐的喜色,再度被她的美艷引誘,只好跟著她的身影一同離開了鋼琴,走到音樂室門前較為寬廣,容許兩人活動的地方。


「麗奈不會覺得對瀧老師很內疚嗎?」性格使然的久美子還是沒忍住這麼揶揄了麗奈一句。


背著光的久美子讓麗奈望不清楚她僅有金線挑畫出的輪廓,不過即使看不見,麗奈也能在腦海中描摹出她一貫無法無天的惡劣笑臉。

不知為何麗奈想起久美子那般惹她討厭又羞恥的笑容時,心裡莫名被羽毛掃過般發著癢。癢得她笑而不語原諒了如此性格糟糕,明知她對瀧老師抱持著那種感情,卻那樣地嘲弄她的久美子。


「若然真的被瀧老師發現了,那我只好陪久美子一起挨罵了。」

「那是什麼⋯⋯明明提出的是麗奈。」

「久美子說過會陪我一起當壞人的吧?」

「嗚⋯⋯雖然是那樣沒錯啦——」


麗奈微微仰望挺拔地跟她面對面站立,比她高一點的久美子,接著撫順腦海中的舞蹈步驟,彼此的右腳尖朝向對方並攏的雙足間,泰然自若地對久美子張開了雙臂擺起了即將與舞伴抱握的姿態。

久美子雖然滿嘴抱怨亦順其自然展開了懷抱,右手掌穿過她左手臂下,五指合攏呈微弧形輕力而穩健地貼在她的肩胛骨下。同時麗奈左手撘上了久美子的右肩,沿著她比自己寬敞些許的肩線往下伸去,小心地扶在她肩頭對下的手臂位置上。

當麗奈的右手跟久美子的左手在半空中一氣呵成地交握,感受著對方跟自己同樣軟綿發熱的掌心,麗奈不意外她們此刻行雲流水的動作不像跟那個男生一起練習時那樣矯揉扭捏,所有都正如她的所想。

她順著她們從水手服的袖子伸延出來,沉浸在烈紅空氣中的手臂看去,視野的一點被久美子戴在纖細手腕上的粉紅色手錶吸引過去,這枚沐浴在夕照中的手錶色調看起來不太一樣了。她又沿著久美子線條細長柔美的手臂看回來,在黃昏黑不見底的陰影裡她追尋著久美子的眼睛,她忽然有點害怕,久美子那雙彷若無盡日落的眸子是否也會跟著變了調。然而,她的擔憂是白費的。

她聚集起目光,穿透了大自然那層籠罩在久美子輪廓上的黑影,那雙琥珀金中帶著亮綠月色的眼睛依然如故。麗奈再也無法從她身上挪開眼睛,唯有眼前在黃昏裡不變的色彩最令她安心。

那是不同的,跟那種隨波逐流,因為不想被人排擠在外而想從別人身上渴求得來的安心感是不一樣的。

她放鬆了四肢,感覺不用刻意去想,身體便會油然擺盪起來。


「男步我要適應一下呢。」

「嗯,先練box step吧。」

「好——一、二、三⋯⋯」


久美子想著男步數起了拍子,右腳率先踏前一步,左腳繼而順勢在踏前之際往左邊跨去,接著雙腳同時踮起腳尖,右腳順住軌跡向左腳劃去。室內鞋難得光明磊落地在打了臘的地板上磨蹭拖行,發出了有點尖銳失禮的聲音卻沒來由地令她們兩人巧合地往彼此眼裡同時展露會心一笑。

幾乎是跟隨著身體的本能動作,在久美子的右腳跨出第一步時,麗奈縱使是放空了思路仍能動作順暢地左腳往後踏一步,跟久美子的舞步互相配合。她什麼都不用去想,她只需要睜著眼睛,凝望著身前跟她一起宛如海灘上的波浪般一起一伏的久美子,看著她在空氣中飄逸劃開了窗外夕陽的棕色髮尾,便能跳出她心目中的華爾滋。

虛無飄渺的華爾滋逐漸在她的靈魂中成形,緩慢的三拍子彷彿逆於時間而流,隨著每一下鞋子接觸地面的拍子,世界上的一草一木便隨之一滴一滴地被奪去存在,在一進一退的海浪擺盪中,世界漸漸只剩下她們兩個人。

可是麗奈卻覺得即使那樣亦無足輕重,她們腳下的舞步好像能夠在空白的畫布上描畫出另一個新世界。若然可以的話,她想用她跟久美子的舞步,畫出她心目中那個想跟久美子一起看見的遼闊平原,然後再跟她一起種下想從滿天煙火中找尋的事物。


特別究竟是什麼?特別會是孤獨嗎?

在一個人跳不了的華爾滋裡頭,麗奈覺得這兩個纏鬥自己許久的疑問原來不過是故弄玄虛。


久美子在她們之間來來往往的舞步中尋回了跳華爾滋的節奏,跟往昔有所不同的男步令她覺得新鮮有趣,開始覺得華爾滋不如她的記憶中那樣惹她煩躁無聊想要迴避,因為面前跟她一起跳的不再是常常用力踩到她腳上的塚本秀一了。

她輕垂下頭看著雙目由始至終沒有離開過自己的麗奈,裡頭隨著舞步搖曳的薰衣色漣漪,它的一搖一盪久美子都看在眼裡。四周的景色隨著三拍子而變得跌盪也好,那雙堅韌的淺紫色眼眸仍是目光如炬,驅散了心裡伴隨夕陽餘暉而來的重重剪影。

她依然是那個在大吉山上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子。


「吶。」久美子從麗奈的眸子上稍微移開了,她追逐起麗奈隨著舞步輕盈吹掀起來的校服裙襬,白皙結實的大腿肌膚裸露在橘紅中頓時變了健康的小麥色,斜陽黑影下朦朧的大腿內側莫名令她心動。


「嗯?」麗奈像頭乖順的小貓般軟綿地回應了久美子一聲,令她心生憐憫地有違舞蹈規矩主動將身軀更貼近麗奈一點,這一挨近讓她們胸前粉色的校服領巾不經意輕蹭而過。


撲鼻而來的薰衣草香氣使久美子的腦袋有些飄飄然,失去重量的思索令她縱然根本不忍心繼續說下去也好,依舊無阻她的好奇心撩動她的雙唇把問題問出口:「麗奈,會想跟瀧老師一起跳嗎?」語畢,久美子下意識加重了扶在麗奈肩胛骨下的力道,好像是要隨時迎接麗奈因失足而失去平衡往後跌的身體。


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她們腳下波浪起伏的舞步仍舊一成不變,閒適的三拍子不顧世事在她的雙腳下層層疊起,像是築起了蜂巢般建構起只屬於她們,僅有她們理解,亦無需別人來瞭解體諒的新世界。


可是久美子渴求著麗奈的答案;置身於此的她依然是個未成大器的普通人。

她有些焦慮地推快了舞步,她是有自覺的,再這樣推移舞步的話便會破壞了寫成華爾滋的三拍子,再如斯延續下去她便會淪落成計盡得失,患得患失最終選擇平凡的人。


她不想成為那樣的人;她可以在那片紫霞中看見自己並非那樣的人。

她知道若然自己真的變成了那樣的人,她肯定會後悔莫及,後悔得不惜代價想要跨越時間的汪洋回到跟高坂麗奈跳起華爾滋的這一天,只為了再見眼前的她一面。


昂首感受著久美子步步進逼的麗奈紋絲不動,保持她大方自如地往後擺轉的舞步。

不曾轉開眼睛的她此刻低垂著在橙紅空氣中熠熠生輝的細長眼睫毛,掩去了她那座澄明的湖泊,久美子無法從她向來率性堅定的眼裡看出她心裡的熊熊真意,她猶記得她跟麗奈初識時,她在她心目中是個難以應對迎合的女孩子。若果一切會回到最初,久美子將會因此掉入啃食人心的恐懼深潭,萬劫不復。


好害怕,一如在雙手永不分離的華爾滋當中,跟自己唯一的舞伴分道揚鑣,留下無以為繼的單人舞蹈,演繹一支殘缺不全不堪入目的華爾滋,自己亦會因此埋沒在冷眼旁觀的人群裡。

如今的黃前久美子仍為這個未來惶恐至極。然而,高坂麗奈總是個出其不意地給了她希望和鼓舞的女孩子。


——「不想。」


麗奈重新揚起眼睛,紫蘿蘭在殘陽中燦爛奪目地綻放開來,就算視野隨身體擺盪動搖不已,這朵紫蘿蘭依然剛強不摧佔走了久美子全部的注意力。

久美子盯著她吐露了兩個字便止住的甘露般水嫩的唇瓣,單單兩個字便足以讓她一掃躊躇自嘲似的笑了起來,這個女孩子總有著懾人的魅力,令久美子甘心坦誠地問:「為什麼?」


面對她的提問,麗奈只是閉口不言,搭在久美子肩頭下的左手掌不以為意地加重了力道,然後才款款對久美子說:「來試一下natural turn吧。」


「好。」不為了任何事,毫不在乎繼後沒有任何答案,僅是因為麗奈一個回答便令本質麻煩而狡猾多端的久美子變得相當單純,她順從地動起全身。


她的右腳往右前方踏前,左腳緊隨在後跨了過去,踮起腳尖以左腳為重心作了轉度,停滯一拍之後左腳往後退一步,右腳順勢向右跨開,帶領麗奈做了一個優美流暢的向右擺旋動作。

輕而易舉地完成這個動作後,久美子發現面前的麗奈正驚喜萬分地注視著她。


好像做夢一樣,在擺旋之際周遭景物都捲入扭旋的當下麗奈如夢初醒般看進久美子金黃色的眼裡。

這個動作她跟那個男生練習了好幾十次都屢試屢敗,沒想到她跟久美子初次共舞便像是與生俱來般在彈指之間完成了。

久美子像是領會了她的這一份驚歎陶然,又引導她做了一遍同樣的動作。而麗奈的身體只是憑著僅剩的意識舞動跨出腳步,卻完美無瑕地配合著久美子,踩在彼此的影子上濺起墨黑的浪花,舞出高低波濤綿綿不絕的起落有致。


一切都十分不可思議。

麗奈不變地凝視著久美子,在這道日夜皆非的黃金隙縫裡,她跟久美子正在灑滿遍野暖熱光束的音樂室裡翩翩起舞。

在倒映蒼穹的亮晶地板上流連忘返的顏色,是只活於日暮時分的紫靄赤霞。薰染雲霞的金箔經歷一浪一浪的熱流終在邊緣幻化成溫和厚實的烈紅,自海中心吹至的夏風猶帶著柑橘般酸甜的味道。

她們都低頭看著對方的腳尖乘著舞步在地板上拂過悠哉飄揚的雲朵,紫紅鑲金層次分明的晚霞在她們腳下恍若墜落畫紙上的水彩般放浪不羈地化了開來。

她們都為腳下這幕風景嘆為觀止,刻不容緩揚首想趕快跟對方分享這份撼動心靈的美麗情愫。在近距離碰上彼此的眼睛時,卻看到跟腳下如出一轍,甚至更加振奮人心的絕美景致。

煉成天幕的澄澈薰衣紫潑灑在久美子的眼簾,而天際盡頭下拖勾起地平線的琥珀色夕日在麗奈抬眼可及的地方默然燃燒,融化了她眼裡的一片紫影,深滲在其中。

沉寂地見證彼此的靈魂之窗編織成腳下的世界,有些什麼東西灼熱地想要傾吐而出。

麗奈溫吞吞地朝著久美子眼裡的一點綠光進發,在看見了悠揚的地平線自久美子溫婉的唇角上漾開時,赤色空氣裡的酸甜飄悠而下重回她的舌尖。


她挑起等待捲起千言萬語的舌尖,對久美子說:「我只想跟久美子一起跳。」

久美子此時笑得更是欣然,紅線般的唇線曲起來煞是好看。


「我知道。」


二人的華爾滋尚未休止,在這場無盡的三拍子中,不論是埋藏在白天、晚上、天邊、地下,抑或是她們二人之間的任一事物都好,一切都在這道牽縈日與夜的紫金裂縫中自有分曉。



——完


只是因為想看這兩隻在沒人的地方跳華爾滋,所以寫了這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