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9-15 15:50
点击:215
章节字数:33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在确定要为直升机急救事业奉献终身的时候,为了向家里言表决心,白石在离翔北车程只有5分钟的小区买了一套高层的单身公寓。

只有一个人住从来没觉得不方便,此刻住客多了一名,让白石对当初选择1LDK的单身公寓后悔万分。

能睡人的地方只有卧室和客厅的沙发。

可是卧室…

搀抱着娇小的女自卫官走进玄关的一瞬间,白石有想过闭着眼睛把绯山丢到沙发上。

但绯山桑的腰伤…

就算睡在病床上都必须用垫片稍稍抬高一下重心,更何况是沙发那种找不到支撑的地方。

狠狠讨伐了良心一番,白石默默把两人睡觉的地方做了个对调。

既然决定让绯山桑睡床,有些原则还是要讲的。

把娇小的人儿托抱到自己卧室,白石鼓起勇气看向靠在自己怀里的女自卫官。

离开酒吧后一直过分安静的女自卫官正用白石难以解读的迷离眼神注视着她。

生涯一半的时间都沉浸在医学领域,对人体的认知度时常需要分割成,皮肤,肌肉,血管,脏器好几个图层,看人的瞳孔,也只是为了观察对光反应判断患者脑部状态和意识等级。

此刻,白石在心头悄悄感叹,绯山桑有一双小鹿斑比一样可爱的眼睛。

“抱歉,我家没有客房,绯山桑睡卧室,能麻烦绯山桑把衣服脱掉再睡吗?”

但绯山迷迷瞪瞪软在自己身上的样子,实在让人难以期待她能自己完成任务。

就当是给意识等级300的患者做开胸手术又有什么难。。

白石暗自给自己打气。

打定主意后,把绯山慢慢放倒床边的地板上。轻拍绯山的肩膀,凑到她面前开始例行公事。

“绯山桑,能明白吗?我现在要替你脱衣服了。好,万岁!”

“万岁!”

手灵巧的往绯山身下一垫,微微撑起上身咻咻的把T恤套头剥了下来。

身着瑜伽背心的女自卫官毫不在意衣服被剥除,纤细却极具有肌理美感的身躯大大方方袒露在白石的视线下。

无暇欣赏女性漂亮的身体,白石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雪白的胸口上一道粉色的狰狞伤疤上。

伤口早已愈合,但凸起的瘢痕组织上肉芽还是新鲜的肌肉色,增生的部分几乎盖住了边缘的蜈蚣型缝合痕迹,很是丑陋可怖。

白石一眼便看懂了,这是紧急开胸的术痕,手术时间离现在不超过两年。

看了一眼依旧笑得没心没肺的娇小自卫官,白石伸手抚上那道伤痕,一边巨细无遗的扫视起这具看似强健,实则伤痕累累的身躯。

不意外又在肩膀和腰腹看见了几处缝合痕迹,来不及修复原状的细碎的体表伤痕更是不计其数。

医生不该对患者产生过多共感,但白石仍然为眼前的人感到心痛。

强大,可靠,天大的事情压在她肩上也能无所谓的担下,笑容灿烂,完全感受不到悲伤,就像小太阳一样的人儿,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恐怖的事故和伤害。

同样活跃在事故现场的白石,完全能够想象那些绯山所经历的事故有多胆战心惊,强烈的共鸣让白石也感到胸口沉闷,无法释怀。

纤细的手指稳稳握住白石的手腕,借着她的手慢慢坐起身来。

“要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我还是比较喜欢去床上啊。”

绯山话语之间还带着醉酒者特有的飘忽,吓得白石猛然缩回手。

偷瞄了一眼被自己只穿着内衣的小人儿,就这么慵懒的靠在床沿,长发几乎遮住了她半边脸颊和胸前,那若隐若现间的雪白肌肤却更显得珍贵性感,不可方物。

白石咽了口唾沫,内头惴惴不安起来。

虽然自己知道是为了卫生,但明天等绯山桑清醒过来,看到自己半裸的躺在别人床上,会怎么看待自己。

明天自己可是上早班啊!

觉得自己明天绝对没有时间留下来解释,但就算面对面解释也绝对百口莫辩的白石惶恐的思考着现状。

绯山桑….会觉得自己耍流氓吗?会讨厌自己吗?

越想越觉得有必要留点证据证明自己清白无辜,白石一本正经的跪坐到绯山面前,拍了拍娇小女自卫官热烫的脸颊。

“绯山桑?”

“唔…”

“那个,看这里。”

白石打开手机的前置镜头高高举起手机,脸凑近了绯山的脸颊,好让两人能同时入镜。

一本正经的朝镜头说着。

“现在是8月31日20时50分,绯山桑喝醉了,为了证明绯山桑只是单纯的借宿在我家,现在请绯山桑证明一下。”

绯山原本意识就被酒精洗得七七八八,听着白石摸不着头脑的话,噗嗤一下歪倒在白石身上,叽叽咕咕偷笑起来。

“证明….噗哈哈哈哈。”

白石无奈的转过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绯山。

“呣….帮帮我嘛。”

绯山笑得浑身发软,杏核一般的棕眸眼尾妩媚的勾起,沁着湿漉漉的水汽,被酒精浸得沙哑的声音,故意凑到她耳边,糯糯的问着。

“白石惠,你在怕什么…”

感觉到耳朵被湿润的热气吹拂着,白石缩了缩脖子,努力想保持一本正经的表情看着手机屏幕,撇下的眉梢嘴角却可怜得让人想伸手去揉那头顶无形的犬耳。

“要是绯山桑明天清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怎么办…我还不想被当成流氓…”

半醉半醒的酒意,似乎随着对方的声音慢慢消散了。

身体还觉得轻飘飘的绯山感觉到自己意识专注的可怕,对方眉眼辗转间一颦一笑都捕捉在眼里。

她脸色沁着绯红,呼吸紊乱,视线游离,时不时回到自己身体上,绯山甚至知道她是在看自己颈间的那颗小痣,从这一颗,游走到下一颗。

心脏砰砰砰,跳得好痛。

眨了眨眼睛,绯山努力坐直了身子。

觉得酸疼的腰部,瞬间多了一只手臂的支撑。绯山放心的把一部分重量交给对方,转头看着镜头,伸出一根手指,淘气的在画面上转着圈圈。

“不可以拒绝心仪女士的要求。白石医生想要我怎么证明?”

白石见她总算恢复正常,放心的转过头去看镜头,发现绯山胸前大片肌肤都入了镜,连忙红着脸将镜头往上摆,这下画面里娇小的绯山就只剩下半个脑袋了..

“诶,绯山桑只有半个脑袋,再往上一点…”

绯山听话的揽住白石的脖子,被白石托住腰挪到自己腿上,撇过脑袋凑到白石脸颊边,娇小的脸庞淘气的轻轻撞了下白石的脸颊,扑闪着圆滚滚的眼眸去看手机画面。

“入镜啦~”

“现在绯山桑对着镜头保证,今天留宿在我家是自愿行为,我绝对没有骗绯山桑来家里留宿,也没有做奇怪的事情。”

在白石一本正经的教绯山下保证书时,浑然不觉身边的绯山眼底早已恢复清明。

绯山转过头凝视着令她悸动的精致面容。

“我保证,我是自愿留宿在白石惠家里,你绝对没有骗我来家里留宿,也没有做奇怪的事情。”

得到保证的白石满意的放下手机。

念叨着“我没有做奇怪的事情哦”,一边利索的解开绯山的热裤的纽扣,抱小孩一样胁住绯山的腋下,把她捧抱到床上。

“嘿咻~”

一把扒下热裤,一把抓起被单无缝连接的压到绯山身上,满意的站起身来。

“那么绯山桑早点休息哦。”

“惠呢?”

浑然不觉对方悄悄改了称呼,白石耸了耸肩膀。

“我睡沙发就好了。”

娇小的女自卫官抱着被单捏住白石的衣角,初生小鹿一般湿润的眼眸仰视着她,忧郁的底色如同泼墨一般晕散在白石原本空旷的心间。

“既然都保证过了不会做奇怪的事情,为什么不一起睡。”

“…..”

“让主人睡沙发,我会睡不着。”

被自己的逻辑轻易打败的白石,只好点点头。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心脏,扑通扑通。

黑暗中,绯山默默坐起身来,

良好的夜视能力让绯山轻易摸索到热裤裤兜里的彩虹糖,倒了一颗放进嘴里。

“草莓味…lucky…”

含着甜腻的糖果,绯山靠坐着床头,瞪大眼睛放任自己沉浸在无边的黑暗里。

一如在基地关禁闭的三天。

迪士尼事故之后,绯山私自调用救援队直升机的问责也从防卫省下来了。

鉴于绯山身处事故现场并积极发挥了作用,使救援队能及时到达营救伤者。绯山只得到了三天禁闭和剥夺当年进修资格的处分。

禁闭室在楼梯的隔间,没有任何窗口和光线。是完全的,黑暗。

基地的部下对她很好,下楼梯的时候总是静悄悄的,还偷渡糖果给她。

绯山就这样一直含着糖,想着漂亮的过分的女医师在生命边缘奋力奔走的身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埋怨自己自制力的时候,也不禁感叹女医生的出现,实在恰逢其时。

“谁叫这些天总是碰到不幸的事情,唯一让人能笑出来的,就只有你而已啊….”

凭借着良好的夜视能力,绯山低头端详着咫尺之外,女医生平稳安睡的身姿,柔软的胸腔微微起伏着,里面装着一颗健康平稳跳动的心脏。

“为什么看着你的脸,我还是想着你。总是想着你。”

泛着草莓味糖果清甜的气息,不偏不倚的触上了睡美人的唇角。

敏锐的感觉到,女医生平稳的呼吸,停顿了一秒。

“你醒着啊…”

良久,才传来女医生呼吸一般的回应。

“嗯…”

绯山叹息着,翻转身体跨坐到女医生的腰间。

被女医生迟疑的伸手护住了腰后。

“本来想慢慢追求医生你的,现在,介不介意先上车..后补票…”

降下的身体压在白石胸前,并不沉重,却热得白石几乎忘记呼吸,冰凉的嘴唇被温热的舌尖暗示性的舔了一下,柔软的舌尖随后带着些许强硬与劝诱扣门而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darksign
darksign 在 2018/09/13 00:00 发表

好雞凍啊~>///<
磨磨蹭蹭的兩人終於要開始磨蹭(?)了嗎ww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