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落日长河

作者:也算逍遥
更新时间:2018-09-10 08:32
点击:323
章节字数:20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落日长河。

撼天宫在染成一片血色的对岸,宫殿楼阁在夕阳的光芒下透露出一股庄严的美感。

几艘破败的船只还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受伤的人躺在地上哀嚎,尽管他们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生机。

风吹动了华然的长发,她一袭白衣似雪,提着剑的右手正在淌着鲜血。这是她跟随着七大门派第三次进攻魔教撼天宫,可结局依然是完败,就连她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腰间的酒葫芦随着她的动作摇晃起来,她蹙着眉低头望了一眼,摘下了酒葫芦,拔开了塞子,醇香的酒顺着染血的手臂流淌,而剩下的一部分则是被她仰起头一饮而尽。

“这次进攻的人,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而连撼天宫的主殿都不曾攻进去。”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来,华然转身一瞧,那一脸肃穆站着的是自己的大师兄张蕴,七大门派的掌门都不曾到来,而作为掌门大弟子的张蕴,显然成为了领头者之一。江湖上传闻,撼天宫正处于内乱中,前任宫主去世十多年,留下了一个女儿,原先一直有四大长老共同辅助她处理宫中事物,但是现在,新任宫主已逾十八,是该要回掌教大权的时候了,可惜长老中有人不乐意,便引发了一系列的变动。

“撼天宫长老九祸叛变,逼走宫主,撼天宫大乱,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依旧无法攻克撼天宫,将魔教的势力彻底铲除了。”张蕴叹了一口气,不只是他,就连其他势力的弟子也不曾料到是这样的结果,短时间内,他们没办法再进攻撼天宫,可是不知道撼天宫会不会进行反击。

华然始终没有开腔。

张蕴的视线从酒葫芦又滑到了那只受伤的手臂上,他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开口道:“师弟,你不要再喝酒了,若是被师父知晓了,恐怕又会责备你,再者你身上有内伤,也不宜酗酒。”

“我走了。”华然只说了三个字,在藏海楼的七位弟子中,她是天资最为出众的一个,但是她不会成为藏海楼的继承人,一是因为她的女儿身,二来则是因为她在江湖正派中名声不太好,整日里醉酒轻狂,跟其他门派铲除奸恶匡扶正义的弟子,没有一点儿可比性。这次进攻撼天宫,她的师父原本是打算要她将功折罪的,但是她没有功,她也不觉得自己做得事情是过。

“师弟,你——”张蕴的声音才落下,华然几个纵身便走远了。

七大门派的弟子还在收拾着残局,可是华然不顾一切地消失了。

荒村野店。

夜幕渐渐地降临了,幽幽的灯光就像是那野林子里的一团磷火。

华然趴在了桌子上,面前已经摆了四五个空坛子。

她以前不是喜欢酒的人,直到一片痴心错付,她只能够在酒中沉沦。

她知道自己罪该万死,可是她不能也不愿意死。

浓重的血腥味混合着酒味在小客栈里面蔓延,打着呵欠的小二已经很困倦了,可是面对着这不断要酒的江湖人,他只能够战战兢兢地立在了左右,听从他的吩咐,生怕他一时间怒起。五坛、六坛……八坛,在小二数到了十坛的时候,华然终于醉倒了,而小二则是捏了一把汗,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只是这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砰砰砰的敲门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人,可惊不起那醉入梦乡的酒客。没等到有人去开门,便听到几道响声,整扇木门径直被人给劈开了,一群穿着黑衣的持刀者在客栈中搜寻一圈,最后又踏上了那摇摇晃晃的楼梯,到顶上的厢房去寻找蛛丝马迹。

醉倒在桌上的华然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大汉的刀鞘砸在了桌面上,见人没有反应又使劲一推,酒坛子滑落在地,砰砰几声后摔成碎片,大汉冷眼睨着倒在地上的人,咬牙切齿道:“这是藏海楼的弟子。”

“别惹事,咱们是来找那位的。”瘦高个在大汉的耳侧小声嘀咕,可是大汉已经噌地一下拔出了刀,眸中凶光毕露,眼见着刀就要落在华然的声音,只听见一道叮当脆响,便见一个穿着艳艳红衣的年轻女子掩着唇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至少那些个上楼寻事的,早就被她给解决了。

“宫主,请您回宫。”瘦高个子面色一凛,眸中情绪收敛,她对着红衣女子一拱手,敬声道。

这年轻的女子正是被撼天宫的长老逼出的宫主沉玉。

她望着几位大汉,脸上笑容妩媚多情,伸出手捋了捋发丝,软声道:“是九祸长老派你们来的?”四大长老分属不同派系,九祸联合天炎和泽源发难,一下子便掌握了撼天宫一半的力量,唯一一个能相信的就是巫灵,可谁知道她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呢?选择相信别人,还不如靠自己。“如果我不回去呢?”

“那就请原谅属下的无礼。”大汉的目光一冷,收刀沉声道。

沉玉微微一笑,她足尖一点,整个人便如燕子般落在了大汉的跟前,笑道:“好啊,我倒是要瞧瞧你怎么个无礼法。”沉玉不是傀儡,她也不愿意做傀儡,那几位长老觉得她没有用是么?可是他们真的没有发现自己派出来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吗?沉玉叹了一口气后又开始笑,她眨着眼看向前逼近的大汉,只说了一个“倒”字,便听见了砰砰砰几声,追来的人都倒地失去了知觉。拂了拂袖,她自言自语道:“如果能够用毒解决的事情,何必动刀剑呢?”她转身看着那吓得面如土色的小二,手指一翻,便将一片金叶子掷了出去。被惊扰的夜,怕是不再平静了。

她慢悠悠地走出了客栈。

就在小二认为已经送走了危险的大佛时,她又折了回来。

在华然的身边蹲下来,仔细地看着她苍白无血色的面容。

她的记忆力不错,这不就是跟随着那几个门派嚷嚷着铲除魔教奸佞、匡扶江湖正道的门派,进攻撼天宫的藏海楼弟子华然么?


系列的第二部,与前文有联系,也可独立成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