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無標題

作者:Devil菇
更新时间:2018-10-14 11:08
点击:214
章节字数:58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4





一名藍色短髮的男子小心翼翼地在森林走著。


懷中抱著一名長著貓耳的橘色短髮女子。女子身上布滿了尚未凝固的血跡,讓男子一時之間無法判斷女子的傷勢。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女子臉上的神情變得越來越痛苦。


男子知道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在盡量不影響傷患的情況下,他加快了腳步。


除了注意腳邊的障礙物之外,男子時不時的四處張望著,似乎正在尋找能夠休息的地方。


大約過了十分鐘的腳程。男子終於在前方看到一座寺廟。


「如果是那裡的話……」


男子來到了通往寺廟的石製階梯。


不過似乎是已經遭到廢棄的樣子,階梯早已長滿了雜草。


男子輕輕踏出一步,確定階梯沒有任何問題後,才繼續向前行走。


在踏上最後一個階梯後,荒廢寺廟的真實景象,讓男子頓時停下了腳步。


寺廟的屋頂破爛不堪。部分的柱子經不起長期下來的風吹雨打,而倒塌了下來。放眼望去,不受拘束的雜草已經長到將近快淹沒寺廟的走廊了。仔細一看,陰暗的地方還長出了各式各樣的蕈類。


無論是誰,光是看到這樣的環境,根本沒有人敢靠近。人們會對於這種廢棄的環境感到恐懼。因為他們不知道裡面會不會有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又或者……是從未見過的生物在等待著他們。


但是,對於正處於被追殺的兩人來說,這是最好的庇護所。


腳才剛踏上外部的長廊,便能清楚看到腳部附近飄起了少許灰塵。


「……」


男子無聲地嘆了口氣。


他非常不願意讓傷患待在這種髒亂的地方。但若再繼續走下去,恐怕天色就要暗了。更別說後頭還有追兵。


「凜,請妳先將就一下吧。」


語畢。男子便走到還有遮蔽物的房間。


似乎是過於老舊的關係,手才剛撫上紙門,便硬生生地往房內倒下了。


「咳、咳……!」


一股帶著霉味的灰塵撲鼻而來,迫使男子暫時停止了呼吸。


等室內的空氣稍微好一點後,男子才慢慢地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


他用背面稍微擦拭傷患等會要躺的地方。再將外套攤開,輕輕將凜的上半身放在外套上。


幾分鐘過去了,凜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緩和的跡象。


「附近有沒有什麼可以……」


男子起身,環顧四周一會後,又將視線落在了凜的身上。


寺廟裡或許有什麼能夠利用的東西,但他也無法將傷患獨自留下。


在做與不做之間的抉擇中,男子最終選擇來到距離凜不遠的空地……


「鎮守在西方的神獸阿,請您回應我的呼喚──」


忽然之間,男子的眼前颳起了白色的旋風。


一道黑影逐漸出現在旋風之中。一雙散發淡藍色光芒的眼睛正注視著召喚自己的人。


「是誰膽敢召喚吾?」


疑問句一落下。強烈的殺氣便突破旋風直逼男子。


然而,男子並沒有任何動搖。彷彿早已熟悉這隨時都可能傷害自己的鋒刃,如此自然地面對。


「我名為嵐虎皓司,嵐虎家的次子。我在此請求您的協助。」


語畢。旋風裡的黑影便突然大笑了起來。


隨著笑聲的響起,旋風也漸漸消散了。


沒過多久,一雙厚實且毛茸茸的手輕壓在名為皓司的男子頭上。


「剛剛只是開玩笑的。吾聽到你的呼喚時,可是立刻就過來了呢。」


皓司看著眼前比自己壯碩數倍的白虎獸人。臉上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白虎的毛色是白底上綴有深深的黑色條紋。白虎不同於其他神將,反而喜歡用獸人的姿態來作為自身的模樣。


「不過你還真是無趣阿。至少也裝個被嚇到的樣子阿。」


「……我不覺得這樣會比較好。」


皓司認真的說著。讓白虎當下有些尷尬。


這樣豈不是讓吾接不下去了嗎!


白虎無奈地搔了搔後腦杓後,開口問道:


「那麼……是什麼重要的事,讓你願意召喚吾呢?」


「事情是這樣的……」


皓司將來龍去脈全部告訴了白虎。


隨著話題的結束,白虎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消失了。


見到白虎面容的轉變,皓司感到了一絲擔憂。


白虎注意到皓司的視線後,立刻用獸掌摸了摸對方的頭。


「吾可不是那種會輕易背棄承諾的男人。」


「……」


「吾不是說過了嗎?既然答應協助你,就不會收手。」


「我明白……」


但皓司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身為十二神將的他,要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


還有這份陌生的熟悉感又是怎麼回事?


這雙手、這份溫度就好像似曾相似。


「以後再聊吧。吾先趕緊啟程了。」


──我會回來的。


白虎轉過身去剎那,皓司無意識的伸出右手,抓住了毛茸茸的右臂。


剛剛那重疊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嗎?」


皓司緩緩收回手,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的右手。


為什麼我會……?


「吾會盡快回來的。在這段期間,好好照顧自己的姐姐。」


語畢。白虎的身影便重新隱沒於旋風之中。


目送對方離去後,皓司回到了凜的身旁。他看著胸口那微弱的起伏,深怕著會不會突然沒有了反應。


剛剛的背影,好像有點勾起了什麼回憶……


那時候眼前浮出的背影,還有那個聲音……是誰的?


一想到這些,他的腦袋就變的相當沉重。


「嗚喵……」


眼前的傷患發出了虛弱的聲音,同時也讓皓司回過神來。


皓司望著外面,內心不斷祈禱白虎能夠盡快回來。


──若白虎就這樣一去不回呢?


微妙的問題浮在了皓司的腦海中。


「希……」


「希…不要走喵……」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惡夢,凜不斷地發出夢囈的聲音。


皓司滿是不捨的撫上凜的額頭……


一股熱源立即從手掌傳來。


「……難道是因為氣血循環受阻,導致發燒?」


但是這也太快了……


還是說這些傷口不是一天造成的?


皓司一想到凜一直都深陷於火熱之中,不禁怒喝:


「可惡!」


「要是我能夠早點得知消息,凜或許就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了!」


這時,微風輕輕撫過皓司的臉龐,耳邊同時響起一道聲音……


「俗話說的好,千金難買早知道。不是嗎?」


皓司猛然回頭──


見白虎一手拎著塑膠袋,另一手拿著一個裝著水的臉盆,緩緩走了進來。


「與其後悔,不如想想現在該怎麼做。」


白虎將手中的塑膠袋遞給皓司,卻遲遲不見對方動靜。


「怎麼了?」


「……十二神將拿著塑膠袋的樣子還真是新奇。」


「什麼啊……你們不是都這樣提著東西的嗎?」


「是這樣沒錯……總而言之,謝謝你。」


接下白虎給的袋子後,皓司還以為裡面是普通藥局就能夠買到的東西,沒想到一打開袋子,裡面卻是看都看不懂的東西……


──除了繃帶、毛巾還算正常之外。


「這是吾從熟人那邊拿的藥。」


皓司從袋子拿了一罐藥膏。雖然上面有著像符號般的文字,但皓司卻無法理解。


「不好意思,我……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吾也看不懂。」


「誒?」


「好像是她自己創造的文字吧。」


白虎趁皓司雙手抓著塑膠袋的兩個耳朵,順勢伸手拿出一罐白色外觀的玻璃罐。


「這個藥膏是擦外傷,那邊的小玻璃罐則是────」


由於白虎的雙手較大,不太方便治療,因此只好在一旁細心指導著。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折騰後,總算是做好了應急處理。


凜的神情似乎也緩和了許多。


「那麼……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如果是為了保護她們的話,我願捨棄一切。」


「吾知道你很重視她們。但千萬不能為了獲得短暫的力量,而墮入魔道。」


「我明白的。」


白虎偷偷往皓司的方向瞄了一會,似乎在擔心著什麼的樣子。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將近半小時之久。


並不是沒有話題可以聊,而是因為現在並不是時候。


就算是愛開玩笑的白虎,也是會看情況的。


皓司的視線從未離開傷患身上。因此,當凜的指尖一抖動,便立即被皓司發現。


「喵……」


凜發出了略有模糊的喵叫聲。


緩緩睜開雙眸……


酸澀的眼皮讓她又重新闔上了雙眼。改用傷勢較輕的右手撫上了自己的眼部。


「凜還活著……」


似乎沒注意到皓司的存在,凜的眼角泛出了敗者的淚光。


「為什麼不殺掉凜……是因為凜對你們還有用處嗎?」


皓司頓時明白了凜的意思。


「凜,冷靜一點。仔細看清楚我是誰。」


凜移開了手,一臉疑惑的注視著陌生的臉孔。


直到她注意到皓司的身旁站著熟悉的白色毛皮獸人後,才理解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誰。


「……皓司?」


名字的主人點了點頭。


「不……這不可能……」


凜伸出手,嘗試想要透過碰觸對方來確認真實性。然而身上的傷卻不允許她做出大幅度的動作。


皓司明白口說無憑,因此選擇將掛在脖子上的護身符取下。


「凜姐姐,還記得它嗎?」


「因為年幼的我,總是被妖怪們欺負,所以妳們才特地給我做了一個護身符……」


凜指尖輕碰到護身符的剎那,淡淡的黃色光芒包覆著小小的護身符。


與神明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完全不同,它的光芒並不會傷害到妖怪。


這是希和凜一起製作出來的護身符,也可以說是陰陽師與妖怪的……友誼證明。


自從皓司將護身符帶在身邊後,就幾乎沒有妖怪敢在欺負他。


這時,凜突然緊緊地抓著皓司的衣袖。不知道究竟是忍耐了多久的淚水,此時此刻直接湧了出來。


「救救希醬……」


「希……?」


皓司疑惑的抓著凜的手。


「希醬為了守護凜,而被她的父親……東條赤一……」


「這是……怎麼回事?」


凜原本打算說明詳情,卻被一聲略帶低沉的聲線給制止了。


「皓司,在你搬回『西殿寺』之前,東條赤一就對希有著暴力的舉動。嗯──以現在的說法來說的話……就是家暴。」


「……家暴?」


白虎點了點頭,而凜也只是默不吭聲。


「明明自己就深陷於地獄之中,卻還是每天帶著笑容……」


「你也很清楚希的為人,她是不會讓別人來承受自己的痛苦的。更何況……憑那時候的你,什麼也做不到。」


白虎後面那段話似乎說的有些過頭,讓皓司一時之間做不出任何回應。


「吾知道自己說的有些過份。但是吾並不打算為此而道歉……」


「你說的並沒有錯。憑那時候的我……確實沒有能力能夠戰勝東條家。而現在,東條家的勢力又比以前更加強勢,憑著一己之力,恐怕是無法將希解救出來的。」


「關於這點……吾倒是有個交情不錯的老友,只是不知道他願不願意幫忙……」



◇ ◇ ◇



繪里臉色沉重的坐在教室的桌子上。


她的身邊圍繞著淡淡的霧氣,使得教室的人們並沒有注意到妖怪的存在。


即使如此,但還是有較為敏感的人,時不時的將視線投射到我身旁的空位。


我很清楚自己是一個很不會說謊的人,總是會把藏在內心的事情表露在臉上……


但我還是盡我所能的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如往常認真做筆記。


隨著時間的流逝。夕陽下的微風,緩緩地從半掩的窗戶中吹了進來。


我稍稍閉上略為酸澀的眼皮,感受著一雙無形之手撫過我的雙頰……


原本應該是如此令人陶醉的微風,卻在突然之間,一股惡寒爬上了背脊──


「咿──!」


我猛然睜開雙眼,四處張望著。


教室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僅剩下我一個人。


「……繪里?」


我輕聲呼喚著,卻遲遲不見名字的主人出現。


明明前一秒大家都還在教室裡面,怎麼可能在眨眼之間消失?


難道……我在做夢嗎?


我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右大腿,疼痛感立刻讓我鬆開了手。


不是夢……?


我滿是不安的來到了走廊上……


同樣的,半個人影都沒有看見。沉重的氣氛讓我難以呼吸,甚至到了想拔腿就跑的地步。


這絕對不是因為過於安靜的關係,而是能清楚感覺到什麼東西……正在盯著我。


順著走廊,我走下樓梯。才剛來到一樓,一陣暈眩便直擊腦門。


最終,我雙膝跪在了地上,勉強用雙手撐著自己的身子。


「海未!」


熟悉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原本的不適感也隨之消失了。


我抬起頭,眼前的景色又回到了空無一人的教室。唯一不同的……是眼前那令人安心的一抹燦金。


「海未,怎麼回事?」


繪里的口氣相當地急促。


但我一時之間也說不出口。只好像個受驚嚇的孩子般,緊緊地抱住繪里。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請讓我就這樣一會兒。」


之後,繪里也沒有繼續多問,而是耐心的等待我平復心情。


就這樣持續了幾分鐘後,我才鬆開了手,與繪里拉開了距離。同時,也將剛剛那似夢的真實告訴了繪里。


「也就是說……那個空間只剩下妳一個人……是這樣嗎?」


「是的……」


「可是我剛剛看妳的樣子……算是在發呆吧……」


「雖然半個人影都沒有看見,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聲音……但我卻隱約能感覺到,有東西在注視著我……」


「呃……這像恐怖片的節奏是怎麼回事……總而言之,我想妳應該是被某個東西影響到了精神,被對方給拉進了另一個空間……」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子的事情……」


「不過這就奇怪了,我怎麼會沒察覺到任何異狀?」


繪里有些自責的思考著。


「繪里,我沒事的。」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


繪里從桌上跳了下來,雙手緊緊的搭在我的肩上。


「這次或許沒事,但如果還有下次呢?難道非得要我眼睜睜看著妳從我眼前消失,妳才會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嗎!」


突如其來的吼聲,讓我當下被震攝住。


「……對不起。我太情緒化了。」


「我沒有責怪妳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失去妳。」


繪里的耳朵明顯地垂了下來。她轉過身去,默默的看著地面。


如果我和繪里的情況反過來,我想我一定也是同樣的反應。


但是正因為是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我才更容易忽略了繪里的感受。


……錯的是我。


「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說的。」


「海未,妳相信我嗎?」


「當然相信。不過……突然之間是怎麼回事?」


「拜託妳,不要答應那個部長的邀約。」


「繪里?」


繪里到底為什麼會那麼討厭部長?


是因為部長粗魯的一舉一動,還是因為……?


「看來是有難言之隱呢。我明白了。」


語畢。我便收拾桌上的東西,準備離開。


「為什麼……就算是我如此任性的請求,妳也答應……難道妳都不會懷疑嗎?」


「有人會懷疑自己的家人嗎?更何況……繪里的直覺總是很準呢。」


「就因為這樣……」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逛街的時候,繪里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幾秒鐘之後,前方的路口突然竄出一台失控的廂型車。如果不是繪里提早拉住我的話,恐怕就……


一想到自己與死神差肩而過,不禁讓我打了個冷顫。


「海未?」


「啊……不好意思,稍微走神了。」


「如果不舒服的話,還是我來抱妳回……」


話才剛說到一半,繪里突然就豎起了耳朵,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


「繪里?」


通常只要繪里出現這種情況,就一定代表著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我保持警戒,四處張望著,卻感應不到任何一絲不同。


這時,繪里一臉沉重的看著窗戶外面,並壓低音量,說道:


「……有東西進入學校了。」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