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找數

作者:alphahorse
更新时间:2018-09-06 14:17
点击:85
章节字数:44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找數,粵語的意思是指履行曾經答應過的承諾,而這也是施小姐現在要做的事。

今天的早上,施小姐收到了Joy的短信,說自己終於做成了一個客戶,雖然功勞不在她身上,可今天總不用加班到大晚上了。 施小姐雖然沒有親眼看見對方的臉,卻也不難聯想到對方手舞足蹈的開心模樣。

正當施小姐在腦袋中找尋著祝福的語句,對方又傳來了一個短信,讓她有點措手不及--

「記得之前說好的要請我吃散水飯嗎?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

如果對方不提醒施小姐,她絕對會以為Joy把這個約定歸類為客套話而不用真的實行。不過既然對方剛剛提到,那施小姐也不是一個會食言的人,頂多也只是會假裝忘記罷了。

「可以,那餐廳就妳決定了哦?我什麼也吃的。」

施小姐對待吃飯這件事的態度有點隨便,她因為吃飯只是一個生存本能,用不著吃什麼特別名貴的食材,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夠了。多吃了家裏的素菜,施小姐反而有點吃不習慣外面的佳餚美食。

Joy很爽快就決定了一家施小姐聽都沒聽說過的西餐廳,施小姐私下在網上搜索了一下那家餐廳的定價,發現並沒有很貴才鬆了一口氣。這種相處模式有點像施小姐跟Kenneth待在一起的時候,她從來都不用為去哪裡、做什麼而苦惱,她只需要當一個會準時出現的旅伴就足夠了。

這跟她的前任相距甚遠,那時候施小姐要天天苦苦思索要帶她去哪裡約會,實在讓人吃不消。可這個想法施小姐很快就打住了,用自己的前任跟Joy比較,實在是有點失禮了。

究竟自己為什麼會拿這兩個人作比較?這個問題取替了剛才的思緒,盤旋於施小姐的心中。她們兩人並沒有可比性,其中一個還是已經有兩年多沒聯繫的人。

有時候,施小姐也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


Joy跟施小姐相約在辦公大廈的底層,隨便寒喧幾句後,Joy就拿起了手機導航帶著施小姐前往西餐廳的路。她盯著手機屏幕看的同時,也不忘跟施小姐道謝:「前幾天借我的褲子真的謝謝了,下一次我再請妳吃飯!」其實這句話施小姐在收到乾淨的西褲後已經聽到了好幾遍,現在對方的重複難免讓她感到耳根有點酸。

「幸好妳沒有把褲子留在辦公室的桌面上。」原本跟在joy後方的施小姐走前了幾步跟對方並排,且得意地挑起了眉毛,道。

這句話很明顯示在揶揄Joy之前不小心弄丟了施小姐的叉子一事,聽懂了的Joy並沒有尷尬地一笑置之,反倒是開始淘氣起來,「果然是我們公司的惡女,這種小事記得特別清晰。」

「唉?妳知道這個稱呼?」施小姐並不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叫她惡女而感到奇怪,反而是因為離她最後一次聽到相距太久了,甚至那是發生在Joy入職之前,因此Joy不太可能聽說過這個稱呼。

對方咧嘴露出了彷如珍珠一樣明麗的牙齒,眼睛彎得像今天的新月一樣,卻閃過了一絲奸狡。有關惡女這個稱呼,她是從Amanda的口中得知的,為了不出賣朋友,她只打算以笑容和沉默應付。

眼前的笑臉好看歸好看,也無阻施小姐心生不爽,她想伸出手抓亂Joy的空氣劉海,可是剛舉起手,就止住了。Joy在施小姐眼中是一個很注重外表的人,如果隨便碰她的頭髮,搞不好會惹火人家。

更重要的是,她跟Joy其實並沒有那麼熟絡。

不知不覺,她們已經走到了西餐廳的門前。施小姐偷偷從外面的玻璃外牆望進去,發現空位已經不多了。在這種充斥著大量辦公大樓的商業地區的晚上,餐廳普遍不會有很多客人,不過這一家廳餐卻意外地擠擁。

服務員把她們帶到去坐位後,Joy才鬆了口氣,說:「剛剛看到有人在外面排隊,還怕沒有位置呢!這裏是我隨便在網上搜的,沒想到會這麼多人。」

「我也不知道原來這一區的餐廳還要訂位。」施小姐在這裡工作了十年,這一次才是她這兩年內第一次在這區吃晚飯。她為了節省支出,大部分時間都會在下班後立即回家吃飯。施小姐覺得付了家用卻不回家吃飯的話,豈不是虧大了?

一想到這,她不禁心痛自己的錢包。

用餐時,氣氛一度和諧愉快,兩人有說有笑,跟中午時各自各吃飯的感覺很不一樣。唯一的美中不足是Joy的壞習慣,施小姐見她每隔幾分鐘就會看手機,看看有沒有新信息,沒有新信息倒也好,要是有的話,Joy還會不理會正在說話的施小姐,而選擇優先回覆別人。這種行為施小姐看在眼中,要不是這裏的意大利粉很不錯,她心中的不滿早就溢出外太空去了。

藉著Joy的眼神離開手機的空檔,施小姐放下了手上的叉子,直盯著對方問:「妳現在很忙嗎?」

「對不起!不、不,當然不是!」自知失禮的Joy立即收起了手機,難堪地把手機調成靜音然後收了起來。

施小姐經常看到Joy沉迷手機上的社交媒體,她一直不覺得有什麼好玩的,也不能理解對方沉迷其中的因由。是因為朋友都在玩?還是有別的原因?施小姐一概不通,「呃……我也不是不讓妳看手機,只是有點……」

「我明白的,我媽也經常這樣說我。」

這句話,在Joy的腦袋中並無大問題。可是當它傳到了施小姐的耳中的時候,卻變了個樣。在施小姐的眼中,對方彷彿在埋怨自己像長輩一樣念她。一種異樣的、複雜的情感侵佔了她的腦袋,那是施小姐對雙方的年齡差感到的無奈,同時也是她對自己的反思。

--難道我是因為太老了才會在意這種事?

她一邊想,一邊環顧四周。她發現坐在附近有幾對小情侶,他們都有一個難以理解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雖然坐在一起,卻沒有看著對方,反而是盯著手上的電子屏幕。屏幕的另一端難道正在發生什麼特別有趣的事,導致人們都騰不出空閒跟在身旁的伴侶交流?

其中一對情侶,跟施小姐她們坐得特別近。女朋友放下了手機雙手交叉在胸前,直盯著男朋友,嘴唇微微張開,像是有話要說;男朋友側是自顧自把玩著手中的手機,對面前的事混然不知。

這不是年紀的問題,而是專不尊重坐在對面的人的問題。想通了的施小姐底氣大了起來,「妳媽說得妳對。」


「手機有那麼好玩嗎?」冷不防的,施小姐問。

Joy聽不出對方這是在諷刺還是在認真問問題,有時候她有自信能看透施小姐臉無表情的背後在想什麼,有時候她就只能靠對方的眼神去忖量她究竟是不是又不高興了。而現在的施小姐,Joy覺得像是後者。

「沒有!一點都不好玩。」說出了這句話的Joy很快就後悔了,只要先用腦袋想想,誰也聽得出這句話的問題。這不就是在說明明手機沒什麼好玩的東西,Joy也只顧看著手機不選擇跟對方交流。

施小姐當然也出所料地聽懂了這句話的含義,只見她皺起了眉毛,把食物送到口中的動作停了下來,卻又沒有要說什麼的打算,看來是在等待別人作出解釋。這下子Joy不用做什麼推測,也能看得出對方不高興了。

Joy暗叫一聲不妙,她可不想因為這種事而給人留下一個壞印象,慌手慌腳地解釋:「我的意思不是玩手機比較好,我只是……剛才上班的時候沒有看過手機,錯過了一些短信,現在想回覆一下罷了……」

她自認為自己是一個很會社交的人,只是在她朋友圈子的人都會喜歡她。可是一遇上這種前輩的話,她就不太自信了。

「Ada姐,妳……討厭我嗎?」Joy的心跳越來越快,是緊張也是不安。

這一個問題,她不久前才剛問過,她當時是抱著有趣好玩的心態去問的,而現在自己抱著的心態確實是改變了不少。起碼要是她得到肯定的答案的話,她大概不能跟之前一樣淡然置之了。

施小姐的眉毛不知何時已被撫平,朝著Joy無奈地聳了聳肩,說氣聽上去像對著小孩子般的寵溺,「要是妳繼續玩手機的話,就會討厭了。」

這個變化讓Joy有點措手不及,她瞪大眼睛重重地點了一下頭。心思雖然還有一點記掛著會錯過手機中的短信,卻也開始漸漸享受起這個二人時光。最終,把心中的顧慮完全拋開,不再去細想沉睡在自己口袋裡的手機。


晚飯過後她們離開了西餐廳踏上了回家的路上,月色依然高掛,途人卻沒有幾個。Joy一看手機才發現現在只是八時多。她要到十時過後才能回去家,不然就會碰上她的母親,事到如今她還沒有跟母親說父新要再婚的事。

她一直催眠著自己,每天加班到大晚上的,就是為了晚回家錯過要上晚班的母親。所以她猶豫了一會,就出言邀請施小姐去附近的酒吧喝一杯小酒。

「我不喝酒的。」施小姐從來都不理解酒精的味道為什麼能吸引他人沉迷其中,也討厭多人又燈光昏暗的地方,她也不打算為了Joy而駐足於自己不喜歡的地方。

被施小姐拒絕了的Joy還不願放棄,打算步步進擊,「那我們去吃甜點吧?」

「嗯……不了,我現在在減肥呢。」施小姐依舊是拒絕的。

「那要不我們去附近的公園逛逛吧?」

聽到了這麼一個奇怪的請求,施小姐抿住了嘴唇,不禁覺得對方另有所求。她們在晚餐的時候也沒有熱烈得不繼續下去不行的交流對話,她也想不到對方有什麼打算,「看來妳不想回家?」這是施小姐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被說中心事的Joy只能為難地笑笑,「要不我回公司加班也行。」

這一刻,施弟弟那讓人討厭的得意臉色浮上眼底,施小姐自己也有不願回家的原因,「我們去地鐵站旁邊那一間咖啡店吧。」說罷,就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直到她們買了咖啡,坐到咖啡店旺角落椅子上去,施小姐都沒有問Joy為什麼不想回家。是因為她尊重對方的私隱,更重要的是施小姐不在意。現在這個時間,在這種居住環境狹窄的地方,她能說上一千個不想回家的理由。

施小姐無意搞清楚的事,Joy卻自己開始說了起來。Joy呷了一口她的無咖啡因泡沫咖啡後,開始解釋:「其實到現在我還沒有跟我媽媽說……老爸要再婚了,她還留著幾張他們的結婚照呢!我怕她會接受不了這件事。」

該來的總要來,每一次Joy跟她談起這件事,施小姐都很怕自己會多言,說錯話而被戳穿謊言。這一次她正面對著對方,管好自己的嘴巴比起管好自己的手對施小姐來說易太多了。她只要沉默點頭就夠了,不需要作出任何評論,更不應該多言。

「……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說真話比較好?」Joy往前靠了靠,雙手放在咖啡杯兩側取暖,朝坐在對面的施小姐問。

問者大概無意,聽者卻讀出了弦外之音。難道Joy知道了什麼?是自己上次說自己到婚紗店借洗手間的借口太牽強了?施小姐不禁這樣想。怕被拆穿的不安感,再加上做錯事的內疚心態,她的手心頓時冒出了汗水。

得不到回答的Joy,又再往前靠了一點,「Ada姐,妳覺得呢?」

「呃……說真話好一點,遲早她都會知道的。與其拖下去,不如早一點說。」施小姐這句話既是說給Joy聽,也是說給自己的。以往的她一直以找不到時機、沒有好的理由所以繼續把那件事隱瞞下去。而現在,Joy給了施小姐一個再好不過的機會。

正當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在腦袋裏彩排一次後,她下定了決心要把自己就是Kenneth的伴娘一事說出來。自己自薦頂替Joy這件事,或許能為她加分,好讓Joy不會對自己生氣。

「我……」

施小姐話未開始說,就被咖啡店內的店員上前打斷了,「對不起,我們要關門了,請妳們五分鐘內離開。」

施小姐因為說話的中斷而如釋重負,決定下次有機會再跟對方告白隱瞞的事。跟她自己口中的「與其拖下去,不如早一點說」反其道而行。本來下定了的決心,又因她本人的儒弱壓了下去。

被店員趕離咖啡店後,Joy跟施小姐無處可去,只好步上回家的路。

這能算是約會嗎?施小姐猶豫了一會兒。如果只是兩個人單獨吃飯算不上是約會,可是如果這兩人其中一人對對方有意思的話,就會自動一躍成為約會。如果把這個規則應用到這個飯局中……

先不論Joy是怎麼看自己,對施小姐來說,這能算是約會了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