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09-09 20:55
点击:1252
章节字数:22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栗色的自然卷长发自然披散在肩上,单手撑着腰的女自卫官懒洋洋的靠着护士台,看起来极为放松。

白石却知道她可能只是没力气久站,连忙走过来扶绯山坐到最近的椅子上,一边细细的嘱咐着。

“重心最好侧向左边,对你受伤的腰肌会友好很多。”

半蹲下去熟练的卷起T恤的下摆查看伤口。

纱布看上去不新不旧,还是那天自己给她临时上的那块。手指仔细摸了摸伤口周围的肌肤,没有发热的迹象,没有炎症。

欣喜的抬起头对上女自卫官晕着淡粉色的脸颊,含笑的嘴唇带着些许羞怯。

“见面就撩衣服是对待女士的方式吗…?”

白石连忙退开半步连连摆手,左右一看,护士们都一脸看好戏的暧昧表情看向这边。

连蓝泽医生都一脸欲言又止往这里瞄是怎么回事..

“我在检查伤口啊!”

过分纤细的手指帅气的撩起自己的衣服,杏核一般的浅棕色眼眸带着羞怯的余韵安抚的看着她,清爽好听的声线,带着些许戏谑的调笑着女医生。

“那就快点来吧。”

白石抿了抿嘴唇,小心翼翼揭开伤口的固定胶带,摸了摸被胶带长时间固定变得红肿的肌肤。

起身看了一眼偷笑的护士里唯一一张冷静的脸。平时觉得这张脸可怕,此刻却真心感谢起对方的可靠。

“冴岛桑,麻烦帮我准备一下清创的药品。”

冴岛立刻反应迅速加问了一句。

“要准备长绷带吗?”

白石点了点头。

“拜托了。”

小心拆下纱布,没有一丝赘肉的雪白腰腹,原本赏心悦目的腹肌右侧盘踞着巨大棕黑的蜈蚣型伤痕。

这种紧急处理采用的间断缝合法,日后恐怕会留下很难看的伤痕。

白石抿了抿嘴唇,轻声说了句“可能会有些疼,忍着点。”

小心翼翼的用双氧水冲了遍伤口,少量细碎的泡沫不可避免的涌起。

这么久没换药,伤口的愈合并没有想象中快,但伤口基本没有发炎,可见有按时用过抗感染药物。

有医生给绯山开过抗生素,却没有强行给她做必要的清创和换药吗….

等待的间隙,用酒精抹去了医用胶带留在皮肤上的胶痕。

“….这些天,绯山桑去了哪里呢?”

“一直在基地。”

“….基地没有医生给你换药吗?”

绯山欣赏着年轻漂亮的女医生专注的侧颜,漫不经心轻声说着。

“我以为我们约好了。”

白石悄悄皱紧眉头,捏着浸润碘酊的棉球轻柔的擦过伤口。

“绯山桑记得的话,应该早点来,胶带因为固定太久了,有些过敏了。”

白石将一叠纱布轻轻按到前腹伤口上,拨了拨绯山的手指,示意她自己按住。

“请按住。”

又将另外一叠纱布按到腰后伤口上。

腰后的伤口是自己重新缝合的,水平褥式内翻缝合法,几乎看不见裂痕的伤口看起来远没有前腹来的恐怖,克制住想把前面的线拆掉重新缝线的冲动,轻声嘱咐绯山。

“这边也按住。我现在用弹性绷带代替胶带固定伤口,觉得紧要告诉我。”

半跪到地上,白石伸长了手臂,凑近了绯山的身体,将绷带一圈一圈的绕过绯山整个腰腹,将整个创口包裹固定起来。肌肤之间充斥着熟悉的牛奶香味,是沐浴乳吧…

来这里之前,特意洗过澡了?护士帮忙的吗?

“既然有医生照顾绯山桑,我也能放心了。”

生气了呢,这个人怎么这么好懂啊。虽然很不礼貌,但对方抿起嘴唇眼神锐利的样子实在漂亮过头。

绯山舍不得移开视线,搔了搔脸颊。

“抱歉,有些事情..嗯…为了表达歉意,还有感谢,我请白石医生吃饭好吗?”

“欸?医生不能收取病人的好处。请客什么的,不行不行。”

对着瞬间慌乱连连摆手的女医生,有点蠢的动作,在欣赏的目光里,也是漂亮得不像话。

绯山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皱皱的纸团,讨好的展开。

“本来是真的想立刻就请白石医生吃饭表达一下谢意的。”

黑红色系的纸张,夸张的印着火焰状的字体。

白石读着上面的字。

“烤肉放题….”

“因为是8(や(き))2(に)9(く)日买的,焼肉(やきにく)。”

“喔…”

白石继续看着上面的字迹,发现这两张食券只是8月29日当天有效,看了看墙上的值班表。

“今天是8月31日,过期了。”

女自卫官不好意思的小幅度点了下头,明媚的棕眸微微眯起,藏起期许的光芒,羞涩却依旧清爽的笑了起来。

“过期了呢…”

漂亮的女医生站直身子,轻声重复着她的话。澄澈的黑眸一望到底,水至清则无鱼。

娇小的女自卫官下意识按了按骤然剧烈跳了一下的心脏。

“那,下次来的时候,不会听到医生说很忙不肯见我吧?”

诶?

对女自卫官的话感到不解,白石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有病人的时候就会忙,等忙完,总会有时间的。”

女自卫官按住胸口聆听着心中轰然倒塌的声音,原本以为只是一只过分漂亮的萨摩耶,不知什么时候悄然已经筑成了水晶塔吗?如此想着,彻然的笑起来,把手放下,朝歪头露出疑惑表情的女医生挥了挥手。

“那…下次见,巴别塔桑。”


目送女自卫官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白石才迟钝的反应过来。

“诶?巴别塔?”

再回头看工作站的各位,都是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近距离围观全过程的冴岛,冷冷的啧了一声,开始收拾医疗垃圾。

“又一位。”

对冴岛的话越发不解。

“什么意思…”

冴岛冰冷的扫视了一圈众人,护士们被护士长的眼神吓得纷纷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后,冴岛冰冷的抱起托盘表示明确立场。

“希望白石医生下次拒绝人的时候,不要选在工作场合影响大家工作。”

白石茫然的转了转视线,抓住一脸冷漠的蓝泽医生。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她在约你。”

蓝泽收起手中ipad往病房走去。

“又不是第一次拒绝别人了,没事就下班吧。”


对现状感觉到茫然的白石,心中的念头却越来越明显的浮现。

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如果大家都误会了,那绯山桑一定也误会了吧。

脚下已经不自觉的朝电梯跑去。


楼下早已看不到绯山的身影。

白石掏出手机按下早在第一眼就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你好,这里是绯山。”

“绯山桑,我们一起吃饭吧。”

“….白石?”


从夜幕中缓缓站起来的娇小女性,看着医院大门口左右顾盼的颀长身影。

时光如此宝贵,怎么能容自己如此任性的揣度浪费。

嘴角自然的微笑起来。

“好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