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冬末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8-10-14 18:41
点击:35
章节字数:44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黎子透过一片中空而残缺的枯叶,观察一旁的陈欣。陈欣安静的神情不慌张踩踏着小步伐,注意到黎子的视线后,稍稍有了些紧张。

“每个人眼前都有一片挡住视野的叶子。”黎子唐突又很富有哲理地说道。“想要看清一件事的话,就要不断移动叶子上的小孔。”她继续举着叶子,将陈欣从头看到尾。

“不能直接拿开么?”黎子的视线让陈欣感到浑身不自在,她伸出手,做出一副想要夺过枯叶的样子。

黎子灵巧地闪到一旁,像保护宝贝似的。虽然没过一会儿,她自行扔掉了枯叶,还十分令枯叶伤心地拍了拍手上的灰。

“那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到了。”黎子添加设定,完善自己的说法。

陈欣无所谓地呼出一口白气。看着黎子重新穿上手套,陈欣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特意去捡起地上的枯叶。

黎子跳到陈欣面前,拉起陈欣捂热乎的双手,十分真挚地说,“你有努力过。所以,结果不会糟的。”

陈欣轻松地笑了。和黎子慢慢转了一个圈。“等我手缓和了再放开。”

今天放榜期末成绩也是所谓的一模,可为中考分数做重要参考。陈欣难免会感到紧张。

“毕竟陈欣在学习上又不笨。”黎子补充。

“呃……那我宁愿只在学习上笨。”

“那可不行,又不是你说了算。”

“也不是你说了算吧?”

“但我知道的事实就是这样。”黎子不依不饶。

“好吧。”陈欣不打算再纠结这个话题,“你不会感到紧张吗?”

“你觉得呢?都同处这么久了,难道看不出来么?”黎子挑了挑眉,反问道。

陈欣感觉有陷阱在里面。

“会……吧?我觉得不会有一点也不紧张的人。”

“那我到底有多紧张?”黎子停下脚步,索要陈欣的回答。

“emmm……”陈欣几乎放弃了思考。

“算了,差点忘记你是个笨蛋。”黎子哼了一声,松开陈欣的手,独自跑到面前。陈欣尴尬地笑了笑。

成绩公布栏面前早已人满为患,拥挤程度让陈欣想起每年运动会时的情景。陈欣感慨一番,倒找到了不愿面对现实的合适借口,可以拖延一会儿处刑时间。

“等下再来吧?”陈欣提议道,却发现身边的黎子已经不见了。

陈欣站在原地踮起脚四处搜寻。不一会儿,黎子自行从人堆里钻出来。

“看到了……哟。”黎子一边喘气一边摆出胜利的V字,接着想说出一些可怕的数字。

“等我先做好心理准备!”眼看黎子就要说出口了,陈欣连忙打断她的施法。

黎子尽量不在脸上流露出有暗示性的信息。在陈欣做完第三个深呼吸后,她决定直面面对现实。

“我在第一页吗?”陈欣开始紧张,一副生死大权就交给你了的表情。第一页是前五十的名单。

黎子点点头。虽然是保守的问法,但黎子觉得她也太没自信心了。

陈欣松了第一口气。随后她知道了那个胜利V的真实含义是年级第二的黎子,而且与年级第一的分数差距只有一道小题。

陈欣的名次是二十五。处于第一页不前不后的位置。而相比她去年三位数的排名,简直是地底到天上的转变。

“满意吗?”

陈欣点点头,但所知道的客观事实按动住她刚要浮出的兴奋。满意?还不够。进不了前十任何没有意义。考不上县高的后果心知肚明。而现在的名次想要进步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奇迹。夸张点说,除非发生那样的事。那,现在的努力真的有用吗?

陈欣时不时地呼出一口气,并不是寒冷导致的。一旁的黎子默默跟在陈欣后面,走进教室,回到座位上。

她并没有那么高兴。更像陷入了沉思,像在寻找某个世纪难题的答案。已经是可以为傲的成绩了,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的样子。

黎子拿出卷子,等待老师到来的时候。听到一旁的同学打闹道,“考什么高中?分数只够回家种田。”

黎子想起来为什么了。

陈欣。她,果然是要考县高吧。因为想和自己去同所高中。进步的原因以及开始认真的原因,都和自己有关系。

黎子想起方才挤进人堆里看成绩的时候。自己的名字高高地挂在前面,虽然一会也找到了底下离得不远的陈欣。那只是那份名单的打印排列直观感受。中间相隔的距离实则相当遥远。

自己跑在前方,而她在后面追赶啊。

黎子望向陈欣一眼,心底里升上一股奇怪的感觉。黎子知道她在想什么,纠结什么。想要抱住她,轻轻地抱住她,紧紧地抱住她。告诉她,自己知道,她已经很努力了。

黎子庆幸她是陈欣所喜欢的人。安慰什么的,对她很容易见效。黎子相信自己能做到真诚,而不是利用这点来安慰她。

毕竟,自己也同样喜欢她。


但黎子真的不擅长安慰人。

以前的她总是站在厌世者的角度,高处不胜寒,自我感觉良好,不理解那些流露出自己的情感,来寻求别人安慰的人。认为实在假惺惺的做作。难道你自己一个人就不行吗?

嗯……自己何时开始思考两个人的事了?

放学路上,陈欣抱怨着学校愚蠢的寒假补课。竟然让一个短暂的假期可怜地变成国庆。

“难道老师都不过节的吗?”陈欣想到要陪同学生一起的上课的老师们,感到很不可思议。

“肯定会过啊……要我们强制交的补课费还会让他们过得更好呢。”黎子心不在焉地回答。

“对耶……黎子的看法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准。”

“一如既往,吗?”黎子无意中捕捉到一句,反复咀嚼。

到了楼下分别的时候。

“你要考县高的吧?”黎子开门见山地问了。

“——欸?”

下一秒,黎子拉过反应已经退化的陈欣,轻轻抱入怀中。

黎子不知道陈欣现在是副怎样的表情,惊讶是肯定没错了。

“加油咯。”黎子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现在的情景让她十分害羞,主动抱人什么的还是需要勇气。

刚才鼓起的劲在慢慢泄下。

黎子松开陈欣后,沿直线毫不犹豫地跑上楼。抛下还在迟缓地处理信息的陈欣。冲回家,脱下鞋子,直奔房间,跳上床裹上冰凉的被子,暂时断开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到底像不像自己一贯的作风?连自己也搞不清了……说不定是自己正在慢慢改变。是脱壳的蝉?还是破蛹的蝶?怎么说也好,自己并不讨厌此番的改变。

黎子在床上用力地滚来滚去。

陈欣现在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呢?一定很有趣!脸肯定红了,心跳在加速吧?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结结巴巴的。

呵呵呵……黎子想象到,忍不住开心地笑出了声。

因为匆忙到没关房门,路过的妈妈给被子传来的笑声吓了一跳。

另一边的陈欣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又觉得只过了一飞秒那么短暂。

被黎子抱了!不是在自行车上那种出于安全考虑的背后抱。而是从正面,主动地抱了上来!厚厚的衣物一阵窸窣,黎子身上特有的甜香,也因距离相近而十分的浓厚。

陈欣的脑袋一片空白。仿佛是黎子的那个拥抱用力过度,把陈欣脑袋弄短路了。对现在的陈欣来说,确实是某种意义上的用力过度。

不知不觉地回到家门口,缓过神,感觉自己给传送了。

“放假了?”哥哥拿着遥控板问道。大学似乎很喜欢放假,哥哥回来有好几天了。

“没有,还有补课。”

陈欣瞄到一眼电视里一对正在拥抱的人儿,双方闭着眼,颇为享受的样子。

恋人之间的拥抱……吗?

陈欣处理到荧屏上的信息,皱起眉,似乎陷入沉思。

“加油咯。”黎子这样说道。

……朋友之间的鼓励呢!陈欣暖烘烘地想到,眼睛选择性地过滤掉电视里已经开始接吻的人儿。

“还让不让人过年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真是失败的教育制度!”哥哥义愤填膺,怒斥制度。陈欣的好感度稍微有了点提升。

“不过现在不干我的事。哈哈哈哈……”

陈欣无语地走开。她觉得哥哥应该小心大街上瞎窜的野狗,因为他一副欠咬的样子。后来,哥哥真给一条被鞭炮声吓到的小狗咬了。还到卫生站打了疫苗。陈欣还是挺同情亲哥的遭遇。

既然收到了鼓励,那就必须再认真起来。

陈欣燃起斗志。把县高两字,高高地贴到靠床的墙壁上。虽然她觉得黎子两字可能会更好。


春节一过。高三教室内压抑许久的发条被猛地释放,开始疯狂地运转。无休无止像是发了疯的机器,毫不在乎随时可能脱节的学生零件。落下的,与还在坚持的,彼此之间,眼神时不时会复杂地交错到一起。

冬日悄悄褪去。李树开始抽芽,河沟旁重新泛绿。陈欣也再次骑上自行车。来访于学校,家,黎子家这三地。

早上的起点是家,终点是学校。放学后的起点是学校,终点是家。夹在中间的黎子家,——是个加油站。陈欣想到。如果没有黎子的话,是无法到达学校的呢。

三月开始。百日誓师的时候,黎子还作为代表上主席台发言,底下的陈欣比台上的黎子还紧张。誓师之后,高三的气氛开始变得尖锐。幸好教学楼感受不到压力,不至于像学生一样给击垮。

自行车上踹瞌睡的黎子偶尔也会消失。变为拿着笔记复习的黎子。遇到重点,还会大声念给陈欣听。

四月悄至。陈欣的成绩经历一番不稳定的过山车后,终于稳定在前二十。

“还不够……”陈欣看着自己的名次,自言自语喃喃道。

黎子迅速把陈欣从公告栏边拽出,在走道边抱住她。这次,黎子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更让她不知所措的是,陈欣居然哭了。

名次虽然有进步,但还不够。就像悬挂于高空的星星,无论爬多少层楼,也只是接近。陈欣感到一阵无望的委屈。而黎子的柔情彻底让陈欣一直以来积攒的情绪溃泄。泪不受控制地落下。

预备铃无情地打响。

陈欣低着头缓缓与黎子分开,“我没事了……回去上课吧。”

望着陈欣悄悄抹了一把泪的背影,黎子心痛之中感到莫名的烦躁。很想砸了学校的广播站。

放学后,陈欣想做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但黎子一直不快地走在前。

“今天换位,你坐后面。”黎子坐上控制位,踩上踏板。“我载你。”

“呃……”陈欣狐疑她会不会骑自行车。但还是乖巧地坐上了乘客席。

“抱紧我。”

“欸……”

“像我做的那样。”

陈欣照做了,抱住了黎子的腰。不习惯的姿势,总感觉很别扭。

车慢慢启动,黎子的车技勉强还算安全。

校门口那个畅快刺激的下坡,黎子第一次感受不到畅快。她捏紧刹车把,车速控制在耳边听不到风声的范围里。战战兢兢的,硬是把下坡刹成了平路。

坐在后座上的陈欣,悄悄笑出了声。

一辆迎面而来面包车,又逼得黎子停下了车。耐心地等车先过。

“还是我来骑啦。”陈欣跳下车,接过把手。

黎子从另一侧下了车。自行车的位置回到了照常的模样。回归了正轨。

车轮滋滋滋……

“你,什么都不说呢……”黎子抱紧陈欣,幽幽地埋怨。

“能听到吗?”

“嗯。”陈欣慢下速度,回应道。

“今天你哭的时候,我很害怕……”

一群麻雀从头顶飞过,气温的上升,使它们变得更为常见。

“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陈欣感到口渴。

“然后,我也知道了。你什么也没有告诉过我。只有我一个人一个劲地在那瞎猜。”

陈欣熟练地偏动车头,避开路上的一颗小石子。

从小,陈欣都对童话故事有所不满。虽然故事里也没有邪恶存在了,正义胜利了,一切都好起来了。但结尾的幸福生活,从来不详细地展开那到底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即使不满,还是憧憬着,喜欢着。

陈欣停下自行车,像每个童话故事里鼓起勇气的主人公说,“我喜欢你。想和你一起去县高。所以……”

黎子的心剧烈地一跳,很快又失望地意识到她说的喜欢只是一个单纯的含义。依旧是那个未开窍家伙,仅仅是多了一份坦率的勇气。

“我也喜欢你哟。”黎子抱紧她,心中不断被温暖填满。“特别是现在……”

自行车独自待机了好久。期间,陈欣一直脱力地趴在车上回神。等到她好了一点,自行车才重新发动。

“你太容易害羞了吧。”黎子的心情很好,她伸出手去戳陈欣的脸颊。不一会儿,她上瘾了。

“很危险啊。”陈欣制止她。

陈欣想起来家里人曾说过自己厚脸皮,当时还有点承认。现在却弄不清哪边的评价更为靠谱。

“以后,不准你闷着什么也不说。”黎子慢慢说道。

自行车安全地绕过一个转角。

“嗯!”

陈欣轻快地答应。

现在妙不可言的感觉。就像是进入美好结局的童话故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