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一个也不放过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8-27 21:58
点击:1187
章节字数:35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八十四、一个也不放过

“蓉子,你冷静一下,请允许暂时将现场的指挥权交给我。”短时间了解了情况之后,姬宫千歌音恳切地说。蓉子对人质太过在乎,会焦虑地失去判断力,此时她提出这个提议,就像她在歌剧城将指挥权移交给这位好友一样。“我立刻调动谈判专家和狙击组、救援组。你放心,杉浦碧已将自己陷入死地,她插翅难逃。”

“怕的是她不想逃。”藤乃医生忽然道,此言一出,众人默然。她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真正陷入死地的,是被挟持的人质鸟居江利子。”杉浦碧现在有多恨鸟居江利子,恐怕已经到了欲杀之而后快的程度。她已经杀了三个人,也许更多,不惜再杀一个了。

藤乃静留看到,当自己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水野蓉子痛悔万分的眼神,百密一疏造成爱人再入虎口,这真比生生地掏了她的心还难受,这次真是比面对毒贩还要凶险,如果江利子有个万一……她可能真的要活不下去了。

静留更知道,现在痛苦自责的何止水野蓉子一个人。她看了看身边的夏树,悄悄地握住了夏树的手,却没料到自己的手被夏树快速地甩脱。

若是三个月前被这样对待,静留定然气恼万分。可是此时的她深深了解夏树的心——这不善于表达感情的傻姑娘甩开静留不是因为反感,恰是因为太过自责,以至于无法承受静留的抚慰。

是啊,水野警视正让她担任埋伏,不仅因为她是唯一可以被证实清白的刑警,更是看中她过人的反应能力。可是杉浦碧从她手中夺枪劫人,她却呆若木鸡。这种程度的失职,再次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无能软弱,她怎么在静留面前抬得起头来呢?她怎么配得上静留的关怀呢?

更何况在夏树心中,发现凶手是杉浦碧的一刹那的震惊,如同在头脑里投下了一颗原子弹,冲击波仍然一遍遍摧毁着她的心灵。这个人是她刑警生涯的引路人,是她如师如姐的榜样楷模,还曾是她心中正直与荣誉的化身,竟然背地里是杀人越货的黑警。这简直颠覆了她的信仰!她还能相信谁呢?

静留能读懂夏树的痛苦,而她复杂的心事又谁能知道呢?她认识杉浦碧为时不短,可是这个人的内心她一次也没有想去了解过。这个外表光明磊落的人,到底怎样蜕变成黑警,到底犯过多少案子,她一概不知。因为她从未关心过这个人,也尽量避免运用自己读心的能力。若是她能多读一读,多了解一点,可能很多的事——至少今天江利子被劫持的事件——就可以避免。也许这并不是她的责任,可是就像江利子曾对她说过的那样,她生而不凡,理应浩荡前行。她可以用她的超能力做更多的事,救更多的人。友绘的事是如此,如今杉浦碧的事不也是如此么?她暗暗下定决心,从今往后,一定要善待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那不是魔鬼的听觉,那是天使的耳朵。

此时静留不禁朝着正在打电话部署的千歌音看了一眼。千歌音为什么会料定今晚一定会出事,以至于在自己的病房延宕许久?她太好奇了,这让她不禁想要动用自己的能力,努力去一探究竟。

可与此同时,一个突发事件打断了她的行动。那是在天台方向,雷声隆隆之间,传来了一声枪响!







“鸟居江利子,你真的早就该死了,九年前你就该死了!”

虽然是夏天,可是瓢泼的大雨浇在身上,仍是遍体生寒。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在天台上空纵横交错,像一个个的照明弹,照亮了战场。

与门外所有人各怀心思,紧张焦虑的状态不一样,偌大的天台只有孤零零的两个人,而这两人实力相比简直判若云泥——一个是荷枪实弹、气势汹汹的警察,而另一个脸色苍白得几无血色,风再大一点儿就会被吹倒。

可是在电光之下,杉浦碧看到被她用枪指着的那个人全无惧色,面带微笑,每一道闪电亮起,鸟居江利子的笑意又深一层。

“你笑什么?”杉浦碧大吼。此时暴雨如鞭,抽打着她的身体和握枪的手,可是她的手却稳如磐石。她做了十二年的警察,是有名的神枪手。作为警察击毙过五名犯人,而暗地里死在她枪下的,不下七八个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有百分百的自信,就算闭着眼睛,她也能杀死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

可是她还没有开枪,鸟居江利子的笑容在此时分外诡异,让她心慌,她太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角色。

江利子淡淡地说:“你不要我笑,那我就不笑了。”

可是江利子一旦敛起笑容,眼神比寒雨更冷,就像九年前杉浦碧抓捕鸟居议员时,不,更像她和警方检方一起去鸟居夫人的葬礼,年轻的鸟居家小女儿用冰冷的眼神从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同时缓缓地道:“我要把你们都记住,我会慢慢地,可一个也不会放过。”

一个也不会放过……

是的,那天在场的人,一个又一个地死了,还活着的,只剩下她和武田将士了……

突然之间,杉浦碧被一种无形的恐怖包围了,头顶无边的黑暗,还有那如利剑一般刺破长空的闪电,都让原本抱定了一了百了百无禁忌的想法的她觉得如同被上帝之鞭抽打拷问,举枪的右手也开始把持不定:“你是来报复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是不是!”

“阴谋?说得好像是我握着你的手向那些人开枪似的。”江利子仍是柔声细语,可是随即目光一寒,“你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不是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么?与我何干?”

“可是我杀死的那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人,我不过是为民除害!”杉浦碧慨然道,“黑马夜总会死的三个人都是毒贩,这种人死不足惜!”

江利子睁大眼睛看着她,突然笑了起来,她笑得越来越厉害,好像她刚才听到的话,是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杉浦碧被她的笑容弄得心烦意乱,厉声道:“我说过不要笑了!”

江利子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忍着笑说道:“我虽然被挟持,可是并不想死。可今天我觉得我非死不可,因为我会被你笑死!” 她睁大眼睛,露出好奇的神色,“那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来杀我呢?我是十恶不赦,杀我为民除害?”

她看到杉浦碧一时语塞,她忍不住再次露出了笑容:“我替你回答,因为你想杀人灭口,我可能提供对你不利的证言。所以我觉得好好笑,我看到你这样一个人,这些年一直在扮演双面人,一直在说谎,说谎说得自己都相信了。现在死到临头,罪无可逭,居然还觉得自己是正义使者,黑暗骑士。你真是达到了骗子的最高境界,我太佩服你了。”

“闭嘴,你胡说八道!我杀的都是坏人,我是在暗中执法!”

“执法?黑马夜总会的三名毒贩的确死不足惜,可是你为什么不逮捕他们?难道日本法律腐败到会庇护三个毒贩?你所为者,不过是利。你要的是那包价值五百万的毒品。你今天要杀我,难道是因为我罪大恶极死不足惜?你不过是要杀人灭口。就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脸面说自己为民除害?你这种专门黑吃黑的人,也配做一个警察?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忘了,我帮你回忆回忆。”江利子上前一步,她无形的气势竟然将杉浦碧逼得退了一步,“2013年4月5日,你在港区驳船上击毙两名毒贩,缴获一公斤毒品,这本来是你立的大功,可是毒品太值钱,你忍不住落下一包,通过线人转卖给黑社会。钱来得太容易,你停不下来了。2014年3月12日,你在青山毒死盗窃珠宝店的窃贼,抢走赃物钻石转卖。你离开时被路人尾田目击,你当即开车将这个无辜的人撞死。从此你杀人再无顾忌。2015年11月,贪污樱花银行储蓄款的银行职员酒井藏匿在葛饰区,被你制造煤气泄漏事故,中毒身亡,同时死亡的还有他怀孕的妻子,赃款被你拿走。2017年5月14日,新宿区黑马夜总会三名毒贩被杀,价值500万日元的海洛因被你抢走。还有今天,中野区警察病院,你当着警方的面企图杀人并绑架……”

“不要说了!”杉浦碧嘶声大吼,握枪的右手在风雨中抖个不停,随时都可能扣动扳机,“你算什么东西,也来审判我?不,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到底是人还是魔鬼!”

江利子却依然冷静得可怕,森然道:“我?我是为自己伸冤的人。我是我自己的公诉人、法官、陪审团和行刑者。你们一步步做下了罪行,我来起诉、审判、定罪、行刑。我向你履行我的诺言——背叛者必死于背叛,告密者必死于告密,诽谤者必死于诽谤,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你的诺言……”杉浦碧身为警察,怎能不了解九年前和她一样被诅咒的那些人的结局?那些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死亡的原因如同死亡笔记上写好的结局,而一个个的死者则是向着规划好了的方向走去的行尸。那是她心头挥之不去的恐怖阴影,仿佛利剑悬在头顶,不知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落下。

当她在居酒屋看到鸟居江利子的时候,直觉让她感到,这个女人就是阴影的来源、魔鬼的脚印。莫名的恐惧让她无法控制,化为憎恨和愤怒,以至于在众人面前失态,被水野长官斥责,可是她又怎能解释?接下来的这些日子,她一直说服自己,那个被社会压到最底层的女人,根本没有任何复仇的能力,那诅咒与现实之间,不过是荒唐可笑的巧合。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就在她面前,看上去仍是那样的柔弱无力,可是即使风雨如磐,她仍然看到那女人的眼神,璨若星河,坚决如铁。

“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怎么做到的?”杉浦碧听到自己的声音已经没有先前那强撑起来的力量,恐惧已经在她体内挖出了绝望的空洞。

“你想知道,可我不告诉你。”江利子的笑容如同九年前时那样的清澈纯真,“要不,你猜猜?”

一个闪电劈下,照亮天台的同时,也像是照亮了杉浦碧的头脑,她瞪大眼睛:“原来你是……你就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陈凯莉
陈凯莉 在 2018/08/20 14:34 发表

终于更新了,好看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8/08/20 09:48 发表

等待更新好痛苦

lyx172
lyx172 在 2018/08/18 23:00 发表

标题:这是沙发吗

天呐!看我刷到了什么!!!卡在这里好销魂!!!!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