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番外四 当时惘然

作者:陆饮溪
更新时间:2018-08-10 14:33
点击:71
章节字数:20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 当时惘然


台风过境。

沈河拿出一包烟,轻轻一抖,打火机点燃香烟的那一刻,她抬头看见漆黑玻璃上自己的倒影。

窗外凄风苦雨,透过玻璃上的水珠看窗外灯火朦胧,整个天地都好似流淌在其中。女朋友已经睡着了,因为惧黑,在卧房开了一盏地灯,沈河就着门缝里这点灯光,赤着脚走到了酒店客厅,地毯柔软,空调开得有点冷,不过嘴里吐出来的烟雾是暖的,轻轻呵在玻璃上。

沈河静静地吸完了一支烟,抱臂站在玻璃前,身上披着墨绿的真丝睡袍,那绿深沉到极点,倒像陈年的绿苔不得已泛着墨色。

手机震动了一下,沈河看了一眼,将烟捻灭后,不急不缓地又点了一根,才把手机拿起来。

是她最近关注的新闻推送,沈河在屏幕上划了一阵,走到沙发前坐下,让身体陷入沙发的柔软中,叹了口气。

东南亚的一艘轮渡出了意外,因为有不少国内游客涉险,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从出事以来,沈河一直盯着新闻报道,现在终于尘埃落定。

遗体打捞完毕,盯着屏幕上的一串串毫无温度的数字,沈河抖了抖烟灰,换了个姿势窝在沙发里。手机屏幕的光线照见她的那张脸,干净没有妆容,寡淡而无味,只不过挂着的黑眼圈,总是有些忧郁的样子。

想起她走的时候也是泼天风雨,原来已经十年。

沈河无声地叹了口气,空调开得的确有些过分了,她甚至无缘由地笑了一下,台风与她无关,身处此间便是风雨不动安如山。她本想起来找遥控器,又懒得动弹,于是裹紧睡袍,努力往角落蜷缩。

手机信息看看删删,有些无聊,微信上有朋友戳她,要请她吃饭,顺便给她介绍女朋友。

沈河给他发了一个大笑,然后说:“你消息不灵通啊。”

朋友听出她的意思,问道:“怎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刚认识一个星期。”

朋友八卦起她和上次那个小女生分手的事情,沈河懒得理他,随便就敷衍了,正打算关掉微信,忽然瞥见朋友圈有新的动态。

她打开一看,是同事发的,一张正在用家庭影院看电影的照片,拍摄者应该窝在沙发里,茶几上放着零食,芒果慕斯被吃了一半,盘子上放着两把木质刀叉,小学生的作业本扔在角落里,一个芭比公主的娃娃面带精致笑容躺在上面。当她将图片放大时,眼皮忽然一跳。

原来电影是《泰坦尼克号》。


台风过境。

高荟荟收拾东西有点累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色。窗外大雨滂沱,冷风凛冽,整个城市飘飘荡荡,就像航行在风雨中的船只。

陈崇显走过来,替她收拾,半响后忽然没动静了。高荟荟扭头一瞧,他正饶有兴趣地翻看高荟荟放在行李箱里的相册。

高荟荟一愣,她自己都记不太清里面到底有什么了。毕竟是十年前的东西了。

相册里有高荟荟追过的明星,有各种拍立得照片,还有小学毕业证上扣下来的证件照,大学的军训照,各种朋友们的合照。

几乎没有那个人,高荟荟垂着眼睛又喝了一口酒,因为她们两个的照片单独放在一个相册,锁在了银行的保险柜里,不见天日。

于是荟荟也坐到了陈崇显旁边,同他一起看,陈崇显翻到其中一页,笑道:“原来林敏之从前是短发,差点没认出来。”

林敏之是荟荟多年的老朋友,平日来往密切,荟荟仔细看了看,笑道:“而且这张光线不好,也不知道怎么拍的,是——”

是谁拍的来着?

照片上一群人正在吃火锅,因为要看电影,灯光开的很暗,林敏之盘腿坐在地毯上和展瑗瑗碰杯,高荟荟正在大笑,倚在一边的单晓晴身上。照片是用手机拍的,不怎么清晰。

高荟荟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咬紧了牙,连陈崇显提醒她都没听到,片刻后,笑说:“你看,这么多年,我都忘了。”

高荟荟喝了两杯,还不够尽兴,陈崇显说:“少喝点吧,要吃夜宵吗?”

那也是个夜晚,陆愿刚放下手机,就过来把她的酒杯夺了去,无奈笑道:“少喝点,吃火锅。”

一群人热热闹闹地起哄,敏之坐在另一边的地毯上,遥控器按来按去,扬声问:“选什么电影?”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选了《泰坦尼克号》,荟荟只记得自己倒在陆愿的怀里,问她:“如果你是Jack,你会怎么选?”

陆愿笑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

荟荟亲了亲陆愿的手背,醉眼朦胧地说:“如果我是Rose,我也一定跟他走。”

陆愿眼神微动,荟荟高兴地接过了一串毛肚,和展瑗瑗又吃了起来,半醉半醒间,发现陆愿一直盯着自己。

那个夜晚更多的事情高荟荟都记不清了,只记得陆愿把她按在枕头里,意外的缠人,情到深处说了句什么,然而她真的记不得了。


天晴的时候,沈河开车去墓地看了看,墓地里的植物都七零八落,她在墓碑前放了一把白茶花。回到学校备课,语文试卷的诗词赏析,学生们答得并不好,她的笔尖划过那句“十年踪迹十年心”,无声地叹了口气。

高荟荟和林敏之约了下午茶,正好喝完茶去接孩子放学,敏之说起自家的淘气鬼,叹道:“只要他好好的,我也别无所求了。”

荟荟的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下意识问道:“你说什么?”

敏之重复了一遍,高荟荟完全怔住,皱着眉摩挲茶杯,呢喃道:“我只要你好好的。”

原来是这样,我只要你好好的,原来是这个。

“怎么了?”

车窗外人流如织,路口的红绿灯交替闪烁,荟荟望着对面,似望到了极远的地方,敏之听她说了一句古怪的话。

“对不起,我没有跟你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