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一章(下)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09-04 15:50
点击:271
章节字数:82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7


「果南!妳為什麼這一大段時間來都是民事訴訟only!」


在小原鞠莉處理了一件又一件的刑事案件以後,從忙碌中暫緩的她終於發現了工作上似乎缺乏一個人,所以她非常不講理地拿著枕頭攻擊了躺在床上的松浦果南。


「欸欸?因為沒有人委託啊?」


不知道自己被打跟鞠莉的問題有什麼關聯,果南一臉「妳莫名其妙」的表情將枕頭丟了回去。


「妳不是應該自己去接嗎!?果南都不接刑事訴訟,法庭上非常無聊!」


鞠莉心裡的自己和果南還有黑澤黛雅,就是為了未來可以繼續待在一起而走上了法律的道路,可是唯獨果南一個人沒有出現在法庭上這件事,讓她非常不滿。


「民事案件就夠我們忙的了……而且我們上法庭才不是為了玩的!」


接住鞠莉再次丟回來的枕頭,果南對她的話挑了眉頭,表示無法理解她的抱怨。


「No!我是說在法庭上可以和我吵起來的就只有果南了!其他律師都太無趣了!不會反駁!」


鞠莉伸手試圖搶走果南抱在懷裡不丟出來的枕頭,她一臉氣憤地說道,彷彿她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只是對手讓她提不起勁。

明白了鞠莉的意思以後,力氣比較大的果南還是搶走枕頭並且丟到一旁,就這麼在床上撲倒了鞠莉。


「要不我建議一下繪里前輩接個什麼刑事案件?我真的不想跟鞠莉在法庭上吵架。」


從上往下俯視著鞠莉,果南揚起來的嘴角像是在挑釁鞠莉一樣,不過這表情反倒讓她後面自以為認真的話被鞠莉當作開玩笑。


「妳的老闆,一上場就定好了劇本,只有演戲好玩而已!果南只是不想在工作場合見到我而已吧!」


不是很開心果南拿絢瀨繪里的能力來威脅自己,鞠莉順手抽走旁邊的枕頭再一次打向果南的臉。

因為距離太短了,果南這次沒有閃開,同樣地枕頭也掉下來砸到了鞠莉自己,她們兩人之間隔了顆枕頭無法對視。


「……我是很認真在說,我不想跟鞠莉吵架,傷和氣……鞠莉這麼喜歡跟我吵架?」


沒有拿開鞠莉臉上的枕頭,果南再一次強調了她在意的部分,不知道沒看見表情,鞠莉是不是就會聽進去了。


「……我是想在沉悶的工作環境也見得到果南。」


鞠莉說著就把臉上的枕頭貼上果南的臉,趁機翻身脫離果南的制伏,心裡想著原來果南認為兩人相遇的法庭只會吵架沒有共識,讓她有點灰心。

果南縮回身體坐在床上望著翻過去不給人看見臉的鞠莉,不禁無奈地露出微笑。

把枕頭往旁邊放,她再次向前靠上了鞠莉的背,雙手輕輕環住了她的肩膀。


「但是我怕……我看見鞠莉的臉,就失去了律師該有的態度。」


──因為看著妳,幸福讓我忍不住微笑。


「……Fine。」


雖然果南也沒有明說,鞠莉倒是害羞地不想再說話了,她伸手往床邊地牆上摸關上了房間的電燈,抓住果南抱在胸前的手,緩緩下移。


8


「調查結果出來了,醫院方面……沒問題。」


園田海未用電話向絢瀨繪里報告最新進度,她的語氣也開始變得不再那麼堅定。

檢方調查了所有當天使用到的器具,以及今川杏子當天和前一天吃下肚的食物,也調查了她和醫院所有人員的關係,檢查其他醫院是否有相同案件發生過,最後都導致了同一個結果──她就是那樣突然死亡,沒有其他原因。


『……所以,真的是死因不明了?』


不希望得到這種結果的繪里,在電話另一端也說不上是什麼樂觀的語氣。


「不,肯定有原因,我相信一個健康的人不可能什麼事都沒做就突然死亡,要說到六年前的上原的話,他還有吸毒的經驗,過量致死也不是不可能,雖然結果不是那麼一回事。」


明明結果都這樣了,海未還是篤定今川杏子不可能無故身亡,她看起來非常想把這件事發展成大案件查出背後的原因,所以緊咬著不放。


『唉……實在很不想猜測背後有一個主謀,但是相關人士都相繼以不明原因死亡的話,我也覺得該調查一下,否則等到下一個相關人士……我還是不要烏鴉嘴好了。』

「不,我就是擔心這種事,雖然只是兩個人,但是太巧了。」


繪里本來不想說出下一個相關人士會死的話,但是海未就是擔心又有一個犧牲者出現,她覺得就算不是殺人事件,如果是飲食相關,至少也可以從中預防下一個人又因為誤食而死。


『海未,妳會想……讓真姬插手嗎?』


繪里似乎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她甚至提起了她不想扯上關係的西木野真姬,這讓海未頓了一下。


「……我相信我們這邊的法醫,真姬是他們帶起來的……應該。」


真姬就算回去了西木野綜合醫院,也不代表沒有其他資深法醫繼續留著,雖然到底是誰解剖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也不想讓真姬回去,但是她好像躍躍欲試……總之,關於醫療的問題,我會問一下她的。』

「我明白了,有新進度我再告訴妳。」


即使已經不會再有什麼新線索了,海未掛斷了電話,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關於今川杏子的案件,確實是由一名資歷尚淺的新進法醫負責的,所以她其實對繪里的提議還滿心動的。


9


「啊啦啦,朝日小姐,雖然咱很想說好久不見,但是在醫院相遇真是不太好呢。」


心理醫師兼精神科醫的東條希看著走進診間的病患,朝日紗夜,擺出了一副很熟的態度,卻也感到了一些不安。


「我其實也覺得可以不來就不來的……」


朝日走到希的桌前稍微拉走了病患用的椅子並坐在上面,她也面露苦惱的模樣,雙眼仔細看就可以發現有些紅腫。


「朝日小姐看起來哭得……有點嚴重呀?咱可以聽妳吐苦水唷!通通對咱說吧!」


面對朝日,希是以心理醫生的身分坐在她面前,朝日並不是什麼精神病患,只是壓力大,有憂鬱症傾向並且需要一些輔導的人罷了。


「沒什麼……就是,我的好友……她、她……她死了……嗚……我還期待當她小孩的乾媽……這世界怎麼這樣……」


才剛說而已朝日就又哭了起來,希及時遞給了她一盒面紙,她一抽再抽擦去眼淚跟鼻涕,讓希看得有點心疼。


「……請節哀順變。咱們雖然不能挽回什麼事,但是可以盡可能地陪伴被留下來的人唷……」


面對關於性命的話題,希也不能多嘴什麼,一不小心說錯話很有可能得罪死者或是她身邊的人。


「嗯……我們這群好友有約了她丈夫出來談心過了……我們都是以前玩在一起的人,但、但是……嗚……杏、杏子她,明明說好那天要跟我們報告肚子裡的小孩是男是女……為、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而且我還算好的……禮、禮美她更是崩潰,應該把她一、一起拖來找醫生的……」


似乎也不是來聽希說話或給建議的,朝日就是繼續說著讓她難過的地方,希只能看著寶貴的面紙一張又一張被丟進垃圾桶。


「這個再講下去好難過……醫生,我只是想要一些安眠藥,最近都睡不著……」

「原來如此,咱也覺得這個提議不錯,咱先給妳開個一星期的份量喔!」


如果希只是個心理醫師,她是無法開藥的,所以她才有雙重身分,其實她也不想聽病患來她面前再次述說讓病患痛苦的情節,這樣沒有什麼意義。


「好的,我先試試一個星期……還有我會推薦杏子的……啊,就是我朋友……唉,如果心理狀態不安定,我會推薦杏子的丈夫也來掛醫生妳的門診的。」


快速達成了本來的目的後,朝日不禁覺得希的洞察力很好,甚至想推薦其他人的時候,因為又提到讓她傷心的原因,她又哭了起來。


「嘛……咱可以幫上忙的話,會盡所能的!」


雖然希身為精神科醫師,她一點都不希望心理或是精神有問題的人增加,但是遇到了還是只能解決,將藥單列印出來交給了朝日,她這次的看診就結束了。


「謝、謝謝醫生,希望這個星期可以改善……」


拿到藥單以後,朝日再次擦去剩餘的淚水,很感謝地向希鞠躬,接著就離開了診間。


10


「繪里,那件事怎麼樣了?」


晚上十二點以前回到家的西木野真姬,一遇到已經躺在床上的絢瀨繪里,第一句不是親愛的問候,而是她那掩藏不住的好奇心。


「呃……難道是,死因不明的事……?」


沒想到真姬這麼有興趣,下床要伸手去抱住真姬的繪里,雙手就這麼停在空中。


「不然妳最近還跟我分享了什麼事嗎?」


一邊問一邊解開衣扣,真姬其實是準備要去洗澡了,但就是想在繪里睡著以前問個清楚。


「好吧……那件事,目前也確定是死因不明了。」


看起來真姬對案件比對自己的擁抱還要有興趣,繪里也只好開始向她說明了。


「所以說醫院方沒問題囉?就繪里來看,有沒有什麼疑點?」


然而真姬聽到是死因不明後,反而一副炯炯有神的模樣,一副她真的非常想解決這件事的態度。


「關於這個嘛……我從兩人的共通性去調查了一下。」


退回床邊坐在床上,繪里看著脫衣服脫到一半的真姬,她也沒有拿出自己的電腦要順便讓真姬用看的,似乎打算全部口頭說明。


「他們兩人、包括這次死者的丈夫,都是國中就認識的朋友,在他們少數公開的社群網站貼文裡,有不少他們一群人在一起的打卡,所以這位今川小姐是在前男友──上原死了之後,轉而跟另一位好友,今川在一起的。」


不過真姬似乎對這個情報沒什麼興趣,她就只是拉開書桌椅子坐上去安靜地聽著繪里的口頭報告,但是繪里並沒有發現。


「總之看下來他們應該是五個人一夥的小團體,雖然從這邊不能推斷什麼就是了……真的要說比較可疑的相似之處的話……聽完不要笑我喔?」

「快說。」


這邊是繪里不需要高級手段就能查到的情報,不過還有另一個不需要調查也能知道的情報,但是她覺得因為不是她的領域,說出來可能會被真姬取笑。


「那個上原……是因為吸毒所以身上有不少處注射的痕跡吧?就是……被針插過的痕跡……那個……今川小姐因為做羊膜穿刺,所以也有呢!好了,不可以笑我!我只能發現這些共通點了!」


繪里甚至感到有點難為情,她在說完這段話以後,趕緊遮住臉就往床上倒,不想看見真姬的表情。

但正是因為這樣的舉動,讓她錯過了真姬短暫的訝異,她只聽見真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慢慢靠近自己。


『啾』


而且毫無預警地被真姬吻了遮著臉的手背,讓繪里有點驚訝地放開了手,她只看見得意的真姬。


「真不愧是我愛的人。」

「欸?欸欸?」


丟下這句話,真姬就離開臥室去洗澡了,留下一臉錯愕但是滿臉通紅的繪裡。


11


「……真姬?」


絢瀨繪里一大早就被西木野真姬拖到了秋葉原警察署第三刑事組,不過現在才驚訝的不是繪里,而是完全沒收到通知的園田海未。

反正攔也攔不住,繪里就放任真姬的任性,不過她還是在一旁擺出了無奈的神情,並且避開了海未的視線。


「讓我……不,我不用解剖,請他們採樣就好了。」


真姬當然知道自己就算曾經是法醫,現在既然不是的話,就是沒有資格去切開屍體探究真相,所以她只能提出要求。


「……今川杏子的案件嗎?」

「不然妳們還碰到了了其他的,可是沒提出來?」

「我交涉一下。」


被真姬這樣逼,海未也沒辦法拒絕了,她只好用眼神示意一旁的高坂穗乃果跟她一起前去交涉。


「當然我也要跟著去的。」


看見海未和穗乃果要離開辦公室前往法醫辦公室,真姬也不打算坐在這裡等結果,她直接跟在了她們後面,至於繪里則是出於擔心,就算是超級無關人士,她也跟去了。

就連繪里都不知道現在的真姬在想什麼,從昨天被誇了以後就沒有在聽到真姬說關於這個案件的事了,所以繪里其實也有點好奇。

四人很快地就來到了法醫辦公室,見到好久不見的真姬,所有人都有點開心,就算已經是部外人士,輕而易舉地就得到了他們的幫助。


「你們在最一開始就有採血的吧?我想看詳細數值,還有雖然已經過了……三天了?想請你們再採一次樣本……眼球玻璃體液。」


雖然得到其他前同事的歡迎,真姬也是明白自己的身分不對,所以她沒有強硬要求,而是有點退縮。


「好啊,不過遺體已經等著在辦告別式了,你們可能需要去拜託一下家屬,不過,西木野覺得是他殺啊?」


資歷最久的大前輩聽見真姬的請求,立刻就答應了,只是實行上也有一些難度,而且他本人其實對真姬的請求有疑惑。


「因為……跟過去死因不明的某個死者有些關聯……」


直到站在這裡,真姬才有了說不定這個關聯也只是個巧合的推想,所以她一直抬不起頭來,也說得有點心虛。


「總之我們認為還不能草草結案,所以還得再麻煩你們一次了。」


發現剛剛氣勢逼人的真姬不知道離家出走到哪了,海未這才幫忙說了一句,並且直接結束了這個話題。


「穗乃果,走了。」

「了解!」


交涉完畢以後,她們得趕著前往告別式會場,海未和穗乃果帶上了一名現任法醫和工具,沒有資格的繪里和真姬則是留在了警署裡。

在結果出來以前,真姬當然不想隨便說出她的猜測,她可不是什麼自信一百分的絢瀨偵探。


「話說,真姬,妳不用上班的嗎?」


畢竟是一大早被真姬拉到警察署裡,知道真姬平常都是中午或是下午才上班的繪里,不禁感到好奇。


「請假了。」

「欸?」

「人命關天嘛。」

「……真姬都不會為了跟我出去旅行請假,居然會為了這種事!?嗚……」

「噓,不要吵,我在看報告。」


其他待在辦公室裡的小後輩三人看著這幕完全不敢發言,她們覺得還是默默做自己的事好了。


12


畢竟沒有要開刀,家屬很快就同意了法醫的請求,他們也很快就帶著樣本回到了警察署。

西木野真姬等人在辦公室裡乾等了三個小時左右,最後是渡邊曜拿著報告用衝的回到了辦公室。


「雖然不知道上面寫的都是什麼!但是法醫部長叫我趕快拿給真姬前輩!」


負責跑腿的曜將報告交到了真姬手上,一旁的絢瀨繪里雖然也湊過去瞄了一眼,她的感想倒是跟曜一模一樣。


「看來是有什麼結果?真姬可以跟大家說了吧?」


聽曜的描述,園田海未感覺法醫那邊很緊急,所以她也催促著真姬趕快 名。


「這是他殺。」

「欸?就抽個眼球……什麼液體的?」


沒想到真姬就這麼直截了當地說出這四個字,讓繪里錯愕了一下,明明自詡為偵探,卻沒有熟知各種辦案手法。


「如果要精準測量人在死前的血糖濃度,那麼抽眼球玻璃體液是最正確的了。」

「血糖?」


真姬也沒有嘲笑繪里,她知道這不是她的專業,所以她開始詳細解釋了起來,但還是聽不出關聯的海未重複了一次她在意的單字。


「今川杏子的推測死亡時間是下午吧?人在死後體內的血糖都還會繼續糖解,也就是供應能量給細胞,所以血糖濃度持續會降低。不過報案時間是今川先生下班回到家以後,也就是晚上十點左右,再來送到法醫實驗室解剖也是隔天早晨了,這段期間內今川杏子體內的血糖再怎麼低都不會讓人感到意外。」

「哦、哦……」


覺得聽到了專業卻又簡單明瞭的解釋,高坂穗乃果就算沒聽懂還是硬了聲。


「但是,從眼球玻璃體液採出來的血糖,並不是正常血糖值,有過低的現象……因此,我判斷,死亡時間並非推測的下午,而是上午,更準確一點就是今川小姐做完羊膜穿刺後回到家的不久就殺害了。」

「被殺害?可是沒有任何外傷……」


真姬繼續說明下去以後,還是跳過了最關鍵的原因,讓眾人聽得不明不白,所以曜難得提出了意見。


「外傷有一個,今川小姐剛做完羊膜穿刺,肚皮上的針孔。」

「可是醫院方面不是沒問題嗎?」


真姬面不改色地回答曜,這次換來了繪里的提問,這讓她的神情變得有點嚴肅。


「當然不是醫院的問題,如果是醫院的問題,那麼今川小姐會在醫院死亡,不過有很高的機率被救回來,因為她被注射了大量胰島素。」

「欸?」

「欸……?」


真姬的最後一句話換來了在場所有人的震驚,即使有一半的人不知道胰島素跟這個案件又是什麼關係了。


「今川小姐的休克是因為低血糖而引起的,但是她並不是糖尿病患者,所以她身邊不可能有胰島素,更不會因為飢餓就這麼死了,而兇手……利用她去做羊膜穿刺的針孔湮滅證據,也正好打在了最容易吸收的腹部,再加上體內有需要大量養分的胎兒,導致她急速死……也難怪我覺得這個洞有點瘀血……」


身為前法醫,真姬倒是很理性地描述了整個原因,甚至擺出了困惑的表情望著報告書上的照片,沒有發現在場其他人都相當震驚。


「當初經驗不純熟沒有想到這件事,或許上原良太也是這麼死的,而且他還有喝酒,更加快了作用時間……我忽略了那些針孔……」

「快查!今川身邊所有人!特別是可以出入他們家的親朋好友!」


在真姬低頭看著報告還在做結論的時候,海未倒是立刻下了指令,讓她這才回過神抬頭看著其他已經動起來的人。

這副光景讓真姬回憶起六年前完全沒有幹勁的警察們,因為對方是吸毒犯,或許很多人覺得他活該,所以查不出死因就這麼結案了。


「……如果真的是他殺,我們可能放過一個殺人犯六年了?」

「那也不一定,說不定六年前的上原真的是長期吸毒所以死的。」


剛剛腦裡還在想著可憐的上原,但是被繪里這樣問了以後,真姬反而不怎麼肯定他們的關聯性。

雖然她很期待到時候可以讓上原從死因不明變成有正確的死因。


13


「當初因為沒有外傷也沒有內傷,最大的嫌疑是做羊膜穿刺的醫院,所以沒有調查周遭的人,只調查了今川先生。」


展開了行動以後,她們首先針對絢瀨繪里找到的「好友」進行調查,過了三天後,渡邊曜站在白板前總結所有人的報告。


「案發當時今川先生在公司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他的不在場證明無法動搖。接著調查了繪里前輩提出的橋口禮美以及朝日紗夜,同樣是家庭主婦的橋口禮美的說自己在家睡覺,但是沒有人能替她證明;朝日紗夜則是和今川小姐有約,目的是為了第一時間知道嬰兒的性別,可是在朝日小姐出發前往今川家之前,今川小姐傳了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改約成明天的訊息給了朝日小姐。」


曜繼續描述了另外兩位有可能出入今川家的友人當時的狀況,但是她還沒有說完。


「被改約之後,朝日小姐還問了就不能直接訊息告訴她嗎?接著今川小姐就保持著未讀的狀態離開了,推斷是這樣。在朝日小姐傳訊息的期間,她說既然都準備出門了,所以就前往了便利商店,確實在傳訊息的時間點,從便利商店內的監視攝影機拍到了朝日小姐,因此她的不在場證明成立。」


絢瀨繪里也在場聽著這三天來的總結報告,她還以為曜描述得這麼詳細是因為可以把她列為嫌疑人,沒想到根本不是,不禁覺得有點無言。


「不過海未前輩和穗乃果前輩最初也做過了現場調查,今川家裡並沒有其他人闖入的跡象,門把及窗戶都沒有他人的指紋,只有今川夫婦的指紋而已,所以橋口小姐的不在場證明即使無法確立,也無法直接指稱是嫌疑人。」


到頭來不管哪一個都沒辦法稱作嫌疑人,這讓繪里焦躁了起來,他本來想提問的,卻在下一秒立刻被曜進行了補充。


「還有這幾位都沒有糖尿病,家人也沒有糖尿病史,所以正常來說,他們身邊不會有昂貴的胰島素注射劑。」


在一旁靜靜聽著的園田海未也對這個結果感到遺憾,明明西木野真姬的推測應該可以突破現在的窘況,不僅今川杏子身邊的人無法懷疑,就連案發現場最基本的線索也沒有。

不過還是可以懷疑今川將輝,他的不在場證明也有可能是公司同事的謊言,然而首先他們不想去懷疑不久後會成為新手爸爸的今川將輝。


「身邊的人先算了,如果說六年前的上原也有可能是胰島素中毒,而六年前上原和今川杏子在交往,那麼也有可能是他們共同的仇人?特別是上原還有吸毒記錄,他很有機率與不良人士扯上關係。」


繪里也不是只把嫌疑人鎖定為今川身邊的人,如果兩個案件有關係,就該重疊可能的部分,不過她才剛說完,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猛地抬頭看了眼白板。


「順便調查一下上原良太死的時候,這些人的不在場證明如何……?雖然可能很難問出口了……」

「這是個好主意,不過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如果他們可以明確地說出來才會讓人懷疑……我們先去調查上原和今川杏子身邊重疊的其他朋友。」


雖然贊同繪里的提議,可是海未覺得可行性很低,所以她還是打算把目標放在那些「不良」身上。


「好吧,我也會稍微調查一下,因為六年過後可能已經人事全非了……」


就算海未同意,繪里也沒有資格去和取得那三人六年前的證詞,所以她只能一起往海未說的方向調查,既然定案了她也就離開了辦公室。


「不過海未前輩……」

「怎麼了?有什麼遺漏的嗎?」


在繪里離開了以後,所有人動員出發以前,曜不禁叫住了海未,海未疑惑地回頭看向她。


「如果六年前的事件真的跟這個有關聯,真姬前輩的能力以及當時有參與的法醫的信用不就會被質疑嗎……?」


明明還沒找到任何證據,曜已經開始擔心起了曾經會出入這個辦公室摸魚的真姬。


「那個就……到時候總會有人幫忙解決的。」


海未腦海裡倒是閃過了繪里同樣在三年前也發生了一場被世人以及媒體抨擊的事件,可是她現在還是在法律的舞台上大顯身手,所以她並不怎麼擔心。


「儘管名聲盡失,我們還是會追求正義。」


看到曜還是露出有點擔心的臉,海未笑著這麼對她說,然後帶領她一起離開了警署。

畢竟,比起不承認自己的過錯,揪出會讓所有人傷心的事實,或許人才會成長。



To be continued.


這次沒有在結局吊人胃口,直接在案件進行當中喊卡wwww
原因只能是控制字數XDD

1. 開頭引用自達文西名言
2. 這次的內容有點...牽扯到專業領域XD我知道LLer很多人是真姬的同學喔...!如果有錯歡迎糾正! 但我就怕一糾正這整篇文就廢了ry
3. 這篇文同樣沒校對,有錯字請見諒。
4. 本來是想寫過去篇,於是就只寫了一段(欸)
5. 真姬不會回去當法醫的!出來秀一下而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