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亲身赴险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7-30 22:37
点击:1195
章节字数:43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七十九、亲身赴险

“老实告诉我,一到休息日,就找不到你,你是不是偷偷跑去京都了?”

这几天的午饭时间,警视厅前台警员鸨羽舞衣和好友玖我夏树都能在餐厅一起吃饭。这还是要拜夏树刚调到公安部所赐。

因为是公安部新人,夏树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内勤、看文件,她当然接触不到政界、情报界这些公安部的核心机密,只是在了解跨国犯罪的的情况,学习应对策略。饶是如此,警视厅公安部这个有两千多人的庞大而隐秘的组织,浩如烟海的犯罪情报,对地方县府道公安部门的强大控制,深不可测的权力,都让夏树每天刷新认识。现在她真正明白,为什么不到三十岁的水野警视正每次到搜查一课,警衔和她一样但资历更深的课长都对她态度恭敬。水野警视正所掌握的权力,只有那位能够和政界以及警察厅警备局直接关联的姬宫千歌音警视正相媲美吧。

不过就算这两人权势滔天,也不是夏树关心的。她此刻没有回答舞衣的问题,但也算是默认了。这两个星期,她都会在轮休日坐两个半小时新干线去京都,再花两个半小时回来,只为能和静留坐一坐,说几句话。

“你累不累啊?”刑警的轮休日很难得,为了争取一天的休息,往往要连续加班几个通宵。

“在车上可以睡觉的。”这点累算得上什么呢?这段时间静留的眼睛好转很多,医生说大概一个月内就能基本康复。听到静留说起这个消息,夏树虽然只会说一句“太好了”,可是心里的幸福,又怎能用语言表达呢?

“我只是担心你的工资,基本上都花在车票钱上吧?要不要办一张JR PASS 周游券,我有熟人的。要不然你吃饭都要困难了。” 舞衣一边把带的叉烧肉分给夏树,一边吃吃地笑。

“啰嗦!”夏树才不想和舞衣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说下去的话舞衣一定会扯到她和藤乃医生的未来。未来如何,夏树不敢去想,她只要确信,自己爱静留,静留一定会好起来,还有,她一定会为她和静留的复合而努力,这就足够了。至于其他,不是说说就能实现的。

对于玖我夏树,需要的是做,不是说。

所以她岔开话题:“今天的叉烧很好吃,你的厨艺真好。”夸舞衣的厨艺,总是没错的。

哪知道舞衣笑开了:“这不是我做的,是我们店里新来的厨师。幸亏有她,现在我总算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再也不用受外婆的奴役。你猜猜,新来的厨师是谁?”

两星期前的一个晚上,鸟居江利子照例在鸨羽家居酒屋吃了一碗猫饭。看到她身边的旧行李箱,舞衣问了一句:“鸟居小姐,要去旅行么?”

江利子莫可奈何地笑了笑,却被眼睛毒得要命的八千代老太太一眼瞥见,说:“这哪里是去旅行的样子,是不是被新岛老板那畜生赶出来了?”

江利子低声说:“我不在他那里做事了。”不为新岛画廊做事,自然也没有住在那里的资格了。

“那也好,我见过那家伙,早晚要出事的。只是你……”八千代想问鸟居江利子要到哪里去。她虽然有几个有权有势的旧同学,可是以她的性子,会去低声下气地投奔么?老太太顿时眼睛一亮,她见识过江利子做菜的本领,虽然只是一道金银鸡蛋,可是连过世了的老头子也比不上她,“你要不要到我们店里来工作?你厨艺那么好,舞衣开着法拉利也追不上你。”

“哟,想不到外婆您对跑车还有研究。”舞衣不满地说,“还有,您夸赞别人不要总是顺便贬低我好不好?”不过她还是热心地说,“鸟居小姐,你到我们这里工作很好的。后面还有一间房间,是外婆给我弟弟巧海留的。巧海马上要去英国留学,这房间就给你住,阳光和装修都很好,而且不收房租……”

看着舞衣开心的样子,夏树问道:“所以她现在在你家当厨师?她这样的人在柜台里能吸引得了顾客?”夏树不怎么喜欢江利子,曾经对静留说起过,说她这个人总是阴沉沉的。看起来那么丧的人怎么比得上阳光热情的舞衣惹人喜欢呢?

“你可不要小看她!”舞衣睁圆了眼睛,“外婆昨天算了一笔账,这两个星期的营业额抵得上过去的三个月,我们的店都上了美食论坛的热搜了呢,好多人是在Facebook的互相推荐下过来的。《孤独的美食家》剧组都和我们联系,说是第八季要到我们店里来拍摄呢!我要和外婆说,到时候我们一定要自己扮演自己,虽然是深夜剧,我也要演电视剧啦,说不定会一炮而红呢!”

看着舞衣自我陶醉的样子,夏树真的难以想象那个女人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事实就是如此,鸟居江利子虽然还是那么冷淡、不亲近人、很少说话,可一家餐厅最吸引人的,还是做菜的味道啊。鸨羽家居酒屋的菜单没有变化,可是却多了无数的隐藏菜单。只要你想吃什么,鸟居江利子都会做,你想不到的,她也会做。从日本料理到中华料理、法国料理、意大利料理甚至是俄罗斯、西班牙、墨西哥、土耳其、泰国、越南、摩洛哥的菜肴,只要手头有食材,她就能做,甚至调料都能配制得乱真,味道还那么好吃。

“我现在明白了。”舞衣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为什么水野警视正会对江利子小姐念念不忘呢。如果我吃了三年她做的料理,赶我我也不会走的。”

夏树刚想说水野警视正才没有舞衣说得那么肤浅,电话就打过来了,是她现任的主管,要她去小会议室,刚刚被舞衣形容成吃货的水野警视正有重要任务布置。




会议室的显示屏上是鸟居江利子所画的那幅人像素描,旁边则是几张跟踪监视的照片,完全可以判断那是一个人。

“这是黑马夜总会杀人事件中和三名死者同行,但提前离开的那个人。根据目击者的人像素描进行搜查,组织犯罪对策部第五课查到这个人叫长谷川勇太,表面职业是进出口商人,来往于日本与东南亚、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高度怀疑他实际上是毒品集团的中间人,是国内毒贩和国外毒品组织之间的纽带。因为这个人涉及跨国犯罪,所以移交给公安部,组五配合我们行动。”

一提到“黑马夜总会杀人事件”,夏树格外兴奋:“既然如此,我们马上提审他!”提审这个人,不但可能破获杀人事件,贩毒的事情也让他翻不了身吧。

水野蓉子没有说话,旁边的小主管按捺住对菜鸟的鄙视,耐心解释道:“这个人关联到毒品网络,我们不能打草惊蛇。所以,我们还是先安排秘密现场指认?”他看向水野长官。

蓉子点点头。她眉头似有忧色,因为秘密指认的目击证人,是鸟居江利子。

虽然她相信警视厅的指认安排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将江利子卷入犯罪事件,对方又是杀人不眨眼的毒贩,她还是会担心。




果然,这个秘密现场指认就像蓉子相信的那样安排妥当,非常顺利。可又像她担心的那样,最后一个环节出了意外。

就在长谷川勇太要离开公园饭店的咖啡座,经过江利子面前时,江利子正要向远处的监视警员点头确认,此时一名高大的长发男子匆匆大步走过,一下子撞到长谷川,长谷川一个趔趄,撞向了江利子的桌子。当江利子急忙抖落撒在裙子上的咖啡,一抬眼,就看到长谷川那精光四射的眼睛正紧盯着她。

正在车内监视的蓉子心提到了嗓子眼,从望远镜里看到的长谷川的眼神和肢体动作,她已经能判断这个犯罪集团的头面人物已经认出江利子是他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他也知道对方认识自己,害怕涉毒身份暴露的长谷川已经动了杀机。

就在她准备下令将长谷川拿下,即使破坏行动目的,也要保护江利子的安全,这时就看到江利子突然对长谷川说:“是你啊,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在犯罪中打滚的长谷川,也被这个镇定自若的女人弄迷惑了,更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你忘了?我是植草的女朋友,那天在夜总会见过面,那天我喝多了,不过还记得你。”江利子表情谨慎地说,“植草告诉我可能找到你们的地方,我已经来来回回找了几个星期了。”

“你想干什么?”

不但是蓉子,连长谷川也没想到江利子说出来惊人的一番话:“当然是找你们交货啊,那天谈好了,可是偏偏那几个人就莫名其妙被杀了,植草被警察抓了,我也吸过头住了院,算是躲过一劫。现在从下面买家手里收上来的五千万日元放在我这里,我真的很紧张,我也得给下面的买家一个交代啊。”

可是这番话让长谷川对江利子相信了好几分。他那天的确和三个下属到夜总会去和拆家植草交易。植草说要验货,他们便到自己的包厢里,等植草他们的high劲儿过了,再商量交易。其间长谷川接到电话去处理另一总哥伦比亚毒品生意,等他返回夜总会,发现已经被警察包围了。他在人群中看到被抓的植草等人,还抬出了三具尸体,以及一个吸毒过量的女人。

这个女人,就在他面前。

而那天他们的交易,还有五千万的金额,除了交易双方,没有人会知道,他几乎能够肯定,这个女人说的差不多是真的。



“你是不是疯了!”自从重逢之后,蓉子没有对江利子发过火,可是她这次真的是快要气疯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要和长谷川进行卧底交易?你是电视剧看多了,以为一个外行人随随便便就能破案?我告诉你立刻停止,我送你到安全屋,等我们把长谷川抓获归案你再出来。”

“如果你们那么容易抓捕长谷川,为什么刚才不抓呢?”江利子的话一针见血,“你们没有任何证据,抓了也没用。而案件既然已经移交你来负责,那这个人后面一定有了不得的犯罪网络。如果我能够和他搭上关系,帮助破案,不是更好么?”

这样的道理,蓉子怎么不明白?可是她又怎能将本属于警察的责任推给平民,而且是自己所爱的人?毒品交易的巨大利益和风险,让每一个毒贩都杀人不眨眼,她连让江利子去现场指认都提心吊胆,更何况是当九死一生的卧底。而且……“江利子,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那里了解长谷川,为什么你能够三言两语就让他相信你?”

江利子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蓉子忧心忡忡的墨绿色眼瞳,看到了迷雾森林般的怀疑和迷惑,还有对自己的担忧。若是以前,爱人怀疑她,她定然会摔门而出。可是现在的她知道,这不过是人之常情,能和毒贩谈笑风生,取信于人,谁会不怀疑呢?蓉子又不是那种被爱情蒙蔽双眼的中二少女。

江利子低头笑了笑:“蓉子,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单纯。这九年来,我生活在最混乱的底层,三教九流都打过交道。没吃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她也知道蓉子不会对这个答案信服,可她又怎么能告诉蓉子,她能听见人心深处的声音。她对长谷川说的那些话,都是她一边听长谷川脑中的信息,一边随机应变编出来的。

蓉子叹了口气,也只能接受她的解释,总不能把她送到警务部进行审查吧?可是她还是不允许江利子参与其中,直到江利子说道:“蓉子,我只是希望,现在的我还有能力帮助你。”

她和她的视线交汇,江利子那求恳的眼神,让一切已经无需争辩。

“我会布置好一切,全力以赴保护你的安全,我保证。”

“我当然相信你会做到。”江利子笑了,一旦有了动力,她的目光便灿若星辰,“我还有两点拜托。”

“什么?”

“一,长谷川说,当时他的手下带了一包海洛因,作为和植草交易的头期。可是事后他也打听了,警方只发现了三个人的尸体,没有缴获那包毒品。这包毒品价值五百万日元,很可能是凶手拿走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你要查一查。至于第二,可能是个不情之请。”

蓉子记下了第一点,但看到江利子在说起第二点是面露难色,不禁笑道:“只要你需要,我会尽力而为,不,一定办到。”

“我需要一个人的帮助。”江利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藤乃静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