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平常

作者:9654321
更新时间:2018-07-21 21:28
点击:745
章节字数:26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闭塞的小巷中听不到外界的消息,有脑子的帮派不会把自己的名字印在报纸电视上漫天飞舞,何况这家里连报纸也不订。

坐在桌子前杨舟云陷入沉思。

马上就是预定的陆君仪的生日宴席,在自己离开前时间地点和邀请函都已经准备完毕。现在的情况,出来主持的想必会变成梁叔,但是如何解释自己的缺席?以帮派重要人员为主角的宴会,约定俗成的,是联络盟友震慑对手的好时机。黑火乐队是地下乐队的一个代表人物,但毕竟所处的九蛇街是许久都上不了台面的地方,做成一个巡演赚钱的标志人物有些困难,以他们的人脉往外探索,也难以打入真正的影视资本。

作为友好的象征,或者说相互不侵犯的条例,宴会后各家必然会分享计划。攻入娱乐产业是去年红城被推为领头帮派时许下的承诺,其余人在别的事情的时候为红城行了不少方便,当下势必会要一个说法,那么……


“哈!”

脖子被突如其来的一双手臂勒住,左手不便的杨舟云抬起拿筷子的右手,轻易地解开了纠缠。

“左手要收紧,”她看着身后那个被筷子尾戳到叫的人,又伸出手去把她拉过来,“右手往回、腰要绷住才不会被对方的动作晃来晃去。”力量上还是有差距,所以她教了一招个子小的人也可以使用的擒拿,然而就必须使用上全身的力气。

常宁撇了撇嘴站直。杨舟云仍然小小地耍了赖,她说自己没有子弹没法教她射击、要不常宁把弹夹还回来,那小孩倒是没有被骗,说那怎么成你不就自己跑了,妥协之下便觉得近身格斗开始也是不错的。

其实还是蛮好骗的。看着她答应时的满足表情,杨舟云心想。这边可没有做任何妥协,也没说过教完之后会告诉她如何用枪杀人。

这阵子下来她发现这小孩真的不大灵光。买菜会被玩称,隔壁会来偷水,重的东西人家图方便放到楼底下她就真的自己去背上来了。加上当时一拍脑袋就把自己这个陌生的持枪人士带到家里,二话没说照顾好后还一直放在沙发上,也敢就这样直接出门,根本没想过自己已经把她家床底柜头都摸了个底朝天。


逃生和复仇大概用完了全部的脑子。

扬舟云想。

回去之后一定先给她塞点钱。


“……不过你不是说去端个青菜么?”杨舟云并不习惯吃饭的时候被闹来闹去,红城头目的大宅是一方堡垒、又绝不会扰乱主人的休息需求,所以尽管人员密布,带枪的护卫走路时都是轻声轻步的。“怎么突然袭击了,又不是没给你机会训练。”

看着座位上的人云淡风轻地往嘴里送了一口米饭,常宁气恼地说:“每次正面对着,你动作那么快根本就没法下手好吧。”

刚刚看着在开小差,想说没防备肯定容易点就试试了,没想到这么轻松又挣开了。

常宁看着杨舟云,这个人站起来的时候高出自己半个头,能活动以后中长发就扎了个低马尾,不知是不是受伤的缘故,面色看上去时常寡淡,明明不是特别有力气的样子,却总能轻易把自己撂倒。

“……而且多个菜还不是怪你,”她嘟囔,“昨天中午给你留的胡萝卜青豆你一点也没吃。”


这家伙,巨挑食。


常宁真是没见过这种人。吃羊不吃牛,吃鸡不吃鸭,杂不吃、头不吃、爪不吃,芹菜不吃,生菜不吃,菜场常见的蔬菜一半都不喜欢吃,关键是本人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菜端上来尝了一口之后露出疑惑的表情,问她这什么玩意。

“你是从哪个小岛上漂来的么!”她听到这话时很气愤,这人完全不尊重食物,亏自己还花心思给她换换花样、还得考虑补充回复的营养,那姓周的倒是一脸理直气壮。

“我又没见过,”她正儿八经地说,“也不是完全没见过,但是我上次吃胡萝卜不是这个味……”

讲到这的时候杨舟云顿了会儿,想到上次菜里有胡萝卜的时候是和地产的陈总在沿江大饭店讨论开发的时候,主厨自己端上来的拿手雕花,再上次是王总宴请时私家厨师熬的浓汤,再往前是很小的时候似乎餐桌上有过一次,自己没吃几口、阿月倒是吃了不少,正式出任头目之后再也没在家里看见过。

也许确实只有她自己不知道自己挑食这件事,杨舟云眯起眼睛想,红城家的那一拨伙房的干了好久,每个客人来都说口味很合,想来自己也是轻视了他们的业务能力——各方面的。

再后来君仪来了菜谱好像有轻微的变动,尘埃落定后又和从前的日子一样:君仪吃什么都是一副接受的表情,实际上也什么都夹。她记得阿月偏好味重的,辣、麻、油,甜的也好,然而她来吃饭的时候上来的菜色也没什么不一样。

杨舟云环顾了全桌,其他人才会开口;她好好坐下,侍应人才开始走动。她从来是屋子里的太阳,看得到的看不到的人都围着她转,只是她自己不自知罢了。


杨舟云想起出事前那天的晚饭,阿月欢快随和,君仪体贴迁就,只有自己是满心要灌输的话语和即将处理的事物,对眼前的一切理所当然。她看了一眼重新回到饭桌的少女,那人提了一双筷子坐到自己对面,盛了半盘子饭就着菜吃起来。

“……你喜欢这个?”

少女疑惑的眼神传来,杨舟云感觉自己问得很别扭,又换了种说法。

“你吃就做好了。我也不是吃了会吐。”

“我决定了,你不喜欢也没用。”常宁一点也没在意,“你事儿太多我懒得再换了,吃了吐就吐吧。”


杨舟云对这种说法很不满意。


整桌菜的味道其实不差,汤里面料子不多、但是鲜味很足。她吃饭的时候惯常注意力在别的事情上,这回也是难得地有那份空闲,注意了口腔里的味道,肉菜稍微有点咸,不过这样衬得米面有一丝清爽的甜。

还可以。慢慢她忘记了自己有些恼火的事实。


“不会没味道吗?”

“当然不会啊!脆脆的很好吃啊。”

被像观摩小动物一样盯着的人感到了一丝不舒服,常宁怀疑这家伙搞不好是外星落下的。杨舟云倒是在心里感叹这小孩像之前的院子里养的狗一样,啥都吃得津津有味,然而这时才注意到常宁吃饭用的甚至不是盘子。

“我平时家里放那么多碗碟也没用啊,”那人似乎也在看着自己,意识到了这边的关注点以后大方回答,“多做了个菜,找了一圈没办法,汤锅的盖子反正也是要洗的。”

“——你知道碗筷是要洗的吧?”常宁突然担心起来,“你是枪伤,可不是坐月子碰不得凉水啊,我晚上还要去超市打工,这么多东西你要帮忙洗的你知道吧?放到第二天会馊掉的。”

这个人也不知道是真愣假愣,必须得吓吓她才管用。

“会招老鼠的!之前它们就爬过沙发,你睡在那里搞不好会感染的!外面也会被人家敲门冲进来骂的!”

听者果不然一愣。老鼠确实听上去不太卫生。门口的锁……锈了估计是有挺久的了。

片刻间她陷入沉思,捏了捏下巴,红城的头目一向负责而谨慎。


“要怎么洗……?”


杨舟云眼见着少女笑得灿烂起来,头窝到臂穹里面、歪着看向她,黑漆漆的大眼睛闪着光,屈起膝盖后整个人刚刚好地嵌在椅子里,杨舟云感觉整个房子就像她的百宝箱一样,每一件东西到了她的掌管下都温顺得不行。

然后常宁飞快地跳起来,抓起围裙就把她往厨房领。

“我教你!太好了终于有人帮我刷碗了。”她止不住笑,“喂,你一直在家里也闷,干的好的话我周六带你出去外面溜一圈吧!”


结果我才是院子里的狗?

努力分辨着洗手液和洗洁精的杨舟云心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