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混乱

作者:9654321
更新时间:2018-07-16 16:58
点击:778
章节字数:24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约定的地点在一个海边的码头餐馆,红城帮的一行把车子停在隐蔽的停车场,便纷纷下来绕到入口。从车队第一辆里出来的梁正道稍微慢了脚步,回头看见陆君仪和杨慕月简短说了几句话,前者捏了捏那位临时当家的肩膀,以不易察觉的动作传达出鼓励。

帮派为杨慕月孵的是一个安保公司的壳子,符合她尚武而低调的性子,而红城也确实需要一批忠心的资金回收人员。杨舟云是冷酷霸权的领袖,陆君仪则负责一些见不得光的松动,梁正道之前一番话让她意识到自己有意将她推到台前。

这孩子一向面不改色,却还是罕见地露出了感动的神情。

“我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梁正道记得她低着眼睛,语态很是受宠若惊。

进门之前他再望了一眼形容端正的陆君仪,对方回以一个安心的眼神,拉开门请他走进去。到底还是个温顺孤独的孩子,受到重用时的激动和其他二十出头的小家伙们如出一辙。他很喜欢她对帮派的专注、和对头目家族的体贴,以及时时刻刻的感恩之心——这些在很多年轻人身上是很难看到的。

帮派头目的信物是一枚铁胸针,杨舟云之前托他保管锁在房间里,现在事态非常、他将它带在身上,这天晚上的会议便可以托付。


只是在此之前,先要处理掉黄的问题。


黄志隆带着三个人先坐好在桌子一侧,二个年轻一些的站在后面、压着那两个闹事的小弟,右手边坐着油头模样的戴着墨镜,想必就是那个姓吕的被截了票的歌手。

“我老弟告诉我,他演唱会上两个闹事的来砸场子。”望着一行坐下的黄开口,“我当然给抓了起来,没想到是红城的人,希望你没有觉得不敬。”

“——不过话说回来,我没想通,你红城的小弟来我峰区吕老弟的演唱会干什么?”

“可能是粉丝咯,”

杨慕月指了指一旁的歌手,花衬衫配紫色内衬,确实有些独特。

“他们什么品味我管不着啊。”

“那可真是有意思,粉丝不好好听歌、跑到门口卖起黄牛票,中途休息的时候还在场内倒买倒卖纪念品和荧光棒。这也不管吗——还是说这就是你管上的结果?”

黄志隆瞪着杨慕月,这不是旁边人插话的好时机。

“放了他们,我们会给他们应有的惩罚。”

“应有的惩罚?我的场子轮不到你来审判。我的客人怎么办?我卖票子的小弟怎么办?他们随随便便来搞坏了风气,你悄悄惩罚了他们,我的人不要继续接着他们闹出的烂摊子混饭吃?”

他站起来:“和你我真是讲不通。之前杨舟云说好了今天给我满意的回复,她给我分几个片区我就介绍公司的人给她认识,现在是变什么卦,人都不来了!”

“我姐有更重要的事情,”杨慕月坐起身,“你大概没有听说过我。”

帮派的恶狼,头目杨舟云的血亲妹妹杨慕月。对面这才意识过来他被和谁安排在一起见面。没有听说过是不可能的,但少有人碰到她出任务的场合:目睹过的大多数都销声匿迹,几个家族的清洗惨案如雷贯耳。

“不、不……!大家都想吃这碗饭,我们好不容易渗透到经济公司里边,那些富得流油的人本来就无意跟我们的分成,他们会保我的!他们派了人保我的!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绝对不会再信任和帮派的合作了!”

“黄老板若是感兴趣,我带来了我们总头目杨舟云之前的提案,”

安排约谈的人额头冒汗,陆君仪背着双手、语气平和地陈述。

“两个人还回来。介绍人你开始引荐。两件事缺一样,明天你吕老弟的头就会躺在你家台阶下。而如果你答应这两件事办齐,我们放你在峰区做你的生意,该多少一份不拿,怎么样?”

“……你在吓我,你吓不到我的,”他声音颤抖,“星灿的洪总保我的,我帮他做生意,他雇了专业的保镖部队保我的,现在世道不一样了、你们一群街头的混混搞不了我的人。”


一把沉重的手枪被扔到面前,陆君仪拿桌上的餐巾擦了擦手。

“如果你说的是窗户下蹲着的那一排穿防弹背心的老爹,我进来之前已经确认过,他们的装备已经全部收缴了。我知道你后边这三位也是好手,不过你猜猜现在我一打响指,后门和窗户下面冲出的是谁的人?”

“——阿月的脾气比较火爆,我建议你先握手,黄老板。”



梁正道看着黄志隆面色苍白地签了字,微微鞠躬,收好了文件。这人已经没什么用处了。他重新戴好手套。陆君仪做事一如既往的周全,这样忠实而可靠的朋友真是很少见了,梁正道走上去,迎面的时候以一位长辈的姿态手掌拍了拍她的背。铁胸针躺在口袋,庆贺的意味心照不宣。

他低头去看那位小辈的表情,那是他惯用的和蔼姿态,却赫然目睹一双冷冰的眼睛,那是与年龄和地位都不相符合的决绝、五官仿佛冻结在脸上,幽幽的低语更让人背脊发凉。

“你确实老糊涂了,梁先生。”他感到另一把圆孔状的口子抵在自己的腹部,那是消音器的特征,“杨慕月有震慑却没有威望,只是参谋人员的我连一份自主产业也没有,他们愿意听意见、但又哪里称得上服从?”

换汤不换药。撤下在长辈间争议已久的杨慕月,推上帮派中唯一的背景只是与杨家的关系的、处事讨巧又有几分经验的陆君仪,撑腰的实业只能来源于梁家,不管是为了维系其他派系间表面的制衡、还是自己心中构想着傀儡戏偷梁换柱,这份拉拢的做法也把陆君仪看得太单纯了。

她等不了暗流了,现在必须爆炸。


一声痛苦的闷响,所有人看向交错的二人,梁正道应声倒地,陆君仪自然地展现出惊恐的神色,视线正前方,是还没有缓过神来的、面色不甘的黄志隆的手下。

“你在干什么?”杨慕月怒目质问,黄志隆慌张地回头查看,而那可怜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红城帮的后排护卫一枪吓得一个趔趄,一边急急忙忙掏出枪对战,一边毫无说服力地否认干过任何事。

混战中梁被迅速地拖了出去,最快开走,外面红城的伏击人员应声加入战斗,然而这毕竟是峰区、黄志隆地盘上的其他人纷纷赶到加入。外面接应的人越来越多,加上场地的熟悉,他和几个谈判的手下从一个废弃的侧门逃了出去,杨慕月几个也被护送着到了车上。

“关门!”

发动引擎的陆君仪喊道,杨慕月却仰躺在座椅上,只是大出了一口气。

“他们杀了梁叔却想就这样跑了,”门外远处的小道上,对方蓝色的轿车司机正在张望,周围是密集而戒备的私人防守。杨慕月的声音咬牙切齿:

“连正面开枪都不敢的混账东西。”


“会有一天不得好死的,”

陆君仪抓紧方向盘,

“但不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然而杨慕月从遮光板后拿下那把备用手枪,红城的恶狼开了闸。

“五分钟。”


虽说基本按照大纲来,但是越写越长
不知道是我写太慢还是写太杂……
话说大家看的好安静,我其实心里很没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