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艰难爱情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7-16 22:28
点击:692
章节字数:41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七十六、艰难爱情

当夏树和静留掌心相触的那一刻,就像闪电穿过了乌云,第一滴雨点落下,泪飞顿作倾盆雨。

能把所有的压力和委屈在爱人面前释放,这是最爽快的事情了。可是她又必须要控制自己,她不能让静留知道自己在哭,静留已经够艰难的了,自己怎么能让她担心呢?

夏树紧紧地咬住嘴唇,不流出一丝呜咽之声。她的右手握住静留的左手,力道不能太轻,更不能太重。而左手则是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任由掌心的血浸透了她的指甲缝。她用这疼痛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静留知道自己在哭!

可是静留何尝不知道呢?就算她不开启那灵狐般的耳朵,她的傻姑娘的所有情绪,她怎么会不清楚呢?可是她只能装作不知道,因为她明白,她的傻姑娘需要安慰,可更需要的是自尊和骄傲,重新站起来的勇气。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多么的心疼啊。如果夏树愿意投入她的怀抱,她会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臂。可是现在呢,她只能用她脸上的微笑压住内心的苦涩,用她只能感知光线的眼睛,朝向闪烁着粼粼波光的鸭川河上,拼命地想要看见,看见……

可是她还是看不见。

这一对互相欺瞒的恋人,却比任何人都真诚,她们把对方放在心里,把心交给了对方。

“静留,我得回去了。”过了很久,夏树压住嗓子说,希望低沉的嗓音不至于让静留听出哭泣的痕迹。

静留也没有挽留,她知道夏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可是接下来朝东行驶,阳光很刺眼吧。”现在是上午十点,夏天的阳光正好从东边照过来。她关心夏树的话语中还带着些许羡慕,现在若是能被光线刺眼,对她来说是多么可望而不可即的事啊。

“没关系的。”夏树摆摆手,她正想问是不是该送静留回家,却看见静留的母亲藤乃美智子向这边走过来。她礼貌地鞠了一躬,舍不得地又看了静留一眼,转身离去。

“夏树。”静留又叫住她。夏树转过身,看到恋人那睿智明亮的笑容。“阳光照过来也好,迎着光,向着光,成为光!”




水野警视正沉着脸在办公室接见了玖我夏树。因为面前的人没有守时,也没有遵照她的吩咐,好好去休息。蓉子看着玖我夏树苍白的脸色和布满血丝的眼睛,知道她去了哪里,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在她看来,这算是人之常情,就像她在压力巨大的时候,也会想起某个人。

尽管可能会耽误接下来的相亲,水野警视正仍然极其耐心地询问了有关刺客的一切,做好了详尽的记录,并在结束的时候说:“你的档案很快会转到公安部,你直接听我指挥。”

她语气温和,可是却不容拒绝。任何话在她说来,都是顺理成章,对方只要遵守便是了。夏树心里也明白,她必须接受,因为在偌大的警视厅,水野蓉子是唯一能保护她,也最让她心生敬佩的人。

夏树出门的时候,水野警视正的助理交还给她先前收走的手机,告诉她手机已经植入芯片,如果遭遇强制配对或有嫌疑的号码联系,会自动通知公安部的网络。

夏树惊讶于这么短的时间,公安部的人竟然毫不留痕地对她的手机做了这么大的改造。在水野蓉子的治下,她的下属简洁而高效,对自己人却又坦诚磊落。就像刚才改造手机,他们明明可以不说,还是选择告诉了她。

水野警视正还在办公室翻看着刚才的记录,她的脸色还是不好看。她不是为了难缠的刺客组织,因为这个案件存在前所未有的困难,早在她的预料。她形之于色的不高兴,更多地来自晚上的约会。

今晚八点,是她人生中的第399次相亲。

她想到圣曾经开玩笑的话:“水野蓉子,你真不愧是莉莉安的女王,你上辈子是不是生在幕府时代的女将军,坐拥大奥的三千美男吧?”

当时蓉子也在笑,可是将清酒的酒杯送到唇边的时候,垂下的眼帘遮住了心事,就算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又在谁身?





餐厅的侍者刚上前菜,母亲和介绍人就借故离开了。母亲走到门口,还特地向蓉子使了眼色,示意这是父亲大人很重视的一次相亲,可不要像以前398次那样搞砸了。

蓉子苦笑。今天的相亲对象家世显赫,是前首相的长子。因为原先在演艺圈,模样英俊,打扮得体,也显得很有活力。

而且作为一个上流社会的绅士,在女士沉默的时候,便主动挑起话题:“水野小姐这么年轻,已经是名声鹊起的新星,我虽然年长,在政界还是新人,还希望水野小姐多多指教。”

蓉子含笑谦虚了几句,心里非常明白,这位大公子之所以和自己相亲,是想找到事业上的帮手。父亲的议员位置传给了弟弟,他这个刚刚进入政界的新人,急于用自己的婚姻扳回一城吧。

就像以前的398次相亲一样,对方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而此时的蓉子,就像凉宫春日那永无止境的八月,一遍遍地被迫在轮回间重复,以至于她坐在这里,无数次相似的场景不停地重合,产生了恍惚的既视感,仿佛自己处在一个异世界。

诶?为什么会想到凉宫春日?那是她看过的最后一部动漫了。那是十二年前,那年她十七岁,已经准备成为红蔷薇,“要做个大人了”。

那句话时她和江利子在洗学姐们留下来的杯碟时说的。可听到这句话的江利子不以为然:“说这话的蓉子像个叫嚷着要做大姐姐的小孩子。”

她针锋相对地回怼:“我这是对你说的。”

“我可比你想象的成熟多了。”江利子耸耸肩,“你应该对圣说这句话。”

圣呢?姐姐们一走,她也溜进了图书馆,那里有一位空灵秀雅的美少女在等着她。

一晃这么多年了。圣的少女早已遁入空门,远走他乡;而水野蓉子面前的人,换了399次,而心里的人,是不是还是那片初心?

等到蓉子晃过神来,发现对面的前首相大公子正在侃侃而谈他和莉莉安的缘分。“很多年前我演电视剧的时候,有一个后辈的妹妹就是莉莉安的蔷薇,她年纪应该和水野小姐差不多吧。只可惜那位后辈突然因为家族丑闻而跳楼自杀。我当时还准备去吊唁,可是被父亲严令禁止,说那一家是不可接触之人。说起来他父亲和我父亲还曾是同僚,可没想到最后的结局是这样的,听说凄惨到葬礼都没有人参加。这也让我对政治产生了恐惧,以至于父亲要我接班的时候我拒绝了,想不到现在我还是……水野小姐,你怎么了?”

大公子看到对面优雅从容的水野蓉子,露出了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的痛苦表情。正当他还准备岔开话题来弥补这不成功的谈话,就看见蓉子站起身来,满怀歉意却态度决绝地说:“对不起,太郎先生,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

大公子毫无预料,有点无措地站起来:“那么过段时间……”

“对不起,没有以后了。”蓉子向大公子深深鞠躬,这一刻她甚至觉得,如果对面的男人给她一拳再加一脚她都能接受。这创纪录的相亲像一个恶意的玩笑,戏弄了那么多男人,更戏弄了她自己。“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相亲,再见。”

是的,该结束了。早该结束这样各怀私心,各取所需,如同面试求职,甚至是投资交易一般的相亲,这种生活状态,又怎么适合极度自尊、内心细腻,饱含真情的红蔷薇的心呢?

更何况每一次相亲,她心中深藏的一根刺就会在她毫无预料的时候伸出来,狠狠地在她心头扎上一下,流下的那一滴滴血,足以染红莉莉安所有的蔷薇。而每扎一下,都会让她更深地领悟,她曾经的爱有多深,她爱的人有多珍贵。

是的,该结束了!

结束,是新的开始。






深夜的商店街,各家店铺打烊,原本热闹的地方变得格外冷清。鸟居江利子走过一扇扇紧闭的店门,无需抬头,看到影子在路灯下的长短变化,她就知道自己走到了那里。就像她自己说的,她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就像她常常吟诵的弗罗斯特的那首诗——

“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我曾在雨中出门——雨中归来

我一直走到城市最遥远的灯火


我望着城市最忧伤的小径

我经过敲钟的守夜人

闭上眼睛,不愿辩解


我停下脚步而足音消逝

一声受阻的叫喊声

从另一条街的屋顶飘来


并非把我唤回,或者说再会

在远远离开尘世的更远处

一座发光的大钟指向天穹


宣布时间无所谓对与错

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黑夜可以让她卸下防备,可以让她耳边少了很多烦扰,可以让她无需回答对错,也可以让她静静地想很多东西……或许她就像是她习惯的黑夜,那深入骨髓的孤独,无人可见的自由,还有那被黑夜包裹,藏着深处的渴望。

就在她走到画廊的附近,与往常不同,一道长长的影子落在她的脚边,她的心顿时停了半拍,收回了踏出去的那一脚。她是如此熟悉那个人,哪怕只是被路灯拖长的影子;她又是如此的爱惜那个人,连影子都不忍心踩上。

“蓉子?”江利子慢慢抬起头来。她看到蓉子的脸背着光,表情不甚分明。

“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蓉子的声音也听不出情绪。

“科警研叫我过去修复那个在代代木公园发现的尸骨。虽然听说凶手已经被抓到了,但我想如果能确定死者身份,应该可以更好地定罪吧。所以加班弄晚了点儿。你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江利子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其实她不问也知道,当她走近蓉子,就已经读出蓉子的焦躁和怒气。

“我打电话给你,打了很多次,你一直都没有接。”蓉子尽量压住自己的声音,可是不知怎么的,她今天有一种控制不住的预感。

江利子抱歉地笑笑:“对不起,我没有带手机的习惯,反正……”

“我知道你的理由,你想说反正也没有人打给你!”蓉子打断她,语气之粗暴让她自己都为之吃惊,“可是你忘了我么?你挂念圣,你惦记藤乃,可是你还记得有一个我么?”

江利子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我当然记得。”

“是的,你记得,只是记得。”

蓉子的话语是那样简单,简直就是她刚才说的话的重复,可是字里行间那浓浓的悲伤和失望,却又是让江利子不得不抬眼注目的。她看到蓉子那总是深沉如树海的眼睛里,此时盈着一汪水,清浅又凄婉。

江利子心中一动,她想去听,听蓉子心里的声音。可是她还是压住了。她说服自己,不需要。因为这一切无需窥探,明若清溪。而在她心里的深处,她有不能面对的害怕:很多年前,她听过,那结果带来的伤害,让她至今无法回忆。

她只能慢慢地垂下眼帘,转过头,凝视着金属的门把手。那里反射着路灯的一点光,红铜色的,在这寒夜中,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

而看到江利子低头的那一刹那,无论是愤怒还是失望,都在蓉子心中蒸发了。她看到的是一个柔弱而无奈的女人,还有那骨子里说不出的美丽和倔强。

这依旧是她用情至深的那个女人,而如今又多了十二分的怜惜。

蓉子的心软了,语气也缓和许多:“你打算让我继续这样站下去么?”

“当然,如果你愿意……”江利子有些慌乱。她不清楚蓉子深夜来此是所为何事,可是她知道这意味某种命运的巨大转折。而现在的自己,是否能承担这斗转星移的巨大力量,给眼前的人一个交代呢?

她视线凝注在蓉子秀美的脸庞,发现自己越来越难移开注视的视线了。

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啊。

比起模棱两可的话,江利子如水的眼眸更像是无声的邀约。蓉子叹了口气:“我刚刚逃离了一场重要的相亲,我需要一个让找不到我的地方,关掉手机,歇歇脚,避开我父亲的雷霆之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hinemiya
hinemiya 在 2018/07/13 20:46 发表

小江和蓉子快在一起吧.两个人分开了这么久了.蓉子快和小江在一起吧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8/07/12 00:01 发表

好棒 加油 快复合吧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