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Eeleven:给你一个资格

作者:せら
更新时间:2018-07-17 21:43
点击:120
章节字数:65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Eeleven:给你一个资格


***

间宫明理正面临自己人生十四年来最重大的抉择。


噙满海面的月光潮水般漫过视线,光芒所到之处,被白金色的光辉柔柔地披上一层朦胧的纱。


头顶的夜空十分明亮,轻柔的夜风吹过身旁,撒落一片凉意。


因惊讶地睁大的清澈苍瞳,清楚映照出眼前少女那黑色的发,紫曜的眼。


“………”


紧抿唇瓣,胸中剧烈跳动的心情似乎要将一切都宣泄出来,明理攥紧双拳,沉淀于心的感情无法组织成通畅的语言。


无法言语、无法回答……


可是她想,眼前的情况大概不是毫无征兆的空穴来风。


因为可以明显地从眼前少女寂静的双眸中看到与以往都不相同的别样风景。


直视少女眼底跳动着的微光,明理感觉体内的血液像是升温到要灼伤自己的滚烫。



***


过去,有谁曾经这样说过——要想离开现在所处的地方,就要做出改变。手足无措之时,任何的改变都是正确的。比起在许久之后后悔没有去那样做,我会选择做了再去后悔……



***

“选一个吧。”


“选……什么?”


“这孩子的姓氏,间宫衣音还是铃木衣音,选一个吧。”


“诶?”


过于突兀的提问让明理有些发愣,对此水蜜桃补充说明道:“我听我可爱的妹妹说了,这孩子对条子很反感来着?哈,真巧呢,我也对那群成天板着一张死人脸做事的火药机器没什么好感。”


手中的刀叉将服务生端到自己面前的蛋糕上的草莓部分切下送到嘴里,水蜜桃伸舌舔去嘴角残存的白色奶油后对明理咧开笑容,然后转头看向明理身旁的衣音。


“啊啦,真是可爱的孩子呢。跟我可爱的妹妹一样可爱哦。”


扯开本就单薄的衣服,水蜜桃从胸前的内侧口袋掏出一盒巧克力棒递向衣音。


“吃么?”


“………”


衣音沉默着没有回话,只是身子更加往明理身边缩了缩。


“没事的,衣音。”明理轻抚衣音的头,轻声说道:“这位是小桃的姐姐,不是什么坏人。”


“哈,对哦对哦。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我可爱妹妹的姐姐哒!哈哈哈哈~”


水蜜桃咬着巧克力棒发出狂气的大笑,吵闹声让一旁端着咖啡杯的少女眉头不禁一皱。


“姐姐,很吵。”


“哈!?你的话总是只有这一句,我早就听腻了。”


水蜜桃朝少女晃着手中咬掉一半的巧克力棒。


“请在听烦之前记住。”




“等你对我有作为妹妹该有的态度后我考虑考虑。”吭哧吭哧吞下剩余的巧克力棒,水蜜桃终止了与少女的对话,转头再看向明理。


“决定好了么?”


“等、稍微等等!”发展太快导致思维转速跟不上节奏的明理连忙示意少女和眼前的幼女停下自己要越来越听不懂的交谈,问道:“选……衣音的形式,那是什么意思?”


“哈?”水蜜桃眉头一挑,看向身旁的少女。


“你还没跟她说呢?”


“交给你解释。”


少女安静地回答,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后拿着一本法语原文的书读了起来。


面对自己油盐不进的妹妹,水蜜桃也只好抓了抓自己的蓝色短发咂舌说:“啊,是这样的。她应该跟你说过关于这孩子的真实来历了。”


“嗯。”


……临市某家伪装成孤儿院从而贩卖人口的不法组织,被公安镇压时逃出来的孩子。


“条子那边镇压完机构,那么接下来的程序就是审理案件、调查相关人员、保护其中救出的孩子。而作为在登记名单上的她。”


水蜜桃轻笑一声,下巴朝衣音的方向微扬。


“没有应对手段的话,那么迟早得交回条子手上去。嘛,虽然那样是最轻松简单的方法。不过我听我可爱的妹妹说,你似乎……不想放这孩子走是吧。”


随手丢掉巧克力棒的空盒,水蜜桃转身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饼干。


“那么办法就只有一个咯。”


湛蓝色刘海下的可爱双眸弯起弧度,水蜜桃轻吐答案。


“收养。”


不过也不是填个表签个字就能搞定的事情,水蜜桃继续说道。


“总之先是想办法从条子那边把这孩子的登记信息给消除掉了,不过还留有当事者自身的问题……以及,你的问题。”


话语直指明理。


“啊?我?”


“嗯,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你的年龄。”水蜜桃咔嚓咔嚓咬碎手上的夹心饼干,瞟了眼不知什么时候书页便没有再翻页的少女。


心底轻笑一声,她继续问道:“间宫明理,你多大了?”


“额,唔,今年满十……四……”明理越说越没底气,水蜜桃也‘啧啧’两声后抱怨:“不成熟呐,各个方面都是……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的人就别提什么收养孩子了。”


话语渗入脑海,如鲠在喉般刺耳,让明理不知道如何反驳。


“我、我知道自己还很幼稚很不成熟。我不会反驳,因为自己确实还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孩子,也不知道这样的我能不能照顾好衣音……但是!”


明理看了看身旁的女孩儿,看着那张精致小脸上的平静,回想在昨天的夜里紧紧抱住自己的小手传递过来的微颤。


在过去她所不知晓的时光中,衣音她一定,度过了一段并不美好的日子。


所以,虽然现在还不是‘衣音的什么人’。


但明理很确信一点。


“适合衣音回去的地方,一定不是另一家孤儿院”


“嚯嚯,我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把这么可爱的孩子送到孤儿院去,而且还是条子那边的孤儿院,实在太让人作呕了。不过还是那句话,间宫明理,你……”


不满足条件。


“那我呢。”


平静的声音打破的交谈,因为出声过于突然导致两人都下意识地朝

出声方向看去。


“嚯?”


水蜜桃轻佻地咧开一个笑


“小桃……”


明理则是瞪大眼睛地看着少女。


对此,少女只是安静地从一旁的服务生手中接过新的咖啡,继续问道。


“明理不行,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哈,你的话确实就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你认真的?”


没了之前那种大大咧咧的感觉,整个人安静下来的水蜜桃瞪大那双浅色的双眸,直直看向少女。


“怎么了,是多出乎姐姐你预料的事么。”


对于少女平静地回答,水蜜桃微微摇头。


如少女所说,这种情况并不是多超乎自己预料中的事情。倒不如说这是理所当然的发展:现在与待在这俩孩子身边的只有她,在明理不满足收养人条件的情况下,收养人的身份就自然会落在少女身上。


但说到底选择权也还是在少女手里,虽然间宫明理很喜欢那孩子,但少女和那孩子之间的相性似乎有着一定程度的隔阂。


所以她本是认为少女并不会将这种事情主动揽到自己身上。


但,似乎她还是小看了少女的决心。


自己这个妹妹,明明无论什么时候,都鲜有向他人展示真心。


想到这里时,自己的视线再次落到身旁的女孩儿身上。


……间宫明理,你对她来说,是这样例外的存在么。



***

晚餐结束后,与水蜜桃告别,明理、衣音以及少女三人沿着海边的道路慢慢散步回家。


夜晚的沿海道路十分安静,海風吹拂所送来的清凉,也是即将过去的夏末最后的协调音律。


无云的夜空明朗万分,星辰映衬着光弧状的皎月,白金色的光芒于人迹减少的道路撒下一片寂静。


因为三人都没有什么发言的缘故,耳边只有呼呼作响的風声和静静踏步的‘嗒嗒’声。


突然,明理停下脚步。


“那个,我去那边买点喝的,小桃和衣音要喝什么吗?”


“不用。”


“……”


少女和女孩儿同时摇头,明理也只好有些不自在地转过身,朝旁边的自动贩卖机走去。


注视着明理离开的背影,少女突然开口。


“还记得在之前那个地方的事么。”


像是自言自言般的话语,在数秒后迎来身旁女孩儿的回答。


“该记住的,就没有忘。”


“双亲呢。”


“他们说,不在了。”女孩儿的语调没有一点波澜,仿佛丝毫不在意这种事情。


“……是么”


少女突然转身抓住衣音的手臂,凭着两人体型力量上的差距,撩开了衣音的衣服长袖。


沁紫双眸凝视稚嫩手臂上那显眼的伤痕,少女眼底毫无波澜,仿佛是早已知道的事。


“你和她,还挺像的。”


“别碰我!”


少女的举动让衣音一反常态地大叫出声。


用力把手抽回来,捋下袖子遮住伤口,女孩儿紧咬下唇,倔强地摇头。


“这种东西……根本、根本无关紧要!”


“你连这也瞒着Akari么。”


“反正无足挂齿,这种东西……对、对我一点影响都不会有!我才不怕!我才……不会……哭……”


语调微颤地低下脑袋,颤抖的女孩儿双手怀抱住自己的双肩,拼命强调诉说着,仿佛以此来证明什么般。


看着眼前浑身发抖的女孩儿,少女眼底的颜色深了几分,似乎透过正在拼命止住自己恐惧的衣音,看到了其他什么东西。


笨拙、逞强、总以为能自己一人担起所有的一切、却又不知道在多少个孤独的夜晚独自哭泣。


伸出手,靠身体力量的差距按住挣扎的女孩儿,少女将其贴到自己身前,抚摸着女孩儿。



***

………为什么呢。


抚摸怀中女孩儿之时,少女感受到了某种十分令人心痛的视线。


………为什么呢。


明明流露出来的表情是那样的心痛。


明明比谁都要在乎这孩子。


为什么要转过身,什么都不做呢。





***

回到酒店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了,三人在随着秒数流去的时间里依旧没有任何交谈。用客厅里的水壶冲好咖啡,少女一如既往地坐在了阳台的落地窗前开始未完成的素描。


明理则是在衣音之后进入浴室,冲洗好身体后换衣回到房间。



“衣音。”


“嗯?妈妈?不是要睡觉了么,为什么不穿睡衣?”


看着明理穿着的红色水手服,衣音问道。


明理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摇了摇头,调整呼吸说道。


“衣音,我要走了。”


“嗯?要出去么?明明这么晚了?”


“嗯。”


“那衣音也跟妈妈一起去。”


女孩儿说着翻身起床就要去穿衣。


“不用了……衣音你,不需要跟着我。或者说……不该跟着我。”微微呼吸掩盖掉自己出现些许微颤的语调,明理看着一脸不解的女孩儿纠正道:“衣音……我不是你的妈妈。”


“……诶。”


面对女孩儿呆滞的眼神,明理忍住不移开视线,再次重复。


“我不是你的妈妈。”


“但是……”


“已经够了。”明理打断女孩儿的话语,注视着那道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小身影缓缓说道。


“你应该清楚的吧,我不是你的妈妈。我只是偶然在那个公园发现了你,然后把你带了回来而已。我不是你的妈妈,也不会是你的妈妈。可以收留你的地方,你可以依赖的人。都……不会是我。”


“妈妈……”


从女孩儿话语中吐露出来的字眼是那样的悲伤,是这样的……


“既然小桃已经决定要收养你了,那么我也就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虽然本来也就是处于被小桃收留的情况……”


明理转过身。


“等……”


“别过来!”


震声的大吼止住了身后女孩儿起身的动作,明理快步走出房间,关上房门。


离开的脚步声没有响起……


这是当然的么……


落在木质地板上的‘啪搭’声,震碎了所有安静


“我这个……笨蛋。”


明理拼命用手背擦着不断流下的泪水,靠着门背跌坐下来。


为什么会这么做呢,是突如其来的发疯么。


不对,应该早就有预兆了吧。


从自己……躲在海边道路旁的邮箱后面,攥紧双手浑身颤抖开始。


***

‘间宫明理,你多大了?’


‘不成熟呐,各个方面来说都是。’


‘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的人是不适合收养孩子了。’


‘那我呢?’


‘明理不行,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哈,你的话确实就没什么问题了。’


越是回想这些对话,明理就觉得心底越发难受。


想要成为可以直接给与那个孩子关心与疼爱的存在,但却没有自信、也没有资格担当那样的角色。


而且当少女提出由自己来接手‘收养衣音’时,她却又感到珍重之物被夺走的难过与哀伤。


太自私了。


真的是……太差经了。



蹲坐在门口不知过去了多久,当明理感到双脚酸麻而站起身朝客厅走去时。


原本空空如也的转角前多了一道身影。


穿着干净整洁的老式水手制服,除了领巾外没有一丝其他暗纹,只是纯粹的黑,连长裙都是漆黑的。


美丽的黑色直发散在背后,白色手套套在左手上,安静沉寂的氛围中只有那双深邃的紫曜眼瞳深深注视着这方。


没有任何话语或是提问,少女就那样站在转角的逆光处,仿佛整个人和房间的阴晦融为一体。


凉意的风从大开的窗户穿台而过,吹动少女身上的制服,缭乱了那头漂亮的黑发……


漫过阳台的月光投影着两人的影子,撒下苍白的寂静,也倒映出明理眼底的水光。


很久,少女才跨出几步,走到明理面前。


“你又哭了。”


修长过火的白皙柔荑微抬,抚上眼前人儿的脸,指尖摩挲着肌肤,轻轻拭去那份脆弱。


明理站在那里,若有似无的声音从唇间传出。


“小桃……”


一句轻得仿佛被风一吹就散的呢喃。


一声仿佛受尽委屈时对自己恋人的撒娇。


少女微低着头,清楚感受到身前人儿身子的颤抖。


“我还以为,你不算和我道别呢。”


突然,明理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现在想来,她们相处的时光不过数月,光是回想都觉得那样的短暂,短暂到存不了什么回忆。


但是,她却害怕‘需要自己去向少女道别’这件事。


为什么呢。


是怕少女对这样任性的自己感到厌恶么。


是怕那样之后少女就不会自然而然地叫自己名字了么。


不对,在那之前要考虑的是。


——为什么……自己会害怕这些后果呢。




***

关于少女之前的提问,明理曾在心底做过一个听起来很傻的模拟想象。


与少女成为朋友的自己。


与少女成为恋人的自己。


两种模拟明理最初没有觉得有什么区别,直到将模拟反转——


与别人成为朋友的少女。


与别人成为……恋人的少女。


也许有着朋友不能做,但恋人之间可以做的事。


但一定没有恋爱之间不能做,但朋友之间却可以做的事。


即使不能完全清楚地明白,但恋人大于朋友这件事确实再明显不过的。


‘如果小桃和别人成为恋人?’


那为自己抚去疼痛的那份温柔、呼唤自己名字时的亲昵、诱惑自己向她索求时的浅笑。


全部,都不会再是自己的专利。


那样的……


无法接受。


怎么可能接受!小桃明明……


明明是我的!


那天,这种模拟想象让自己无法忍受地在心底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明理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对少女所抱有的模糊定义变成这种名为‘恋心’的感情得呢。


那应该是从少女那里所得到的一切,可是每次却因为自己踌躇无措地放弃的终点,或是新的出发点,在不显眼的明天以明确的姿态绽放出光芒的缘故。


在那天午后的林间所见到那份笑容时心中所产生的悸动,并不仅仅是恐惧,还有疑惑。


那是对夹竹桃‘Nerium indicum MilI’作为一名少女与自己相处时所感到的疑惑,是对‘为什么面对少女某些出格行为时不会感到反感’一直不明白的自己来说,恍然大悟的瞬间。


自己可以喜欢上她……



***

少女俯下身子,将脸凑到明理耳边。


“Aakri……”


呼唤自己名字的语调是那样的温柔,每一个字的每一个音都敲打在明理的官感神经上,光是声音就足以刺痛胸口。


明理抬起头,注视着眼前的少女——那双美丽的眼眸里,现在倒映着的只有自己。


现在在这里的少女,是属于她的没有错。


单是认知到这种事情就感觉耳根发烫,羞涩难忍。但那天想象的场景却始终在眼前浮现。


作为朋友,自己明明是不该有这种奇怪情愫的


但为什么,会这样地无法控制呢。


为什么,会这样的喜欢……她呢。


“Akari……”


面对呼唤自己名字,少女那近在咫尺的唇瓣,明理不禁抬头吻了上去。


而对明理吻上来的行为,少女却用手指挡在了两人之间。


“小桃……”


对于自己吻上的是手指并不感到惊讶的明理静静望着少女。


“果然,不该这么自以为是的么。”


明理用力微笑,掩饰着悲伤。


从最初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自己并没有与少女生活在一个世界中。


自己确实有想要表达的东西在,某些非表达不可的东西。但那仅仅是自己的一己私欲罢了。


小桃是她的?


自己有什么资格说出这句话么。


答案与在‘收养衣音’这件事上没有任何不同。


———‘间宫明理没有任何资格说出这种话。’


不顾对方想法的表达,只是单纯的自我满足。


与少女如今的相处,是自己所得到的全部。


是自己却想要太多,想要更多,以至于连维持现状都让自己身心俱疲。


“小桃,我要走了。”


所以已经够了。


心中还怀藏着的感情,已经怎么都好了。


“那孩子的事,我做错了么。”


当明理正想着如何说服不答应这件事的少女时,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虽然是没来由的话语,但是从‘那孩子的事’这个词上推算,也只能是那件事了。


“没有,小桃愿意照顾衣音的话,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觉得,这样就好么。”


又是没来由的询问,虽然是提问,但明理感觉不到少女想从自己这里问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


“那孩子不喜欢我,当然,我也不喜欢她。照顾她这件事,由你来做才是最好的。”


“但你却就放弃了、退让了。因为自己没有那个资格,是么。”


少女的话,冰冷地截断了所有借口。


对此,明理低头不语,然后突然笑了一声。


“是啊,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格,所以……虽然很不情愿,也只能妥协了。再者这也与我的想法无关,是最好的选择了。即使衣音还不怎么亲近你,但我想过一段时间就会喜欢上……”


少女伸出右手食指,勾住明理的下巴,将那张小脸引到自己身前。


“Akari……不要搞错了。”


那双好看的紫眸微微眯起,整个人呈现出危险的气息。


“我说过了,那孩子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少女将两人的脸拉近到眼前,樱色的唇瓣随着微灼的气息吐露话语:“能让我费心思去照顾的人……间宫明理,只有你一个。”


“如果你说自己没有资格照顾那孩子,那我就给你一个资格。”


直视自己的眼神,是少女一如既往找不到半分玩笑之意的认真。


“嫁给我,Akari。”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