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壹

作者:十十日月
更新时间:2018-07-07 21:47
点击:544
章节字数:46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漫长告白| 戏精宿舍本白本同人/清水甜/硕士向





“卧槽,我刚才被一个妹子表白了,救命orz”


摁开屏幕看到这条微信的小白,忍不住“噗”了一声,然后吓得赶紧捂住嘴巴,她正坐在百无聊赖的班级大会现场,辅导员在说着即将到来的考试周注意事项云云,坐在小白身边的室友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还好,她的动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


小白冲室友抿嘴笑了笑,熄灭屏幕假装正襟危坐。


可心里明显抖了一下。脑海中浮现本子那张傲娇却又挂满了黑线的脸。


过了五分钟,她实在忍不住再次点开微信,回了一个鬼畜的熊猫脸表情过去。


“啥?什么情况?”她随后发过去文字。


本子那边噼里啪啦的立刻秒回了过来。


原来,是她在法国选修课上认识的女生,一起完成小组作业的时候,被同组的德国留学生歧视吐槽,本子看不过就反语讥讽过去,后来德国屌丝(本子使用的代称)因为在脸书上不恰当言论被其他人举报到学院,学校给了他警告。


这个叫Ovilia的女生,就此拜倒在了本子的飒爽风采下,本子曾经和小白提起过她,那次事件后,两个人也算交上了朋友,偶尔出去购物吃饭之类的。本子对她只形容过一句“阿雪属性的小静”,所以在小白心里,Ovilia仿佛是一个模模糊糊的穿着各种留学生爆款的学霸角色。


“她怎么表白的啊哈哈哈?难道直接说想做你女票??”辅导员一遍遍强调着考试纪律,而小白完全被手机里的对话隔绝进了另外一个次元。


“也不是,就是昨儿院里中国留学生聚会她喝多了,要到我家借宿,然后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自己的情史,说自己对前任多么多么好然后还被劈腿。


然后我就安慰她,骂她前任渣男。结果她冷不丁跟我说她前任是女生。


我就.......???”


喝多、借宿、情史。这几个词突然在小白的微信对话里被加粗了似的显眼,她愣了一下,找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表情发了过去。


本子还在那边继续输入着:“就是尬!我虽然也认识几个拉拉朋友,但之前完全没有想到她是啊,然后我就哦了一声,装作淡定的样子,继续帮她骂前任23333。她确实喝多了,很快就睡过去了。我还只好把床让给她,自己到沙发上凑合了一宿。”


一段话打完,本子发来一个暴哭的表情。


小白被这生动的画面感共情到微微一笑。然后问本子道:“所以你这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是挡刀子,又是陪醉,彻底虏获了一位百合的心哈哈哈哈哈!


可是你还没说她怎么跟你表白的啊?”


“别急,就刚刚!


我睡沙发没睡好,后半夜才真正睡着,醒来就看到她已经做了早饭!在餐厅里,有点儿尴尬的看着我笑,然后就跟我道歉说昨天麻烦我了什么的.....


我也有点尬,但说没事啊客套一下,然后还谢谢她准备早饭,等我去刷完牙洗完脸坐下来,她就突然泪目了,说我想天天给你做早饭!我就有点那啥,半开玩笑接茬说,你这是表白吗哈哈哈,然后她马上就斩钉截铁说是!”


本子打完这段话,紧接着发来三连击的巨大笑哭脸。


“天辣,没想到本子你也有这一天!对不起我想笑!”小白立刻捧哏一样回复过去。


“要了命了,空气瞬间凝固,因为我能明显感到当时氛围有点微妙,我抬头看她眼神,也特别....就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你懂的


“我为什么会懂?”小白笑着瘪了下嘴,心里吐槽了一句,并没有发出去。


“她现在在化妆,一会儿我俩得一起去学校了,我现在在想怎么拒绝她才好!求支招!”


“你问我,我也没有被女生告白的经验啊”小白如实吐槽道,“但我觉得应该会比拒绝男生麻烦一点………不止吧hhh”


本子再次发来掩面哭泣三连击。


“要不,你可以先如实跟她说,确实没有想到她的取向......”小白在输入框里打了一句算不上任何招数的招,然后她停顿了下来,觉得这个回复未免太敷衍了,犹豫着要不要删掉。


“我俩得赶紧出门赶车了,不然上午有个seminar要迟到了!回头再跟你update!”突然本子发来一句结束聊天的对话,小白赶紧删掉刚才的回复,回了一个“好的”外加一个加油的猪猪表情。


本子没有再回复过来。


作为背景音的辅导员说话声又逐渐清晰起来,将小白拉回了现实,她却并没有急于退出微信,而是随手向上滑动起来,翻了翻和本子的聊天记录。


她们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几句,隔着6个小时的时差,有时候小白会在睡前扔过去一首最近听到的歌,本子就着晚饭当配乐听。有时候小白早上起来,关掉飞行模式,能看见本子睡前的吐槽新鲜事,她回过去,要过几个小时才会继续互动起来。尽管如此,两个人并不介意时差造成的不能秒回,四年室友结下的感情,已经互相成为了令人安心的树洞,从学业到人生规划,从代购到自己做饭,几乎什么都可以分享瞎扯。


她们也会聊感情,八卦男生,但刚刚完成戏文系研究生第一年的课业,小白吃力的觉得根本无暇顾及对自己投花送草的各类异性,而本子除了吐槽在法国留学的同胞男生多么傻逼之外,就是感叹和其他国际友人之间交流的费劲与他们对中国令人瞠目结舌的刻板印象。从本科时代起,本子就并不缺追求者,但小白几乎习惯了看着本子用高冷的姿态回绝他们,小白后来慢慢意识到,越是强势如本子,内心越有一个敏感的区域,需要用温柔来征服。在毕业季宿舍散伙饭的游戏局上,她们四个人互揭老底,小白就拿这个分析扔给本子,当时,好几杯啤酒下肚的本子虽然两颊微微泛红,但却并没有借酒劲一如往常的怼回小白,而是默默夹起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含混的默认了。


那个画面,不知咋的,被小白在记忆里贴上了可爱的标签。


戏剧文学专业的同学,没有谁是从计算机这么大的跨度考过来的,在新入学的自我介绍环节,每个人都被小白的学科背景震惊了,如果说那时小白还有一丝丝“天赋的才华与后天的努力”带来的得意,仅仅半个学期的磨炼,就让她对这个专业乃至行业有了深刻的认识转变。班里的同学每一位都功底深厚,满腹经纶,并且很多人带着乖张的艺术家气息,创意写作课的作业交换展示,永远能让小白满头叹号五体投地:这些大佬的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啊!


戏剧创作,是一门手艺和功夫,仅仅靠一腔热血和短暂的幸运,很难走得长久。


认识到差距后的小白,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消沉,因为对文字的把握和理论理解的粗浅,她知道自己的水平甚至不如本科。但好在学院的氛围并不奉GPA为皋镍,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多少都有点文人傲骨(或酸腐),只要按时交作业,挂科是不太可能挂科的。


不过,很多有业界资源的同辈,已经小有成就,有拿的出手的半商业作品或奖项了,甚至也有转型往表演或导演、制片方向的同学,一年也见不上几次,各种驻扎剧组实践学习去了。


“现在想想,本科话剧社的那段时间,简直是单纯又快乐的可以,甚至让我傻到把这个作为下半生的道路了,我都来不及后悔。”第一学期结束后的寒假,小白跟本子吐槽过感受。


“我也觉得我特傻,听家里人还有几个发小胡吹,来了法国才觉得,商科水的一比,根本找不到工作,可能明年你就看到我在哪卖奢侈品了hhh”本子共鸣道。


“别谦虚了,就是卖奢侈品你也肯定是销售冠军哈哈哈”


“我是认真的,我觉得可能本科四年是一个假装做人生规划的时间,一段虚拟的时间,其实是从应试教育解放后,本能的去寻求内心底的快乐,然后把这份快乐当成了一辈子的事情了,但其实什么都会变的”


“你说得对,但即使这样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话剧社给我带来的快乐够我享用一辈子的的,虽然现在学了这个专业感觉超苦逼”


小白打完这句话,屏幕突然黑了,本子竟然发起了视频聊天。


虽然当时已经放假在家,小白还是吓得差点把手机砸脸上。她们一直聊天甚密,但通话还真是好几个月来头一回。她一个激灵翻身从床上坐起来,迅速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整了整睡衣。然后有一点点紧张的按下了接通。


“嗨~哈哈哈哈”本子的脸突然占据了手机屏幕,半个地球那边的房间里,琥珀色的灯光下,那张半年没见的脸令小白忍不住也笑了。本子显得瘦了一些,头发长长了,没化妆的脸上挂着熟悉的宿舍夜聊一般的神情。


小白突然觉得自己紧张兮兮坐起来很搞笑,她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哈哈哈的笑出声。


“哇,你怎么突然打视频,吓我一跳”


“没有啊,就是突然想视频一下,觉得你很少这么负能量,我感觉我需要我登场了哈哈哈”


“我也不是负能量,就是确实,第一学期班级快吊车尾了!感觉以后前途渺茫”


“你别担心,不想写剧本的程序员不是好妹子,哈哈哈,唉不好意思我老想笑”


“你搞得我也想笑了噗”


“可能因为太久没见你了,我觉得你瘦了”


“你也瘦了”


“可不是,天天reading做不完的, 都累瘦了”


“当时是谁说法餐要把自己喂胖三斤的”


“哪有空天天正餐,都是宿舍里下个面煮个饺子完事,想吃你煮的宿舍火锅”


“哈哈哈你还记得!唉,好怀念,现在宿舍两人间,我那个室友处对象后基本不出现”


“多好,那你跟我一样,都是studio了哈哈哈”


“哈哈哈我没厨房和浴室!”


“哈哈哈唉你快放假来找我玩儿吧!我俩可以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啥的”


“哎呀好啊 要好好规划一下 我还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呢”


“你说也是,咱们宿舍最后都没有毕业一起旅行一下,就吃了个饭~”


“嗯,当时主要小静就业入职安排太仓促了,不过你下次回来我们可以在商量起来,我前几天还跟阿雪吃了顿饭,她现在状态挺好的,和学长似乎相处很融洽。”


“小静呢?”


“她太忙了,好像刚入职没多久就让她上手一个新产品,完全没时间出来约,偶尔微信聊几句~基本就是咱们群里那几次了”


“嗯,还是咱俩私聊多,看来咱俩最同病相怜,跨了专业,又都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环境”


“嗯哈哈,但有你陪我吐槽,真是开心许多”


“我也是 哎呀我都没好好安慰你,光跟你瞎聊别的了,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你情商高,所以估计智商要代偿一些,哈哈哈,开玩笑,讲真,没有科班训练能进入戏文专业已经很厉害了,每次想到当时你对海鸥的热情和投入,我就觉得你是在做你最喜欢最期望的事情,所以不想看到你因为成绩啊什么的就消沉,还是先享受起来,这才刚开始的”


“天啊 好感动,谢谢公主大人!”看着屏幕那边的本子一口气说了一大段,小白感到胸口随着每一句蹦出来的话一点点被揪紧,等本子停顿下来,她连这句谢谢都差点要变成哽咽了。


“妈呀矫情了矫情了,不好意思”


“哈哈哈,讨厌,真的感动 ,走心了”小白立刻把自己的表情摆成笑眼,是为了逼回似乎要溢出来的流泪。她打着哈哈,以要睡觉了为理由,扯了几句别的便挂了视频。


咚的一声,屏幕重新退回成对话框的样子。本子发来了一个晚安表情。小白却噗通一下倒在了枕头上,望着家里熟悉的天花板,把手机摊到一边。几秒钟后,她将一只胳膊搭在了眼睛上。


哭倒是不用哭。只是胸口收紧的感觉,久久退散不去。小白不是不知道,在二十几年的人生里,像他这样异性缘看起来很好的女孩子,收获的同性友情总是如履薄冰。一方面是青春期没有缘由的虚荣与嫉妒总会不经意破坏她们相互为伴的身影,另一方面自己在家庭环境中培养起来的敏感和应变,太容易让她无意识间获得人际上的利好,而被许多自以为“识破”的人不由分说的吐槽。


她已经很久没有从朋友的身上期待过什么,汲取过什么了,仅仅是找到自己可以安心的容身之所,就已经耗尽了她漫长的成长光阴。


可是为什么会是本子?刚才视频里本子素面朝天,漫不经心的笑脸,却源源不断的给小白输送着能感受到温度的能量。明明,从随机分配进同一个宿舍开始,小白就知道她俩是如此迥异的两个人。


良久,她收回胳膊,双眼被压出了淡淡的粉色印迹,没有流出泪滴的眼眶略微湿润着,重新看回手机。在本子晚安的表情后面,隔了半个多小时,小白很认真的回复到:


谢谢你骆本,我又有力量继续好好冲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辈子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真诚的鼓励,希望我也能给你支持的能量,至少要你知道我一直站在你这边,你要是随时回头就能找到我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