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風信

作者:悟藍.
更新时间:2018-07-07 20:49
点击:124
章节字数:58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本就不算大的車站,今天依舊擠滿了人潮。先不說售票處排了兩條長長的人龍,就連入口處也成了一道人牆。身為驗票員的風妡看著這副景象嘆了口氣,在這科技發達的現代,明明只需裝上幾個自動閘門,人潮不用多久就能順利消化掉。


但也是托這個原因的福,讓風妡還能在這裡繼續工作。她擺正頭上那頂藍色的圓頂帽,打起精神繼續招呼下一位客人。


急促的奔跑聲從月台那一側傳來,風妡微微皺起眉間但依舊帶著笑及溫和的語氣繼續驗著客人的票。


身後像是長了雙眼睛似的,她抓準時間轉過身,伸手擋住來人。


「小妡--!」


「別抱上來,很熱。」


來的人是風妡的前輩兼同事,黃蒔柊。平時總喜歡有事沒事就對風妡騷擾,上有摸胸下有拍臀,惹的風妡每次見到她都像在玩鬼抓人似東躲西躲。要不是跟她很熟知道對方只是在開玩笑,不然風妡就要去撿舉職場騷擾了。


蒔柊雙手叉腰嘟著嘴一臉賭氣嚷嚷:「最好會熱啦!這種天氣人家都巴不得有人可以抱,溫暖一下身體以及內心。我人這麼好,抱妳妳還這樣嫌棄!」


風妡毫不留情翻了個白眼給對方看,然後轉回去繼續工作外嘴巴上也不饒人。


「少矯情了要抱去抱妳家老公,要溫暖去溫暖妳家老公,別老是來騷擾我。講正事,妳來做甚麼?」


「哎、兇耶!我這個好前輩可是來關心妳的,李爺說今年該妳休了,看妳東西還在要我過來問問。」蒔柊主動上前捏著風妡的肩膀:「所以,妳怎麼人還在這?時間剩不到半天啦!難得的休息日就應該好好珍惜珍惜,好好放鬆啊!」


風妡簡單回了句「我不休」撥開蒔柊的手,繼續接待著下個客人。


「不要嫌我囉嗦,去年跟前年妳都沒休了,今年還不休?」蒔柊伸手抓著風妡的雙臂從後方激動的搖著她:「噢--拜託!而且妳知道今年的日子超好的!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情人節耶、情人節!多少男男女女都迫不及待休今天去過個完美的兩人世界!」


「蒔柊妳好煩,這樣我沒辦法工作。」


「還工作!去、去,快給我收拾收拾搭車回家去!」蒔柊火氣上來直接拉著人就想往員工室拖,「就算不過節,妳也該回家看看了。妳不是有個老婆嗎?不想她嗎?不回去看看她真的好嗎?」


風妡低頭看著左手無名指上在陽光下微微閃耀著的戒指發愣。


能不去想她嗎?能不去思念她嗎?


要是可以,其實很想立刻就到她的身旁,但心裡卻一直有個瘩瘩。每當回想時,總是浮現那一天那哭泣的臉龐,心臟就像被人緊緊掐住般難受。


「她說了要我等她......」


那小到不能再小的聲音,還是被蒔柊的雙耳捕捉到了。她用力的拍了一下風妡的後背,風妡被這一下拍的向前踉蹌一步,疑惑的回頭看著那人。


蒔柊露出爽朗的笑容,伸手將她頭上的帽子摘下並取走她手中的驗票夾:「一直糾結下去情況也不會有所改變,況且有些事情啊,不去面對是不會知道的。就當幫我買個彩券回去一趟吧!」


蒔柊所說的話,她是了解的。但自己總是缺乏那踏出去的勇氣。


「誰要去幫妳買彩券!不對、妳就算中獎也沒用啊!」嘴巴上吐槽著,回身要去搶回自己的帽子。


「等中獎再來煩惱這些喽。」


身高比風妡高大概一個頭的蒔柊利用身高優勢將帽子高高舉在頭上,讓風妡即使再怎麼墊起腳尖也勾不著。


就這麼持續了一會兒,蒔柊像是玩膩了般將帽子蓋到風妡頭上,並刻意將帽子下壓讓對方看不見自己沉著聲溫柔的說:「一直沒回去,是會擔心的。就聽我這個過來人的經驗,回去看個一眼也好。」


不等風妡的回應,蒔柊將她轉個身用力的推了出去。


她停在原地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先是輕輕點了頭後摘下帽子,回身向蒔柊微微鞠躬。


蒔柊朝她擺擺手,目送著她離去。





「唉......」


站在公寓三樓家門前,風妡卻遲遲不進去只是對著那熟悉的門嘆息。


一路上思緒各種湧上心頭,雖然心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不可能,但她腦袋卻不斷跑出各種可能的景象,讓內心一直無法平靜下來;家裡會不會冒出陌生的鞋子?走進房間會不會發現有不認識的女人躺在她家床上?各種會不會,讓她對於眼前這一步更加怯步。


最重要的是......要是見到她,自己又該用甚麼表情、什麼心情面對才好?


轉個念心又懸起,開始擔心起她這陣子有沒有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天氣冷了是不是又懶惰拿厚衣服出來穿了?


她把手搭上,卻遲遲沒有轉動它。


「我看......還是算了。」


只要沒有看到,就能用各種理由逃避。自己也算是回來看一眼了吧.......可以回去了吧......


「喵--」


風妡就這樣轉身準備走下樓。


「喵--!」


門後傳來動物的叫聲外還伴隨著一陣磨爪的聲音。


風妡回頭看了眼大門,內心產生了半秒的猶豫。她心一橫咬著牙,自顧自的往下走。


沒聽到、沒聽到,我甚麼都沒聽到。


過個彎後,聲音果然消失了。她正暗自慶幸時,下一秒一道淒厲又尖銳的叫聲瞬間從樓上傳來。


「我聽到了!求妳別這樣叫了!」


風妡心不甘情不願黑著臉走回來。她怕她家這隻皇太后會就這樣一直叫下去,要是吵到鄰居來抱怨,無法繼續飼養的話她會很難過。


果然一進門就看那只橘子貓昂首的坐在門口,尾巴左右擺動小聲的喵了一聲,便走過來蹭了蹭自己。


「椪柑,妳啊是不是變胖了?」風妡蹲下來習慣性的搔了搔椪柑的下巴:「是不是妳媽咪每天倒太多飼料給妳了?」


明明知道椪柑只回喵喵的回應,風妡還是喜歡這般與她對話。


「有沒有好好陪著媽咪呢?有沒有幫我保護好媽咪呢?」


指尖輕輕點著椪柑的鼻尖,聽著對方發出呼嚕的撒嬌聲,還特別躺在地上翻個身讓風妡撫摸那白色柔軟的腹部。這一舉一動惹的風妡發笑,暫且遺忘了剛才得煩惱。


就這樣摸了好一會,椪柑像是滿足了對著風妡喵了一聲,起身走進家裡跳上沙發,窩在一條小被子上。


風妡這才終於有時間能好好的看著自己這個好久沒能回來的家。


掛滿網子的陽台上還掛著曬衣竿,門口的深咖啡色的木製鞋櫃及放蚊香的小豬,都與記憶中的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陽台上多了好幾盆盆栽,風妡認不出種的是甚麼花,只能從含苞待放的外觀得知,是個帶著美麗深紅的植物。


踏入家門,抬頭就能看到她從商場買回來的貓頭鷹造型的時鐘,上頭的指針正指著下午四點十分。快速的環視屋子一圈,家裡的一切都與自己記憶中沒甚麼兩樣。


她走過電視旁,蹲下身看著擺在那的相框。相框裡有她們的婚紗照,以及去日本京都渡蜜月時租和服所一起拍的照片。


一紅一藍的和服,紅的是風妡,藍的則是她--柚里;有著一頭跟風妡差不多長的頭髮,記憶中的她總是帶著笑,一舉一動在風妡眼中總是牽動著她的心,在她難過時候給予溫暖,在她耍笨的時後拉住她,在她生氣的時候容忍著她,等脾氣過後好聲的跟她溝通。


兩人從認識到交往過了兩年,從交往到結婚又過了三年,相處了這麼久的日子風妡依然覺得柚里有股魔力吸引住她的目光。即使結婚後,她還是覺得像是熱戀期一樣,每天感覺幸福滿滿。偶爾吵架、合好,偶爾打鬧、歡笑,一起看片、哭泣,這些彷彿是不久前才發生過的事。


風妡看著那相片入迷,依戀的表情下一秒卻露出了苦笑。


眼角瞄到一旁的月曆。今天的日子被主人用粉色的筆畫了朵大大花,風妡這時也才明白蒔柊先前所說的話。


2月14日,星期三。


所謂的西洋情人節,但很可惜平常日這個時間點人都還在上班,照往常的慣例最早大概也要六點才會到家。


避開了碰面風妡鬆了口氣卻又不自覺得嘆了口氣,內心依舊帶著些許期望。即使只有一眼也好,也好想要看看她。過多的願望,她不敢奢求。


起身慢慢往熟悉的方向走去,一進門就是那張兩人特大號的床,上頭的棉被只有一邊被揭開,一套水藍色帶著小熊造型的睡衣就這麼躺在上頭。


風妡手輕輕滑過床緣來到床頭,拿起床頭櫃上的藥包,藥包是家附近的醫院上頭還清楚寫著柚里的名字。裡頭只見藥包不見藥單,她皺起眉頭小聲的抱怨句:「怎沒好好照顧好身體」將藥包擺了回去。


這時她才注意到一旁的相框,上頭的相片是她一個人的獨照。這是兩人在一起後第一次柚里幫自己慶生時所拍的照片,那時的她笑得好開心、好開心。而現在......


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心像是被人緊緊揪著般難受。風妡默默蹲下身,抱著她睡的枕頭哭泣。


不知道自己究竟哭了多久的時間,突然的開門聲嚇的風妡趕緊把眼淚擦乾將枕頭放好。


她也才回家沒多久吧?


風妡起身向外走去,一張紙就這麼突然的飄落到地面上。上頭的藥名清楚的標示著著:Hypnotics。


看了眼外面的時鐘:這不是才四點二十五分嗎!


怎麼辦?她心理還沒有準備好!


椪柑不知何時來到自己身邊,坐在她腳邊盯著外頭瞧,還打了個大哈欠。


椪柑啊,妳知不知道妳媽現在很緊張嗎?妳還這麼優哉對嗎?風妡不由得羨慕起這頭貓了。


家裡的大門被推開,熟悉的人影映入風妡的眼裡,黑色的馬尾隨著她低頭脫鞋而垂到胸前,一身米白色的大衣讓她的身形顯得高挑許多。風妡靠過去仔細瞧瞧,記憶中原本就不大的臉蛋今天看來更為消瘦,黑眼圈也變得明顯許多。


「柚里......」風妡心疼的摸上對方的臉頰。


然而,對方像是沒聽見似的,將鞋子放好後自顧自的往裡頭走去。


一股幽香隨著飄過,風妡才注意到她手中拿著一束花;淡紫色,有些有著小小四片花瓣,有些還帶著花苞。她將花束放在供桌上,拿了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轉過頭看著門口風妡的位子,對著她招招手。


「椪柑,來媽咪這。」


椪柑先是看了眼風妡才慢慢的走了過去跳到了柚里的大腿上趴好讓對方順順她的毛,風妡這才跟了上去站在她們後方。


「今年天氣忽冷忽熱的,有些櫻花甚至提早開花冒芽了,但也因為這樣今年有紫藤花可以買呢。」柚里順著椪柑的毛,慢悠悠的說著:「以往總是要到三月初才買的到呢。啊、啊!忘記說了」


「情人節快樂,妡。」


柚里的聲音很輕很柔,但聽在風妡耳中卻像有把刀在心臟上劃開一般難受。


「今天可是的情人節,所以我想說早點回來跟妳聊聊。妳在那邊過得還好嗎?」


先前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這時又流了下來。她從側邊看這柚里有些落寞的神情,向前抱了抱她。  


「有沒有聽話在等我呢?」


風妡輕輕點了點頭,將頭靠在柚里身上,回味著她身上那股熟悉的香味。


那之後柚里沉默下來,沒多久風妡就看到柚里臉上早已淚流滿面,淚水就這樣滴在椪柑的背上。


明明已經告訴自己要堅強的......但只要一個人待著的時候,那股寂寞、那份思念就會湧上心頭。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那個身影、再也聽不到那熟悉的聲音,再也.....感受不到那人的溫度,淚水就會無法控制的流出來。


柚里拿出手機看著上頭兩人的合照,將所有思念都匯聚在一起哽咽的說:「我好想妳......」


這一句話就像導火線一般,讓柚里的情緒整個爆發出來。


「妳為甚麼都不告訴我妳到底有沒有回家......?為甚麼連個夢都不託給我......?.我很擔心啊!妳是不是在哪迷失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淚水像是潰堤一般,怎麼也停不下來。風妡感到愧疚又無能為力,即使對方感受不到也想加重力道,希望多少能緩和對方的哀傷。


「對不起......」風妡哽咽著道歉:「是我太膽小,害怕這裡的回憶有所改變,害怕妳遺忘了我,害怕妳身邊站了新的對象......,明明在離開前是我要妳再去找新的對象的。對不起......對不起......柚里......」


在這冬末即將邁入初春的日子,即使是接近五點也到了太陽該沒落的時間。暗橘色的陽光照亮整個家裡,打在兩人的身上,唯獨將柚里的影子映在牆上。


即使捨不得,但是時候得走了。


懷抱的人還在哭泣著,自己臉上的眼淚也沒有停下,但時間卻不斷催著風妡。她戀戀不捨的鬆手起身,轉身離去時依舊不時回望著那憔悴的背影。


柚里懷中的椪柑突然大叫起來,從她的懷中跳了出來。柚里趕緊起身,看著椪柑在不遠處持續繞圈,但又不太像平時追著自己尾巴在玩,反而像是繞著東西轉圈。柚里困惑的揉了揉紅腫的雙眼:「椪柑,那裏有甚麼嗎?」


突然之間,餘暉正亮讓柚里下意識的閉上雙眼。當她再次睜開時,看見椪柑繞著一個半透明又熟悉的身影。她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甚至想要伸手去觸碰,但手只伸到一半就停下來了,她怕一切只是夢境,只要碰觸到眼前的她就會就此消失無蹤。


那個讓她朝思暮想、讓她魂不守舍、讓她一直捨不得放下的那人,現在、就在她眼前。柚里嚥了口唾沫滋潤那因哭泣而乾渴的喉嚨,彷彿回到與她告白的那一天,她緊張的抓著衣袖鼓起勇氣大喊。


「我愛妳,這輩子就只愛妳一個!這一輩子也就只有妳這一個老婆!我不想要其他人,只想要妳好好等我,妳聽到了嗎,風妡!」


那人吃驚的抬起頭對她露出燦爛又幸福的笑容,她的身影隨著夕陽西下漸漸淡去。但柚里看到她的嘴緩緩動了,雖然沒辦法親耳聽見對方的聲音,但她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唇型。


有時候只要一句話,就能讓人有勇氣繼續面對未來。


柚里的嘴角微微上揚,複誦著那個唇形。


「我愛妳」




夜晚,柚里洗好澡躺到床上,很順手點開了收音機,轉到流行音樂的頻道。自從一個人睡後,她總喜歡在睡前聽聽廣播,她還沒辦法習慣房間的安靜,有點音樂會讓她感覺好一點。像是知道是睡覺時間的椪柑,自動的從床底跳上來,在她身旁繞了幾圈後窩著。


「那麼、就讓我們獻上今晚的最後一首歌。由日本鬼才創作歌手之稱的米津玄師創作,日劇《アンナチュラル》的主題--Lemon。」


柚里將藥吞了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隨著歌手的歌聲慢慢闔上雙眼。回想著黃昏的那一幕,不管是真還是徦,她沒來由的覺得今晚一定會有個好夢。


如果是場夢該有多好      至今仍會不時夢見你



就像要取回遺忘的東西     將陳舊回憶上的灰塵拂去

有些幸福一去不復返      這是最後你教會我的

隱藏起來沒說出口的晦暗過去  沒有了你也將永遠黑暗



我知道今後一定        沒有比這更傷人的了



那些日子的悲傷        那些日子的痛苦

我全都深愛著         連你一起

殘留胸中消散不去       苦澀檸檬的氣味

在雨停歇前無法回去

如今你依然是我的光


隨著歌曲的迴盪,柚里慢慢的進入夢鄉。那晚她夢到了兩個人第一次去旅行的回憶,搭著火車來到中部,一起去看花海、看教堂、逛夜市。在夢裡的兩人笑得好幸福,好幸福。


在夢的最後,她看到了心愛的那人站在她栽種的風信子前幸福的跟她說:「我回來了哦!」


隔天一早,盆栽裡含苞待放的花朵們都盛開了。赤紅的風信子隨風飄盪,將陽台染上一片火紅。


吶、妳知道風信子的花語嗎,風妡?


感謝妳,給了我感動的愛,讓妳的愛充滿我心中。


第一次在百合會上發表創作,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

也希望能讓看過的讀者內心有所觸動,那我會感到非常開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