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作者:本渡楓保護協會
更新时间:2018-07-05 20:41
点击:628
章节字数:27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丶


清醒时没有看见可奈美的身影。

左侧的被褥乱成一团,是曾有某个人待过的痕迹。

房内没有时钟,她身边也没有手机,无法确认时间。但环顾一周,除她之外的人都尚在熟睡,侧耳还能听见细微的丶仿若有节奏一般的鼾声,在房中轻奏着安眠的乐曲。而且空气并不黏腻,至少她没感受到属于雨水的湿气,因此未有一丝阳光穿过纸门落到屋里,就足以让她推测出现在是什么时候──


姬和小心翼翼地起身,踏过可奈美的被子,越过睡得正香的同伴,推开门。月光穿不透门上的和纸,但确实地照进了庭院,并落在院子中央的人身上,在那个人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被她踩在脚下。


可奈美的手上什么也没拿,但就像切实拿着剑一样,重复着空挥,偶尔停顿一会,口中念念有词,反复推演着自己的下一步动作。

是因为担心剑的声音会吵醒其他人吧,她想。

像这样看着可奈美背影的机会很少有。通常都是相反,可奈美小狗一样追在她后头跑,执着……又或者说固执,认定了一件事就非要去做不可,完全不在乎他人的想法。她于是抱着手臂,静静地站在外缘的长廊看可奈美练习。

动作软绵绵的,丝毫不像平日坚定有力。


她观察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开始皱眉。有一瞬间她想起对方说自己的剑是「守护她与她目的的剑」,开口想问些什么,又想到自己好像从来没应下这件事。

嘴巴开开阖阖,终究是她别扭的那部份占上风。

她看了眼脚下的影子,咳了一声才道:「妳半夜在做什么呢?」


「啊丶姬和ちゃん。」

可奈美停下动作,转身看向她时,有一瞬间神色茫然,像刚从梦中清醒。

等到她们四目相对,可奈美的眼睛又恢复成清澈的琥珀色。姬和还没整理好自己要说的话,就被面前少女夺去了发言权:「我有点睡不着……嗯,就觉得静不下来,好想拿剑啊──这样。」

没有说谎,只不过没说出静不下来的原因罢了。

姬和沉默数秒,看见对方茫然表情时一度欲脱口的「妳在后悔吗?」被噎进喉咙里。她没把狼狈的样子暴露出来,忍住胸口使人想吐的闷痛,最后朝夜晚空气里扔出的音节只剩下无关痛痒的:「废话少说,快回去睡觉。想挥剑的话明天的训练就能挥个够了。」

被训斥的人没有表现出不耐或抗拒,只是略微垂下头,由下而上地盯着姬和的双眼,一时间没有说话。本来就因为站在走廊上,和可奈美存在不少高度上的差距,这样一来就显得对方更加可怜。虽说没有露出多么委屈的表情,这样无声的请求对姬和来说反倒更难拒绝。而且丶

更像狗了,她想。刚出生没多久的幼犬,单纯得要命。

「……明天妳睡死被骂我可不管妳。」

她自觉没办法将对方请回房里,干脆就直接放弃,转过身准备离开。

却马上被后头的少女用声音给拴住了。

「姬和ちゃん要回房间了吗?」

「难不成妳期待我会跟妳在这里待到天亮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很高兴。」


正常人都会认为是讽刺的提问,可奈美却认真思考过后,坦率地回答了。

姬和就是在这种地方拿她没办法。

直白一点地说,她不擅长应付无赖──特别是不能上手就砍的──但也确实不想在外头待一整晚。就意识到自己需要睡眠而转身回房到被叫住的这一小会,她的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于是她回头看向可奈美,打算从源头着手。


「说到底,为什么会半夜睡不着觉?」

「问为什么丶」可奈美偏了偏头:「就丶突然醒来,然后……」

话语间出现一刹那的断裂,却很快被修复。

「看到姬和ちゃん,就忽然想要练习了。」

「……妳的逻辑飞到哪里去了?」

「唔丶」姬和ちゃん说话总是这么过分啊。如此抱怨着,可奈美的脸上却看不到不满:「就是静不下来嘛。因为姬和ちゃん,睡觉的时候都皱着眉头的。」

从逃亡开始后就没办法睡个安稳觉,虽然知道这点。

看见睡眠中也怵着眉的姬和,就好像自己什么忙也没帮上一样。

或者说。可奈美又顿了一顿,仰起头直视姬和的眼睛。

「觉得姬和ちゃん还是没有好好看着我啊,这样的。」


姬和看着可奈美的眸子,像正在照一面花叶色的镜子。

镜像里的自己看起来漫不经心,并没有认真面对对方。

可奈美的感觉没出错。她能放心把背后交给她,也因为如此,得以始终看着前方。折神紫也好,大荒魂也好,她的注意力总是在自己的目标上。

深知这是没办法的事,所以可奈美不曾主动提出。这回倒是她自己挖坑跳。

这个坑爬不出来的,毕竟她不会因为可奈美的一些纠结就回过头去。要做的事不可懈怠,稍一迟疑就会粉身碎骨。没有犹豫多久,姬和听见自己答道:

「我没有能顾及妳的那种时间和精力。」


「嗯,我知道。」

可奈美笑笑,说:「姬和ちゃん一直都一根筋的。」

「唯独不想被妳说。妳这个剑术痴,大概连睡觉都在想剑术吧。」

「因为剑很有趣嘛。」


说着,可奈美迈步向前,踏上屋子的外廊,站到姬和身侧。

二人总算能平视对方。尽管这或许有些自我安慰的意思──可奈美也是走近屋子后才想到的,并且马上将之抛诸脑后──她望着十条姬和,赤色的眼里能看见自己的倒影,除此之外的就是无奈,和不去关注就不会察觉的,藏在角落里的疲倦。她装作没看到后者,将目光移往高挂在天空的月亮,伸了个懒腰。

今日的月相是下弦,在天上本就不怎么明显的弧已被云遮了大半,她得眯起眼才看得清轮廓。这样一来,就连想说个类似「月亮真漂亮啊」之类无所谓的话来当聊天的开头也没办法做到。可奈美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姬和不知道正在做什么,她没听见离去的脚步声,也没感觉到落在身上的视线。她又有种被冷落的感觉,因此稍稍挪动步伐,靠上自己身边唯一的热源。

说是靠上,也不过是手臂轻轻相触的程度。

她们的睡衣都是长袖,隔着两层衣服,连体温都很难感受到。


「喂,做什么呢。」

「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面对姬和有些抗拒的表现,可奈美只是以轻快的语气回应道:「而且姬和ちゃん说过的吧,只要不妨碍到妳,随便我想做什麽。」

「歪理。」

姬和叹了口气,却没有将可奈美推开,或移动自己的身体。

她用眼角余光观察可奈美的侧脸,上头已彻底无先前的迷茫。

然而还没来得及感到安心,就与同样偷偷摸摸看过来的眼神对上了。

她与可奈美俱是愣了一下,可谁也没逃开。

到底也不是什么值得心虚的事情。


「我说不定会做和母亲一样的事。」

于是她就顺着先前的话题,继续说了下去。

这些事情和其他人是没办法说的,但可奈美就可以。是因为双方母亲的联系,还是因为可奈美这个人,姬和还没有理清头绪:「搞不好到最后都没办法看着妳,御前对决的比赛也无法继续……妳应该已经知道了。」

靠近一名将死之人是无意义的,守护死志已决的人也同样。

她倏地想起自己看见可奈美茫然神色时升起的复杂心绪,并先前因那种茫然消失而产生的安心感──紧接着揪紧心脏的,约莫能称做矛盾与愧疚。

她不再面对庭院,转而直直盯住可奈美的侧颜,旋即丶

「那么,我也做和妈妈一样的事吧。」

就像对自己言语背后的意义毫无自觉,可奈美毫不迟疑地说道:

如果妳像妳妈妈一样想要跟着湍津姬一起到隐世去的话,我也会把妳拉回来。


「……妳还真是会为难人啊。」

姬和又一次叹了气,引得可奈美笑出声。

笑声很轻,比叹息还快融入夏夜之中,使空气变得黏腻。

到了几乎让人喘不过气的程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