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宁

作者:9654321
更新时间:2018-06-26 17:04
点击:835
章节字数:16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最激烈的三龄马竞争跑到了半程,专注的观众纷纷握紧了手中的物件。只在二层看台的侧部,神色紧张的人却是为着完全不相干的原因。

西装革履的老干事站在旁边,一丝不苟的样子看不出一丝异样。被耳语的对象却一秒秒压不住面色慌张。

“你必须去。”梁正道捏住杨慕月的肩膀,示意她不要站起来,“黄老板不能知道红城的头子出了意外。”

被摁住的人依旧情绪激动:“等等姐究竟怎么了?”

“中弹失踪。下午我们在旧城桥下发现血迹,还有罗展的尸体。”

“旧城的统连帮?”杨慕月说,“我们最近和他们有纠葛?他们突然帮着罗展袭击姐干什么?”

“不能确定帮派有没有出面,总之是在那个片区发生的,我们最好不要妄下结论。”

梁正道搀着杨慕月走出场地,陆君仪在后面谨慎地跟上,突然被严阵以待的人明显还没缓过神来:“我们去哪?”

“最坏的打算。我们不能排除这是有预谋的。”

他说,朝身后看了一眼。不知哪一匹胜出,或愤恨或欢欣的人群激动不已。

“外面还不知道情况。黄老板和周老板的商谈要继续,陆小姐的生日宴席不能终止。”

“——慕月小姐,在我们接回舟云小姐之前、现在是您下令了。”



呼吸沉重,手腿都散发着疼痛。

猛然落下时产生的气泡环绕在周围,杨舟云意识到自己不能露出背部,于是拼命下潜。水还很凉,不息流动着把自己推向前方,让身体更加难以控制。

不知道多久之后,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肺里进了多少水,就在视线逐渐消失的时候,杨舟云感到剧烈咳嗽的欲望、眼前昏暗的天色下金光浓郁得耀眼,掩盖在层层白云之下。近处是谁一双漆黑的眼睛,关切而急促的呼唤。

最后来我的、竟然是天使么……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如同火灼一般的烧,那位天使跪在自己旁边,摇着自己讲话。

“……听得到我讲话吗?”她声音稚气,像是二十岁不到的少女一样,“还好吗?”

不好。杨舟云强撑着意识。手要断了,腿动不了。不知道哪门子灵魂的审问还要带着肉体伤,张着嘴却觉得说不出话来。对面人观察着自己的动作,叹了口气,去取了什么东西过来。

“你倒在河边上我还以为是溺水……拼命叫我不要叫警察救护车……”她眨了眨眼睛靠近,脑子嗡嗡,听不太清,“你中弹了吧?一直在流血……”

杨舟云看她拿着剪刀,一点点撕开自己上臂黏住的衣料,最终揭开的时候血肉模糊、仍是她也倒吸一口冷气。最后,杨舟云只感觉她塞了一块衣料堵住自己的嘴,再拿着一柄什么戳向自己的伤口。

作为黑帮头目一时的伤痛自然是见怪不怪,忍住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被折磨、被丢弃冷眼看着,这种变相的侮辱是从来没有遭受过的。

恶作剧的鬼怪吗?还是过去自己手下的冤魂,化作无辜少女的模样,恶趣味的报复取乐呢?

不管谁都行、没有冤屈要招也没有罪责不认,送我上路吧。

不知道那位少女专注地在做些什么,皱着眉:“……暂时这样,你忍一下!”

猛地一下她拔出了那根长钳,杨舟云觉得身体仿佛被刺穿,下一秒、夹出的弹头弹落在地上,涌出的鲜血被拿毛巾摁住。

少女气喘吁吁,汗湿的刘海粘在额头上,讲话的时候酡红爬上了双颊。

“哈、好歹手臂的子弹拿出来了,你的腿好像还好……”她又拿过一块毛巾,触感不是很舒服,但是好好地擦干了周围的血迹。接下来是同样的流程清理好腿部的伤口,杨舟云咬着布料闷哼,挣扎得像只被捕获的动物,几次不得不靠少女用蛮力压下她不要使劲。弄完后躺着的人依旧没有力气讲话,同样喘着气的少女插着腰站了一会儿,左看看右看看,伤者虚弱地望了过来、少女也感染着觉得有点难受。

于是她的呼吸靠近,杨舟云感到她擦干了自己滴水的头发。她从没有让人靠她这么近过——手足无措、也动弹不得,脖颈的脉搏跳动发烫,蒸干了水渍又促成了汗水;她听见那女孩喃喃自语,别是发烧了,手背贴着自己的额头,凉凉的,一下子又带走焦躁。

这是另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对夺去他人生命一事麻木的杨舟云意识到。

她突然很想睡,她一直都很想睡。昨晚查文件到太晚,早上起来得很早;同僚属下等着她发布命令,自己也在睡眠的任何一刻保持待命;记忆中没有母亲,父亲不会回来,阿月总是个大小孩——然而那位少女举止放肆地拍着自己的脑袋,轻声说着,休息一下吧,的时候,红城帮的当家人却理所应当地接受了指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