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

作者:也算逍遥
更新时间:2018-06-24 19:45
点击:1492
章节字数:29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琴音停止的那一刻,悬在了檐角的风铃忽然间叮叮当当的脆鸣起来,清泠如泉流石上。红尘雪十指按着琴弦,她一抬首就瞥见了那双晶亮的眼。

一拂长袖胜雪,疏风淡月,青埂山下暗尘绝,炼顽石,补天缺。

芙蓉铸客巧天工。

“在练习生回来的时候,你告诉我邪染之祸未解,让我稍待。那么现在呢?”

开口一句询问的话语便将红尘雪逼至无言,她心中难解的情绪就像那乱了节奏的风铃,始终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愁绪。巧天工跟前时有些不同了,还记得在云海仙门时,她乔装打扮入内求签名,那副含羞带怯的模样。现在,将红尘雪、延陵不折柳、天子枪三个名字彻底融合之后,她可是想清楚了吗?

“我不知道。”这是在多方思量之后倾诉的心事,如同当时之言,她不知道。就算过了很长的时间,她也不知道。不管是对练习生的避而不见、还是对芙蓉铸客的相对无言,她想不明白答案。经历的诸多江湖风波,还以为将世事都看得透彻,可偏生情之一字上,生出犹疑。

雪不该染红尘的,她是红尘雪,却也不是红尘雪。

“那本芙女就在你的江山楼住下了,等到你想明白为止。”巧天工的面容上一改之前的严肃与低沉,竟是如同泼皮无赖般撒泼、蛮不讲理的言语。红尘雪忽然回想起她单手支颐,斜躺在榻上看书的沉静模样,拒绝的话是说不出口的。罢了,也就住下吧,不过这人到底有多少面呢?


(2)

从巧天工拿到了《冷酷师弟俏师兄》这本书的时候,她的笑声就没有停止过,一时间与风中震颤的风铃祥和,交织出一曲和谐的乐章,同时也引得路过的红尘雪驻走。只不过是片刻的停顿罢了,太回神又是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饱读诗书的才女竟然一下子想不出形容的言语来,在怔愣之中,她已经被榻上一跃而起的巧天工拉入了屋子,并肩在铺着凉席的榻上坐着。而那本原先引得巧天工发笑的书,则是落在了地上也不为主人知也。

“你隐流左单锋之主,我则是单锋剑隐流右派……”

话说到此巧天工没有继续下去了,红尘雪低眸瞧着被她抓住了的手,一时间浑身不自在。屋中一片沉寂,直到熟悉的笑声打破凝固的氛围。她没有抽回手,她忘记了自己的手还被巧天工抓着。“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比剑吗?”半晌后,她才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巧天工的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再说些什么。她松开了红尘雪,没有注意到她脸上一时怅然的情绪,左顾右看终于在不远处的凳子地下找到了她的书。倒不如陷入那一方幻想的世界中自在啊。红尘雪素有剑中洛神之誉,傻子才会跟她比剑呢,当然,要是比些另外的东西,也未尝不可。


(3)

练习生再一次上门的时候,终于没有被红尘雪拒之门外了。

碧玉嵯峨,瑶佩声响,还是熟悉的江山楼。

只不过那身影、那笑声——

占了主人的石榻、甚至身下还垫着主人的衣裳,她巧天工真是好不自在啊。

“好友,你也在此?”

瞧见了练习生的时候,巧天工眉眼一敛,半晌后才晃了晃手中的书,一勾唇做云淡风轻之态:“是啊,倒是巧了。”练习生是知道她对红尘雪的情意的。她跟练习生是好友,在这种事情上欺瞒,更是伤了感情。当初为了不让原始魔君回归完全体,练习生为大义牺牲,她和红尘雪同样伤怀。如今回来了,在经历了邪神之祸时,还是无恙,总算是让她紧悬的心放了下来。之后,便是公平竞争了吧。

练习生又问:“你在看什么书?鸿雪呢?”

巧天工翻了个白眼:“《冷酷师弟俏师兄》,这书你要带回云海仙门看看么?”半晌后,又嫣然巧笑道,“她啊,我也不知在何处,你自己找去吧。”


(4)

练习生终究没有和巧天工一样住在倚晴江山楼的特权。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以前还在江山楼留宿数日,她与我谈事、谈人、谈变局、谈天子枪的武道精神,现在却什么都不愿意说了。”走出江山楼的练习生只有巧天工相送,他有些失魂落魄,几度回首终不见意中人身影,最后只能够喟然一叹。

“啊?既然什么都不愿意谈,那就回去吧。”巧天工满是欢欣地朝着练习生挥了挥手,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

红尘雪这样的态度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有机会呢?真是捉摸不定啊。巧天工一边行走一边在心中暗暗感慨,等回到了屋中却骤然偏见红尘雪那抹淡然如仙的身影。心火在一瞬间灼烧起来,巧天工捂住了骤然间发烫的面颊。

“你也回去吧,离开江山楼。”红尘雪的手中还卷着巧天工看的书,语气平静恬然,似是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她的态度摆在了额这里,巧天工脸上的热度退却了,她一时间像是被人抽去了魂魄。喃了喃唇,她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可真是无情呢。”

红尘雪哑然,她倒是愿意真正做那无情之人。

巧天工的脸上掩藏了真实的情绪,将一切都藏在了嬉笑怒骂间。红尘雪忽然想要拨开那一层层的迷雾,可最终还是却步了。


(5)

她跟巧天工说不知道。

可是却明明白白地拒绝了练习生。

看雪练倾河,十里龙涛,独濯沧浪行云啸;风光傲,问人间何似,天子逍遥。

天子枪不再逍遥了。

“我问你——”

“你想问什么呢?”

“你是喜欢延陵不折柳,还是映鸿雪?”

“自然是——”

红尘雪听不到答案,这一问一答只不过是她的臆想罢了。

“早知如此绊人心——”

这一句还没有吟完,便顿住了。

你也被绊住心了吗?红尘雪扪心自问。


(6)

在他们战邪神的时候,巧天工就在山崖顶上看着,眼见着大功告成,那残忍的九婴忽然间出现了,说自己要死,得拉红尘雪他们做陪葬。毁去八龙山之后的他们,自然是无力再抵抗杀招。就算知道九婴中了红炉点雪,没有杀人的能力,她还是忍不住心惊肉跳。擦拭着唇角的血迹,自己的安危不重要,她只想让红尘雪活着。

当然不是为了看本子。

分明说一切结束后给个明确的答案的,可是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诶——”想到了往事的巧天工忍不住激动起来,手中的书捏成了一团。在江山楼待过,才知晓青埂仙境多冷寂啊,来往的都是求剑之人,说什么用千金来换。换得起么?除非用红尘雪来换。

书册上的一锅上好炖肉,巧天工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

不过是被赶出来了而已,有什么值得长吁短叹的?可是看不见红尘雪,委实是失去了乐趣和意义。先前还嘲笑练习生,可自己不也落了这么个下场?赶出来又怎么样?难道就不能再上访?来者是客,就不信撼动不了那颗冰雪心。脑子中的思绪乱七八糟的,最后从榻上起身,弹了弹衣裳上的尘灰,扭头就向着倚晴江山楼去了。


(7)

风铃不似主人无情,一声声欢迎来客。

故事难再续,情诗不再题,就连勾勒的画幅都只有寥寥几笔。

“是什么撩动了你的心思呢?”如上一回来,巧天工仰着头含笑而问。

错开了那明亮的目光,红尘雪亦是无言。

等一个答案,实在是太煎熬了,不过比起阴川蝴蝶君的苦候十八年,她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一声轻叹消失在唇角,你若不愿言,我不问便是。

红尘雪岂会读不懂巧天工眸中隐藏的意思?喃了喃唇,她应道:“你想在这儿住多久就住多久吧。”末了又补了一句,“算是报答你为我铸造辟夜之光。”

这原本是用来除去众天邪王之物,是她巧天工的责任,又何来报答之说呢?不过她能够说这句话,也算是出乎意料了,何须再戳破。

好在这倚晴江山楼,她是住下了。


(8)

后来,巧天工在红尘雪的众多书稿中翻出了一本旧作。

“这本《新怪兽总裁逼我嫁》是你写的?”自身的事迹流传到海外被编纂成书稿,一直被巧天工引为奇耻大辱,同时这本书成为她最讨厌的著作,可惜一直找不到书的作者,哪里知道是她最喜欢的太太延陵不折柳所著?

“是。”红尘雪不会说谎,坦然以对。

“你你你——”巧天工一时间气结。

“你不是说喜欢的不是延陵不折柳这个身份么?那有何必在乎她写的书?”

“我不管,我要补偿。”巧天工开启撒泼模式。

再后来,《芙蓉铸客天子枪》就诞生了,在江湖上广为流传。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