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最后的三分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7-24 00:57
点击:661
章节字数:28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激烈的比赛持续进行着,H大的姐妹们干掉了组内的其他队伍,甲组出线。

W城学院和B城医大这两个豪门所在的C组厮杀地更加残酷,最终,W城学院以微弱的优势赢了B城医大,丙组出线。乙组则是实力中等的H城工大拿到决赛门票。

所以实际上,H大与W城学院的对决基本等于冠亚军争夺战。

终于到了这一场决胜局,场地里的观众数量和前几天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密密麻麻地全是脑袋。由于W城学院是东道主,底下加油助威的也占了快五分之四。

H大女篮的孩子们倒也不慌,提前到场热身,熟悉场地,测试手感。林青在场边准备水和毛巾,架好摄像机,调整角度,安静如鸡。

因为教练老金的邀请,林青作为后勤也下到场边,能更近地观摩比赛,主要是观摩章澍。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球赛的激烈程度,每每有哪个球员撞到章澍,她就腾地一下站起来,一副想要冲上去跟人家讲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态势。

章澍换下场休息的时候,林青给她端水递毛巾,还碎碎念着,这里要小心,那里要躲开,干嘛要和人家抢呢?打到你的那个是谁我去跟她聊聊,让她注意点儿呗……

章澍本来体力就差,下来休息的时候喘得够呛,还经林青这么念叨,差点炸掉。还是肖阳在边上打圆场,说,“哎呀,人家是看球的女朋友,林青是看人的老母亲呐。”

后来约好了,林青在旁边干活可以,不准bb叨,只准加油。

今天肖阳的手感看起来很不错,热身的时候连进了三个三分,正高兴呢,一转头章澍站在她身后。

“要赢。”

“欸,啊!”肖阳有点措手不及,仓促地应下了。

“绝对,绝对要赢。”章澍一脸肃杀。

这是什么气势啊喂!这么突然的吗!阿澍你这样看着我我害怕……

肖阳才觉出今天的章澍和往常不同,说哪里不同又很难形容。从前她说章澍在球场上给人的是一种清亮的压迫感,今天则像换作了霸王色,忽然坚硬了许多。

是了,这是阿澍在校队的最后一场比赛。

“嗯,绝对!”


比赛还未开始,双方就已经较上了劲儿,轮流砸板报数,看哪边先断。老金抱臂立在一旁,气定神闲,不能说是虚张声势,气势上总不能输给人家。

首发阵容还是老队员为主,W城学院在比赛刚开始节奏就非常快,H大一方也不自觉地跟着加快,老金在旁边提醒也喊不太住。

比分上也咬得很紧,基本是这边刚进一个,那边立刻回一手,谁也不肯松口。第一节结束的时候,对方的分数略高,H大一方体力稍弱的队员已经略显疲态,尤其是章澍,简直喘得不行。

老金拉着肖阳跟她讲控场的事,叨叨完回头问章澍还行不行,后者努力平复呼吸,点点头。

“对方走双塔战术,身高优势是存在的,但她们机动性其实没有我们好,”老金抬头望了望,“你看她们也累的,下节外线多给压力,逼她上提,找漏洞,没问题的。”

之后又讲了讲细节上的战术调整,哨声响起,队员们重新回到场地继续第二节的比赛。

第二节的节奏在H大有意识的控制之下稳定了许多,己方队员最大的优势——灵活逐渐显露,比分依然十分胶着,但感觉轻松许多。

第三节徐知北替章澍,好让她喘口气。林青坐在旁边,替她抹了抹汗,章澍也不说话,只是全神贯注地紧盯着场内变化。在第三节末尾,徐知北一个不稳被对方造犯规,吃了一记二加一。

丧丧地跑下场的徐知北鼓着腮帮,一眼不敢瞧队友,抓了瓶水就低头坐在板凳上。肖阳跟过去揉了揉徐知北的脑袋,指着朝她们走来的章澍,“没事儿,你阿澍姐姐给你赢回来。”

章澍内心翻个大白眼,肖大胖就知道替别人许江山。然而照顾到知北的情绪,也没和肖阳多计较。

第四节里,整个队都像开了挂一般,几个战术都打得很漂亮,肖阳也越来越游刃有余,终于把分数压上来了。说到底,论单兵能力,场上没有能和肖阳抗衡。

W城学院在自家地盘被人压制,时间又不剩多少,自然心里头着急,嘴上就没了遮拦。

一直甩不开章澍防守的对方小前锋终于暴躁,扭头就骂,“离我远点啊怪物!”声儿还挺大,站得近的球员基本上都听见了。

章澍一愣,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笑,该怎么防怎么防。这种话在她年少的时候听多了,自成免疫,何况比赛中的激将法,这么明显有谁会上钩啊。

结果等下一次进攻的时候,肖阳直直地朝那位小前锋冲过去,侧身突破又猛一个变向,直接把人家晃倒了。

哎呀妈呀这一脸得意劲儿呀,还抛媚眼儿?大胖你不要这么容易被激怒行不行?虽然结果是好的没错,要是丢球了老金不得削死你。

那位小前锋愣愣地坐了几秒,没人去拉她,也就自个儿麻溜爬起来,跟上进攻了。

比赛一度白热化,

时间所剩无几,比分上仍是H大领先两分。然而对方最后一次进攻掉了链子,失败的同时被虞若蓝抢到了篮板,拿到球权的H大回身就是跑。

跑到中线的位置时,时间已经走到五秒,肖阳忽然把球传到一步之外的章澍手里,“投!”

章澍接到球,听完一个“投”,也真的二话不说拿起来瞄准就玩命一丢。最终的哨声响起,压着漂亮的刷网声,所有人目瞪口呆,包括传球给章澍的肖阳和章澍自己。

这个距离可能不算特别远,但对于几乎没在正式比赛投进过三分的章澍而言,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出手的时候章澍还在想,老金肯定又要叨叨,明明占着上风,这么几秒要么慢慢运球要么慢慢倒球,要么正经快攻一个,在中间浪投是几个意思?

但球进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三分,啊,这大概是值得珍藏一生的回忆吧。

H大女篮的几个小板凳们坐在场边,拼了命地吼,硬是喊出了整个体育馆的气势。

林青也深受这样的气氛感染,明明觉得没怎么用力,到最终哨声吹响的一刻,想问边上的人是不是赢了,才发现喉咙已经沙哑。

H大的女孩们抱在一起,抬完章澍抬教练,结果教练太重跌在地板上,笑得直不起腰。

林青独自坐在场边的板凳上,望着不远处欢呼笑闹还流眼泪的女孩们,忽而有种平淡的失落。

年少时候的林青一度十分嫉妒章澍的好人缘,能有这么多朋友围绕在她身边,陪她哭陪她笑。现在自然不会再那么蠢,然而为阿澍高兴的同时,不能说是毫无知觉的。

正发着呆,人堆中有只湿漉漉、红彤彤的脑袋挤了出来,往林青这边去了。

“阿青,谢谢你。”

林青仰起头,面对章澍那张带着腼腆笑容的脸庞,心底空落落的部分忽而被填满。她把手里的毛巾往阿澍的笑脸上一怼,“不客气。”

章澍这个人啊,看着像朵高岭之花,熟起来之后,偶尔也会调皮到欠收拾的地步。但在林青面前,本质上还是那个十五六岁,纯粹又害羞的孩子。


相比H大一方欢乐的气氛,W城学院就不怎么快活了。说话间,那边的队长带着小前锋朝章澍走了过来。

这个留着板寸的队长看起来非常严格,小前锋瞥了队长一眼,虽然不太乐意,还是开口道歉:“之前的那句话是我嘴欠,对不住。”

“有你这么道歉的吗?”W城学院的队长直接叩了她后脑勺一记,“实在对不起,这家伙脑子里漂拖鞋说了这么失礼的话,回去我们一定好好揍她。”

说完,寸头队长按着小前锋的脑袋鞠了一躬。

章澍被这么正儿八经一通道歉,也挺不适应,想安慰安慰对方,“没事没事,球场上说的话不会计较的,比赛第一,友谊第二嘛。”

看对方明显一愣,才觉得自己的话有点怪,赶紧圆回来,“不是不是,友谊第一,都是朋友。”

章澍的队友们望着神情复杂、慢慢走远的那两个人,忽然之间还有点心疼起来。

肖阳倒是挺开心,“可不是嘛比赛第一,打球靠讲垃圾话算什么,当然实力说话。”

“被人家垃圾话激将了的人没资格笑哈哈。”章澍白了肖阳一眼,拉着林青蹦蹦跳跳地走了。

队员们也陆续返回宾馆,稍作休整,准备今晚聚餐,一醉方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