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5:59
点击:749
章节字数:11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關於友情


如今上課不再那麼枯燥乏味。


有時我一抬頭,便能看見Amber在光滑的窗戶表面上對我眨眼。


她作勢向講台上的老師扔紙團,並在玻璃上寫道:


'史蒂文森老師其實是禿頭,他頭上戴的很明顯是假髮。'


我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隔壁的同學投來狐疑的眼光,我趕忙歛下嘴角,卻仍偷偷瞧著老師搖來晃去的黑髮。

假的?不像啊。

後來有次我問她:


'妳被史蒂文森老師教過?'


她瞇起眼,賊笑的嘴臉讓人想起偷吃黃油的貓兒:


'沒有。但有次他在廁所偷偷調整假髮時,我剛好在他面前的鏡子裡。'


早餐時間,大家都低著頭虔誠地禱告,我卻看到面前的紅茶泛起陣陣漣漪。下一秒,Amber便出現在杯中。


'早-安-!'


她誇張地作著嘴型,心滿意足欣賞我因驚嚇而跌倒的醜態。等我站起身來,再望向澄澈的液面時,她早已消失無蹤。


坐在噴水池旁,偶爾能看到天藍色的衣襬在池面隨波紋起伏。

走過樓梯轉角,有時也會瞥見艷紅的髮絲自鏡中一晃而過。


我突然想起初見的那一夜,那暗色的紅影。


'我那時以為自己見鬼了,嚇了一跳。'


'的確是鬼啊。'


她得意地笑了。


Amber絕口不提生前的事。

她不提,我便也不問。

誰人沒有一點傷心的過往。


她能夠在如鏡一般平滑的物體上自由來去,卻不能像恐怖小說中寫的那樣——化作一縷輕煙在迴廊間飄盪,或用腥紅的血溢滿整個浴缸。


'我出不去。'


她淡然說著,彷彿在談論昨天的晚餐。我卻覺得有苦味在舌尖擴散開來。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與Amber的友誼也逐漸顯得稀鬆平常。


她依然是我唯一的朋友。



偶爾莫名的微笑或許能讓人感到親切友善,太常自言自語卻會被人視作瘋子或傻瓜。


某天夜裡,我在宿舍的穿衣鏡前與Amber聊天。鏡面卻忽然一閃,等我回過神來,纖細的身影早已消失無蹤。


我疑惑地轉過身,卻看到Janine坐在床上,神情古怪地看著我。


看來她難得在半夜醒來了。

我默默嘆了口氣。

下次為了保險起見,即使室友睡了,還是得躲到廁所聊天。


'妳害我被別人當成瘋子!'


我在廁所的鏡子上一筆一劃惡狠狠地寫著:


'我不用指望和Janine作朋友了。'


'妳還有我啊。'


Amber倒是不介意我不負責任的指控,翠綠的大眼含笑成彎。


或許被當成瘋子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糟。



Amber開始試圖教我說話。


用「說話」這個詞似乎並不正確,因為我對發出自己聽不到的聲音感到十分難為情,而且即使努力模仿她的嘴型,我也無法得知舌頭該放的位置或發音是否正確,只是徒勞自喉間吐出怪異的聲音。


興致勃勃地教了幾次後,她也只好失望地放棄了。


'真可惜,妳的聲音很好聽呢。'


不過雖然沒有學會說話,簡單的用語我倒是聽懂不少。


Amber清脆嘹亮的嗓音讓人想起金絲雀黃的鳥兒和含苞待放的花。


有時我並不看她,只是閉上眼睛,細細品嘗著:開心時語尾不由自主地上揚、憤怒時換氣更加急促、難過時雖然刻意用歡快的音調掩蓋,卻顯得比平時呆板死沉。


她是我晦暗沈鬱的世界中,唯一一抹的色彩。我小心翼翼地研究著,視若珍寶地收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