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疏遠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5:01
点击:475
章节字数:15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唐研安的生活如她所願地回到了正軌。每天上課、翹課、考試、吃宵夜,往返於學校與公寓間,卻沒再在天橋下遇到老太婆。


那個周末,她乖乖地回了老家一趟,安撫親愛的媽咪,並向家人們再三保證自己以後絕對會記得報備行蹤,好不容易才脫逃了出來。


變成貓咪的那一周越來越像一場稀奇古怪的白日夢。


顧巧函幾次想跟她說話,都被她笨拙地避開了,她們的關係似乎也一如往常,若是沒有三不五時出現在自己門口的小吃、零食,唐研安或許真的會以為那奇特的經歷只是自己格外瘋狂的腦內小劇場而已。


這一天,唐研安獨自一人走在路上,卻意外瞥見從路的那一頭遠遠走來的顧巧函。

她趕緊閃身拐進邊分支的小徑裡,但是太遲了,與顧巧函走在一起的李成駿已經看到了她。

「嘿!唐研安!」他笑著大喊她的名字,惹得路人紛紛回頭。但這個粗神經的大男孩也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只是向唐研安大大地揮舞雙手。

唐研安無奈,只好極力掩飾尷尬地走向兩人。


顧巧函沒有說話,默默無語地瞅著她,似乎打算用眼神在她臉上燒出個洞來。她只好緊張地扭著衣角,打算隨便打哈哈蒙混過關。


李成駿完全沒有察覺到兩人間古怪的氛圍。他問道:「欸唐研安,感覺妳超久沒出現了欸,去哪了啊?」


唐研安支支吾吾說不出話,正打算編個藉口,李成駿就自己接了下去。他臉上帶著促狹的笑意揶揄道:「該不會是去跟男友約會了吧?還是出國?這樣的話,沒帶伴手禮回來也太沒同學愛了吧...」

他正說到興頭上,顧巧函便出聲打斷了他。


「好了吧,等等不是還要去吃飯?」


清秀的臉蛋上寫滿了不耐。李成駿一看,拍了拍腦袋。


「啊啊,說的也是...好啦,研安,不耽誤妳時間,我們先走啦!」


說著,兩人便相攜而去。留下唐研安失魂落魄地呆立原地。



隔天,唐研安拐彎抹角地向同學打探著兩人的事。


「甚麼?喔,妳說那個大名鼎鼎的顧巧函嗎?她長那麼漂亮,李成駿會對她有意思也是正常的吧?而且據說他們挺要好的...不過也不一定,我和她不熟...嗯嗯嗯...要是她是個綠茶婊之類的,那他們是不是那種關係可就難說了...話說妳問這幹嘛?他倆怎了,生米煮成熟飯了?不過那李成駿也是夠厲害的啊,明明就和顧巧函不同系,怎麼勾搭上的啊...?...嘿!我在問妳呢!」


唐研安根本沒在聽。她只覺得胃裡翻騰得厲害,臉色極度慘白。直到同學拍了她一下,她才回過神來,勉強擠出個笑容、呢喃幾句不成話的藉口,就丟下對方即匆匆地走了。



唐研安生病了。


她窩在房間裡,全身發冷、盜汗,儘管往身上蓋了家裡所有的棉被,牙齒卻還是不停打顫。她手中緊握著橘色的小毛毯,把臉埋在裏頭,想要聞出一絲絲顧巧函房裡的香氣,臉上撲簌簌落下的淚水染濕了被角。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是一想起顧巧函和李成駿走在一起的場景,心裡就覺得難受得要命。雖然去藥局買了些成藥,吃下卻也不見病情好轉。


我說不定就要死了...

唐研安想,慘了,她還沒寫遺書呢...


她打算把櫃子裡那一排大大小小、五彩繽紛的長頸鹿布偶留給剛出生的小表妹, 那副超精緻會反光的手繪撲克牌則要留給一直以來都超想要它的大哥。啊,還有那堆她都沒怎麼用、說不定已經結塊發霉的化妝品,這應該要留給媽咪吧?雖說她可能拿到也不會太開心...那爸爸呢?應該留給他甚麼...?


唐研安想得正開心,卻忽然想到關鍵:可我現在沒力氣爬起來寫遺書了...

她悲愴地哀嚎了起來。


不管她算盤打得再怎麼好,如今的她死後都只能化作一縷孤魂飄盪於塵世間,看他們隨意處理自己的身後事...


她想,自己真是太悽慘太可憐了,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她更悲劇的人了。


不知道要是我死了,顧巧函會不會難過...肯定不會吧!人家現在忙著約會呢... 哼!見色忘友、忘恩負義、恩將仇報、負心漢、薄情郎!


把能想到的難聽詞彙全在腦中跑了一次,她還是覺得不解氣。她忿忿地抓起床邊的小抱枕想往外丟,手卻綿軟無力、舉不起來。


最終,她就這樣生著悶氣、不甘不願地睡著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