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真相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4:46
点击:500
章节字数:49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隔天,顧巧函在出門前,疑惑不解地將巴著她不放的小安從身上扒了下來。這幾天牠真的越發黏人了⋯


今早起床時,顧巧函又在小貓臉上發現了淚痕。之後不管她刷牙、洗臉、上廁所還是換衣服,牠都亦步亦趨緊跟在後,一步也不願離開。

總不會是因為做惡夢吧⋯?或許牠真的是太想念研安了⋯? 顧巧函一思及此,心中便一陣刺痛。

她決定今天去買些貓餅乾還有逗貓棒回來。無論如何也得讓小安開心起來才行。


而唐研安在顧巧函離開後,便默默地走向鏡子前。

她又做了第一天剛發現自己成為一隻貓時所作的柔軟體操,擺了各種她所能想到的最奇怪的姿勢。

她把自己塞進了一隻透明罐子裡,咯咯笑出聲,又一蹦一蹦地跳出來,在書架上把自己弄成了長條狀。

她又滾了一次顧巧函的床單,到處亂撒貓毛,還謹慎小心地偷偷碰了小黃鴨一下。

最後她整隻貓貼在了鏡子前,戀戀不捨地看著眼前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和毛絨絨的小臉。


她向這幾天作了最後的道別。



顧巧函回家時,腳步十分拖沓疲憊。


她又一次一一詢問了老師、同學、甚至是樓下的早餐店老闆,卻沒有人能給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大家都要她再等等,畢竟唐研安也已是個成年人了,有行動上的自由。她明白這個道理,卻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急如焚。但是即使如此,她的左手還是提了袋給小安的玩具零食。


當她打開房門時,突地感到一股力量自內向外推開,她還來不及反應,就見一個橘色的身影一溜煙鑽了出來,毫不遲疑地向樓梯直奔。

「小安!!你要去哪裡?!回來!!」

唐研安卻義無反顧地拼命向前跑。

她已經蹲守在門前半個鐘頭了,就為了這一刻。

儘管心被後頭聲聲呼喚刺得疼痛難忍,她卻不停告誡自己:絕對不能回頭、絕對不能瞧見那張她眷戀的臉,否則她就再也跑不動了⋯


顧巧函一看情況不對,立刻扔了手中提袋,連門都顧不得鎖便跟在小安後頭往下衝。她猜想,或許牠終於等不及了,打算去找牠的主人,若是果真如此⋯心中一盞微弱的燈火亮起,她跟著小安跑出公寓、跑入雨中,心下卻道:如果最後還是找不到研安⋯這是很有可能的事。如果最後還是這樣,至少、至少一定要把小安帶回來⋯


唐研安在逃出公寓前,遭遇了點困難。


公寓大門為保住戶安全,自然都是鎖上的,她當下只好慌不擇路地往回跑,略過顧巧函身邊急匆匆地躍上樓梯間的小窗。好在她險險躲開了顧巧函的手,小窗也沒有鐵條。她用力推開紗窗,鼓足勇氣一躍而下。冰冷的雨水即刻撲面而來,轉

瞬洗刷掉她殘存的猶疑與恐高的暈眩。完美著陸後她喵地大叫了一聲,便指高氣昂地向目的地邁進了。


至於顧巧函,因為唐研安老是鑽窗鑽小巷、就是不願走正路的關係,她一度跟丟了那淺淺橘色的身影。雨中的能見度很低,她不顧一切地揮開眼前的水滴,無視旁人詫異的眼光,在巷弄間穿行,最終還是找到了牠。

「小安!!回來!!你是不是要去找主人?!我和你一起去!等等我好嗎?! 小安⋯!!」


唐研安以為自己已經甩掉顧巧函了,正暗自得意時,卻又聽到她的呼喚,嚇得她腳下一滑、差點摔倒。

不知她有沒有撐傘⋯?應該是沒有吧,她肯定來不及拿,這樣在大雨中亂跑,感冒了怎麼辦⋯?

唐研安咕噥著,小臉皺成了一團。

她馬不停蹄向目標奔去,只覺得自己這輩子從沒跑的這麼快過,而她心裡只是一個勁兒想著:一定要在抵達之前甩開顧巧函。


顧巧函跑著跑著,發現小安似乎正往學校的方向跑。她不由得疑惑起來。難不成這裡能找到唐研安⋯?


唐研安真的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找到她想找的人。


八天前的那個夜晚,她一如往常從學校慢悠悠地晃出來,心底盤算著等等或許可以買個鹽水雞當宵夜。

經過天橋時,卻突然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自身後傳來:「小姑娘,等等⋯」

她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才發現是個彎腰駝背、矮了她許多的老太婆。老太婆披著一身髒兮兮的斗篷,帽子很大,在溝壑滿布的臉上投下深深的暗影。她手裡拄了根拐杖,木製的,虯繞糾結,款式卻十分古老。這一瞬唐研安還以為自己遇上了落魄的老神仙,可在天橋的陰影下,老太婆看來不僅沒有祥瑞之氣,還透著股瘮人的古怪與陰森。

「呃⋯您叫我嗎⋯?」

唐研安游移不定地環視周圍,打算一有不對,立刻逃跑。老太婆卻不給她這個機會。


她枯瘦的手猛地伸出,一把抓住唐研安的胳膊。那力道大的嚇人,唐研安吃痛, 拼命掙扎,老太婆卻笑嘻嘻地將蠟黃褶皺的臉貼近唐研安,一雙三角眼上下游移著,滿口黃牙熏得她作嘔。

「妳做什麼?!放開!!我要喊人了⋯!」


「唉、唉,小姑娘,別急別急⋯」


老太婆說著,稍稍放鬆了緊箍著的手,卻仍不放她走。


「我說,妳有沒有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啊⋯?」


「妳想做什麼⋯?!!我沒有錢,不會跟妳買任何東西的!」


「不、不需要錢⋯妳先說嘛,妳想要什麼⋯?」


「⋯我沒有想要的東西!我什麼都有了!現在,鬆開妳的手!」


「⋯啊,妳的眼睛可不是這麼說的⋯她道出了妳最深沉最迫切的渴望⋯」


打量半晌後,老太婆嘻嘻笑了起來,她鷹爪般的手指爬上了唐研安的臉頰。

「放心,我會幫妳實現它的,我會的⋯!呵呵呵呵⋯」


她猛地放開了手,唐研安滿臉懵逼、莫名其妙地離開天橋,走的時候頻頻回頭張望。老太婆還披著斗篷坐在橋底,陰影籠罩著她的全身,將她所處的世界與外界隔離。看見唐研安回頭,老太婆吊起嘴角,再次嘻嘻地笑了。


唐研安打了個寒顫,趕緊裹起圍巾、加快腳步離開。就是在那個夜晚過後,唐研安變成了一隻貓。



現在回想起來,當老太婆問她想要什麼東西時,她腦海中浮現的,似乎是顧巧函難得的笑臉。

那天下午,當她經過學校某個花圃邊時,意外看到顧巧函蹲在一邊的背影。當下她決定發掘顧巧函見不得人的勾當,悄悄靠近後,卻看見顧巧函面前放了個紙箱, 箱子裡有隻黑白花的小貓咪,正磨蹭她的手掌喵喵叫著。

那時顧巧函的神情,在斑駁樹影下顯得異常柔和,幾乎讓唐研安看傻了眼。


⋯所以那就是老太婆以為我想要的東西嗎?!難不成她以為我想變成一隻貓,然後每天耍寶撒嬌鬥顧巧函笑?!


唐研安狠狠向一旁啐了一口。

死老太婆!妳在自以為是地幫我實現願望時怎麼不先問問我的意見啊?雖然⋯ 雖然這幾天是過的挺不賴的,可這對我而言還是飛來橫禍啊!


她現在只希望老太婆不要像活動餐車那樣整天換地點幫別人實現願望,否則她可就永遠別想變回去了。


顧巧函跟在小貓後面,卻發現牠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東張西望地好似在找什麼東西。

她看了看四周,發現這裡是學校附近的天橋,更加疑惑了。這邊是流浪漢密集的據點,唐研安總不會莫名其妙流落到這兒吧⋯?

唐研安走到當天遇見老太婆的角落後,便定住不動了。


一個披著斗篷的佝僂身影背對著她,卻不知為何像是感知到她的到來,拐杖咖地敲了地面一下。


大雨嘩啦嘩啦傾瀉而下,沿天橋面滴成了一片簾幕,分隔了老人與貓。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

「⋯啊,小姑娘,妳是來找我的嗎?呵呵⋯這次還想要什麼呀⋯?」



另一邊顧巧函趕來時,見到人貓對峙的場景,更加摸不著頭緒。


「小安⋯!」

她低聲喚道,橘色小貓卻頭也不太抬,一動不動地盯著眼前的身影。


她只好搶一步將貓咪擋在身後,抹了抹臉後說道:「阿婆妳好,我是來找人的, 請問您知道唐研安嗎⋯?就是個短髮、嬌小的女生⋯」

顧巧函盡力描述唐研安的外表特徵,對面的怪人卻完全沒有回應。當她正想放棄,伸手要將小安抱起時,一陣粗糙的笑聲卻從斗篷下傳出:「怎麼,妳竟然不知道嗎?嘻嘻,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可愛⋯」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我應該要知道什麼?」


「妳要找的人,就近在眼前哪!她可是為了妳,變成了這個樣子⋯」


「⋯妳說什麼?!」


顧巧函不可置信地望著老太婆手指比的方向。


小貓僵直著身子,滿眼驚恐地望著她。


「⋯妳說她是我要找的人?!她就是研安?!怎麼可能?!!妳對她做了什麼⋯?!!?」


老太婆面對咄咄逼人的顧巧函,不慌不忙地道:「是她希望我這麼做的⋯她想變成一隻貓,而我實現她的願望⋯」


「妳說妳能將人變成一隻貓?!」


「是啊,妳不相信?唉,現在的年輕人啊⋯」


「⋯那我想要請問,什麼叫做為了我變成一隻貓⋯?」


「嘻嘻⋯妳喜歡貓吧⋯?」

顧巧函正想回應,卻眼尖地注意到小貓想要溜走。她手快地拎住牠的脖子,沉吟道:「⋯妳要怎麼證明妳所說的話⋯?」

「呵,我也能幫妳實現願望啊⋯」

「那,我要她回來。幫我把唐研安變回來。」


唐研安一聽,驀地停止了掙扎。她怔怔地望著顧巧函平靜的臉,顧巧函卻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老太婆卻像是感到有趣似地笑了起來。


「現在的孩子啊⋯妳們回去吧。」


「⋯妳不打算實踐諾言嗎?」

「有點耐心吧,小姑娘。明天早上,妳在找的那個人就會回來。」


「⋯謝謝!謝謝您!!」


顧巧函激動了起來。她不知道這個老太婆說的是不是真話,但她寧願相信她,她寧願相信、明天早上唐研安就會回來。


唐研安在半空中瞠目結舌了半晌。


她沒有想過,這個過程竟會如此順利,也沒有思考過,若是被發現自己的身分該怎麼辦⋯就算現在逃跑,之後變回人形也還是得見到顧巧函,躲得了一時,逃不掉一世。


她內心慌亂無措,時不時抬眼偷瞧顧巧函的表情,顧巧函卻伸手一撈,將濕淋淋的牠抱在懷中避雨。


顧巧函對老太婆鞠了個躬,就頭也不回地走入雨中。


沿路上,顧巧函完全不發一語。直到進了家門,小貓咪立刻一躍而下,縮到小窩邊,她才開口說道:「⋯研安⋯?妳真的是研安嗎⋯?」

唐研安拼命猛搖頭,小尾巴一甩一甩。


顧巧函看了卻突然噗哧一笑:「現在我有點相信那個老太婆說的話了⋯這的確很像是研安會有的反應。」


她走向前、彎下腰柔聲道:「那,不管你是不是研安,這樣濕濕的都會感冒的⋯我先幫妳洗澡好嗎?」


唐研安一聽嚇得毛都快掉了。

開什麼玩笑?!都已經被知道真實身分了,哪可能還像以前一樣給她摸啊!!!! 這樣我不就等同於一直都在顧巧函面前裸奔嗎?!就算再怎麼色膽包天,我還是 記得禮義廉恥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幾個字該怎麼寫的好嗎?!!

她連連倒退了好幾步,直到再也避無可避,只好弓起身低聲嘶吼起來。

別靠近我!再靠近我就咬人了!!


顧巧函卻也不惱,反而板起臉道:「你不能不洗澡,這樣會感冒。小安⋯乖,聽話。」

唐研安聽到最後幾個字,竟也愣愣地走上前幾步,過了幾秒後她才發現:不對! 她不是已經知道我是誰了嗎?她憑什麼叫我聽話啊!!

她轉身撒腿就想跑,卻比不過顧巧函的眼疾手快,一下就被拎了起來,噗通一聲扔進浴缸。


顧巧函冷眼望著橘色小貓在裡頭哀嚎,被一隻手按著沖水的場面,再把場景代換到唐研安身上,突然覺得有些想笑。


這是唐研安洗過最慘烈的一次澡。因為掙扎的太激烈、吃了太多肥皂水,她覺得自己現在連打嗝都能吹出好幾個彩虹泡泡。


然而幫她吹毛時,顧巧函的動作一如往常溫柔,倒是唐研安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說不定,她根本不相信那個怪婆婆說的話⋯要不然她哪可能還對我這麼好⋯?」


於是被順毛時,她忍不住放鬆警戒,一如既往發出呼嚕嚕的聲音,此時顧巧函卻笑道:「研安,妳喜歡別人幫妳吹頭髮吧?」


唐研安一聽到自己的名字,立刻嚇得驚跳起來。顧巧函順手把她按了回去,手上的撥弄毛髮動作沒有停,也沒再開口說話。


唐研安覺得尷尬極了,她不明白顧巧函的大腦是什麼構造。正常人會這麼快就相信怪婆婆怪力亂神的胡言亂語嗎?!!就算真的相信了,正常人會這麼快就接受青梅竹馬的死對頭以貓型和自己同居了七天的慘烈事實嗎?!?如果換作是她, 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會尷尬至死的。拜託!!就連每天露著屁屁擦乳液這種事都被看光光了欸?!難道顧巧函這麼沒有羞恥心?!! 所以她其實不是正常人…..?!!


吹乾毛皮後,顧巧函把小貓放在床上,用毛巾把牠包得嚴嚴實實,說了句:「早點睡吧。晚安。」就去洗澡了。

唐研安挺屍般躺在床上,只覺得自己比千年木乃伊還要僵硬。


此時她才想到,身為貓咪的她當然是不穿衣服的,至於那身她引以為豪的橘色毛皮,大概等同於人類的汗毛腿毛手毛頭毛鼻毛陰毛⋯所以說、難不成這些天來她一直都在顧巧函面前裸奔嗎?!!那麼她、她現在正洗得乾乾淨淨、赤身裸體地躺在顧巧函的床上嗎?!?這難道是個等待君王臨幸的概念⋯?!唐研安腦海浮現宮廷劇中,妃子被裹在綾羅綢緞裡,像個手捲似地被小太監扛入寢宮的畫面, 頓時被雷得皮焦肉嫩。

她趕忙把毛巾從脖子上扒拉下來,奈何顧巧函手勁太大,把她捆的太緊。與它拼死搏鬥了一陣之後,她終於不敵疲憊,沉沉睡去了。


顧巧函走出浴室後,看到裹在毛巾裡、像隻小飯糰般只露出一顆頭的小安,忍不住笑著摸了摸牠的頭。


對於小安就是唐研安的可能性,她雖然驚訝,卻也是樂見其成。一來這樣研安很快就會回來了,二來⋯或許她們也能因為這幾天的相處而冰釋前嫌。


儘管對於貓咪小安的消失有點遺憾⋯但是,貓咪可以再養,研安卻只有一個,這是無庸置疑的。

聽著一旁均勻的鼻息,她輕輕摟過小貓咪,熄了夜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