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歉意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4:22
点击:565
章节字数:23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幾經周折後,這天下午,顧巧函還是出門上課,留小貓自己在家看門了。


唐研安興奮地不能自已。


她故作乖巧地送顧巧函出門,甜甜地喵了幾聲,卻在顧巧函將門闔上的下一秒喜滋滋地做了個鬼臉:哇哈哈哈!這下我愛幹嘛就幹嘛,妳也管不著啦!

她一轉身蹦到乾淨整齊的床上大跳特跳,模仿體操選手在高空中做出各種奇形怪狀的姿態。顧巧函的單人床彈性堪比體育課用過的彈簧床,稍微用力點蹬就能讓她夠到天花板。

唐研安玩得不亦樂乎。

幾分鐘後,她終於把床蹂躪得差不多了,氣喘吁吁攤在床上裝死。可那兩隻大眼睛賊溜溜地一轉,就又發現了好玩的新遊戲。

啊!來翻翻顧巧函的抽屜好了!搞不好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她靈巧地跳下床,一溜煙地衝到書桌前。然而,桌子抽屜的把手用貓咪肉肉的手掌根本開不了。唐研安苦思許久,靈光一現,興沖沖地跑去顧巧函的鞋櫃前。果然,印象中顧巧函還有一雙帆布鞋⋯

她為自己超群的記憶力感到驕傲。


她又拉又扯,好不容易才把鞋帶從鞋子上頭扯了下來。然後又回到抽屜前,小心翼翼地將鞋帶穿過把手、千辛萬苦地把繩子兩端咬在口中。接著用力往後一拉⋯ 噢耶!開了!


唐研安真心覺得自己是貓界的愛因斯坦。

看我碾壓眾貓的智商!

她探頭往抽屜裡看去,同時緊張地做著心理建設,在腦內高速運轉一萬個關於抽屜內容物的幻想---說不定裡面整齊排列著風乾的人體器官,因為顧巧函其實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變態;說不定裡面藏了無數個泰迪熊、洋娃娃、Hello kitty 公仔, 因為顧巧函其實超愛粉紅色夢幻甜美公主風;說不定裡面會擺滿各種唐刀、飛針、塗了毒藥的暗器,因為顧巧函其實是個隱藏在民間的高手;說不定、說不定裡面放了個計時炸彈,下一秒就會爆炸,因為顧巧函其實超級討厭貓咪⋯⋯!!! 唐研安快被自己的假想給逼瘋了,她低下頭,謹慎地瞥了眼抽屜內部,然後,腦內就像有根弦「啪!」地一聲斷了。

什麼嘛!就只是普通的文具而已嘛!無聊死了!就算是堆得像座山丘一樣高的小黃書也好,她居然、居然只在裡面放什麼簽字筆、迴紋針?

唐研安出奇地憤怒了起來。她為自己剛才的緊張感到可恥,哇啦哇啦地把那堆文具翻的亂七八糟,再砰地一聲把抽屜關上。她決定再也不去翻顧巧函的抽屜,而是轉攻床前那台看起來光亮如新的電視機。

唔唔⋯螢幕真大啊!拿來看電影剛剛好!

她嘿嘿笑著,到處亂轉地找遙控器,卻意外瞥見了隱蔽在窗簾後的一抹鮮黃。 咦


⋯?顧巧函會喜歡這種顏色的東西嗎⋯?那是什麼?幹嘛藏在那裏?

房內深深淺淺的黑白灰藍色調中,明豔的鮮黃格格不入。唐研安悄悄揭起簾子一角,卻在瞄過一眼後愣在原地。

她用前掌輕輕碰了那東西一下。


沒錯⋯的確是那隻她小學時送給顧巧函的小鴨瓷偶⋯

那時班上戶外教學,去鶯歌陶瓷博物館,看師傅怎麼捏出漂亮的陶器,最後還有個 DIY 課程,小鴨子就是在那裡捏出來的。

唐研安看著那隻五官明顯不正,比起鴨子,更像企鵝的玩意兒。黃色顏料塗得厚薄不均,眼珠子還歪了一邊⋯

簡直醜的教人不忍直視⋯顧巧函,妳還留著這東西幹嘛⋯?

唐研安摸著小鴨子的翅膀,心情十分複雜。她還記得自己那時努力想把它做的可愛點,修正了七七四十九次,只希望顧巧函會喜歡的心情⋯

可是,當她充滿期待地把小鴨送給顧巧函時,顧巧函卻只是很有禮貌地說了聲謝


謝,雖然微笑著,卻也沒有很開心的樣子,還隨手就把它放到一邊去了⋯

我那時可是為了這個哭了一整晚,還失望了三天三夜,和顧巧函鬧彆扭鬧了一個 禮拜喔⋯而且那段時間她也沒主動來找我和好,還是我自己憋不住跑去找她的⋯ 真是討厭的傢伙⋯結果她現在又把這個放在這邊,是想幹嘛?表示自己很珍惜嗎?


哼,我才不會領情呢⋯

唐研安想著,卻又忍不住嘴角上揚。她的尾巴輕輕晃著,抬起頭,又看到一個相框,裡頭放著她和顧巧函小學時的照片。

啊!為什麼要放這個⋯!好醜喔,換掉啦⋯!

照片裡,顧巧函沒什麼表情,又黑又大的雙眼卻十分漂亮,粉雕玉琢的五官精緻異常,儼然一個冰雪娃娃。一旁的唐研安卻靠在她肩上咧大一張嘴吐舌頭,做著慘絕人寰的鬼臉,和顧巧函一對比,更是醜的天怒人怨。

噢,天哪,為什麼還留著⋯!

唐研安一邊哀號,卻一邊回想起自己壓在抽屜裡的那本相冊。那裡面的每張照片裡,顧巧函都是副僵硬面癱的樣子,倒是自己的小動作層出不窮、千奇百怪⋯ 她想起有次自己出其不意,扯住顧巧函的臉頰,而相機剛好捕捉了那個瞬間。最令人驚嘆的是,就算在那種情況下,顧巧函還能處變不驚地默默看著鏡頭,只是在事後狠狠地回捏了她一把做為回報⋯

唐研安忍不住甩著尾巴大笑起來。她輕快地跳到床上打了個滾,爬起身後看看四


周,才驚覺整個房間被自己弄得多混亂。


她突然感到有些良心不安。大致上說來,顧巧函這兩天對她還是挺好的,至少沒有見死不救,而且還挺⋯溫和的。她不是替她上藥了嗎?還替她吹了毛呢⋯


想著想著,唐研安就更加心虛了。


她爬了起來,努力想把床單鋪平,卻把毛蹭的到處都是。橘黃色的貓毛漫天飛揚, 弄得她打起連環噴嚏:「哈啾!哈---哈啾!」

搞什麼?變成貓了還這樣?哪有人對自己的毛過敏的?

她忿忿不平地轉移陣地,決定先把其他地方收拾好。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抽屜拉開之後,卻發現那笨拙的肉墊完全無法把文具回歸原樣。她又把鞋帶叼至鞋櫃旁,然後更加沮喪地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把它穿回去!

⋯唐研安開始有點想念自己靈巧的十指了。

束手無策地在房內轉了幾圈後,她只好默默蹲回臨時小窩裡裝乖,在心裡打著小算盤,思考該如何平息顧巧函的怒火。

她想著,以貓咪的型態蠢萌蠢萌地喵個幾聲,蹭顧巧函幾下,大不了再打個滾, 就能分散顧巧函的注意力了吧?

唔唔⋯可這樣的話,自己的尊嚴何在?對方可是那個冷淡高傲連個斜眼都不瞥給人家的、討厭無比的顧巧函啊! 可是⋯不對不對,本來弄亂她房間就是自己不好嘛,下次該更有技巧一點,最好偷窺得了無痕跡,來去不留蹤影⋯不過,該怎麼做才能達到這樣至高無上的境界呢⋯?感覺頗有難度啊⋯

唐研安思索了半天,最終就這麼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