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死亡

作者:鬼一口
更新时间:2018-06-14 13:37
点击:417
章节字数:14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對小時候的我來說,公園就是我的秘密天堂。不過其實它就坐落在交通要道的一角,周圍全是住家商店,完全沒有隱密性可言。


公園外的馬路每到顛峰時段就會有各式各樣的人車經過。


我和她會站在路旁,猜測等一下經過的會是誰家阿姨的鐵馬或誰家爸爸的汽車。猜對的有飲料喝。


她拿著那瓶7-11的鋁鉑包奶茶,笑眯眯地看著我,在紙上寫下:隔壁賣包子的爺爺。


那個爺爺賣的包子很好吃。現在差不多五點半,正好是他收工的時刻。


冬天天暗得早,路燈早被點亮,在她臉上投射昏黃的光。我呆看她白皙頰上顫動著的睫影,想要伸手輕觸那濃密纖長。


如果讓我回到過去,我絕對不會放縱自己這麼癡迷地望著她。


我就這麼看著,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站在馬路中央。


喚醒我的是身後刺耳的煞車聲。


她驚恐的表情無限放大。


我被她用力推到路旁。


濃稠的血花飛濺。


鋁鉑包破裂的聲音。


奶茶甜甜的氣味。


輾壓人體的噗哧聲。


骨頭斷裂的喀喀聲響。


她從頭到尾都望著我,嘴脣開合著,表情痛苦扭曲,卻始終一語不發。


鮮血自她殷紅的唇角流出。鮮血濺到我的裙擺上。鮮血染紅了柏油路,使輪胎看起來黏稠濕滑。


那血摸起來仍舊溫熱,她纖細的身軀卻卡在車子底下像隻破布娃娃。


她的腸子流出來了,白森森的大腿骨也被彎折成詭異的角度,從綻裂的血紅色缺口穿刺而出。


奶茶噴到了我的臉上。


我只聽到尖叫。淒厲絕望、不斷的哀嚎。


那是我的尖叫。


自始至終她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後來我想,我一定是在那天把一生的聲音全用完了。


我只知道,當我稍微清醒一些後,望著她的屍體,我下意識就想講:妳猜錯了喔,剛才那個不是爺爺的三輪車。


卻發現自己再也說不出話。


------------------------------------------


妳幾歲?


我用原子筆寫下這句話,把紙條遞給她。


17。


十七歲。


也就是說,她就要死了。


我站起身來,焦躁不安。


不行。我得做什麼阻止她。


阻止她陪我玩那愚蠢的遊戲,阻止那輛休旅車開過來,阻止這個悲劇重演⋯


但是,若我真的成功了,現在在這裡的我會怎麼樣呢?


如果真的成功了,十二歲的我會一無所知、開開心心地活下去。她還會活著。我不會失去聲音。而現在的我、二十二歲的我,會消失,會被抹殺,會被她⋯永遠地遺忘。


------------------------------------------

夜深了,我在床上輾轉反側,徹夜未眠。


隨手翻出筆記本,想要看看她娟秀的字體,讓自己安心。


可是,紙片上只剩下我的獨白。


就像她不曾存在過。


怎麼回事?


我瘋狂翻扯所有的紙張。每一片,每一片她的字跡都消失無蹤。


只留下隱約繾綣的花香。


------------------------------------------


我買了一枝和她一模一樣的筆。


那是一枝深藍色的、線條圓潤的鋼筆。她總是用這枝。十年前或現在都還是一樣。


趁她不注意時,我把我們的筆調換了。


我把屬於她的筆收進筆袋。


那天晚上,我顫抖著手,將筆袋打開。


裡面空無一物。


鋼筆已經不見了。


------------------------------------------


不對勁。


一切都不對勁。


從我找到那扇門起,已經過了半年。


持續了半年的、陰鬱寒冷的冬天。


每天重複的、規律地來到那裡的熟人們。


不存在的字跡與鋼筆。


她身上飄散著的、奶茶與花朵的甜香。


一個可怕的想法竄過腦海。


顫慄的恐懼感沿著脊柱緩緩爬升。


莫非一切只存在於我的想像?


不是的。


不是那樣的。


我突然衝出門外,只想打開那扇小門,看到一切安然無樣。


只有這樣才能平息我騷動的疑懼與恐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