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巧克力银莲花

作者:妹妹爱上姐姐
更新时间:2018-06-12 21:44
点击:468
章节字数:65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桔梗睡眼惺忪的醒来,还是昨天的病房,但现在已经一片明亮,还有温暖的晨光洒在她的脸上。


这个时间,桔梗居然有些犯懒,明明昨天那么想离开这里,如今却觉得格外的安静。


是的,很安静,在桔梗的一边,罗兰还在安详的睡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床上仿佛散开的花瓣,宁静的睡脸在晨光中仿佛天使一样。


桔梗也有过想要照相的冲动,但每当看到镜头里的罗兰,桔梗不知道为什么会心里慌慌的,就连现在只是静静看着罗兰,桔梗也有种奇怪的感觉。


罗兰微微动了一下,双眼缓缓的睁开了,还在迷糊的她直直的盯着桔梗,看清视线里的人是桔梗后,那双眼睛睁大了,身子也仓皇的坐了起来。


“抱歉,吵醒你了。”


 罗兰是自己醒来的,但桔梗觉得罗兰应该再睡的久一些,从安详的睡脸就知道她累坏了,明明她才是最需要被照顾的那个人。


“不,已经很晚了,是我睡得太久了。”


有些头发因为静电翘了起来,罗兰只是用手指当做梳子划过,那些头发就乖乖的躺了下去。


桔梗很羡慕柔顺的头发,自己的头发虽然没有卷过,但从来都不柔顺,一觉起来总会乱糟糟,和罗兰相比,自己现在一定一团糟吧。


“我先去洗下脸……”


桔梗从床边下来,但起身的时候感受到一股阻力,罗兰从昨晚就攥着的衣角如今依旧没有放开。


 “啊,对不起……”


罗兰把手松开,刚醒来的脸庞已经微微泛红。


桔梗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床铺已经被罗兰整理好,铺着的床面找不到一丝的褶皱。  


“麻烦你了。”


桔梗早就预料到大概会是这样,所以没有多少惊讶。


“恩,没什么的。”


罗兰笑着摆了摆手,她的手里拿着桔梗的包走了过来。


“老师我们走吧。”


“诶?你不洗漱吗?”


罗兰摇了摇头,只是把包递给桔梗。


“我想把这种感觉多保留一会。”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幸福。桔梗想不到有什么事情能让罗兰露出这样的笑容,但看着这份笑容,她的心里暖暖的,有种久违的感觉。


  “老师您怎么了?”


   罗兰疑惑的盯着桔梗的脸。


  “没,没事。”


  不知道为什么就畏惧了,桔梗总感觉,现在自己的脸不能让罗兰看到,因为她自己都知道,现在的自己很不妙。


  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桔梗不知道理由,好像这世界有很多事情都没有理由。


  太过走神的桔梗没有注意前方,忽然撞到了行人。


  “对不起……”


  居然在行走的时候乱想一气,自己真的太蠢了,虽然桔梗感觉自己走路的速度不是很快,但这里是医院,如果撞到病人就糟了。


  桔梗已经做好了被责备的准备,但却没有回声。为什么?


桔梗疑惑的抬起头,看到的居然是欧楠。她的眼睛瞪得很大,似乎不太能接受面前是桔梗的事实,而桔梗也是一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


 桔梗瞬间黯然失色,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情才是正确的。现在自己表情一定很难看吧。


  “老师……,欧楠姐……”


  罗兰从房间出来,疑惑着,为什么欧楠姐也出现在这里。走到桔梗身边,老师的表情好可怕。


  “啊,小罗兰,居然在这里遇到你。”


  欧楠向罗兰打着招呼,因为巧合遇到熟人相互寒暄似乎已经是常识。


  “呃,欧楠姐也是来看望病人的吗?”


  欧楠穿的的衣服不像是这里的病人。


   “恩,不过好像没什么问题,那么我先回去了,晚上见。”


  欧楠挥了挥手就转身离开。罗兰感觉很奇怪。老师也是,从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她的脸色并不好看,是昨天的病还没有彻底好吗?


  “老师?”


  罗兰叫了声,桔梗仿佛是被惊醒的人,恍惚的看了看罗兰,又把视线移了回去。


  “您怎么了。”


  “没,没事。”


  桔梗的声音实在不像是没事,但她浑身散发着不要问的气息,罗兰攥了攥衣角,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静静的跟在她的旁边。


  交了费用后,两个从医院离开,在庭院处有处不大的树林,走过这里,罗兰大概要和老师分开了,而老师现在的状态让她很不放心。再偷偷的看了眼老师的脸,依旧是很难理解的表情。


  “那,罗兰同学……”


  站在分道扬镳的路口,老师发出没有精神的语气,罗兰多希望,这些只是生病的副作用,那样的话,起码自己也不用在奇怪了。


  “老师,我们去你的家里吧。”


  罗兰还是放心不下这个状态的老师,妈妈那边只要说是去补课就好了。


  “呃,我……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罗兰终于看到自己能理解的表情,老师是失落着,那张脸难受极了,罗兰不知道为什么会样子,只是看到这张脸自己也会默默的难受。老师不应该这样对。


  “但是,……老师你现在的状态我不放心啊。”


  桔梗微微怔了一下,原来自己的表情都显露了出来啊,而且还让自己学生这么担心。


  “这是……没关系的,我没事的。”


  连借口都想不出来了。


  “怎么可能没事。”


  有人看到老师的这张脸,谁都不会相信没有事情。让老师难受的到底是什么,罗兰多希望老师能讲出来,但要是能这么简单讲出来,也不会让老师这么难受了吧。


  “对不起,我说了奇怪的话。”


  罗兰明明自己是最了解那种感觉的人,如今却强人所难,真是失礼。


  “没,我知道罗兰同学是在担心我,我这个老师真的不称职啊。”


  桔梗苦笑着。


  “那,老师您一定要回到家里,答应我。”


  桔梗露出笑容。如果老师不想说的话,那就永远不要知道了,我所喜欢的只是老师,无论经历什么,无论背负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都不会改变这份心情,这样就够了。


  “恩……”


  桔梗痴痴的点了点头,以为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解释才能罗兰不再担心,但那孩子似乎早就理解了一样。


  罗兰转过身子,如果老师认为一个人好的话,自己应该早点离开。


在不远前就是可以拐角的地方,只要在老师见不到的地方,她就能放慢脚步,现在罗兰的步伐很快。


  “罗兰!”


  忽然在途中传来老师的声音,罗兰就像是触电一样的停住,差点因为惯性跌倒。罗兰回过头,老师正很快的赶过来。


  为什么忽然叫住自己,罗兰无法理解,老师不像是要归还什么丢失的东西的样子,她的速度很快,像是只要慢了,就说不出口的事情。


桔梗走到罗兰面前,她紧紧的攥着手,已经开始微微的发抖,她到底用了多大的勇气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在很久以前,我也喜欢过一个女孩。”


  “恩……”


  罗兰轻轻的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说这个,自己的心意老师已经知道了,再说什么也没有办法让自己放弃,老师应该懂得才是。


  “那个人,就是欧楠……”


  桔梗终于说出来了,声音很低,但确实是说出来了,像泄气的皮球,桔梗松下了身体。


  “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啊,为什么老师在欧楠姐面前那种奇怪的表情,为什么在见到欧楠姐后就像是生病了一样,昨天也是欧楠姐送老师来的医院,原来是因为她啊,明明老师亲自的告诉了自己,罗兰因为松了一口气才是,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难受,只能露出虚伪的笑容。老师一定看穿了吧。


  “她要结婚了……”


  桔梗说完了所有想告诉罗兰的话。


  “所以老师才这么难受啊……”


 罗兰露出灿灿的笑容,桔梗很奇怪,她不知道讲出这些对方会是什么表情,但绝不应该是笑着才对。


  “因为老师还喜欢欧楠姐啊。”


老师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呢,或许是因为想要将这一切倾诉出来,只是自己恰巧的在她的面前,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师那么难受,仅仅是因为喜欢的人不再喜欢自己了,但只是这点仅仅,就足够了。


“……”


桔梗苦笑着,果然是这样啊,她也一直知道,只是听到别人这么说才确定,但是这样一来,自己该怎么办啊。欧楠已经不喜欢自己,自己该怎么办啊。


明明在自己学生面前,桔梗居然控制不住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仿佛是柔软的触感,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人帮自己擦拭着忘记管的眼泪。


罗兰伸出手,把桔梗的眼泪擦掉,这个时候多希望老师能矮一些,如果自己能抱着老师,她一定会好受些吧,如今自己能做的,也只是这一点而已。


似乎是察觉了罗兰想法,桔梗忽然倒了下来,整张脸埋在她胸口,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掩面的老师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声。


即使把桔梗送到家里,在离开后,罗兰依旧担心着。


  仿佛是一场暴风雨过去,桔梗哭了好久之后,便一直就没有说话了。只是一直望着窗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桔梗睁着眼睛就“睡着”了,沉浸在梦中。


  就算罗兰留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几乎是一下午的时间,直到午后变成黄昏,她见到老师的那双眼睛,依旧红肿着,仿佛不再会消散了一样,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自己连老师梦里都踏不进去。


  “罗兰你来了呀,今天有什么事吗?都这么晚了。”


  走进员工室,因为已经迟到了一小时,一起工作的阿姨担心的询问着。


  “没,因为买东西就不小心忘记时间了,抱歉。”


  罗兰勉强的笑了笑。


  “真是年轻啊,虽然这样迟到会被扣工资,不过我也好想体验一次啊,下次罗兰要不要和我去呀。”


   年近四旬的阿姨有些发福,憧憬的幻想着如果是自己,该是怎么样的画面。


  “啊,抱歉,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被扣工资,总感觉亏大了。”


  想到自己本来就不多工资被扣几次,自己还不知道能买得起什么。


  “嘛嘛,我只是开玩笑呢,你没事就好了。”


  “诶?”


   罗兰疑惑着。


  “你刚刚就像是霜打的茄子,阿姨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现在这样好多了,遇到不开心的事情记得和阿姨说哦,虽然不一定可以帮到你,但别看阿姨这样,当年也是因为追求的人太而烦恼的类型。”


  如果阿姨再瘦十几斤,的确是个漂亮的人。这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罗兰尴尬的笑了笑了,没想到因为老师的事情,自己的状态也不对了,这个时候应该打起精神才对,即使帮不到老师,也不能让她们担心。


  罗兰拍了拍自己脸。


此时,门响了,她好奇的抬起头。


  “……”


  门口的居然是欧楠,她正看着罗兰,就像是盯着一开始的猎物,她默不作声,但这样更可怕了。


  “罗兰,你来一下。”


 欧楠说完就离开了。


 为什么?因为自己迟到了么?但如果是这些应该店长来才是,欧楠姐只是自己的前辈,而且也完全没有必要露出那样的表情。难道是老师的事情?想起老师说她喜欢的人就是欧楠姐,罗兰的心里很动摇。


  “啊,真恐怖,明明是个漂亮的孩子,要是像罗兰这样多可爱点就好了。”


   漂亮和可爱是什么样的量词,罗兰有些不明白。如果说是恐怖的话,欧楠刚刚的表情的确很可怕。


   “阿姨我先离开一下。”


  罗兰还是决定过去。


  “等等。”阿姨忽然拉住罗兰,凑近耳边说:“我听说欧楠要和店长结婚了,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了啊。罗兰楞了一下,走出门口。


  欧楠在一颗树边,背对罗兰,她正看着什么。罗兰好奇的走了过去。


  “您有什么事?”


  欧楠转过身子,露出浅浅的笑容。罗兰怔了一下,仿佛之前见到的可怕表情是幻觉一样。


  “你来了啊。没什么,只是这里种的一朵洋桔梗好像已经冻死了,应该是因为昨天的雪吧。”


  原来是地上的花啊,果然在树的旁边,有一朵枯萎的花枝,花瓣已经消失不见了。罗兰很疑惑,不明白欧楠为什么要为这种事叫出来自己。


  “洋桔梗发芽的适温22度,这么冷的天气移植出来,就算没有昨天的雪,也会被冻死的。”


  “果然啊……”


  欧楠看着花枝,只是低喃了声,她的声音有些失望。


  细长的花枝,如今已经寒冷变成黑色,大概明天就会降解在土里了。


  “这么长的花枝,应该养了很久吧,您不可能不知道这种花很脆弱吧,明明知道还移植出来。”


  罗兰很奇怪。


  “是啊,但是,我想它要是能自己过了这个冬天就好了。”


  罗兰觉得不可思议,欧楠姐在说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室内盆栽都很难存活的花,怎么可能在房间外存活,而且是这样的天气。只是有趣的想要实验吗?但欧楠姐的脸色并不好。


  “对了,桔梗怎么样了?”


  欧楠姐在问老师的事情,果然早上欧楠姐要看望的人就是老师。桔梗?


  罗兰忽然想起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是想把老师也抛弃吧。如今的老师多像枯萎的花枝。好生气。


  “……应该正在昨天的冬雪里吧,不知道会不会变成这个样。”


  地上的花枝已经完全没有存活的可能。


  欧楠的瞳孔晃动了一下,她楞了一下,忽然露出笑容。


  “那可真让人期待啊,好了,工作工作。”


  欧楠嘿嘿的笑着,轻松的走了过来。


  不是虚伪的笑容,只是发自内心的期待。但看着那由衷的笑容,罗兰更生气。


  “您不打算去看看老师吗?”


  准备离开的欧楠忽然停住,她已经走过罗兰的身边,她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呢,是在笑,还是在惊讶,还是在难过,罗兰不得而知。


  良久,没有传来欧楠的声音,她依旧在走着,脚步声渐渐远去。罗兰因为生气手已经攥了起来。


  “就是因为要结婚,所以才把自己栽培了这么久的桔梗扔的吧,别冠冕堂皇的说什么期待了,你只是在麻痹自己,为自己找个借口,好让自己觉得凶手不是自己,太差劲了!既然这么想抛弃,为什么要养那么久,让她有所期待的开花啊,太残忍了吧!”


  嗓子好痛,自己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连身子都在发抖了。


  远去的脚步声停止了,罗兰回过头,欧楠静静站着,仿佛静止一样,背影后,她到底在想什么?


  忽然,那个背影转了过来,没有任何的波动的脸,平静的仿佛罗兰刚刚只是个笑话。


  “呐,小罗兰你该不会,喜欢桔梗吧。”


  她的声音也好平静,就像是朋友在八卦自己的秘密。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你到底什么意思?罗兰紧攥着衣角。


  “是啊,我喜欢老师,喜欢的不得了!”


  无论是怎么样的问法,无论问多少次,无论是谁问自己,罗兰都会说出,只有这件事,自己可以大声的说出来。


  “我也是哦……”


  平静的脸,平静的声音,但就是那么平静,罗兰的内心已经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她只能呆呆的愣着,不可思议的景象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张平静的脸上,划过本不应该存在的泪。


  “……那,那为什么要和店长结婚?”


  自己居然害怕了,仅仅因为面前的那个人的眼泪胆怯了。她说着也喜欢老师,好像自己所有愤怒都变得荒唐,但如果是那样,为什么还要和店长结婚?罗兰不明白,欧楠姐也有难言之隐吗?如果有,自己该怎么办?老师喜欢着欧楠姐,只要见到她,老师就能好起来吧,一想到这里,罗兰就很难受,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自己。


  “因为,我喜欢他啊。”


  罗兰看着那张笑着的脸傻了,自己的耳朵没有忽然坏掉吧,欧楠刚刚说了喜欢店长,但是,是自己误会了吗?


  “为什么?”


  如今的自己什么样的表情呢,好像是什么表情都不会奇怪了,因为自己也不明白。罗兰感觉欧楠笑着的脸就像是面具一样。


戴面具的人走了过来。


为什么忽然回来?在面具上完全看不她在想什么,那种未知感,让罗兰很恐惧。


欧楠在罗兰一步远的面前停住,她露出奇怪的眼神,伸出手。


“呃……”


或许是恐惧的自觉,即使罗兰能坚持欧楠走到自己面前不退后,但面对那向她伸来的手,自己还是向后退开,罗兰的胆怯一览无遗。


欧楠的手停在半空。


“就像是你,为什么这么可爱,我也不知道啊。”


因为攥着的双手用力太大,罗兰身体都微微发抖了。


“别开玩笑了,真是差劲。”


两边都喜欢着,那不就是脚踏两只船的渣男吗,似乎是很正确的解读,但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那样,或许是太过异常,连这种事情也变得复杂了。


“我也这么觉得……”


欧楠的手缓缓放下,用着一张多么平静的面具,没有感情的声音自嘲着。


忽然


“所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那是一张准备拜托友人的讨喜笑容,调皮可爱。真是熟练变脸的人,连她的话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对不起,我拒绝。”


那绝对是和老师有关的事,无论怎么也好,罗兰已经对那一幅幅的面具开始厌烦。


“帮我把这个送给桔梗吧,”


即使罗兰已经冷冰冰的拒绝,欧楠也选择了忽视,说着是帮,但其实只不过是单方面的要求。


本来,罗兰也可以选择无视,但是,欧楠拿出的是一个淡黄色的信封,在封口有着漂亮的火漆印,上面印着一朵漂亮的花,她并不知道花的名字,只是从形状看起来很好看而已。


这么精细准备的,是请柬吧。


“就为了这种事?”


罗兰发出不符合自己的轻笑,轻蔑的意思谁都能听出来,但是那张面具依旧平静。


“不,本来不想让你交给她的,但是,你意外的适合,怎么,你不敢拿吗?”


即使是平淡的语气,但在罗兰的耳里,充满了嘲讽。


想直接夺过来,摆出凶狠的表情痛骂欧楠,但是,手却无法移动,这种东西应该迟早会出现在老师的面前,即使知道终究会出现在老师的面前,但罗兰依旧害怕着,害怕把这一切呈现在老师面前的是自己。


被说中了,即使多么不甘心。


“连这些都不敢背负的你,到底因为什么才敢说出的喜欢啊。”


罗兰奇怪的抬起头,自己居然听到了不像是面具的声音,好像是错觉一样,欧楠现在的表情,到底是不是提前摆好的面具?


可是,就算是那样的声音,罗兰的心也被直接贯穿了。


是啊,明明那么喜欢老师,居然因为这些胆怯着,不能拯救老师办?不能让老师开心怎么?给老师带来悲伤怎么办?一切不都是因为自己害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师吗。


让罗兰察觉的,是面前的欧楠,为什么是她?罗兰不甘心,为什么别人比自己还了解自己,还是自己最厌恶的人。


“我会交给老师的。”


罗兰粗鲁的夺过信封,头也没回的从欧楠身边离开。


欧楠露出惊讶的表情,那绝对不是面具了,罗兰知道。


真不像样啊,因为愤怒而生气的声音,因为不甘的逃跑。罗兰感觉自己太差劲了,想要紧紧的攥紧拳头,但手中还有单薄的纸片。


不能弄皱,要平整的递给老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