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二十六、史密斯行动

作者:好好龍
更新时间:2018-06-14 00:50
点击:305
章节字数:30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果然来了吗。柳濑 舞衣不由得把手伸向了孙六兼元。

木寅 米莉亚虽然已经把南无药师景光拿在手里,但似乎也没有当场给赤羽刀开光的打算……或者能力。即使这样,并不影响两人摊牌,但愿不会造成致命的裂痕……



虽然柳濑 舞衣在反复盘算着自己手中有什么言弹可以击破双方的矛盾点,但另一边的对话可不会就此停止:“我是说,对相乐校长目前还无法信任,更不能把赤羽刀交给她。……而且,老实话你也一样,木寅 米莉亚。”



相乐 结月以及绫小路的态度,确实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参透的一个点,但显然濑户内 智惠并不知道那么多,她的依据是——“……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景光。”



“……?!”



……嘛,无论柳濑舞衣还是濑户内智惠,显然都没有比起明眼来要稀有得多的“鉴刀眼”能力。虽然如此,只要知道了木寅米莉亚的来意并听到之前其报出骏河脊骨的微妙语气,大体上也能猜到吧。

“你现在捡起来的御刀就是这把对吧?你在……相乐校长在寻找这把御刀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在这里全都放开了说吧,木寅米莉亚,相乐校长……绫小路武艺学舍的企图!”



“……稍等一下,‘长船的’濑户内 智惠同学。”柳濑舞衣觉得自己不得不出言阻止了,“你需要冷静一下,难道你会认为木寅同学能够知道得这么——唔!”



“智姐!米莉亚同学!差不多该回……诶?!”



令柳濑 舞衣手足冰凉、安樱 美炎目瞪口呆的这一幕,自不待言,木寅米莉亚已经把实休光忠抽出了一半,而濑户内智惠不甘示弱,也把手按在了三池的御刀柄上。



“……问这个吗,反过来问,你又是什么人呢?”木寅米莉亚语气冰冷,“会对那个名字格外留心已经暴露了——你与青砥阳司先生存在着不可告人的联系。

与你们二人有关联的无非是五崮传其二,排除掉你刚刚‘刻意引导’我们敌对的一方,换言之,把这里的情报透露给我们的并不是骏河,而是长船,对吧?

长船的目的是要把高层的恶行暴露给我们看……你好像从没隐瞒过这一点。加上提议结成调查队的人,似乎正是长船的真庭 纱南校长……长船究竟是在和什么战斗?或者说,长船究竟是想‘带着我们’……抑或‘利用我们’和什么战斗?”



“等、等一下啊!究竟怎么回事啊?”



“到底怎么了?不、不要这样好吗……”



虽然安樱 美炎和六角 清香努力哀求,也只是让濑户内智惠稍微移开了一点注意力:“她……米莉亚同学,受了绫小路的相乐校长的命令,要把这御刀——‘南无药师景光’给带回去,在对我们保密的前提下。”



“诶……可是,那个……智姐?这……不行吗?”比起即将毕业的三年级生说出的秘密,还是她的态度更令安樱美炎意外,小女孩的声音明显颤抖起来,“我是……不是很懂啦,她想要的话,给她不行吗?……”



“美炎酱是会这么说没错……但我不能允许。”濑户内智惠的目光又回到了白衣刀使身上,“木寅米莉亚……如果你想要这么做的话就解释给我听吧。要么获得全员的信任,要么用武力夺取……只有这两种途径。”



“……抱歉,这句话,我可就不能装作没听到了。”



虽然话说得像是来解决问题的,但柳濑舞衣的动作却比正在争执中的两人要直接得多——直接是举着出鞘的孙六兼元插入了二人对峙的场地,“绫小路的意图是什么,这一点我也一直在疑惑,但木寅同学几乎可以断言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样逼迫她有何意义呢?”



濑户内智惠盯着全国大赛亚军,说道:“舞衣同学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不知道——”



“因为绫小路与镰府的实验并非全无干系,不是吗?”



木寅米莉亚大吃一惊:“你说什——”



亲卫队。柳濑舞衣心想,在已知狮童 真希和燕 结芽均注射过noro、皋月 夜见很可能也是如此的情况下,假设亲卫队全都——也就是说此花 寿寿花亦然,即绫小路学员中至少两人——使用过镰府秘密研究的成品,是很正常的。

即使并非如此,光是燕 结芽自己,因为注射noro是用来保命,这种临床应用就算是折神家,也不可能背着绫小路的医院进行,至少也是取得了绫小路的默许的。

当然这并不能说明相乐结月校长的态度,但反过来讲就是:“绫小路本身……也就是相乐校长,如果是在打算与你们长船开战的前提下获取这把赤羽刀的话,就等于同时在与朝野两股交战中的势力为敌,那是火中取栗一般的行为

。绫小路并不能同时对两边开战……这就意味着,并不知晓谈判筹码的木寅同学不可能是绫小路这次行动的王牌。”



“这种解释恕我无法认同。”濑户内智惠摇摇头说道,“说到底,舞衣同学你又是站在哪一方阵营的呢?”



“我只是想把真相……以及希望带回去,仅此而已。”柳濑舞衣摇头说道。



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来硬的,柳濑舞衣也必须坚持到转捩点的到来……羽岛校长真正期望自己看到的、“绫小路真正的王牌”的出现:“而且,真正握有解释权的人大概很快就会到……如果说到这一步二位还要为了这把御刀而动武的话,不妨先以我为对手如何?两位都是。”



“什!”



竟然夸下海口以一敌二吗,该说是被小瞧了还是怎么。木寅米莉亚不由得心下暗怒。



虽然不起眼,木寅米莉亚姑且也曾经是代表绫小路进过御前试合的选手。

就算败在狮童真希手下,心里始终也还是有一点傲气的。即使是全国赛的亚军,居然说要以一敌二——面对两个为了自己的学校不惜背叛团队的间谍,是不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实际上,濑户内智惠已经准备拔刀了。“……事先声明一句。”始终未曾动怒的年轻声音悠悠传来,“随便两位使用什么能力,这场战斗,我不会展开写……就以肉身与二位交战。”



什么!



她要干什么,刀剑无眼,人被杀就会死,不展开写战斗的话……!对峙中的两人握刀的手都不觉颤抖起来。



安樱美炎和六角清香也是惊呼出声,但七之里呼吹却想到了什么,稍微收起了嬉笑的神色:



“切,这家伙,真是个不要命的呆子,到底什么让她这么拼命啊……嘛,不过反正没有危险就是了。”



即使对木寅米莉亚了解不多也没关系,濑户内智惠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间谍,她内心的动摇和愧疚七之里呼吹也感觉得到——即使有对队友反戈相向的觉悟,也不会简简单单决定杀死队友,尤其是在对方堂堂正正地表达了自己的独立立场之后。

换言之,只要让自己暴露在生命危险下,柳濑舞衣就不必担心跟木寅米莉亚交手的时候会被背刺。



堂堂正正本身也可以是一种武器,简单来说就是这个意思了。

当然七之里呼吹则是虽然都懂但真要自己去做又懒得想那么多的类型,比起这个来,看起来木寅米莉亚应该也不会对柳濑舞衣轻率动手,大概是可以僵持一会儿了?



……外面怎么这么大的风声?



“大概是直升机。”柳濑舞衣说着朝还在犹豫不决的木寅米莉亚点点头,“……排除掉镰府在此地埋下了一个隐忍十年只为钓上我们这种小鱼虾的饵这种小概率事件,现在来的应该是足以代表绫小路的大人物……比如相乐校长了吧。这样,我们可以停战了吗?”



“……如果是的话。”木寅米莉亚似乎也是松了口气,沉吟道。







其实51并不是十分擅长说服,这儿做出的反应看上去很险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实际上如同呼吹分析的是个置之死地而后生,容错率很高的行为,即使木鱼翻脸了也不用怕的

……嘛,当然更不擅长布局就是,本质的技能点还是在侦探上

总之成功熬到结月校长来了,其实游戏和动画此时结月校长的态度也是非常微妙地不同,结月校长寻访这把怎么看都是对菜姬不利的南无药师景光的时间是在调查队刚刚结成的时候,那就是说动念是在美炎在御前试合结束时的行动改变世界线(?)之前就已经动念了,而在动画里那个时间点结芽还活着,结月校长应该还是比较死心塌地地跟大荒魂配合的,虽然肯定还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就是了……不是很懂,这边只好按游戏世界线的来了


史密斯行動好像是有點年代得間諜夫婦相愛相殺的電影(作者有說沒亂配CP的意思)
當沒有絕對的利害時從人的個性下手有時比純粹利害有用許多。
最後問一下各位的想法,你們覺得是媽媽模式的可奈美強還是現在的強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