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尾聲:改變》

作者:zoy
更新时间:2018-06-11 15:28
点击:159
章节字数:60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亞妮從病床上醒來時,發現有一個人趴睡在床邊──從沒機會從上方觀察過的黑髮,不知何時起添增了幾根白絲。

「父親……」她虛弱地輕喚。

「亞妮…?」雷恩哈特先生立刻坐了起來,「妳終於醒了。」

亞妮看著父親的倦容,感到一陣愧疚,「對不起,讓您擔心了,還特別跑這一趟─」

「說什麼傻話。」雷恩哈特嚴肅地打斷女兒,眼中卻透出一絲溫情,「我都聽說了……亞妮,妳為那兩個孩子所做的無愧雷恩哈特之名。」

女孩聞言撇開頭,掩飾發熱的眼角。


亞妮後來才知道,自己手上的傷口在送來醫院之前就被米卡莎用治療咒癒合,經過治療師的專業去疤咒,現在已經消除得連一絲痕跡也不剩。她只是多昏迷了十幾個小時,直到被灌下的生血劑發揮功效。她總共在聖蒙果魔法疾病與傷害醫院住了四天,同時被送來的還有米卡莎和仍有些虛弱的艾連。他們兩人以及更早前來的尤彌爾都住在五樓魔咒傷害科的病房裡,只有亞妮一個人住在二樓,也就是生物傷害科病房…多謝某隻黑豹的利齒。

萊納則打死不肯住院,說他只要一聞到傷口清洗劑的味道就想要吐。[1]



「雷恩哈特小姐,妳的英勇行為證明分類帽是正確的。」醒來的第三天,校長在史密斯教授的陪同下親自到醫院向她表達敬意,也表揚了剛好來探病的萊納等人。


發生這麼重大的事件,薩沙和阿爾敏的返鄉之旅當然被延誤了,他們幾位沒有受傷的人昨天一整天都在魔法部正氣師辦公室接受訊問。

雖然當天最後還是讓肯尼.阿克曼和他的黨羽逃走了,可是根據正氣師在活米村逮捕的其中一個部下表示,肯尼確實是獨角獸的第三個首領。魔法部立刻發布選賞啟事。阻止一個勢力龐大的惡棍繼續躲在霍葛華茲教授的堂皇面具背後,可是說是大功一件,魔法部打算製作少年英勇徽章正式頒給這些學生,連茲和尤彌爾也包含在內。[2]

對於自己用人不慎,據說霍葛華茲的校長自動表示願意下臺負責,但因為他的態度實在太過急切和歡樂,到令人懷疑這老頭根本是等不及要退休,魔法部和其他教職員堅持他的贖罪就是待在那個位置上直到老死那天。整個暑假校長室都瀰漫著一片愁雲慘霧。


湖邊大樹下的活板門在天亮後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霍葛華茲的神秘傳說又多了一項。[3]


「史密斯教授,」當葛萊芬多的學院長要離開病房時,亞妮忍不住叫住他,問出多天來的疑惑,「當初在校長室和火車上,你跟我們說過思考盲點這類的話,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了些什麼呢?」

遲疑了幾秒後,獨臂教授語氣沉重地坦承:「是的,我和小阿克曼教授的確有想這種手法的可能性。但我們不確定犯人是誰,也沒有進一步線索,只是一種純猜測。」他眼中閃過一絲歉意,「其實,雖然我在餐車上跟妳和布勞斯小姐說最好有所準備,但我內心深處並不相信獨角獸會再次犯案──如果,我們教職員的態度能更積極的話,或許就不會讓你們去涉險甚至受傷了。請原諒我們。」

亞妮從來沒有想過堂堂學院長會這麼乾脆地向他們學生認錯道歉,大家慌忙地揮手表示不介意。


史密斯教授再次朝他們點頭致意,才走出房間,留下這幾位一起經歷生死關頭的年輕人。沒過多久艾蓮和米卡莎也偷溜下來,大家開始講述各自分開後的經歷。

尤彌爾仍在昏迷中,主治療師說她所受的傷害是這次事件中最嚴重的,能在不破誓的祖咒下倖存是梅林的奇蹟,不過治療師又說,既然沒有現場倒斃她應該會沒事。這消息令眾人著實鬆了一口氣。不過赫里斯塔至今仍在病床前寸步不離的消息,讓萊納著實惆悵了一陣子。

聽艾蓮說,葉卡教授當天晚上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趕到醫院,看到兩個孩子平安無事時幾乎喜極而泣。今天傍晚他要帶艾蓮母親再過來一趟。


對於米卡莎竟然小小年紀就成為化獸師,大家又驚訝又興奮,米卡莎受不了他們(特別是艾蓮)懇切的請託,只好現場變形──看著黑色猛獸在房內昂首闊步,就算知道沒有危險,阿爾敏和米娜仍不禁倒退兩步。一陣讚嘆和羨慕過後,眾人極力揶揄艾蓮跟女孩生活這麼多年竟然完全沒有發現。亞妮注意到艾蓮臉脹紅的同時,看向米卡莎的眼神若有所思,看來遲鈍如他也終於把小時候那隻黑貓和米卡莎的化獸型態連想在一起了。


接著亞妮毫不意外地被萊納、貝爾托特和米娜訓了一頓,表達他們對女孩當時一個人跑回去的不滿。如果亞妮願意等到教職員再回去的話,他們就可以當場把米卡莎變回人型,女孩也不用受到右手臂上的無妄之災了──他們如此說。

「如果這樣的話,我可能永遠也無法掌握化獸師的力量。」恢復人形的米卡莎插嘴道。「別說什麼力量,若是亞妮沒有馬上跑回去,黑豹米卡莎可能已經被湖水淹死了。」薩莎又補了一句。眾人靜默幾秒後,突然一致把炮火轉向薩莎,指責她跑上來求救的速度太慢,一定是變胖了,要罰她一整個暑假節食。女孩哭著跪地求饒,完全忘記自己接下來的暑假可是在老家,不會被他們這些人管到──讓大家哈哈大笑。

阿爾敏的機智和勇氣被他們大大誇了一番,「其實,直到你跟上我們隨行消影的那刻我才承認你是葛萊芬多。」萊納率直地笑道,讓男孩白皙的臉頰紅到不行。

尤彌爾的自我犧牲讓大家驚訝和唏噓不已,但也都同意若沒有連茲她絕不會這麼做。

艾連忽然紅著臉站起身,支支吾吾地代表自己和米卡莎感謝所有人奮不顧身將兩人救了出來,下一秒被萊納把頭壓在腋下用拳頭搓揉,嘲笑他幹嘛這麼客氣,把氣氛都弄尷尬了。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阿爾敏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亞妮是怎麼猜到那隻黑豹就是米卡莎的呢?」他的語氣顯得十分迷惑,看來想問這麼問題已經很久了。贊同之聲不絕於耳,大家的好奇心也都被挑起。亞妮不禁浮起微笑,正當她要開口時,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是葉卡教授夫婦。

光看第一眼,就知道艾蓮的母親是個活潑聰慧、落落大方的美麗女性──就如同她之前猜想的,艾蓮比起父親更像母親。葉卡夫人蹲下來擁抱艾蓮和米卡莎哭了,與此同時葉卡教授跟他們六人一一握手致謝。

「雖然沒有得到學院杯,但我這輩子的榮譽可能已經用完了。」米娜湊過頭來一臉擔憂地對好友輕聲說。


艾蓮的母親站起身時已經恢復精神,活力滿滿地宣佈她要用多年積蓄的私房錢請在場的所有人吃一頓大餐,現場立刻揚起了歡呼聲,亞妮看在獲知要被魔法部頒徽章時薩沙都沒那麼高興。不過好幾組客人輪班探望後,亞妮已經不想再到任何人多的地方,於是婉拒了葉卡夫人的好意。

米卡莎表示她也想要多休息一下。

「米卡莎,我待會再來看妳~~」葉卡夫人被眾人擁擠出去時轉頭大喊,然後跨步向前,活像個孩子王,「好啦孩子們─我敢說這棟大樓一定有條美食街的─我們只需要把它找出來!」[4]


大家離開後,亞妮終於放鬆地長呼了一口氣,然後轉頭看向歪著頭不知在想什麼的女孩……「走吧,我陪妳回房間。」


「久聞其名,今天第一次看到葉卡教授的第二任妻子呢。」在升降梯裡,亞妮忍不住感嘆。

米卡莎不禁訝異,「妳認識葉卡教授的第一個妻子?」

「算是吧……葉卡教授的大兒子曾經在我家住過一段時間─就在他母親去世不久之後…呃─…」亞妮突然驚覺身旁的人算是半個葉卡家的孩子,自己根本就是在當事人面前聊她的家務事。她知道外面有不少人把話說得很難聽,說古立夏葉卡在妻子死後立刻另娶新歡,甚至寧可把別人家的孤兒撿回家也不肯照顧自己的大兒子。


「原來艾蓮有個哥哥……」米卡莎當然不知道這些,她的好奇心全在那個前所未聞的人物身上,「他是什麼樣的人?」

「吉克他─」亞妮思索要用什麼詞來形容那個人,「對我來說……是個比萊納和貝特更稱職的哥哥。」

「妳知道這樣等於沒說嗎?」女孩毫不客氣地指出。

「…也是。」亞妮承認。

米卡莎安靜了一陣,「聽起來是個好人。」


「看來葉卡教授終於向卡露拉阿姨坦白魔法世界的事了。」走在五樓的廊道上,米卡莎忽然開口。

「這樣不好嗎?」亞妮不解地問

「這樣很好,親愛的人之間不應該有秘密。」米卡莎緩緩地表示。


她們沿著走廊,走進門牌上寫著米卡莎.阿克曼的單人病房裡。亞妮替她拉開床前的廉子,「好了米卡莎,趕快休息吧,要不然他們回來妳又沒得睡了──……米卡莎?」

後方沒有人應答,亞妮心裡隱約浮現不妙的預感,她皺起眉頭──

「米卡莎?」

才剛轉過身,女孩就被一股巨力撲倒在床上,上方傳來駭人的低沉嘶吼聲,利齒朝她逼近,然後──臉上被舌頭給舔了一下。


「米卡莎,我告訴過妳─」她狠狠把黑色大貓推開,沒好氣地說,「這種事第一次後就不恐怖,第二次後就不有趣了!」

黑豹跳下床,蹲著委屈地舔自己的爪子,然後下一秒變成盤腿坐在地上的黑髮女孩。

「地上冷,還不起來。」亞妮無奈地說

米卡莎面無表情地坐到床腳邊,亞妮不禁懷疑這人的情緒和熱情是不是都被動物型態吸收了,才會造成眼前這種的反差。


「亞妮,」當亞妮要起身離開時,米卡莎叫住她。

「怎麼了?」

「關於阿爾敏剛才問的問題─」她直直地看進亞妮的眼睛,「我也想要知道。」

「就是一瞬間,一切都串起來了。」亞妮聳聳肩。

「什麼東西串起來?」米卡莎不屈不撓地問。

看來是敷衍不掉了,亞妮嘆了口氣,只好認真回答她:「最明顯的就是去年聖誕節假期前,妳一走進貓頭鷹屋,裡面的貓頭鷹立即躁動不已,我記得妳自己也說過小動物都不敢靠近妳。然後,根據我論文查的資料,大部分化獸師們除了自己能變形以外,普通變形術也很拿手──我把米娜變成老鼠妳看一次就學會,完全符合這項特徵。」

「原來如此…還有嗎?」米卡莎一面思索著,一面繼續問。

「我想想……薩莎說她多次在肯尼阿克曼門外聽到妳黑豹型態的叫聲,所以她認為妳是他養的寵物─嘿,別瞪我,是薩莎說的好嗎─可是她聽到這個聲音也是去年,也就是妳入學後才開始。」

米卡莎默然地低下頭,似乎是被勾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不過,這點也讓我動搖了─我們聽說肯尼阿克曼抓妳的目的是要勒索屬於妳的阿克曼家產,為什麼妳又會出現在地道裡呢?」亞妮表示她的疑惑。

「根本就沒有什麼家產,里維說十幾年前就被那老傢伙花完了。他只是打算逼出我無法掌握的化獸師能力。」米卡莎不甚在意地說。

「幫助妳對他有什麼好處?他看起來可不像是一個會為族長責任盡心竭力的人。」亞妮皺眉。

「我也不知道。」看來米卡莎也沒有頭緒。

「好吧,再來就是那本《化獸師的前生今世》,我注意到那本書乾淨無損得跟新的一樣,卻只有在『天鵝王子』那個章節起頁有個小小的摺痕。最後一刻,我想起妳前幾天說過艾蓮小時候養過一隻貓的事,因為那個摺痕,我才聯想到被人困在動物身體裡的可能性。」

亞妮忍不住猜想那個標記或許是女孩無意識發出、想要給人看到的求救訊息,不過當初設想的對象,大概不是自己而是艾蓮吧?

「…...真不虧是雷恩哈特家的天才。」米卡莎真誠地說,不過不知為何,這個稱號由她說出來總讓亞妮有種被嘲諷的感覺。


「其實,還有一點加強了我的聯想…」亞妮忽然想起。

「是什麼?」米卡莎好奇地問。

「就是妳吃冰鼠的樣子。」

「什、什麼?」米卡莎得到完全意料之外的答案,眼睛睜地偌大。

「一般人都會把這種甜的硬糖含著讓它融化,妳卻一口把它的頭咬掉,還把尾巴像吸麵條一樣吸進去,看起來就像是貓吃老鼠的畫面啊。」亞妮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等等…妳該不會真的吃過老鼠吧……」米卡莎的沉默,讓她感覺這次還是不要追根究底似乎比較明智。


「所以,妳當時說艾蓮是妳父母之外第一個給妳溫暖的人,就是因為他六年前在妳被困在黑豹型態的時候照顧過妳嗎?」亞妮盤腿坐在床上,舒適地抱著一個枕頭。

「可以這麼說…」米卡莎的黑眸變得深邃,「在三天以前,我不敢進入動物型態,總有一股….恐懼,讓我無法掌控化獸師的力量….」

害怕和恐懼…這是亞妮從來沒有想過會從米卡莎口中聽到的字。

「那妳最後…是怎麼…?」

「因為妳在我身邊,就像艾蓮一樣。」亞妮感受到她的目光投在自己臉上,前一秒黯沉的眼睛現在閃閃發亮。


「先說好,我可不許妳像跟著艾蓮一樣跟在我旁邊,我是一個注重隱私的人。」她半開玩笑半認真說,希望可以降低臉上的熱度。

「不會的,我已經不害怕了。」米卡莎對她露出溫柔、發自內心的微笑,「因為我知道不管在哪裡,妳都會找到我……對吧?」她以堅定的眼神凝視亞妮慌亂的目光。

亞妮本想要撥女孩冷水,說她從來沒有這樣答應過,而且這種尋人魔法大概還沒被發明出來,但米卡莎滿懷期待的熱烈視線彷彿帶著魔力──

「……對,當然。」她囁嚅道,看著米卡莎眼中閃過滿足的光芒。


從那一刻到出院前,亞妮腦海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回家以後絕對要詳盡調查這傢伙的血統。雖然從其他兩個阿克曼身上看不出任何端倪,可是……

奇怪,沒有聽說過亞洲也有迷拉啊…看來這個暑假,某位女孩又要在圖書室裡度過了~





(第一部END)

------------------------------------------------------------------------------------------------------------------------------------------------------------------------

[1] 傷口清洗劑 (Wound-cleaningpotion)是一種紫色液體,用於進行傷口的殺菌消毒。這種液體在使用時會冒煙,併產生難聞的氣味。


[2]英勇徽章(Medals ofbravery):原著中花兒.德樂古在霍格華茲大戰後曾受英國及法國魔法部頒發此徽章。少年英勇徽章是據此改編的二設。


[3] 城堡中的一切似乎都在「不停地移動」。阿不思·鄧不利多曾說就連自己也不知道霍格華茲城堡的所有秘密,因為這座城堡歷史悠久,見證了數個世紀的古老魔法。(引自哈利波特維基)。既然連鄧不利多都這樣說,那樓主就大膽創造原著未出現的密道了(


[4] 要進入聖蒙果醫院必須進入一間名叫Purge& Dowse Ltd的廢棄百貨,從外表看起來是一間破爛且骯髒,由紅磚建成的建築物,上面掛了寫著「內部裝修,暫停營業」的牌子。櫥窗內有一個沾滿灰塵而且樣貌極醜的模特兒,必須隔著櫥窗跟她說出密語,並說明到訪目的,模特兒點頭後,才可以穿透玻璃走進去。

因為外觀是百貨公司,所以卡露拉才會信誓旦旦地說這裡一定有美食街。


一樓 - 器物事故科 (負責治療人工製品造成的事故,包括大釜爆炸、魔杖走火、掃帚碰撞等。)

二樓 - 生物傷害科 (負責治療蜇咬、灼傷、嵌刺等。)

三樓 - 奇異病菌感染科 (負責治療龍痘瘡、消失症、淋巴真菌炎等傳染病。)

四樓 - 藥劑和植物中毒科 (負責治療皮疹、反胃、大笑不止等。 去不掉的魔咒、用錯的魔咒等)

五樓 - 魔咒傷害科 (負責治療去不掉的毒咒、惡咒、用錯的魔咒等。(化獸師走火入魔沒有特別科,所以樓主把它分在本樓)

六樓 - 茶室、餐廳和商店 (探視者可以在這裡休息或者為患者購買禮


[5]迷拉(Veela)─是一種半人類、半魔法生物的種族,可能源自斯拉夫民間傳說中的維拉(Vila)。他們一般看似年輕美麗的女性,其外表對於幾乎所有的男性和少數女性來說都具有神奇的誘惑力,讓人為了接近她們或吸引她們注意做出反常的舉動。但當迷拉生氣時,臉會伸長變成尖銳的鳥頭,長長的鱗翅膀的肩膀上爆發出來,模樣相當嚇人。雖然目前在整個歐洲都找得到迷拉,但在1994年的魁地奇世界杯期間,迷拉是保加利亞魁地奇隊的吉祥物,可能代表她們源自東歐。

(最重要的是,米卡莎「沒有」迷拉血統~~~


我竟然忘記過來補終章了...(汗
第一部完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