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5.吸血鬼猎人篇(4)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6-11 23:06
点击:68
章节字数:40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心脏扑通扑通地以每分钟100跳的速度剧烈跳动着。

而眼睛直直地看着被我扑倒在沙发上的凤蝶小姐。

「……」

我们两人的距离很近。

近到我能听到她的呼吸声、闻到她身上花草味的清香——紧张得我连呼吸都不敢,几乎又让我想起那句「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先~吃~我~」。

如果不是她看向我的那个「死宅真恶心」的眼神,我想我会沦陷。

「对——」

「你——」

我刚想道歉就看到她也刚巧张嘴在说什么。

啪。

玻璃破碎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们在做什么。」

!!

我猛地抬起头看到夹竹桃阿姨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们。

她一手拿着燃烧着烟草的烟锅,而一只手呈原先握着什么东西的状态。

在她的脚边是已经变成玻璃碎片的药剂试管和碧绿色的液体。

我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那是给我准备的解药。

不过现在不是心疼解药的时候,我立刻从趴在凤蝶小姐身上的状态爬起。

我承认现在的场面会让人产生误会,可那的真是一个意外。

当然,我也很明白夹竹桃阿姨的反应。

任何人看到自己女儿被沙发咚都会大吃一惊甚至拔枪吧。

「对、对不起!」

顺便一提,我有用手撑住所以真的没有碰到凤蝶小姐一根头发,如果不算膝盖刚好跪在她两腿之间的话。

——啁啾!

可是,在我还没两脚着地站稳等着被训的时候,那只可恶的鸟就扇着翅膀朝我扑过来。

啪啪。

脸上被它的翅膀扇了一下的我没稳住身体差点又要向凤蝶小姐那里倒去。

不过我没有选择。

不,准确的说我只能选择再次扑倒凤蝶小姐或者撞上和沙发配套的茶几。

我的大脑快速运转——选择扑倒凤蝶小姐绝对会变成不可挽回的BE,而选择撞上茶几就可以继续活着。

这大概是被我称为「关键时候总是保命第一」的被动技能吧,我在短短的1秒内做出了明智的决定。

哐咚。

好痛……

我的后脑勺和后背砸在了玻璃茶几上,然后才向旁边翻滚到木质地面。

「母亲,您流鼻血了。」

唰唰。

痛得爬不起来的我听到凤蝶小姐踩着拖鞋走路的声音。

「不,没什么。」

「夹、夹竹桃阿姨……」

我揉着还有点疼痛的后脑站了起来,乖乖地站在原地等着被训。

嘛,知错就改这也算是我为数不多的一个优点吧。

顺便一提,概是夹竹桃阿姨或者凤蝶小姐有告诉它我不是坏人所以那家伙这次没有用爪子抓我,而是弄得我一头羽毛。

「呼……」

我用余光偷瞄过去看到她坐在椅子上用微微颤抖的手举起烟锅抽了一口,似乎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啁啾。

——唔!

刚刚是不是在看我?

我没有敢确认夹竹桃阿姨的眼神立刻低下头看着地板。

「咳、咳咳!」

「母亲?」

「凤蝶,你一个晚上没睡了去休息吧。」

夹竹桃阿姨这是想避开凤蝶小姐吗?

难道我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可是……」

凤蝶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在回答了「是」和关心夹竹桃阿姨的话之后就带着跟我名字非常相似的那只鸟回自己的房间。


「——小五。」

大概沉默了有数分钟,夹竹桃阿姨掐灭抽完的烟草叫了我的名字。

「啊、是……」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完了……

我的心沉了下去。

虽然凤蝶小姐在场会让我感到不安,但是她不在场比她在场更糟糕。

老实说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夹竹桃阿姨。

夹竹桃阿姨翘着二郎腿,完全就是一副要审讯我的模样。

单独面对这样的夹竹桃阿姨我可没有信心——况且还是在外人看来我占了她女儿便宜的情况下。

「刚刚,是怎么回事。」

我就知道……

不过幸好没有立刻判我有罪,我还有解释的机会。

如果是亚里亚妈妈被理子妈妈发现她跟别的女人做出这种事,绝对连说一个字的机会都不给就立刻判死刑。

顺便一提,理子妈妈上次只是从新闻报道上看到亚里亚妈妈跟委托人一起拍照——而且那只是因为委托人是明星,刚好被狗仔队偷拍——结果就罚亚里亚睡了1个月的沙发。

哈……

我是不是太没有紧张感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想别的事。

「是我不小心……」

我收回松了一口气的心态,心虚地向夹竹桃阿姨说明事情的经过。

虽然是缓期,可是我的认罪表现决定了我是不是能活着走出这间房间。

所以我一点都不敢怠慢。

我再次声明。

那真的是一个不可抗力的意外。

我的思绪回到5分钟前。

那时的我正无聊等待着夹竹桃阿姨给我做的解药。

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我不小心喝了会让身体长大的apto9684。

那个好像是因为夹竹桃阿姨受了某部漫画的影响想试试能不能制出相同的药剂。

原本是为了去拿检验我是不是中毒的试剂,可是都怪那只鸟捣乱,害得我不小心把它了吞下去。

回想起来,如果那是毒药的话我可能会当场便当。

顺便一提,我的身体成长到了二十几岁的样子,身高也成长到了1米73,可是我的胸部却没有成长——夹竹桃阿姨说那是我未来的模样。

可恶!

虽然身高突破1米6让我很高兴,可是……我的胸部果然是遗传了亚里亚妈妈嘛!

总之,我一边通宵刷手游一边等着夹竹桃阿姨给我制作解药,而凤蝶小姐也在用笔记本电脑查资料和跟网友聊天。

正当我口渴想去冰箱拿饮料的时候,由于不习惯新的衣服——关于为什么夹竹桃阿姨家里刚好有成年男人穿的cosplay西装这件事我不太想知道——被茶几桌角勾到了裤子才会摔倒。

之后,就出现了被夹竹桃阿姨看到的那一幕。

「……那个夹竹桃阿姨,事情就是这样。」

这件事是不可抗力没错。

但是为了让我能够减轻罪行,我还是老实坦白了一切。

「我敢以神崎家的名誉保证,我绝对没有对凤蝶小姐产生任何失礼的想法!」

——对不起亚里亚妈妈!

「哦?这么说,我家凤蝶一点魅力都没有吗?」

意外的,夹竹桃阿姨没有对我的罪行做出任何评价反而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不不不,凤蝶小姐非常漂亮!就算是同为女性的我也——」

……

这句话刚说了一半我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完全就是理子妈妈套亚里亚妈妈话的常用手法。

夹竹桃阿姨也没有立即追问,而是等着我自爆。

哈,稍微被小看了呢。

我可是有着数十部galgame通关经验的神崎五啊,何况还有理子妈妈这样的人生导师。

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出错。

「就算是同为女性的我也非常向往她。」

对,没错。

就是这样。

首先,一定要称赞对方。

「她在武侦高的人气都已经传到国中部了,我当然也对她非常尊敬。」

然后,表明普通人的立场。

「真是『很棒』的回答。」

夹竹桃阿姨向我看过来。

我下意识地想避开,但立刻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如果我现在回避的话就会被当成是心虚。

「凤蝶的性格和人气我当然知道,不过我问的是你的看法。」

「我?」

夹竹桃阿姨的问题让我摸不着头脑。

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晰吗?

还是说……不愧是夹竹桃阿姨嘛,一眼就看穿了我在避重就轻——夹竹桃阿姨和理子妈妈是十几年的好友,对我的雕虫小技当然了如指掌。

「我对凤蝶小姐非常尊敬。」

我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是嘛。」

夹竹桃阿姨闭上眼睛向后靠在椅背上。

「你先回去吧。」

诶?

「我已经采集了足够的血样,过几天会把恢复原样的解药给你。」

「至于你的毒,暂时不会有明显的症状。」


我说错话了吗?

走出夹竹桃阿姨家的我歪头思考着刚才的对话。

说起来我还真是倒霉啊。

又是吸血鬼又是被那只混蛋鸟抓伤又是身体变大什么的,不会是被谁传染了不幸体质吧。

哈……

我叹了口气,右手挠着有点变长的短发。

嘛,我才不会说最近看了漫画想留双马尾才故意不去剪。

不过变成这样的话学校是不能去了吧。

真是的。

我的学分啊。

临近期末我可不想才一年级就被留级。

亚子她们那里就说我出去玩了?

不行不行,回来肯定会被揍的。

「——啊对不起。」

正当我在想借口的时候好像有谁撞了我一下。

嗯?

亚、亚子!?

我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那个,非常抱歉,有没有撞到您?」

您?

她干嘛对我说敬语?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我现在不是亚子认识的神崎五,而是1米73、平胸、看上去有点像男生的陌生人。

是体力也变强了吗?

难怪刚刚亚子撞过来的时候我没有感觉。

「不,没什么。」

我故意压低了声音,让她听不出是我。

「——喂亚子,快点啦。」

我转过身看到十数米远的地方有两个原地跑步的身影——是凛香和高千穗。

「啊好。」

亚子大声回应,然后再次向我鞠躬道歉。

「那么。」

说完她就跑步离开了。

现在才5点多啊。

这么早就起来训练吗?

强袭科。

我小声地念着这几个音节。

『你可是打败过我的人啊,要堂堂正正地负起责任。』

『这是急于想成为大人、想让别人认同自己,但又怕吃苦的表现。』

『她是你的女儿。』

……哈。

真是。

我知道自己不是拼命努力就会得到回报的那块料,不过都被这么说了不做点什么的话可就太丢神崎家的脸了。


「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提出跟我走。」

被我在心里叫做小萝莉的维多利亚插着腰,以大人对小孩的口气这么说着。

少来了。

你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嘛。

拿我的性命威胁我,现在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刷手游。

顺便一提,我跟这家伙在成田机场的候机室里等到罗马尼亚的飞机。

2张飞机票还都是我买的,不过好在那家伙怎么看都是个小孩所以是半价。

可那是我留着抽下一个活动卡池的资金啊!

而且那家伙竟然用「给你解药」跟我达成委托条件。

混蛋啊!

那就变成我无偿帮她做事说不定还要搭上自己的小命!

她还真是稳赢不亏啊!

「你就不想知道自己中的到底是什么毒?」

啪。

『Defeat。』

我只是手抖了一下就听到冰冷的电子音传入耳机。

好吧我认输。

我并做不到那种心如止水的程度,只是想通过手游尽量忽视那家伙而已——谁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下毒啊!

况且我也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太被动了。

「放心吧。」

维多利亚看到我的手机屏幕呈灰色界面知道她的话起作用了。

「不会让你死的。」

呵。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是很有自信的。

即使没有你的解药,以夹竹桃阿姨对毒的了解很快就能重新制作一份。

只是我现在要去国外的话会有点麻烦,不过我可是有很强大的后援团的。

而且亚里亚妈妈也说了,给我半个月的时间。

如果我在3月10日前还没有回来的话就会强行把我带回去。

到时候就算你再反抗也阻止不了亚里亚妈妈——她一旦决定了什么的话谁都阻止不了,包括理子妈妈。

嘛,虽然我会觉得很丢人,也不希望会变成那样。

「你可是她的女儿啊。」

「我说啊。」

我「唰」地拿下塞进右耳的耳机——因为要关注登机时间我只能塞住靠近她那侧的耳朵。

「你开口闭口都是亚里亚妈妈的,难道是恋爱中的少女?」

「胡、口胡!玩你的手游去吧,哼!」

维多利亚突然涨红了脸,一改之前对我冷冰冰的态度,傲娇地别过头。

……

这下轮到我目瞪口呆了。

那句话只是随口开的玩笑。

可是从那家伙的反应来看……

亚里亚妈妈你这样都能泡到妹子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