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执手

作者:太子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6-16 11:13
点击:91
章节字数:45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景颜无论怎么,都拒绝跟着林原走。一副赖定了黎苏的样子。


林原哭丧着脸,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林夕和洛凡,又看看黎苏和坐在黎苏坐的沙发的扶手上的聂小倩。见大家都是一副各有心事的样子,就知道今天没戏了。


他走到景颜身边,伸手想摸摸景颜的肚子,被景颜一巴掌拍掉“不准动手动脚。”


“孩子都有了,还差什么没做?”黎苏见林原尴尬的搓手,调侃了景颜一句。

话说完,才发现四周的空气变的很尴尬,猛的想起,洛凡也怀孕了……

黎苏悔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话任谁听了都是一种轻蔑吧。事实上可能只有她和景颜知道,这就是她两日常开损的模式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


她看见林夕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眼神阴沉的可怕,清了清嗓子,想对洛凡说对不起,可是却怎么都张不开嘴。

聂小倩靠在黎苏身边,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摸了摸黎苏头顶上柔软的头发“没事儿,她们都知道你说你闺蜜呢。”


黎苏抬起头,感激的看着聂小倩,聂小倩冲她眨了眨眼睛。

林夕这时站起身,她对林原说“你叫我来,我也帮不了你,这是你的事情,你23岁了,公司都开上了,感情的事情,还处理不好吗?”话里话外都是一副严厉的长姐模样。

林原垂下头,被林夕说的耳朵通红。



“嗨,怎么说话呢。谁说开公司了就非得懂爱情?我就喜欢他对感情单纯的样子怎么了!”景颜站起来,气势汹汹的插着腰冲林夕说。

林原站在两个女人中间,看看自己家姐姐,又看看景颜,最后特别不识时务的走到景颜身边狗腿的抱着景颜小媳妇般喊“颜颜。”



林夕眉心微皱,看了林原和景颜一眼,扭头对洛凡说“我们走吧。”

洛凡点头,挽着林夕的胳膊对黎苏说“再见。”

黎苏勉强的勾起笑“路上小心。”她看着她们,试图等待林夕回过头来,直到林夕和洛凡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都没有等到。


“你还不走吗?”收回视线,黎苏问坐在身边的聂小倩。

聂小倩摊摊手“真是,用完就扔啊。我刚刚帮了你好吗?”

黎苏站起身“没觉得。”

“有没有帮到,咱们走着瞧好了。”聂小倩跟着黎苏站起来,又跟着黎苏走到厨房,看着黎苏取出菜板准备做饭,不知道是不是良心突然发现,幽幽的说“喂,其实萌萌和洛凡没什么了。”


黎苏没有理她,埋着头切菜。

“我说真的,你爱信不信。今天是洛凡的生日没错,但是是她打电话约了我,再打电话约的林夕。我敢保证,如果她单独约她,她绝对不会出来。”

黎苏听了话,心里多少有些释然,她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聂小倩,疑惑着问“我真搞不懂你。”



“为什么要搞懂我?”聂小倩坏笑“难道你移情别恋看上我了?”说着走进厨房,一把搂着黎苏。

黎苏别扭的移开“你真能自恋。”

聂小倩撇撇嘴,从盘子里捻了一片黄瓜在黎苏眼前晃了晃“看在你请我吃黄瓜的份上,我告诉你好了。”


“什么?”

“我只是希望萌萌可以幸福,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景颜对你来说一样,是唯一的。洛凡的心思太重,她并不适合林夕。”聂小倩说完,把黄瓜片放进嘴里“呐,你等着吧。你会被林夕报复的。别怪我没提醒你哟。”

“什么意思?”黎苏懵。

“自己猜,笨死了。”聂小倩拍拍手,转身走进客厅,对林原和景颜说了句拜拜,走了。



出发的日子来临,黎苏从一大早进公司就感觉到手下的ABCD包括小段,都一副没有心思上班的样子。索性提前了两小时让他们回家拿行李。自己也开车回家,收拾好准备去机场。

晚上八点的飞机,黎苏收拾妥当,临走前对窝在沙发上吃葡萄的景颜关照了几句,顺便问她要不要去林原那里住几天,好有人照顾。

景颜摆摆手,不耐烦的说“滚滚,不该你管的不要管哈。带上你的连体泳衣撩妹子去吧啊。”说话间特意把连体两个字咬的重了些。


黎苏摸摸鼻子“没带。”相对奔放的景颜来讲,黎苏的穿着相对保守,自从去年夏天一起去三亚黎苏穿了一件连体的泳衣出现之后,景颜总喜欢拿这件事来糗她。


“怎么,上次三亚太保守,这次北海打算裸奔?”景颜斜着眼睛看着黎苏身边的银白色旅行箱。“这箱子装件连体的泳衣应该没问题吧。”


黎苏翻了个白眼,上前从她端着的盘子里拽下两颗葡萄“你有意思没意思?”


景颜放下盘子,拍拍手,撑着腰站起来“我是没意思,林夕有意思你倒是找人家去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啧,景颜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讨厌了。”黎苏拉起行李箱“好了,我要去放飞了。你就自己在家孵蛋吧。”冲着景颜甩了个媚眼,黎苏拖着箱子往外走。

“黎苏你最好是死在外边!”因为怀孕,景颜已经四个月没有出过门,本来就闷的慌,被黎苏这么一提,更是一肚子憋屈。


“哈,想出去吗?找你家小男人去。”黎苏朝屋里做了个夸张的鬼脸,拉开门走了。


黎苏到机场的时候,小段已经帮她换好了登机牌,正站在入口等她。身后跟着小ABCD。


一群人见黎苏下车,都殷勤的上来又是提包又是递水,眉开眼笑的讨好。

黎苏接过登机牌,看了一眼腕表,离起飞还有一个多小时。


“进去吧。”她回头看了一眼航空港外的斜阳,心里有点失落。按原计划,她其实是想设计林夕出了这次旅行的钱,同时跟她一起去旅行的。然而事与愿违,林夕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黎苏的座位是两排坐靠近走廊的位置,靠窗的位子空着。


她打了个呵欠,往机窗外看了一眼,夜幕拉开,机场跑道旁的大灯照出明亮的空间,黎苏闭上眼睛,把手挡在眼睛上方,她有些困了。


“苏姐。”小段坐在黎苏斜前方的位置,她递给黎苏一只褐色的眼罩“你可以休息一下。”

黎苏接过来,冲小段眨眨眼“谢谢。”

小段摆摆手 “快起飞了,为什么那个位置的人还没来?”

黎苏耸耸肩“不清楚。大概误点了。”

小段兴奋的拿手撑起下巴,巴望着“如果那人不来,我就来坐那里可以吗?我喜欢靠窗的位置。”


黎苏点头,取下眼镜,戴上眼罩“我眯一下,你同小ABCD聊天吧。”话说完,又打了个呵欠。那个人没来,她对这场旅行的期望值早就跌入谷底。走一趟,不过当作散心了。

黎苏在吵吵嚷嚷的声音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短暂的梦,梦见林夕同她手挽手走进浅滩,伴着夕阳,踩着彼此的身影走向黄昏。后来有人从肩上推了她一下,梦境就此打断,黎苏不悦的皱起眉头,抬手摘下眼罩。


睁开眼睛,视线里是模糊的林夕的脸和机舱内透亮的照明灯。


黎苏本能的抬手遮住强光,揉了揉眼睛,她以为自己把梦境带入了现实。

“想什么呢?”耳边是温软的话语“让我进去呢。”

黎苏梦的睁开眼,看着面前站着的人,是真的,是林夕。她扶着前排的椅背站着,垂着眼,脸上挂着柔和的笑。


楞楞的站起身,黎苏看着林夕侧身走进去,落座,系好安全带,鼻间有淡淡的茉莉花味,她终于相信,刚刚在梦里同自己嬉笑散步的那个女人,真的坐在了自己身边,她同自己,同一个航班,将一起飞往北海。只是,怎么会如此巧?正好要出差去北海吗?难道是谈海产生意?


“看什么呢?”林夕自然感受到了黎苏炽热的目光,她转过头,眼角依然挂着笑意。

“你是去出差吗?”黎苏问。她实在想不出其他原因,能让林夕同自己上了同一个航班。

林夕眨眨眼“算是吧。”


“哦。”低下头,黎苏接着问“没有秘书助理吗?”

“在后面。”林夕不再看她,低下头去看飞行杂志。

“哦。”

起飞前英俊的空少机械的介绍了飞行常识,一再强调何时不能离开座位,黎苏哪里听的进去,林夕坐在身边,周围的一切都被她忽略了去,她在心里偷偷盘算,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能让林夕谈完生意之后在岛上多呆几天。

小段偷偷给她递眼色,意思问她林夕为什么会在这里。黎苏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愿望落空,小段扁着嘴扭回头去。


起飞过后,林夕便放下了杂志,头靠在椅背上养神。大概是因为晚上的航班,飞机刚飞平稳,大家便没有再多讲话,机舱内的灯光被调暗,黎苏靠在椅背上,侧着头,把林夕的侧脸装进眼里。她动了动嘴,其实好想同她说说话。


她想告诉她,那天她带着洛凡一起出现,自己有些难过,她带着洛凡走的时候头也不回,又让她觉得之前发生过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林夕不清醒的情况下表达错了对象。就好像那一夜林夕拉着自己的浴袍不让自己走,又好像她拥着她在她的床上睡了一夜,不过都是林夕把她当成洛凡吧。


想着,黎苏便觉得有些心酸,这么久了,直接间接的,她已经同林夕表达过那么多次。虽然她知道急不得,虽然她能感受到林夕对自己态度的变化,可是,她太需要一颗定心丸了,她可以等,可是她怕,怕等到最后,林夕冲她挥手拜拜。

大脑想着些悲伤的画面,呼吸都不自觉的变的悲哀,黎苏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前面发毯子的乘务员,闭上眼睛。


放在身侧的左手忽然被覆盖住,那只手的温度有些低,冰凉凉的。

黎苏心里一惊,侧过头,视线与林夕在空中碰撞,她看见林夕的眼睛,那样深邃,那样幽怨。


黎苏以为自己看错了感觉错了,她眨了眨眼,又动了动手指头,不敢把手抽出,怕如果是一场梦,一动,就破碎掉了。

林夕叹了一口气,把手移开了。

黎苏还来不及失落,便听见她低声问乘务员“麻烦给我一张毯子。”

接着,她感觉到林夕拿毯子盖在身上,毯子的一角遮挡了自己的手,随后,那只冰凉凉的手重新覆盖上来,在薄毯下,轻轻使力,握紧。


黎苏只觉得心跳砰砰砰的剧烈起来,她看着林夕,一时弄不清她的意思了。但她还是贪恋着这一刻的美好,她反手将手心贴在林夕手心,五指张开,然后扣紧。


空乘发好最后一张毯子,提醒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就要到达,请大家先休息。然后将机舱内的灯都关掉,只留下小小的过道警示灯。


灯关了的下一刻,黎苏感觉到林夕缓缓的把头往自己身边靠了过来,最后枕在了她左肩上。

她僵直的支着身体,生怕林夕枕的不舒服。


几分钟后,林夕忽然把头移开,小声说“太瘦了,磕的慌。”

黎苏尴尬的对着空气笑了笑“以后我多吃肉。”言下之意,长点肉以后你枕着就不难受了。

林夕轻笑一声,食指在黎苏手心画了个圈圈,她轻轻的叫她的名字“黎苏?”

“嗯?”黎苏把头期过去。


“……”

四只眼睛就那么安静的望着,林夕的眼睛很亮,像星点闪烁。

黎苏动了动唇,觉得自己嗓子干涩的厉害,她把头往林夕身边凑了凑,想靠她近一点,再近一点。


夜晚总能给人鬼魅般的错觉,让人沉迷在自己臆想的空间里,黎苏心道,大概林夕也被迷惑了心智,所以,才愿意如此让自己暂时迷失。

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黎苏突然觉得缺氧,口干舌燥,她咽了咽口水。耳朵发烫“林夕?”

“嗯?”林夕眨了眨眼,学着黎苏的样子,往那边凑了凑。

两个人的呼吸贴近,不知是谁的气息更加滚烫,烧灼着彼此的脸。空气中冒着名叫暧昧的气泡。


黎苏艰难的张开嘴,她说“我……不能靠你如此近,因为我想……”

“想什么?”林夕又往前凑了凑,声音魅惑的像个想要吃唐僧肉的妖精。鼻尖同黎苏的轻轻碰撞,她听见黎苏脖间发出咕嘟一声吞咽声。

“想……亲一下你。”黎苏想幸好关着灯,否则自己此刻通红的脸,大概都可以做交通指示灯了。


“那……你可以试试行不行。”林夕勾了勾唇,眼底闪烁着名叫勾引的光芒。

黎苏搅着被自己握在手里的林夕的手指头,判断着她这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不消片刻,却已经被林夕侵占了疆土。


林夕微凉的唇贴在黎苏的唇上,感觉到黎苏被握在自己手心的手微微发颤,她缓缓张口,吞下了黎苏变得急切的呼吸。

黎苏觉得一切都太突然,林夕的吻那么柔软,那么甜美,又那么的让她沉醉。是林夕耶,是林夕在亲吻自己耶。她听见耳朵里雷鸣般的声音,那是自己混乱的心跳。


两个人就那么无声无息的贴近,四片唇辗转轻吮,似乎谁也不愿意分开。

直到侧前方传来类似于手机掉落的声音,两个人才意犹未尽的分开。

黎苏抬手,摸了摸自己湿儒的唇,感受到薄毯下两个人的手心早已不知道被谁的汗打湿,才敢真的相信,林夕来了,她坐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样,将飞往那片海。


后来,林夕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她就那么任由黎苏握着,尽管毯子下面,两个人的手都早已滚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