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日常

作者:Worldsir
更新时间:2018-07-02 10:26
点击:143
章节字数:16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art.1

和你正式相遇刚好是在秋天。

记得吗?后山上你最喜欢的一遍火红,交错的金黄,寥寥的深绿,以及你身后的我。

那时我就想,你或许就是大自然最偏爱的小女儿吧。沉沉的静谧是对你屏息的期待,绵长的树荫是为你许愿前熄灯的神秘,明澈的天空是垂爱你时温暖的拥抱。

“喜欢吗?”我仿佛听见了她呼唤你的一声温柔。

悠扬地,歌声响起来了,我知道是你。虽然你从来不会为自己唱生日歌,但我知道你很喜欢她送给你的“油彩”。

真美,能教教我吗,然后能让我唱给你听吗?

……

拜托。


“叶觐章。”

“……”第三排中央望着窗外的学生猛然回过头。

“上课不要走神。”解剖课的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转过身画图。

叶觐章尴尬地低了低头摸摸鼻子,又把整合在白板上的思绪放空。叶教授画的图从来标准,如他一丝不苟的个性。只不过现在到了叶觐章眼中就变得抽象脱飞。无法集中精力,叶觐章不喜欢效率低下这个词,于是直接向助教老师请了病假,什么都没带就出了教室。

叶建里不喜欢自己的课被打断,比自己的孩子逃课还要讨厌。

叶觐章没有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闲逛,反而去了301实验室。

301实验室是校内唯一的单用实验室,从不对其他学生开放,也少有其他老师使用,这种共享率极低的设计在资源并不算富足的C大完全就是资本主义的土豪作风。叶觐章并非经常来,但每次来的时候301实验室的门总是虚掩,甚至有次进去时发现一个人都没有,等从过道尽头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叶觐章已经黑着脸等了半小时。见叶觐章不高兴,对方第4次提出多配一把钥匙的建议,每次叶觐章都拒绝得干脆,第四次说道:“我又不是来做实验,有钥匙干什么。”

轻车熟路地进门,叶觐章一眼就看见了穿着白褂在显微镜前忙碌的人。没有打招呼,叶觐章走到对方背对着的工作台边,看完了上面摆放有序的进展报告后无声地去准备需要的仪器。两个人缄默着在这个80㎡不到的房间里活动,完全不受课铃的干扰。除了卸去房间内原有的广播,叶觐章还亲手为它做了消音处理。

等对方做完观察报告,一旁看着她的叶觐章立刻把自己的实验报告交出去。在进行对比整理工作的时间里,窝在工作位上的叶觐章打了个盹,又像是算好了一样,当纸张摩挲和书写的声音刚好停止,叶觐章就朦朦睁眼,轻轻站起,去拿出放在柜橱里现磨好的咖啡,娴熟地泡好一杯放在对方手边。

“谢谢。”工作时眼里的尖锐顷刻被醇厚的温柔淹没,这才是平时的她,一个待人温柔似水的女人,像咖啡里慢慢升腾的水雾。

叶觐章淡淡地笑了笑,把自己的轮椅向对方靠近些,在距离一臂时又停下,盯着对方的眼睛指了指她的肩膀。

“等等。”她把白褂脱下露出素色的衬衫,拉着叶觐章悬着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腿上,“来吧。”

叶觐章顺势把整个身体凑上去,但却没全压上去,只是很乖地把头轻搁在颈窝处,看向镶在天花板里的白灯。

深深地吸了吸淡淡的香气,叶觐章闷闷地说:“放学出去走走吧。”

“你感冒了吗?”被叶觐章锢在椅中的人语气里的担忧明显,却也因此显得脆弱,有一次以此调侃自己病弱体衰定无多日时,叶觐章却严肃地让她不要拿自己开玩笑。或许从那时起她才算确认了叶觐章,这个偶然遇见的小女孩是真心把她当做家人。

叶觐章不喜欢她忧虑,索性不再说话,转过脸一个劲向怀里钻,看似动静很大,但抱着叶觐章的人只觉得被轻蹭得有些痒了。慢慢地,房间内只剩下两个人微不可闻的呼吸声,叶觐章懒在原处,细细地听着从另一个胸腔中传达出对生命的渴望,沉浸于这个女人唯一强烈的旋律,不再回想昨晚看的电影,不再思考早晨与同学的争执,不再挂念父亲在课上的提醒。

叶觐章在这一刻忘掉了一切,像子宫内不成型的婴儿一样附在另一个人身上,随着胸腔的起伏,把一天的复杂和所有的语言溺在这片温柔的寂静海中。

时间不会为她们停留,阳光从林间隙碎直至渐渐隐去,过道流动的人群声从鼎沸回至冷清。她们都不在意,此刻时间不再是束缚。拥着叶觐章的女人轻轻哼着自己作的曲子,而怀里的人在熟悉的旋律中放松下来,呼吸减缓。

“顾学姐……”突然进来的学生看见顾秋眠侧头微眯的眼眸,有些窘迫地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拿给她看。顾秋眠会意后空出的左手从开放式的抽屉里拿出一沓装订好的资料交给对方。学生拿到教授拜托的资料后赶忙出了实验室,在关上的门背后略夸张地深呼吸一口向楼道口走去。

Part.2

顾秋眠。你可以在C大的很多地方看见这个名字,比如挂在某个社团活动名单上,打印在某个评选栏上,甚至是某个呜谢行列里。她在C大做了四年学姐,送走了第一批学弟学妹,但至此仍然没有走出C大去更好的地方读研的打算。这不是说C大不够好,而是所处位置恰好是第六区。即使C大在去年被归属中央科院教育部,但也仅是挂名而已。第六区别于其它,是中央暂停开发的敏感地之一,而这样的地方要么是有些偏远的郊区,要么是被另一方势力扎过根。第六区属于后者,但也是三年前的事了,时代似乎不会再垂青这座精致的小城。随着社会趋势,C大的学生也大多是不会留在这里,他们多向往像第一区的发达,第二区的资源,或是第三区的繁华。但总还是有人留在这里,守在这里,不至于使它赴第九区的后尘。

老师眼里的天才家长心中的怪才这时正和叶觐章漫步在江滨小道。天气有些转凉,顾秋眠把叶觐章方才浸过江水的手拉进自己的衣袋里。

“帮我暖手。”感觉到对方一顿,一直粘在江对岸的目光向她转来,顾秋眠保持看着稀疏的人来来往往。路灯延伸向远方,所过留一片昏黄暖融,但还是意兴阑珊。

顾秋眠的手很少有暖和起来的时候,但叶觐章与她截然相反。顾秋眠第一次感受到对方滚烫的温度时还以为是得了重病,拉着她急得要哭出来,叶觐章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想着用什么以表示她真的很健康,但也只能咬着嘴唇立在原地,幸好最后叶建里回来了。

叶觐章无所谓地继续望向对岸的灯火。以前的热闹全靠顾秋眠一个人维持,有时甚至叶建里也会帮忙活跃一下气氛,现在则是属于两个人的宁静。枯燥毋庸置疑,但谁也没有怨言。

顾秋眠喜欢这条江,它的温顺,它的内敛,有暗涌但也不会翻滚于表面爆发,有礁石又被温情的水涌入怀中。叶觐章总是走在靠江那一侧,直到她发掘出她的喜欢,于是说顾秋眠有点像这条江,但没告诉她被刻意吞下的后半句话--不是温柔大雅而是凄美孤独。叶觐章记得第一次把顾秋眠带到这个离家有点远的地方散步,不是出于欣赏喜爱,而是徒然的向往,她想说自己对另一片城市的好奇,想说自己心里的遗憾。这些她不会让顾秋眠知道,多说无益。


一段段加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