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ゆめじゃない』

作者:Aisu / 艾斯
更新时间:2018-06-03 20:44
点击:663
章节字数:61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 ※ ※ ※


『ゆめじゃない』


※ ※ ※ ※ ※


「阿…嗚……」


「喝…….呼……」


少女與少女的氣呼聲,迴盪在這間特殊擺設的教室內。


教室裡最明亮的燈光打在掛在黑板中央的紅色旗幟上,旗幟上印著櫻花的輪廓以及寫著MJ兩大字。


旗幟前方的兩位少女,緩緩從地上爬起。


站起每一步都顯得困難、痛苦、難過,但卻顯示了她們的韌性。


長髮少女緩慢的轉過身去,氣喘噓噓的望著短髮少女。


在方才的攻擊下,短髮少女迷濛著但眼神堅定的看著長髮少女。


此刻除了兩人彼此的呼吸聲外,再也沒其他的聲音傳出。


互相凝視著,雖然疲累,雙方卻是在抓時機,好給對方最後一擊。


突然,長髮少女像是聽到誰的呼喊聲般,奮力的衝了出去。


長髮少女揮著拳衝向短髮少女「嗚!!!!」


「啊!!!!」短髮少女也揮著拳衝向長髮少女


“磅”的一聲,彼此的拳頭擊中對方的臉頰上。




─ ─ ─



教室,打開了門。


長髮少女扶著短髮少女走了出來。


見狀的四位少女衝上了前跟著扶住短髮少女,長髮少女因此鬆開手,離開了這個頂點。


短髮少女望著長髮少女離開的背影,輕輕的低下了頭微笑著。


緩步走下樓,長髮少女的一步一響聲都影響著樓下等待的人。


扶著牆梯轉過轉角,長髮少女望見了等待著她的那群人。


「結束了……」喘著氣長髮少女放鬆的說出


「敦姐!!!」長金髮少女聽見此句隨即衝上前



「敦姐!!!」



「敦姐!!!」



「敦姐!!!贏……」







「敦子!」



「敦子!」



「敦子!?」


突然,本來是叫著長髮少女敦姐的女聲,瞬間變成了喊著敦子的男人聲音。



「敦子!?…みなみ已經來了喔,快點起來吧!」



-來!??誰??誰來了!???み、みなみ!?みなみ不是……!!?



長髮少女 敦子腦袋混沌的一時還無法清醒,腦裡揮之不去的映像與記憶還飄浮著,但張開眼出現的卻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而呼叫自己的男子聲音正從房門外傳進來。


敦子認得出那男子聲音是自己的父親,可是卻遲疑著父親說的話。


「敦子,再不起來的話みなみ可要先走了喔!」敦子父親再度說



-みなみ!みなみ!



不管三七二十一敦子連整理都沒整理就衝下了樓,一股腦的就是往客廳跑,來到客廳映入眼簾的是穿著八木女高制服的女孩。


不敢置信般的摀著臉,敦子瞇起眼想仔細看清楚眼前的人,那身制服、那身高、那髮型還有那熟悉的笑容。


「唷!終於起床啦,賴床敦子!」女孩打招呼式的揮起手


看見眼前叫著自己名字的女孩,敦子十分確認就是她「みなみ!」不顧一切的撲上去,緊緊擁著女孩,眼淚不自覺在眼眶中打滾。


「喔!」突然被敦子抱著的女孩 みなみ稍微驚訝了一下,但又隨即回抱住敦子。


「みなみ!みなみ!みなみ!!」敦子既開心又激動的連聲喊著女孩的名字「みなみ!」抓緊著抱住的みなみ,那最後一聲的みなみ敦子眼淚也不自覺的流下。


默默承受著敦子的呼叫與眼淚,みなみ哄小孩般的輕輕拍著敦子的背,心疼的表情沒讓敦子瞧見。







良久……


「妳們倆個……」樓梯口傳來的男聲,拉回了敦子與みなみ的思緒「是不是該準備去上課了?」


敦子與みなみ兩人同時看著樓梯口。


「啊!」敦子看了看父親後,隨即又看了客廳的時鐘,指針來到7點32分,早就過了出門的時間。


「みなみ!」敦子望著みなみ「在這等我,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先走喔!」


一貫的微笑,みなみ拉高聲調「はい!!!」


「爸爸!幫我看住みなみ,不要讓她先走喔!」敦子叮嚀著要父親幫忙看著みなみ不要讓みなみ先去上課。


敦子父親收到女兒的交代後道「好好~我會的」


在確定父親會幫自己看住みなみ後,敦子快速的跑上樓盥洗、換衣等。


「真是的…」


盤起手望著敦子離去的背影,敦子父親心裡想敦子今天是怎麼了,怎麼會這麼怕みなみ就這樣先離開了,轉過頭去稍微打量了下みなみ,跟平常沒什麼不一樣阿。


「好久不見-」對上眼みなみ望著敦子父親親切的說「叔叔」



-好?好久不見?怎麼了,為什麼要說好久不見,明明昨天みなみ也像今天一樣來找敦子一起上課,怎麼說得感覺好像自己真的跟みなみ好久沒見的感覺。



敦子父親懷疑想著為什麼這句”好久不見”是這樣的的強烈,想問為什麼みなみ要這樣說但口裡發出的卻不是這句話。


見敦子父親疑惑的瞬皺了下眉,みなみ知道敦子父親正在想什麼「叔叔,最近,敦子好嗎?」



- - - - -


-真的是みなみ!真的是みなみ!


把樓梯兩階當一階爬的敦子隨即回到房間,迅速的盥洗完畢、著衣、整理儀容等,全程上下不超過15分鐘。


拿過木下女高的包包,望著鏡內的自己,沒錯現在的自己才是正確的,剛剛在夢裡的一切只是假象而已。


戴上兩人約定的信物,敦子隨即衝回客廳。



- - - - -


「是這樣阿……」


みなみ瞭解式著點著頭笑著,腦袋思考著剛剛敦子父親說出最近敦子的情況,是因為”某件事情發生”後所導致的,只是這”某件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敦子父親想也想不起來,記也記不起來,但能確定的是那是一件令敦子傷心欲絕又改變性格的事情。



「久等了!」開心的喜悅滿溢著敦子全身上下「在聊什麼?」下樓後看到父親跟みなみ在對話,好奇的便問。


みなみ笑答「沒什麼~」隨即輕身走過敦子父親身旁「叔叔,以後敦子就拜託你了」接著走向敦子身邊「走吧~」


拉過走向自己的みなみ的手跑向玄關「那我們走囉~」


不清楚みなみ語中含意是什麼,突然想起敦子還沒吃早飯「等等!」敦子的父親追上前「敦子不吃早餐嗎?」


「來不及了,我跟みなみ去學校吃」說畢一邊拉著みなみ邊揮著手


「我們出門了~」


看著敦子和みなみ離開,關上門前的那刻,敦子那燦爛的笑容好像從”某件事情”後自己再也沒見過,雖然替開心敦子能夠這麼開心,但みなみ最後所說的那句話卻一直在心中揮之不去。




* * * * * * * * * * * *




「怎麼了,今天這麼開心,有什麼好事發生嗎?」


路上,雖沒像一般朋友般牽手一起走路,但敦子今天卻很靠在みなみ的身旁走著,時而不自覺的笑著,這讓身旁的みなみ很好奇為什麼敦子今天會這麼開心。


敦子沒有馬上回答,反是一直不時的望著みなみ,接著就微笑起來。


みなみ還是一頭霧水的疑惑著。


「嘻嘻~就是阿……」敦子停下不說,突然快跑一小段路後停下「追上我,我在跟妳說!」


みなみ瞇起眼聽著敦子的挑釁,隨即背好包包,追上去。


兩人開始一追一跑的遊戲,本來應該是跑向學校的路,卻變成了跑向別的地方,直到在某公車站牌下敦子才停下。


「妳根本沒認真追」喘著氣,敦子邊看公車時刻表邊說著


「妳也沒認真跑阿!」みなみ看得出來敦子故意跑不快,但自己也是故意不全力追上去。


很剛好,兩人在跑到公車站牌下後,便有輛公車型駛過來。


「みなみ,我們蹺課吧!」敦子確定這是她想坐的那班公車後,伸出手準備攔下公車。


「啊哈!?」みなみ看了看公車「蹺課?」便轉頭望著敦子揮舉著手,認真的表情讓みなみ隨之答應「那就走吧!」


「真的!?」


敦子不敢相信自從不打架後便沒在翹過課的みなみ居然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了自己,不過,就算みなみ拒絕自己,她也絕對會把みなみ說服或是強拉出去一起蹺課。


「真的啦!」看著一臉不信的敦子,みなみ半推著敦子「上車了上車了!」



雖然現在是上班上課時間,但因兩人太晚出門以致現在都已經8點多,所以公車上沒有太多人在擠車,兩人挑了能最靠後面的雙人座坐了下來,稍微的喘口氣。


「好了,該告訴我為什麼今天妳這麼開心了吧?」みなみ確定敦子呼吸平穩後問


敦子滿臉笑卻不說一句的轉過頭盯著みなみ「.………」頓時敦子表情轉為凝重,內心滿溢悲哀情緒一時無法完全說出,確定眼前的人後才緩緩道「我做了個夢」


「夢!?」みなみ疑惑的問


「嗯,夢」敦子朝窗外望去「那個夢裡,妳並不存在,因為我的任性害得妳被ガンギレ她們一群人打成重傷,得知消息後的我去了醫院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妳這樣走了......」眼神充滿哀愁,就像當時看著みなみ死去的悲傷神情,握緊雙拳敦子看著與公車擦過的車子繼續說「因為太過悲傷,所以爸爸讓我轉學到了マジすか学園,在那我決定了絕對不要在打架了,因為 我不想在有同樣的事情發生………但是」


「但是?」以為敦子講完了,可是卻在最後多了但是兩字,讓みなみ追問著


「…但是,當我聽到”マジ”後,卻完全變了樣」敦子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因為這兩字而打架,是因為みなみ曾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之後,有個人自以為是的當了我的小弟,也替我惹了很多是非,不過還算是個不錯的小弟」說到這敦子心情放鬆了許多


感覺到敦子沈重的語氣輕鬆許多,みなみ放心的繼續問「是非?哪些是非?」


「みなみ還記得我以前打架的傳言吧,因為這樣就有些人來找我打架,其中又以マジすか学園內的吹奏樂部 ラッパッパ為主」


緩慢的敘述著,敦子把來自マジすか学園內幾位特別的學生以及吹奏樂部們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一一道出。

在剛入學時擅自拿了自己皮包錢的チームホルモン、一對歌舞伎姊妹故意挑釁撕壞自己的書、突然說喜歡自己的学ラン、受到某人指示前來襲擊自己的山椒三姊妹、為了達成百人斬成績而找上自己的チョウコク、因而威脅到吹奏樂部導致接而連三來挑戰的四天王 シブヤ、ブラック、ゲキカラ、トリゴヤ和來自矢場久根女高的圍毆以及最後在夢醒時打贏了的副部長サド。


然而其中也有一些小插曲,在醫院見習時遇到的吹奏樂部部長優子、把自己當作是殺了みなみ主兇的惠令奈,還有那一直纏在身邊的小弟だるま。


很多很多事情敦子都清楚的簡略說出。


聽到這,みなみ在敦子開始講到現在為止表情不知道換了好幾個,有驚訝、有難過、有微笑、有擔心等最後是以淡淡的微笑應著敦子「那最後不就是要和那位優子對決了?」


「啊?」敦子傻眼的看著みなみ認真的表情笑著答「都說是夢了,怎可能還有後續呢,みなみ妳是聽得太入戲了嗎~?」


「對喔!」みなみ被這一說清醒般的張大眼


「到站了」敦子瞄到前方的景物正是她常和みなみ下車的地點,趕緊按了下車鈴後推著みなみ「走吧走吧~」




下車後兩人隨即忘了剛剛在車上談的一切,開心的一起看電影、逛街、玩遊戲機、吃飯、聊天、打鬧等就像平常一樣。




傍晚兩人步行在回家的河堤旁,本以為可以兩人這樣開心的回家去,不過途中卻出現檔路的連身紅衣太妹組 ガンギレ。


「唷,這不是我們找很久的前田さん」穿著紅色連身服的捲長髮少女說「旁邊那個,好像是上次被我們打慘的人耶」輕笑著


「喔!」捲長髮少女旁的長直髮少女疑惑的表情說「マジすか!?」故意看了眼みなみ後在看向同伴「怎麼還沒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長直髮少女說完後這群ガンギレ的太妹大笑了起來。



-マジ…….笑聲………



忽然敦子神情開始霧濛,聽到如此嘻笑恥笑的聲音,這下敦子確定為什麼那場夢裡自己聽到マジ時會憤怒,因為讓她想起みなみ,みなみ曾和自己說過的話以及みなみ躺在急救床上的畫面,讓她不能控制的發怒,誰都不准這麼輕視”認真”的意義。


「お前たち!」怒吼的大喊出,敦子眼神完全黑化的瞪著前方的這群ガンギレ太妹


「唷唷,這麼兇!上次的帳還沒跟妳算呢」長直髮少女扳起手「這次讓我們好好算一算!」說畢,馬上衝上前攻擊敦子



“喀”的一聲對方紮實的拳頭被擋下來,擋下的不是敦子本人,而是みなみ側身用手臂擋住。


使勁甩開對方的拳頭,隨即轉過身送回一拳「不要太超過了!!!」みなみ怒吼出頓時讓ガンギレ的太妹傻眼,連敦子也驚訝「我說過」堅定的眼神顯露在みなみ憤怒的表情裡「不會讓妳們碰敦子任何一根寒毛的!」


眼前的みなみ,敦子好像在哪看過這畫面,但此刻無法在多想,跟著みなみ的腳步,衝上前與ガンギレ的太妹們打了起來。


「哈啊───」



- - - - -



「抱歉」坐在河堤上,敦子有點愧疚的說著「又讓妳因為我和人打架了」


「道什麼歉」みなみ語氣帶著些許生氣「若我不打早就拉著妳跑了,而且…」拉開眼神,みなみ往河床望去


「?」敦子盯著みなみ的側臉,神情帶著失落


「而且…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深呼吸後みなみ吐了口氣接著說


「說的也是!」敦子以為みなみ說的是決定不打架要認真讀書,微笑跟著說「我們要好好讀書才是了」


みなみ起身往前走了兩步,背對著敦子「抱歉,敦子」突然,換成了みなみ對敦子道歉


敦子反應不過來「啊?」


轉過身みなみ一臉抱歉的望著敦子「以後,不能再陪妳一起讀書了」


看見みなみ的表情,聽到從みなみ口中說出不能在和自己讀書後,敦子胸口感覺到一股痛,就像在那個夢裡,眼睜睜看著みなみ死去那樣錐心的痛。


「為什麼!?不是說好要一起讀書的,而且我們都約定好了!」邊說敦子邊向前舉起左手,打算讓みなみ看自己左手手腕上戴著與みなみ約定好的信物。


敦子左手手腕的確戴著みなみ親手做給自己的橘色手環,但也同時戴著代表みなみ的藍色手環。


-怎麼會!


敦子驚訝的看著手腕上的兩個手環,那藍色的手環應該在みなみ的手上的阿,怎麼會在自己手上。


みなみ此時舉起自己的左手「敦子,那並不是夢」


敦子看了看みなみ的左手,那並沒有屬於みなみ的藍色手環,接著又看了自己的左手,那兩條手環互相輝映的顏色在夕陽下,特別刺眼。


盯著手環,敦子突然眼前一陣模糊,太多太多記憶從腦裡放出映在眼裡,自己剛進マジすか学園時、看到常窩在教室烤肉的チームホルモン、拿飛鏢射向自己的山椒三姊妹時、教室走廊寫滿”前田是殺人犯”那刻、被自己一擊就打敗的シブヤ時、看到だるま、学ラン、歌舞伎姊妹一起打贏ブラック時吃著雞翅時、那些因為認識自己而被ゲキカラ虐待的時、自己收到來自トリゴヤ訊息時以及在和矢場久根女高打架時的畫面。


哽嚥著,敦子無法言語,以為是夢的夢,其實才是真實,這下終於懂為什那一直在內心揮之不去的心痛感,都是因為現在的一切不是真實的,緩緩抬起頭望著みなみ已經站在自己面前。


「敦子」蹲下身好讓自己能對眼上敦子,みなみ不捨得表情顯露無遺,輕輕撫上敦子流淚的臉頰「別哭……」


拇指撥去敦子的淚,みなみ雙手一起捧著敦子的臉頰,接著將額頭靠上敦子的額頭。


「為什麼?」隨著みなみ的手,敦子跟著貼住みなみ撫著自己的臉頰的手「みなみ是這麼的真實?」


「因為,擔心妳」


語畢,雙雙閉上眼互相感受著彼此的存在,沈默著


拉開兩人的距離「但現在,我放心了」


聽完みなみ的話張開眼,敦子卻發現みなみ的衣服已經漸漸開始透明「不要,不要走,沒了みなみ,我什麼都沒了!」拉著みなみ的衣服,敦子像小孩般哭鬧著


「敦子,妳聽到了嗎?」知道敦子不懂自己話意的みなみ繼續說「那些伙伴們正在叫著妳」


-あつ姐!

-前田さん!

-敦子!

-前田!


一連串的聲音,都是在叫著敦子。



敦子出聲想留住みなみ,卻發現發不出聲音,只能哽嚥著。



「敦子,認真的活下去」透明化的みなみ已經淡化得連陽光都透了過去「我會…….……」


夕陽漸漸刺眼,刺眼的不得不讓敦子閉上眼,刺眼得敦子看不清楚みなみ說的最後一句。



此刻唇邊冰冷的觸感刺激著敦子。









緩緩張開眼,映入敦子眼簾的還是熟悉的天花板。


伸出手敦子看著手腕上的手環後,摸向自己的唇,那冰冷的觸感還留著,那激動不捨的一切化作淚液,淌流在臉頰沾濕了枕被。




# # # # #



「以後,別再說討厭打架了」捲髮少女虛弱的趴在敦子的肩上,無力的說著


敦子悲觸的回答「はい……」



後方的短髮少女隨之推過輪椅,讓捲髮少女坐下。


把最後的事情交代後,捲髮少女虛弱的說「走吧……」


「前田」突然短髮少女叫住敦子,走向前拉過敦子的手往輪椅走去,恰是堅強卻是柔弱的說著「最後,就讓妳來送吧……」


握住輪椅的把手,從短髮少女手中接負過的任務敦子堅定的回答「好的……」


緩緩的邁開步伐,敦子轉過頭看著前方,她看見了惠令奈對著她微笑,更看見了一旁站著的人正燦爛的對自己微笑著。


敦子微笑著回應那個人,憶起了那時みなみ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會永遠守在妳身邊的………」






The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