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飛翔的,白翼』

作者:Aisu / 艾斯
更新时间:2018-06-03 20:22
点击:832
章节字数:41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飛翔的,白翼』


* * * * * * * * * * * * *


蔚藍的,天空,成了我常凝望的地方-


只是因為-


不想錯失她遨翔過的那刻-


* * * * * * * * * * * * *


「前田同學!……前田敦子!前田敦子!」


從講台傳來的呼喊聲,但似乎那位被叫的同學並沒有注意到。


「前田!敦子!同學!」


講台前的老師已經走向那位被呼叫的女同學面前,並輕敲著這位女同學的桌子。


然而女同學卻是不疾不徐的轉過頭看著站在她面前的老師「是?」


老師無奈的看著這位女同學「前田同學,上課要專心…不要在看著窗外上體育課的男生了」


此句一完,幾乎全班都笑著老師說的這句話。


「啊!」女同學驚醒似的趕緊看往黑板「是!好的,北原老師」


得到女同學回應的老師,輕輕的嘆了口氣後走回講台繼續教書。


===


剛剛,被叫回神的就是我,前田敦子,一個17歲很普通的高三女生,家中有爸爸媽媽以及一個姊姊,另外我自己還養了兩隻狗,叫做可可亞和哈尼,身邊好友沒幾個,要算清楚的話用一隻手便能數清,不是我孤僻不好接觸,只是我認為知心好友幾個就可以了。


然而方才我望著外面根本不是在看那些跑在操場上的人,而是在凝望天空,其實平常我不會這樣恍神的,只是我不想錯失她遨翔過的瞬間。


她!?


是誰?


她,是一個突然闖進我心,然後又突然消失的


───白翼


* * * * * * * * * * * * *


那是1個月前的事情了………


5月的天氣,是梅雨的季節,今年的梅雨很怪,常常在早上至中午時會出一點太陽,卻都在下午至半夜時下起滂陀大雨。


然而今天也是相同的情形。


撐著傘,緩步走回家,在這之前母親和父親都說過今天會因為出差不在家,而姊姊就讀大學早就不住家裡,也就是說今天晚上只有我和可可亞以及哈尼在家。


─ ─ ─


飯後,我收拾完餐盤後,準備去樓上讀書。


獨自一人的家,的確很空,尤其是外頭下著轟轟的大雨,不時還有遠方的雷聲傳來,雖然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但對於這樣自己一個人在家,還是第一次,不免覺得害怕。


在我踏上樓梯的幾步後,可可亞和哈尼沒跟我上來,而是跑向後門不停的吼叫。


當我遲疑的走往後門想叫可可亞和哈尼時,卻聽見後門外傳來有東西跌倒的聲音。


(!!!小偷?)


心裡想著或許是小偷,家裡都鎖著,就算要進來也不可能,但可可亞和哈尼還是一直對著後門吼叫,突然不知哪來的好奇心,誘使我拿了手電筒出去。


悄悄的打開後門,拿著手電筒緩緩的四處照射,仔細檢查過一番後,鬆了口氣,或許是雨滴打在木箱上的聲音讓可可亞和哈尼猛叫的吧。


說時遲那時快,哈尼和可可亞跑出家門往後院的櫥櫃跑去,並對著櫥櫃旁的暗處吼叫著。


我衝過去想抱回兩個不怕雨淋的可可亞和哈尼,卻在雨聲中夾雜著可可亞和哈尼的吼叫聲中發現了我從沒看過的人……


不,不能完全稱她是人。



豆大的雨滴滴在我的身上,我已經完全忘記剛剛的恐懼,隨即而來是驚訝。


她,正躺坐在櫥櫃旁,或許剛剛的跌倒聲是她跌坐後撞到櫥櫃的聲音,我仔細拿著手電筒照射著她,奄奄一息的模樣,任由雨打在她身上,無意中照射到她身後,發現她身後多了一般人類不會有的東西。


我驚訝的連手電筒都掉了下去,直接摀住嘴,深怕自己太害怕而叫了出來。


是翅膀!


沾滿血跡的翅膀。



─ ─ ─



第一次讓陌生人進家裡,而且還是擁有一副翅膀的人。


沒想到這不到150公分的小小身軀,得要我使出全身的力氣才有辦法拖著她進家門,而可可亞和哈尼也停下吼叫的咬著她的褲腳,像是在幫我拖她進來。


好不容易,拖她進我房裡,才想到她全身濕透,這樣直接躺上床會感冒,只好轉往浴室走去。


霧濛濛的熱氣充滿著浴室,這是我第一次替人洗澡。


小心翼翼的擦拭著她的身體,並用溫水沖過她背後翅膀沾滿黑泥的部分,盡量避開那右翼受傷的位置。


在這經過,她一直都是呈現昏迷的狀態。


拿了國中不要的運動服,我剪開了上衣背後,讓她能夠穿上,最後在讓她側躺在床上。


我開啟了房間的空調,暖氣與除濕一起啟動,並拿著吹風機吹著她濕透的長髮與羽翼,最後在包紮著她右翼上的傷口。




(燒傷?)


我疑惑的擦拭著傷口邊想,為什麼她的右翼上會有類似燒傷的傷口,隨之耳邊再度響起雷聲,我便明白了,或許她是在飛行中受到雷擊才失控掉落在家裡的後院的吧……


簡單的包紮過後,我讓她在房間內休息,雖然沒有醒來的跡象,但看那情形應該不至於就這樣死了,剩下的就是處理那些濕了的地面和散落的白羽毛了。



忙碌了快2個小時,終於讓家裡恢復成原來的模樣,可可亞和哈尼我也順便幫牠們洗了澡,洗完後牠們就在我整理家裡時回窩裡睡去。


至於我,回到房間後,溫熱的空氣在房間飄散著,她的羽翼已經完全乾了,臉上緊皺的表情已經變成緩和安穩的睡容。


望著她的睡貌,一頭烏黑的長髮散落在枕上,清秀無畏面容帶著一絲的帥氣,不知不覺的,感覺到很悶熱……尤以臉頰特別灼燙……



─ ─ ─



隔日



她早在我醒來前已經醒來,雙翼包著身體縮坐在床邊,看得出她眼神中帶著的警惕與疑惑。


「那個…..」我發聲的同時,看見她眼眉緊皺了起來「不要緊張,我不是壞人…」


這時我終於感受到那些在電視劇上常常上演的劇情,跟對方說我不是壞人。


「妳昨晚在我家後院暈倒了,是我幫妳換洗包紮的…..」


然而她似乎是聽懂了,緩緩的解開眉心的皺折,轉而用疑惑的表情盯著我


她這直直的盯著我,反而讓我感覺不自在,趕緊隨口問「我、我我去煮點東西給妳吃!妳在這不要亂跑」


隨即我逃離了房間,逃離那瞬間讓我感覺心跳加快的疑惑臉孔前。




一會後,我端著白粥上來。


其實我不知道要給她吃什麼好,因為她實在太特別,是人卻長有翅膀,那我是該給人的食物還是鳥的食物?


苦惱半天後決定還是煮粥好了,至少這一樣東西不管是人還是鳥都會吃。


只見她盯著那碗冒著熱氣的白粥不動,而我上課的時間又步步接近,只好先去盥洗整理一番,回來後他還是沒有動那碗白粥,我只好無奈的對她說


「沒有毒的,趁熱快吃,我接下來要去上課,要到傍晚才會回來了,麻煩妳不要出這個門」我指著房間的門,害怕她出去,因為今天父母就會回來「如果妳肚子餓,桌子上有土司可以吃,總之就是不要出這個門」


沒時間在多說一句的我,急急忙忙的奔下樓出門上學,今天的天氣剛昨日一樣,早晨帶著微微的陽光,照射在昨夜遺留的水窪上反射著,和昨夜的雨聲與雷聲相比,真的天壤之別,帶著小跑步往學校去,心裡滿是那個在自己房間內的人,不時的擔心著她會不會被回來的父母發現,或是自己走出門被鄰居發現之類的,不知不覺的這樣的心情維持了一個禮拜。


= = = = =


兩週後


這天,她的右翼傷口已經好了很多,傷口已經結痂了,再過不久應該就完全復原接著會長出新的羽毛。


她一樣是默默的看著我替她的傷口上藥,不知道為什麼,她到現在從沒跟我說過一句話,與我的互動幾乎都是比來比去的,或許是她不會說人類的話語吧。


在我上藥完後,她站起身來,把我推到房間的最角落站著,她自己則是站在房間的中央,輕輕的揮動著翅膀,微笑的看著我,好像在跟我說”謝謝,翅膀已經好很多了!”


翅膀能夠揮動當然很好,我也微笑的回她,不自覺的對她的微笑我起了反應,總是在她微笑或是燦笑的望著我時,那股從內心而上的激跳動與面紅耳赤……


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清楚。



─ ─ ─



很快的,又過了10天。


她的傷口已經恢復完全了,也長出新的羽毛,而她削弱臉頰也在這些日子裡被我餵得較為潤實。


今天趁著父母親不在家,我趁夜帶著她到少人的河堤旁,希望她能伸展一下翅膀,不用一直窩在我那小小的房間內只能輕輕的揮動。


她也明白我的意思,在河堤上恣意拍動著雙翼。


拍動雙翼所產生的風吹向我這來,髮絲不安定的飄動,我習慣性的舉起手壓住飄動的髮絲的同時,她已經浮在半空中。


沒錯,她已經完全復原了。



內心除了替她感到高興,但卻浮出一股悲傷的心情。


不知是我表情太過明顯還是怎樣,她飛到我身邊,伸出手像是邀請般,當我手搭上她的手,說時遲那時快她突然抱起我,瞬間我和她已經遠離河堤幾公尺………



─ ─ ─



她毫不費力氣的抱著我,我環著她的頸肩,深怕一不小心我就會掉下去,但她信心滿滿的表情告訴我”不用害怕”,讓我開始專心下方的景色。


夜晚的鎮上,非常漂亮。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美的夜景,也是第一次…讓人抱著飛翔看著風景。


不像騎腳踏車時吹來的風那樣輕飄,但也沒像狂風那樣的冷烈,飛翔時的風很清合,帶著點不同於一般城市的氣息,圍繞在身邊。


我不經意的看著抱著我的她,是如此專心的飛翔,她身後的白翼,強而有力的舞動著,回到當時受傷的她,是那樣的虛弱。


我輕笑了,可能是我不小心養胖她了吧。


她發現我的笑聲,低下頭疑惑的看著我,頓時讓我又臉紅了,趕緊別過頭興奮的亂叫著,害怕她會看見這不該有的紅潤。



時間早已經忘記了,越晚感受的空氣越冷,然而她早早已經回到住宅區的上空盤旋著,不時的盯著地上的情形,找尋著降落的時機。


不久後,我家後面住家的燈光已經熄滅,她緩緩的降落在後院裡。進家門後,我和她還是趕緊回到房間內,避免有她被發現的意外出現。



今晚,我睡得很不安穩。


那股在河堤浮現的悲傷,還遊蕩在我的心裡。


我知道,她是自由的,不是我能管束的,她有她的世界,是我碰觸不到的。


心裡頭不由得這樣反覆的想著,不自覺得臉頰感受到濕熱感。


這是什麼?淚水…..


我轉過身子背對床,拉起棉被不想讓她發現我的泣聲,不想吵醒讓床上的她。


直到我感受背後傳來的體溫,以及不是棉被蓋上的感觸。





用著羽翼覆蓋著我的身體。


手隔著棉被輕柔的抱著我。


嘴裡發出哼唱的聲音。


似乎在告訴我”不要難過”



從她靠上的那瞬間起,我強忍著的淚水,卻是不爭氣的,不停的不停的掉落。


我轉過身去,窩在她的胸懷裡哭泣。


而她也是恣意的讓我哭泣著。


直到……我哭累了…睡著了……


- - -


隔天一早醒來,我發現我從睡在地板上變成了睡在床上。


昨晚緊閉的窗戶也早就打開,窗簾隨著風的吹呼而飄動著。


她走了。


真的離開了。


而我的手裡只留下一隻白色的…



羽毛……





從那之後我常不時的望著藍天。


希望哪天可以看見她遨翔過的瞬間。



* * * * * * * * * * * * *



不知響了幾次的鐘聲,我一直都沒去注意。


今天的天空很藍,白雲稀飄著,我依然望著天,期待著。


- - -


「各位同學,今天我們班將有新同學轉入」3年A班的導師北原老師正在講台上說著「雖然已經面臨高三時段,大家也沒剩多少時間可以認識,但大家還是要多多關心新同學喔!」


一旁依然望著天空的前田敦子,難得的被一旁同學的吵鬧聲吸引過來。


班上的同學響起不同的聲響像是「好嬌小、好小好可愛、有點帥等等之類的…」


被這吸引過來的敦子,不以為意的看著講台上的轉學生。


突然,敦子全身緊繃的專注看著講台上的那個轉學生,並看了看黑板上的名字…



高橋 南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