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触不可及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6-01 22:15
点击:1325
章节字数:33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十七、触不可及

“静留……”

医生给静留用了药,缓解眼部的疼痛,也让静留沉沉入睡。夏树看着眼缠纱布的恋人虚弱无力地躺在病床上,心中一阵剧烈酸痛,不禁握住了静留的手。

对不起,没经过你允许,还是我祝你的手了。

她和静留只是分离了一周,可是真的感觉好久好久了。难道世上真有一种感情,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静留的手,比一周前瘦了好多啊!

原本温软柔腻的手,现在骨节分明,手背上青筋可见。

这一周静留经历了什么,她只要想一想,都觉得喘不过气。

可为什么会是这样?半个月前她们还是一对爱侣,为什么现在却触不可及?

半个月前,静留用这双手推开了正在与她云雨缠绵的自己,而一周前,自己正是在静留最绝望的时候背身而去,又用自己的双手推开了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友绘。而在那个冰冷的验尸间,静留挣脱了自己试图紧握的手,那指尖一点点分离的触感和最后分离的温度,她到现在都能用肌肤回忆得起来。

如今她再次握住了昏睡中的静留的手,可是她们回得了过去那双手交握,心灵相通么?

她们不停地推开彼此,是因为命运,因为彼此的性格和骄傲,还是因为她们并没有真正的心灵相通?

相爱而并不互相理解,是多么可怕的事!

“静留,告诉我,我要怎样才能真正的爱你?”





不知过了多久,静留脱离药物的作用悠悠醒转。可当她甫一恢复神智,那种镇静类药品带来的特有的无力感让她骤然而生一种恐惧,整个身体都要从床上惊跳而起,却被一双温暖的臂膀紧紧地抱住,同时耳边响起温柔的呼唤:“静,静,不要怕,我在这里……”

“夏树?”可是静留的直觉让她立时反应过来,这不是夏树。即使看不见,她也能听得见,听得见身边这个人的声音,听得见这个人宁静而强大的气场,这只属于一个人——姬宫千歌音。

“千,是你?”

“我刚刚过来,恰好你身边没有人,我就擅自进来了。如果你不愿意看到……”细腻敏感的千歌音立刻意识到“看”字的不合时宜,收住了口,“你不愿意我在这里的话,我可以离开。”

“哪里的话?”静留微笑着摇摇头,优雅的首席法医,一旦清醒也从不会失去风度,“只是你怎么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呢?莫非是美帆子……”

“你放心,我没那么好管闲事。”光是听声音,静留都能想象得到推门而入的绯山美帆子嘟着嘴不高兴的样子。

“如果要怪,都怪我自作主张。”千歌音平心静气地解释,“你请人打电话给二条助理请长期病假,二条就汇报了水野警视正,而那时候我正在和她一起吃早餐。我知道你要是病了,就一定会找美帆子,所以我就擅自打电话给美帆子了,她自然拗不过我。”

说完,千歌音小心地看了看静留,静留并无愠色。自从一周之前她将自己的情况告知水野警视正,两人便如同定下了契约。乃梨子向她汇报是应该的。

静留微笑道:“那我只能怪姬宫警视正的推理能力太强了啊。”

美帆子看看她俩,性情聪颖的她当然明白这两位昔日恋人之间微妙的疏离感。静留刚刚冲口而出“千”,可是此时已经不落痕迹地改称“姬宫警视正”,联想到自己从前曾亲身经历过她们如胶似漆的恋情和猝不及防的分手,只能感叹造化弄人,竟至于如此。更何况,静留的感情世界里,还有另一个人……

这间病房她也不想多待,便转身向门外的那个人说:“玖我小姐,你的文件我已经签过字,接下来会登记入网。但我也告诫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要做傻事。”

门口的人含糊地应了一声,并没有走进来。却只见静留坐起身来,唤了一声:“夏树。”

千歌音见状,立刻起身:“美帆子,有些事情想问你,你现在方便么?”

她走过夏树的身边,向夏树礼貌地点了点头。姬宫千歌音是品行高贵的谦谦君子,她最不愿意的,是让所爱的人不开心不舒服。所以她不仅舍身救过她的情敌,甚至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克制自己,将空间留给了对方。可即使如此,当她跟着绯山美帆子走向医生办公室,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的回响,心里仍然会遗憾——如果她当初坚持一点,再坚持一点,她和静留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千歌音离开的声音也在撞击着夏树的耳膜,这个连脚步声都如此轻灵优雅的女人,当初和静留在一起应该很相配吧。千歌音和静留的朋友那样的相熟,连静留的习惯都一清二楚,她们当时的恋情发展到何种程度,已经可想而知,

这是她曾经最担心的,也是她最骄傲的。无论她的情敌如何强大,静留还是牵起了自己的手。可是如今她没有输给完美无缺的姬宫千歌音,却输给了自己。

“夏树,刚才美帆子说的,你签了什么文件?”

“没什么……”

静留沉默了一会儿,自从那次以后,她已经发誓不去听夏树的心声,可是从美帆子的话语和对夏树的了解,她几乎可以推测出她的傻姑娘要做什么。她决然道:“夏树,现在的我不值得你为我做任何事。”

“不!”夏树有一种被洞悉内心的惶然,可她的声音依然坚定,“你值得。”

“我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推开了你,现在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利用你的同情心,以病痛为借口将你拉回我的身边?这样对你太不公平。”静留平静的微笑绽开在苍白的脸上,有一种非同一般的坚忍和傲岸,“我的自尊心告诉我,如果我已经不能轻许诺言,我也不会接受任何的诺言。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只有这点自知之明,还请你……”

夏树激动起来:“你不是一无所有,你不会有事的!就算你……我也会在你身边……”

“既然你相信我不会有事,我一定会痊愈,那就给我时间吧。”比起夏树的激动,病人自己却更加达观,“我相信我能够痊愈,只有我重新看得见了,我才能有资格去接受,去给予。”

静留柔和的话语,却是无法撼动的固执。在这场沉默的对峙中,内心温柔的傻姑娘还是败下阵来:“好。可你也相信我,我也不会乘人之危。我一定会抓到凶手,完成复仇,为了被害人,为了你,为了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横亘在她和静留之间,病痛、死亡、命运,统统都不可以!

“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静留向着夏树的那个方向伸出手去。这茫然的右手没有在空气中停留一秒钟,就被夏树那温暖而有力的手握住。掌心与掌心的交汇,就像是交换了誓言,盖上了印戳。

她们是这样一对骄傲的恋人,无法低头,不肯俯就,这样的个性也许会让她们分离,可一旦深深理解了彼此,也许会比其他的恋人更加的珠联璧合、心心相印。

会有这一天么?

她们握得那样紧,若不是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她们竟不知多久才会分开。

敲门的是千歌音,而和她一起进来的,是一个美若芝兰的中年女人。

“小静!”

“妈妈……”

一直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从容冷静的静留,就在呼唤出“妈妈”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词之后,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小静,不要哭,你现在不能哭。”藤乃美智子将女儿紧拥入怀,“原谅妈妈,来得这样迟。”

身为外科医生的藤乃美智子,尽管在来时的路上一边流泪,一边告诫自己要冷静,可是当看到骤然失明的爱女,抱着女儿虚弱的身体,作为母亲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刺痛得眼前发黑,只能强忍着用自己最平静的声音劝慰女儿,而本以为流干的眼泪还是潸潸而下,落湿了静留的发梢。

此情此景,千歌音和夏树不约而同地选择退了出去,悄悄地掩上了门。

“姬宫警视正……”夏树向千歌音鞠了一躬,“拜托你照顾静留。”说罢,她已经准备转身要走。

“你要离开,把静留丢下?”千歌音冷冷地说。她只知道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是绝对不会丢下静留的。

“我不会丢下她,我是有重要的事要去做。”夏树正视着千歌音那令人望而生畏的苍蓝色眼睛,“我要赢得以后能堂堂正正面对她的机会。如果我输了……”夏树想起了在绯山医生办公室填写的那张表格,黯然笑了笑,“我也会用我的方式告诉她,我爱她。”

千歌音目送着玖我夏树坚毅挺拔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很羡慕她。

这个看上去木讷冷漠的年轻女人,却有着单纯明朗的内心,她堂堂正正地面对自己,勇敢地为爱情而奋斗,不害怕失败。

更重要的是,她有静留的回应。

而自己呢?

人人都视她为人中龙凤,天生贵胄,翩翩如谪仙人,可谁又曾看到她如千丝缠绕般的内心,谁又能打开她层层掩藏的心门?

只有遇到了静留,静留风采和才华吸引了她步步靠近,静留的多情、热情和柔情推开了她的那扇心门。她才知道,自己的感情也可以如此喷涌而出,只为一个人心醉。

可是静留你为什么要离开?

而自己在静留选择离开后,并没有选择奋不顾身地努力。

是因为顾忌太多,还是内心深处的的软弱打败了爱情?亦或是早已看到结局,所以放弃挣扎,接受这个既定的答案?

不知道,向来睿智深沉的姬宫千歌音,唯独对于爱情如此的迷惘。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爱静留,如若不能选择相伴,她也一定会守护在她所爱的人身边,用自己的方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一夕一叹
一夕一叹 在 2018/05/28 23:07 发表

其实我觉得还是更喜欢千姬cp……静留和千歌音我都很喜欢也更敬仰,但其二人都太追求完美所以反而不适合吧(๑• . •๑)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