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07-06 19:06
点击:1295
章节字数:40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混帳。

她知道自己正在轉移,沒能多拖延任何一秒的強制轉移。

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動已經足夠憋屈,轉移時的姿勢更讓她想破口大罵。她在離開那個奇怪世界的時候正躺在床上——她好像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睡夢中被轉移到另一個世界後被發現躺在麥田間昏迷。

立即的危機總能激發人的潛能,她繃緊神經,竭力在不受控的轉移過程中變換姿勢,好不容易半翻轉身體,由毫無形象的躺姿勉強轉為跪姿。


然後她——貞德[Alter]回到了迦勒底。


……或說回到戰後的殘敗建築,被堆到牆邊的、幾乎不成樣子的會議桌,搗爛的器材,以及牆上破開的大洞,甚至空氣裡還殘留著淡淡的血與煙硝的氣味,所有一切都令Alter升起最高戒備,不自覺握住武器。

要不是她在轉移前聽見御主的聲音、能夠認出為在周遭的是熟悉的御主與從者們,她都要以為自己是被傳送到哪個未知的特異點,隨時可能有敵人來襲。

落在身上的目光讓Alter渾身不舒服,她維持著警戒姿態,糾結了到底該往死死盯著她看的這堆人身上放火還是先問現在到底怎麼回事,或乾脆一點從刺人的該死注視中離開。


「那、那個……Alter?」

御主戰戰兢兢地喊,Alter將視線轉向她,口氣極差地應了句幹什麼。

「哇啊啊真的是Alter!太好了Alter妳總算回來了!」

伴隨著歡呼,御主不顧Alter手上還握著武器,一個勁地撲上去,隨之撲過來的還有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吉爾。


「滾啦你們!不要過來!」旗幟消失,Alter空出的手忙著推開御主的腦袋,一隻腳往吉爾踹過去,在崩潰開燒的邊緣。「吉爾你臉上有鼻涕!髒死了快滾!」


圍觀的從者群中傳來噗哧一笑,引來Alter在抵抗之餘的凶狠瞪視,法蘭西的王后不以為意,對著身邊的人露出可愛笑容。

站在瑪莉王妃身邊的貞德如往常笑得溫暖,說這件事能落幕真是太好了。


微笑的、聖女。

在村莊四處幫忙的少女,會回頭看著因嫌麻煩而落在後面的Alter,臉上就掛著這樣的笑容。

與被糾纏無關的煩躁感襲捲而來,Alter緊緊咬牙,帶著新湧上的怒氣把御主推向亞從者的方向,然而踢開吉爾時特別用力,身體不比劍職的術者一時半刻疼得說不出話。

Alter收手,蹙眉看著摀著被踹腹部的、陪伴她最久的人。

「……總覺得你做了什麼讓我很想打你。」Alter微頓,模模糊糊的畫面浮上腦海,與周遭殘破景象重合。「吉爾,我不在的時候你是不是真的做了什麼?」


氣氛陷入可疑的沉默,足夠讓問句變成肯定句,Alter的指尖竄出火苗,等對方自陳罪狀。

再怎麼樣吉爾也算是她在迦勒底最親近的人,自己的人當然該由自己處刑。


「算了吧。」貞德出聲打斷,走向前扶起吉爾。「吉爾只是因為Alter不在所以激動了點,況且大家平常打架損壞的東西也不少。」

「所以、算了吧?」


Alter沒有回應,貞德又喚了喚她的名字,柔和的聲音聽在耳裡卻宛如油滴滴落下,惹得火勢越大。

她費力抑制火苗脫離指尖燃起火海,聖女藍眼睛中的平和如此刺眼。

不該平和、不該總是輕易原諒,明明又受到傷害——

受到傷害……?Alter的思維在這裡打結,連帶停止沸騰怒意,她怎麼會知道貞德因為吉爾受了傷?

突然的困惑令火焰平息,本來那張聖女的臉、聖女的表情越看越讓她想打下去,現在倒是可以冷漠以對,不管怎麼樣,她可不想看到與自己一樣的臉在被痛打後露出窩囊樣。


「Alter!」御主忽然大叫,插到聖女與魔女之間,堆出笑臉。

大概是怕真的開打,Alter漫不經心地想,又或者是注意到她熄了火焰,覺得安全了於是開口。

「妳是去哪裡了?我們到處都找不到妳。」


喔,這個Alter自己也很想知道。

「睡醒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就不在迦勒底了,跑到……」幾百年前的棟雷米,短短幾個字卡在舌尖,她匆匆模糊說詞。「……中世紀的歐洲鄉下,那裡的歷史和我知道的不一樣,和平到異常。」

「那裡……」她斟酌了下用詞。「感覺上是假的。是一個不管我做什麼,最後好像都會回復原狀的奇怪地方。」

假的房屋、假的麥田、假的人。

唯一的不同是那名自稱貞德的少女,會因為Alter的行動產生改變,是在停滯的時間裡那僅剩的、留有生命力的存在。


「聽起來像是形式不同也不足以影響歷史的小特異點,但目前沒觀測到任何異常反應,我要更詳細的資料才能分析。」達文西挑起眉毛。「妳真的不知道確切的地點和年代嗎?」


Alter沉默。

不想說。

不想在聖女面前開口。

不想在聖女面前坦白說出遇到了擁有她的名字的少女,不想說為了避免歷史上的結局而教導對方認識和書寫文字,不想說曾被拉著手走進教堂,不想說她們一起看星星,不想說她們最後躺在同一張床。


「Alter很累了吧?」這次變成貞德站到Alter與達文西之間,偏著頭向Alter微笑。「好不容易才回來,Alter要不要先去休息?有什麼事情可以明天再討論。」只要Alter不會又消失不見,她輕笑著眼眸卻不如往常笑得微彎。


對於貞德強硬終止話題的行為,達文西只是抱怨了幾句很難做事就停止追問,接著交代了要Alter盡快找她做個檢查,以免這趟出乎預期的短暫旅程帶來負面影響。


Alter安分點頭,避開貞德的視線。

她討厭被自以為是的好人幫助,尤其討厭來自聖女的幫助,煩人的聖女老在她能夠自己處理的事情上插手,包括有沒有準時用餐這種小事,活像她是個需要被關心、被照顧的孩子。

但她能做好所有事,她能的。

可是這次她接受了對方塞過來的好意,像是不久前面對合掌拜託著的少女一般,說不出拒絕的話語。

或許是這樣折騰來折騰去真的累了,也或許是因為第一次看到笑意不達眼底的貞德,好像、好像和平常有什麼不一樣。


喃喃說了要回房間,Alter背對所有人就要離開,卻沒料到貞德跟了上來

還沒決定好是要加快腳步拉開距離,還是要出聲把人攆走,貞德就朝她露出與以往無二的真誠笑容。

「Alter能夠回來,真的太好了。」

澄澈如天空的藍眼睛映著Alter的模樣,好像就只看著她,好像她真的很重要一樣。

但那個人是聖女,聖女不管對誰都是這樣,都是這樣直視著對方的眼睛然後說話。


「別來煩我。」Alter說,選了個自己平時連想都不會想的、如同示弱但對方肯定會聽進去的拒絕。「我很累。」


「關於這個……」貞德話語間的微妙停頓令Alter有不好的預感,主從未在她耳邊低語,但對危機的預感如此確切。「我去Alter的房間找Alter的時候,敲門敲很久都沒有反應,所以稍微用力了一點……」


Alter停下腳步,不悅地等貞德完成整句話。


「……就把Alter房間的門弄壞了。」

貞德的目光往一旁飄移,聲音也微弱下來,小聲說著抱歉。


「……什麼?」


「Alter房間的門沒辦法關起來,因為大家都很忙所以就疏忽了沒有去修理……」


該死的她遲早有一天要把聖女燒得連灰都不剩。

Alter越過充滿歉意的貞德,朝著站到御主身邊、目前可說是迦勒底最大長官的達文西盡可能心平氣和——要是不管不顧在這裡惹出糾紛打一架雖然不會輸但自己以後肯定不好過——問:「喂那我今天還能睡哪?」


達文西望著兩人的視線饒富興味,頓在貞德身上又久了些,好半晌才慢條斯理地說了迦勒底的空房間還多得很,隨便挑。

Alter提步就走,看也不看貞德。


「貞德把Alter的門給弄壞了,真的很著急呢。」復仇魔女的身影自視野消失之後,瑪莉走到貞德身後。「雖然說貞德很關心Alter,偶爾也會衝動一些,但還真不像妳。」


貞德回頭看淺笑著的友人,嘴角彎出無奈弧度。「重要的夥伴突然間不見了,不只是我,大家都很急啊。」


「但我們可沒弄壞什麼東西……不算妳們家吉爾的話。」達文西調侃的話語讓術者低下頭而劍士喃喃替另一個自己道歉。「聖女大人意外地粗暴呢。」


「我認為這是最有效率的解決方式。」對天才的惡趣味無動於衷,即使聖女是為守護而存在也不會乖乖站著不反擊。「盡快確認狀況也有助於達文西釐清問題吧?」

不等達文西興致勃勃想在聖女與平常不同的舉止的話題上糾纏,貞德的表情很快軟化,輕聲說謝謝和辛苦了。


話頭被謝意阻斷,好一會兒達文西才繼續開口:「妳也沒必要道謝,從者在迦勒底發生了什麼是也有我的責任在。」

但聖女大人還真的是特別關心,她咕噥,也沒見妳多關心被吉爾的精神狀況和搞壞的那堆東西。


「可能是吧。」聖女不置可否。「不管怎麼樣,那孩子……終究特別一些。假不如是我的話,那孩子……Alter也不會是這個樣子吧。」

若不是因為她,勇敢的法蘭西元帥不會失意墮落,不會以她之名向聖杯許下滿是憎恨的願望,Alter也不會自火刑架上誕生,不會承擔不該屬於她的憤怒無從解脫。

在某個層面上,Alter是聖女的責任。可以的話,她希望Alter能真正開心起來。

……雖然以現狀而言,離目標還非常遙遠。

聖女臉上淺笑依舊,應當為人帶來希望的藍眸卻沒有閃耀光彩,彷彿變回歷史哀嘆的悲劇英雄,溫柔得想肩負起所有災禍,渾然不顧那早不該全壓到她身上。


御主忽然打了個大哈欠,奮力眨了眨眼睛,露出睏兮兮的笑容。

「那個……雖然好像在討論很嚴肅的事情……」在從者們立刻投來的關注中,她縮了縮肩膀,接下來的話越說越小聲。「但我可以先去休息嗎,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她喃喃了抱歉,同時遇到與她相關事項總變得強硬的亞從者拉過她的手,要累積多日疲勞的人類快些回去。在被拉往依稀可見原本模樣的自動門時,御主匆匆回頭。

「大家也是,雖然身體比較好但也別硬是撐著了,尤其是達文西!」她硬是在踏出會議室前停下腳步。「還有貞德也是,睡飽之後我們再去跟Alter好好道歉吧,不管是她的門還是太晚找她回來的事,她最後一定會原諒我們的。」

等到說完,看見貞德向她頷首微笑,她才笑笑地向夜半一起迎接失蹤人口回來的從者們揮揮手,讓亞從者跟著道別後拉著她回房間。


「好了!」目送人離開後,達文西用力拍了拍手,發號施令。「既然我們的御主都說了,那大家解散休息去吧。」


貞德也向大家道了晚安,拒絕吉爾和吉爾的護送請求,同樣沒讓瑪莉挽著她的手在回去途中來點女孩子間的對話,獨自一人先離開了殘破的會議室。

在第一個分岔口略略猶豫,比她稍晚一點來到迦勒底的Alter那時毫不猶豫挑了與她相隔最遠的寢室,兩人的房間分別在眼前兩條路的底端。

算了,Alter大概也不想看到她吧,畢竟是因為她,才沒辦法好好待在屬於自己的空間休息。








TBC


我是不是一直忘記在這裡說這個故事名字翻譯過來是願望........?

另外雖然都還是未知數,但假如有報10月百翁的話應該就出這個故事,所以會再把更新速度調慢雖然已經有夠慢,大概是連月更都沒有的程度這樣(ry
我真的蠻喜歡故事構想的,所以正文未來會全部公開,但會控制在百翁之後才慢慢放出最後幾章(周更或雙周更或我想到才ry)
出本的話除了正文以外,會再加番外,可能是正文不會認真處理的黑白貞戀愛情節嗎............至於初心的3批我可不可以當成特典印十份會場限定再放個樂捐箱期待大家不要讓我虧本(X
當然,上述所有一切都是假定我能寫完而且有空也記得去報百翁(論直接寫不完直接棄坑的機率Q

總之就是這樣
要是人物塑造或背景設定覺得哪邊有問題還請指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蔣嘉文
蔣嘉文 在 2018/05/19 18:17 发表

不能在網上賣嗎?我擔心時間沒辦法啊T^T~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