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们都太年少,错过了对方的好」

作者:灰色与青 315
更新时间:2018-05-19 15:53
点击:1078
章节字数:49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也许我们都太年少,错过了对方的好」——sonodaumi


那一年,她十七岁,她十六岁


那一年,她们还能笑着谈过去


那一年,


她们不再相见。


微风吹过少女的脸颊,吹动了海上的纸船,吹进了她的心里


少女戴上耳机,听着她为她写的歌,一字一句的「爱你」,拨动着她的心弦


不知她是否还能想起,她们在流星下的吻,她为她戒的酒,她承诺的「在一起」


那些都已伴着童年飞过的纸飞机,在风中消散,再也寻不见踪影


时间倒流,回到她们相遇那天,是否还能找回那份温暖?


「我出门了」


虽说家中只有她一人居住,可出门时还是会忍不住喊出。也许是因为习惯,又或许是想让家中有人陪伴


有着一头海色长发的少女理了理额前的长发,将一部分捎到耳后


一阵寒风吹来,少女不由得把脸藏到深灰色的围巾里,她轻叹一口气,化成一股热气任风消散


在茫茫人海的街道,又有谁会注意这个平平无奇的女孩呢?


今天是她到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在快到校门时,她看了手上的表,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应该还能闲逛一会


她无意间走进了一条巷子,让她永生难忘的地方


这是一条有点偏僻的小巷,虽然在学校里,可这里却出奇的安静


「怎么?反抗啊!昨天不是挺横的吗!」安静的巷里传来一声怒吼


巷里,一名金发女子一只拳头打在墙上,脸上是藏不住的怒气,另一名看起来比较弱的女生靠在墙上瑟瑟发抖


原本看见这样的情景的海未已经打算离开,可金发美人清秀的面庞实在让海未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见靠着墙的女生已经害怕到说不出话,她狠狠地说了句


「切,没趣,下次再见到你就别想这么轻松了」


说着,拿出放在口袋的小刀,放到女孩面前晃了晃,见女生慌张的点了点头,便松开了她


在女生匆匆跑出来时,灿金如天空般清澈的双瞳与海未对上了一瞬的视线,吓得海未立刻从巷口逃出


她匆匆走上走廊,在心中咒骂自己几句,便到了教室,殊不知,方才在巷口遇到的那名女子,此时已经深深记住她的样貌


进到教室,虽然离上课只剩三分钟了,可坐在教室里的人只有那么几个


海未随意找了个较好的位置坐下,在她打算整理好自己拿来的书时,旁边的一名女孩靠过来,想找海未搭话


「呐,你叫什么名字,我是流晴溪」


茶发女生伸出了手,脸上则是非常灿烂的笑容


海未有点懵,她才刚进教室,就有个人来找她搭话,如果是她,一定只会坐在那里,专心地学习


对方见海未很久都没有反应,笑容开始变得有点僵硬


海未见此情景,赶紧握住伸过来许久的手


「额……你好,我是园田海未」


之后上课时,她把政治课本套在一本小说外面,海未看见了她那本小说,用手肘碰了碰她


海未用课本挡住脸,轻声对溪说


「上课要好好听课才行哦」


她却摆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过头对海未说


「没事的啦,园田同学也来看看嘛,真的是很好看的」


海未还是敌不过好奇心,伸过脑袋去瞄了一眼


看见书上的内容正讲到男女主接吻的部分,海未的脸红了许多


「破_破廉耻!」


意识到自己音量过大,海未又马上捂住自己的嘴,幸运的是,刚好老师在训其他同学,并没有注意到海未


「你怎么突然喊那么大声啊」溪压低声音说


「那_那还不是因为你在看这种破廉耻的东西啊」


「这!唉,算了,不跟你说了」溪扭过头,又看着手中的书


看着溪又专心地看着手中的书,海未也只好不再理她


时间很快过去,在下午最后第一节课下课时,溪兴致勃勃地跟海未说道


「园田同学,今晚要不要去酒吧?」


「酒_酒吧?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啊?」


海未似乎发现了她和同学的不同,思维上的不同。她认为来学校是只要认真学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但溪不同,她和溪那种生活方式完全不能沦为一谈


「对啊,今晚似乎有一场很嗨的聚会哦,所以海未你就陪我去吧,好不好?」


不知不觉,她已经把称呼改成「海未」了,真是一种厉害的亲和力啊


「但是没关系吗?万一遇到了危险……」


「没事啦没事啦,只要你陪我去就好啦」


「那……」溪向海未投来一种「拜托了」的眼神,让向来容易心软的海未不得不做出了妥协


「……好吧」


「那快走吧!」溪拉起海未的手,向校门外冲去


「诶——!等等我啦」


酒吧内,一阵音乐声盖过了大多人的声音,灯火阑珊,时不时会晃到海未的眼睛,让海未眯起了眼,溪已经到那边去跳舞了,留下海未一个人坐在那,她只点了一杯水,因为家教的原因,她不敢喝酒


等现在的乐队表演完最后一首乐曲,一名拿着吉他的驻唱歌手上台了,海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名上台的歌手,披着自己如瀑的金发,放好谱子后,她拉了张椅子坐下,开始弹起吉他


弹的是一首海未从未听过的曲子,听说好像是原创的


待一首曲子末了,她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走下了台,走向海未所坐的位置的旁边


她点了两瓶伏特加,便坐在海未旁


「赏个脸,喝一杯吧,我知道你看见了」


这句话让海未心头微微一颤,可她的理智告诉她要冷静


「你想怎么样?」海未拒绝了对方递过来的酒,琥珀色的眼瞳看着那片湛蓝


「别这么冷漠嘛,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而已」


有趣?海未不明白她身上到底有什么有趣的,依然对对方保持着警惕


过了会,灿金已经喝了占了半个桌面的酒了,可她也只是脸稍红了一点,这酒量让海未感到惊奇,可能她现在喝的酒的一半,就是她这辈子喝的分量了


她们两个只是一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灿金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今晚……让我去你家睡一晚吧」此时海未已经感到她已经有了些醉意,看向桌面,又多了几瓶空酒瓶


「诶?!为……!」还没说完,海未的嘴唇就被对方的食指封住了


「你觉得我这副样子能回家吗?再说了,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对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狡猾的笑容


海未始终不能明白她在想什么,她们明明只是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对方家里,她真的,好奇怪。


海未她开始后悔答应溪来酒吧了,不然她不会遇到这个她最不想遇见的人,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你!」海未回过神时,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在海未找她时


「还愣着干什么,走啦」一道熟悉的声音催促着海未


海未闻声望去,那金发美人已经把海未的包拿起,正准备想走


「嗯……」海未心里满满都是怨气,可对方拿着自己的包,也只好追上去


而此时,海未已经完全忘记了和她一起去的溪


「嗯?海未呢?已经回去了吗?算了,我还是先去玩吧」留在酒吧的溪说道


东京的夜市,繁华而简朴,平时是很多人的,可现在已经很晚了,平时喧哗的街道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她拿着东西快步走在前面,海未有点跟不上她的脚步,她跑了好一会才追上她,和她并肩齐行


可能是注意到身后的深蓝色脑袋有点跟不上自己,她的脚步也渐渐放慢


「我说啊……哈……你这个人……那么随便去别人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吗?」海未喘着粗气说


她笑了一下,摸了摸海未的头


「没事啦没事啦,我相信你不是坏人的啦,就算你是,我也能逃出来的」


这是海未第一次见她笑,她笑起来是那么好看,恍若天仙


「可是我们只是陌生人不是吗?」海未还想争辩下去,可她却露出了一种悲伤的表情


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对啊,我们……只是陌生人」她有点像自嘲地说道


海未见此情景,就不再继续追问,上前拉起她的手,快速向前走去


「我家在这边」海未走在前面,海色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脸


她看不见海未已经红的不成样子的脸,只是微微笑笑,跟着她走


到了她所说的地方,海未正在开门,她观察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个环境不错的公寓,这个小公寓只有四层,而她的家在三层,总之,还是不错的


「怎么了?进来啊」


回过神来,海未已经站在玄关,帮她拿好拖鞋了


「啊……嗯」


换鞋时,她明确的感受到了从上方投来的视线,便开口说到


「绘里」


「……嗯?」对方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又加大了少许音量


「我的名字是,绚濑绘里」


「你呢?」


「我叫……园田海未」


「那海未,我的东西就放在这里了」


绘里把自己的那个装着吉他的包放在了墙的一角,这个称呼让海未极度不适应,她们明明只是第二次见面,她却已经叫得那么亲切了


「嗯,好的」


绘里似乎感觉海未与她还是有点距离,说道


「你想问什么就说吧,我会告诉你的」


虽然她给了海未一个提问的机会,但这种一眼被看穿的感觉真的不好


「嗯……」


「你今天和那个女生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她打了我的人,当然要教训她」绘里平静地说到,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嗯,那好,第二个问题,你到底为什么要缠上我?」


「因为……我觉得你很可爱呀」


「额……算了,就这样,你先去洗吧」


「可是……我没换洗的衣服啊」


「那你还……唉」海未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到底还是怪她自己一时心软,才会发生这种事


「那你先穿我的吧」海未走回卧室,拿出一件自己的睡衣,递给眼前的金毛狐狸


「那我先去洗啦~」


看着她哼着歌向浴室走去,海未真的不确定她是不是今早看到的那个人,算了,反正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海未戴上眼镜,翻了翻明天的课程表,发现原来明天没有课,可以在家休息一整天,怪不得溪会找我去酒吧玩啊……等等,溪?!


意识到自己友人还被自己扔在酒吧,海未慌张地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过了会,电话那头接通了


「喂?」这是溪的声音,电话那头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溪?你还在酒吧吗?」


「嗯……对啊」


「对不起啊,我有点事,自己先回家了」


「没事哒没事哒,那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嗯,拜拜」


海未只顾着打电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绘里


绘里穿着海未的睡衣,虽然穿着很舒服,可似乎还是有点紧了,绘里拿着一条毛巾,擦着自己柔软的金发


看见海未在打电话,绘里心中烧起一阵无名火,走过去,直接把手机抢了过来


「这么晚了,你 在 跟 谁 打 电 话?」


发现手上的重量没了,海未站起来,转过身,琥珀般澄黄的眼睛盯着那狡猾的狐狸


「朋友,有问题吗」


「哪位朋友?」


海未不想再回答,走过去,伸手想抢回自己的手机,绘里把手往后一伸,海未想伸手去拿,可不小心没站稳,直接连着绘里一起倒向地板


「碰!」


海未趴在绘里身上,两人近到海未可以闻到她的体香


她身上的味道……好香,等等!我再想些什么破廉耻的东西啊,得先把手机抢回来才行


她奋力伸手去拿,可三公分的身高差让她和手机还差了一点距离


过了会,手机被海未拿到了,她迅速起身,脱离身下人的怀抱,冷冰冰地说


「绚濑小姐,请你不要这样好吗,刚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就这样吧,我去洗了」


绚濑绘里现在才觉得自己错了,虽然是反省过了,但海未脸上若有若现的一层红晕还是出卖了她


海未在浴室里洗澡时,绘里翻着海未书架里的一本本古书籍,虽说她对这些不感兴趣,可现在她一个人在客厅也实在是无聊


是不是说得太过了呢……,不对,本来就是她的错吧,可为什么自己却不感觉怎么生气呢,啊!为什么我满脑子都是她啊


海未草草洗完后,就走出了客厅,见她翻着书柜上的书,心中泛起一阵浓烈的罪恶感


她把已经很久没有拿出来过的客人用的被子等等物品铺在房间内,整理好后,她走出房间,唤外面的人进来


「嗯……那个……你可以进来了」海未小声的说,若不是夜里极其安静,绘里也注意不到她


「嗯」


在绘里躺好后,海未伸手想关灯,却被绘里拉住了手


「能不能不要关灯,开一盏小小的灯就可以了」


你竟然怕黑吗?!


看对方可怜兮兮的样子,在漆黑的卧室里,留下了一盏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床头灯


海未她今天经历了太多第一次,第一次去酒吧,第一次带陌生人回家,还有……第一次遇见了你


海未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这是一个安静的夜


「嗯……」


海未伸出手,挡在眼睛上,遮住从窗帘缝中透进来的阳光


清晨,窗外枝头的鸟儿开始叫嚣,虽然还很早,但一向喜欢早起的海未还是和平时一样准时醒来,她看了看床旁被子里的人,可并没有像想象中的看到那一头金色的发丝,意识到不对劲后,海未马上起身寻找那熟悉的身影


厕所_厨房_客厅,都没有,海未发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纸条


「愿我们还能再次相见——绚濑绘里」


在看到了沙发上叠得整整齐齐的睡衣后,海未进一步确定她走了


可,为什么会有一丝想念呢?


这种心情,到底是什么呢?为何我会如此痛苦,是因为心里已经认为我们不能再见面了吗,还是……


不,不可能的,我们明明只是见过一面的,互不熟知的两人啊,决对,不可能的,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关系才对


整理了一下自己因为那个人扰乱的心情后,海未又和平时一样,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今天,去买些什么吧,家里的食材好像没了呢」


海未做好了出门的准备,她今天穿了一件衬衫,配上一条牛仔裤,再在外面套上一件奶白色的羊毛外套,整个人穿得非常简洁


她背上那个最近经常背的那个帆布包,确定好家里的电源_煤气等等都关好后,才出门


「嗯……」


要买些什么呢?海未推着购物车,在蔬菜区一圈又一圈地徘徊


海未看着架子上的商品发着呆,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人


「啊……对不起!」


海未急忙往后退,忽然发现被自己撞到的人的身影,对自己来说,十分熟悉


「好久不见呀,小海未~」


大家猜猜下一章出场的是谁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