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六章(下)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06-03 20:09
点击:948
章节字数:82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0


刑警為了可以便服出巡,他們平常上班是不用穿制服的,不過通常會穿著看起來還是有點正式的套裝。

所以當一群穿著西裝的女人來到了冥王組──也就是藥師寺的大宅前,不禁讓看門的底層人員嚇了一跳。

園田海未看了絢瀨繪里一眼,繪里又看了回去,讓剩下的高坂穗乃果以及渡邊曜也都看向了海未。


「我是園田海未。」


反正是多方邀請自己來的,海未也不需要隱瞞身份,她的眼神幾乎比惡勢力還要凌厲,讓看門人嚇得趕緊按下通話的門鈴向裡面報備。


「老、老大說請進!」


起初以為這群人是來找碴的,看門小弟其實很膽戰心驚,在聽見藥師寺的回覆以後他立刻替海未一群人開門並擺出敬禮的姿勢。

覺得這人的性格似乎似曾相識但現在也不是讓人想笑的時間,由海未帶頭,四人一起走了進去。

沒想到穿過大門後裡面又是兩排彬彬有禮的迎接,這反而讓穗乃果和曜走得有些不自在。


「這個……真的是綁架了梨子醬她們還打電話來要威脅我們的黑道份子……?」


曜以不讓旁邊兩排凶神惡煞聽見的音量靠近穗乃果在她耳邊細語。


「他們沒有威脅我們啦,進、進去就是了!」


穗乃果知道對方只是純粹邀請海未來協商而已,不過前提是他們綁架了南小鳥和櫻內梨子,在曜的眼裡看起來就是威脅。

海未和繪里為了保持氣勢,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她們被一個穿著浴衣的人領到了一個房間前面。

為了不讓四人覺得是圈套,在請她們進去以前,領頭的人特地把門打得很開,並讓海未看了一下裡面,確認裡面坐著人而不是空房間,才做出請海未她們進去的手勢。

她們被領進去的房間是日式房間,藥師寺在中央的矮桌前姿勢端正地正坐著,他看見海未等人便擺出請坐的手勢,本來就出生於傳統家庭的海未也坐得相當端正。

只有海未坐得最靠近桌子與藥師寺對峙,繪里稍微退後了一點坐在海未的斜後方,至於穗乃果和曜則是併排坐在兩人的正後方。


「小鳥跟梨子呢?」


海未還是繃著一張臉,沒有先等藥師寺開口,她用低沉的語氣決定先發制人。


「在隔壁房間,要帶過來嗎?她們現在坐的是沙發,過來就要跟妳們一樣正坐了。」


聽到藥師寺這番話,海未也不知道是不是別有所指,她轉頭與繪里對視了一眼,繪里只對海未搖了搖頭。


「別把風險放在一起。」


繪里幾乎是小聲到不能再小,她這麼提醒海未,知道繪里在說什麼的海未點點頭又轉回來看向藥師寺。

在她們還不知道藥師寺的條件到底是什麼之前,她們選擇不要輕舉妄動,當然她們不曉得冥王組這邊也是不想輕舉妄動的想法。


「不需要,這樣會使場面混亂,請你直接切入正題。」


在場坐得最端正的非海未和藥師寺莫屬,他們兩人的對峙看在旁人眼裡真的就像是嚴肅的談判,好像隨時都有一方會突然舉起槍似的。


「那麼我就長話短說了,我願意協助警方,我想摧毀天王組。」

「……啊?」

「呃……?」


還以為會是什麼警方權益損失的條件,畢竟他們還綁了人質,但藥師寺簡單又明快地把話說完之後換來了海未的困惑以及繪里的錯誤,就連後面的穗乃果跟千歌也是不禁瞪大了雙眼。


「我願意提供給妳們天王組的所有情報以及交易地點,條件是放過冥王組。」

「……不好意思?」


海未還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藥師寺又接著繼續說,雖然有聽進去藥師寺的請求和條件,但是她的嘴裡只蹦得出這麼一句話。


「摧毀天王組,現在的秋葉原會比之前和平一倍,園田警官,這難道不是美談?」


藥師寺這邊也不明白為什麼海未的態度是這樣,所以他開始強調了合作之後的好處。


「呃……是,但是警方沒有理由要協助犯罪集團,即使你們挾持了我們的人。」


沒想到對方連思考的時間都不給,海未直白地說了她身為警察的立場,她實在是沒有理由協助黑道摧毀另一個黑道,在她聽起來不過就是兩組之間的紛爭想要藉由公家權力獲得支持而已。


「園田警官,我相信妳是做足了功課才針對我們這兩個組,妳知道我們為什麼結盟的嗎?」


──我只是想掃清那些警方高層忽視的部分,何必知道……

光是來談判這點就讓海未的心情很不好了,被這樣一問,她只是擺出了個笑臉,不禁在內心抱怨了一下。


「天王組那些混蛋巴結了已故的父親,最終還是讓他們得逞,從沒什麼權力的地方小組織直接變成了和冥王組並立的該死傢伙。」


一直以來都很文雅的藥師寺,似乎是真的很生氣,他開始粗俗地形容他極度討厭的天王組。

除了海未以外,其他人都是有點不知所措地看向藥師寺那邊,卻不敢看著他的臉。


「冥王組存在這麼久了,難道曾經搞出過什麼亂事?園田警官,我不明白妳突然攻擊我們的用意。倒是天王組得寸進尺,仗著他們跟冥王組有關係,沒有其他勢力敢打壓那些混帳,而我的弟弟被他們困著,我也不好行動啊。」


直接請求不行,藥師寺開始說明了緣由,他當然明白他們的立場是和警方對立的存在,只是海未毫無由來的掃黑確實造成了不少變革。

海未本來要開口的時候繪里突然伸出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臂阻止海未,她本來是想讓海未自己解決這件事,不到必要的時候自己不開口,但是她覺得這樣太浪費時間了。


「你挾持南小鳥以及櫻內梨子,不是為了要讓海未停下掃黑的動作,是要讓她繼續掃,但是不針對冥王組?如果我們不答應,你們要對我們和人質做什麼?」


藥師寺知道小鳥以及梨子這兩人,也就不可能不知道和海未同樣等級活躍過的絢瀨繪里,所以在她代替海未發言之後,藥師寺並沒有太反感。


「我會放過妳們,但不一定會放過人質,我們──所謂的黑社會,可以殺人不留痕跡,警方綁走了我的許多弟兄並讓更多的弟兄失去養家的機會,我還不至於殘忍到要讓妳們嚐到相同的滋味,所以,兩個人。接著我們會繼續和妳們對抗。」


藥師寺幾乎保持著和說上一句話一樣的表情,平平淡淡地說出了殺人宣告,讓海未放在雙腿上的拳頭不禁握緊,然而她的手臂還是被繪里抓著。


「那我再問一個問題,幫你們剷除了天王組之後,冥王組會和警方做什麼協議?目前我們針對你們持有槍械以及毒品的行為做大範圍清理,這些無須多說,本來就是非法的事,你們該怎麼處理?」


沒有被藥師寺的威脅震退氣勢,繪里換了一個角度發問,雖然上一個問題的答案就足以讓她們答應了,繪里只是想讓對方知道她們也不是好說話的。


「我們會管理好所有出來混的弟兄,以及或許妳們未來有可能需要我們幫忙的事情,我必定在所不惜。但是律師小姐啊,我們也沒有把槍枝和毒品流通到市面上,那不是黑道所幹的事情,是毒販和走私集團。你們有你們的光明世界,我們是我們的黑暗世界,明明沒有干涉到你們,為什麼干涉到我們了?」


藥師寺也不全然會照著正常的規範走,他們本來就活在法律規範外,不可能這麼輕易地被警方制伏,所以他也有他的道理。

然而事實也是如此,一個人犯了法,只要沒有人看到或是沒有人舉報,那他就沒有犯法;而海未就是把冥王組以及天王組搞得眾所皆知,原本不知道地下有這樣存在的民眾,都因此被迫知道,並且害怕剩下未清除的部分。

海未就是得到了權力以後,不允許自己再這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她選擇侵犯了其他警察都不會去侵犯的領域。

沒有人會說海未做的是錯的,但也沒有人會說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如果同意你們的條件,你們什麼時候會放走人質?」


繪里沒有對藥師寺的話進行批評,她從頭到尾都只問她們最想知道的事情。


「現在立刻。那是因為我相信妳們會言而有信,若是我們先把破規則,妳們大可派出大量警力圍剿我們,當然,我們也是一樣的,我們這種組織,殺誰、殺幾個,不過是家常便飯。」


沒有人想到藥師寺爽快地答覆了,但是他後面說得真的就如同家常便飯一樣,三名警察一名律師在他面前卻無法有任何作為。

本來代替海未問話的繪里也在這時候沉默了下來,她沒有和海未坐在同一個直線上,所以她其實看不見海未的完整表情,海未也沒有轉過頭,這讓她猶豫了許久。

如果海未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違背職業道德,這個條件對她來說確實不錯,她可以讓小鳥和梨子被釋放,又能繼續自己的掃黑行動,差別在於她將和一個黑社會組織合作。

見繪里一直沒有回答,本來就該做決定的海未總算轉過頭再次和她對視,繪里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她的眼神裡只有「妳自己決定」的訊息。

確認了繪里的意志,海未回過頭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她做出了決定。


「……我們接受,所以,請現在立刻交出人質。」


11


「還請兩位小姐不要亂動,妳們已經被解放了,我現在幫妳們鬆綁,待會會讓妳們和園田警官見面。」


被放置很久的南小鳥和櫻內梨子再次看到有人進來她們被軟禁的房間後,便是幫她們解開繩子的人。

其實她們大可以藉機逃跑,但是從頭到尾除了小鳥被綁的過程有點不妥以外,她們沒有受到任何暴力對待,身為女性想方便一下的時候他們也很和善,所以還是繼續順從他們的話。


「那麼請往這邊走。」


黑衣人把兩人鬆綁過後就直接走到門口做出請她們離開的手勢。

而兩人雙手跟雙腳都被綁得有點久了,剛站起來的梨子和小鳥都差點站不穩,她們互相抓住了彼此的手臂好好站住。

至少到目前為止是沒有看到任何威脅,小鳥身為前輩,她拉著梨子的手,自己走在了前面。


「在旁邊而已,妳們可以自己走進去了。」


黑衣人沒走幾步就停在了一間日式房間的門口,他把門拉開之後一樣做出手勢請兩人自己走過去。


「小鳥!」

「梨子醬!」


看見兩名人質,最先有反應的還是她們的戀人,原本正坐的園田海未立刻站了起來走到門邊握住小鳥的手,渡邊曜也是有樣學樣。


「絢瀨律師。」


海未站起來以後就坐在最前方的人就變成了絢瀨繪里,藥師寺似乎完全不在乎前面海未她們的騷動,他忽然開口叫了繪里。


「呃?」


還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繪里本來也想站起來,被這麼一叫,她又縮回了本來要站起來的腳。


「我要以別的身份委託絢瀨律師,兩千萬。」


藥師寺開的話題忽然就跳到了別的地方去,他跪著的小腿往後縮了一大步,他與桌子間多了一個大空位。

接著他毫無預警地朝著繪里磕頭,久久沒有起來。


「……欸?」


跟著繪里一樣還坐著的高坂穗乃果在後面瞪大了眼睛,她看著好像愣住的繪里的背影。


「我弟弟是被冤枉的,他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我聽過絢瀨律師的美名,請幫幫他。」


藥師寺還沒有起身,他的額頭依然靠著地面,在他說完原因以後整個房間安靜了下來,原本還在高興終於看到小鳥跟梨子的海未以及曜才終於發現了房間裡正在進行的另一件事。


「入贅八倉家的你弟弟嗎?」


繪里沒有要拒絕的意思,已經開始接下來藥師寺的話題。


「還請絢瀨律師出手相助。」


沒有回答便是默認了,藥師寺似乎沒聽到繪里爽快的答應他不會起身。

一直被人這麼跪著也不是什麼舒服的事,繪里抿著雙唇沉默了一下子。


「……我知道了,還請把頭抬起來,藥師寺先生。」


繪里一說完,藥師寺慢慢抬起了頭,繪里還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沒想到他又再次趴了下去。


「我誠心感謝絢瀨律師。」


實在是被藥師寺弄得很尷尬,繪里轉頭看了眼其他人,她們也都一臉訝異。


「不、不要再低頭了,藥師寺先生。我答應是因為我願意為了被冤枉的人辯護,不過在那之前,還要請你立刻放過小原鞠莉這個檢察官。」


這次藥師寺真的抬起了頭並回到原位,跟剛剛的態度相比,他現在是挑著眉望著繪里。


「跟絢瀨律師談話,真是高效率,我答應。」


藥師寺其實是挺訝異繪里知道檢察官被打壓的事情,但是他也沒再多說什麼,他們的對談正式結束了。


12


「哇!繪里前輩!歡迎回來!沒事真是太好了!」


絢瀨繪里的偵探律師事務所裡有兩名律師,一名無關人士,分別是松浦果南、國木田花丸以及被停職的小原鞠莉。

看見繪里在和園田海未一起去冥王組交涉後平安回到了事務所裡,所有人都面露笑容迎接她。


「嗯……」


不過繪里看起來到是有點恍神,只是輕輕地回應了果南熱烈的歡呼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果南,妳是不是說錯話了?」


鞠莉其實坐在會第一時間看到有人開門進來的方位,不過她沒像果南一樣歡呼是因為她確實第一時間看見了繪里的臉,繪里並沒有看著裡面,而是看著地板走進來的,得到繪里這樣的回應讓鞠莉走過去拉著果南的耳朵悄悄地問。

至於花丸,她的位置不太會注意到門,所以在果南說話之後她才看見了繪里,接著在她順便開口以前得到了繪里那樣的回應,她也乖乖閉上了嘴。


「欸?可是前輩明明這麼快就回來了……感覺也不著急……鞠莉妳不要亂說話啦。」


怕被繪里聽到所以果南拉著鞠莉退了好幾步,在一旁竊竊私語並擺出一臉擔心的模樣。


「只是個joke!繪里前輩明明只是在沉思而已,果南連這點都看不出來,真不愧是讓我單戀了快二十年的女人,唉……」


沒想到果南還當真了,鞠莉拍了下果南的肩膀,笑著笑著就難過了起來。


「什、欸、什麼?這、這個跟那個沒有關聯吧!怎麼聽都是鞠莉愛開玩笑跟不說出來造成的──!」


後面那句讓果南頓時臉紅耳赤,也不經意地說出了無心卻讓人傷心的話,這讓鞠莉從假難過變成了真難過,她掉頭就要走向門口。


「……果南這個大木頭!我要回家了!」

「啊,鞠莉,等一下,果南可以回家,妳留下來吧。」

「欸欸──!?」


一直沒有反應的繪里在這時候突然有了反應,她一臉平淡地出聲留住鞠莉,無論如何都要離開一個人的話,她委婉地表示會趕走果南,讓果南雙重錯愕地愣在原地。


「上次跟妳談的八倉崇一,要重新上訴了。」


完全無視了果南的存在,繪里對著鞠莉招了招手,不過她提出來的人名倒是讓鞠莉頓了一下才向前走。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繪里的「重新上訴」,聽在檢察官耳裡就是她冤枉了一個人,原本還在因為遭到來自對方的勢力壓迫造成停職導致不開心,這下鞠莉的情緒整個反了過來。


「總之,得請妳接下不開心的訴訟案了,又是跟我一起上法庭了,希望妳不要太難過。明天開始妳就會復職的。」

「這、這樣嗎……」


繪里沒有詳細說明,只是給鞠莉一個心理準備,並以跟鞠莉毫無關係的身分說出她會復職這句話,讓鞠莉更是感到尷尬。

檢察官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保證,是不會輕易告發任何一位嫌疑人,而鞠莉每每對上繪里,她就一定會敗訴,這讓檢察官丟失了面子。

然而實際上跟繪里是同一陣線的鞠莉其實不太在意這件事,她有足夠的精神對抗這股壓力,只是八倉崇一的案子當初並不是和繪里對峙,鞠莉也是十足的把握,沒想到會變成要重新上訴的情況,讓鞠莉真的感到羞愧。


「所以果南,妳要好好成為鞠莉的慰藉,知道了嗎?」

「欸?當、當然!」


還以為自己已經被無視了,突然被繪里點名並且得到機會避開吵架的果南,立刻站到了鞠莉旁邊勾住了她的手臂。


「前輩果然不管什麼方面都是前輩呢滋啦……」


一直在一旁默默看戲的花丸,在果南與鞠莉的小鬧劇之後得出了這個結論。


13


「小鳥,妳聽我說……」


今天解決了一件大事提早下班的園田海未,帶著被綁架超過一天的南小鳥回到她們同住的家後,不管說什麼小鳥都不願意面對海未,讓海未焦躁了起來。


「小、小鳥……」


海未嘗試伸手抓住小鳥,然而小鳥卻好像背後有長眼睛一樣閃過了海未的每一次出手,兩人就這樣在家裡不停地走來走去。


「對、對不起……」


從來沒有這樣吵過架,海未慌張地不斷重複著道歉的話語,即使已經長大成人了,到這種時候她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小鳥……」


然而道歉以後還是沒有用,小鳥依舊沒有回過頭看向自己,海未已經接近了崩潰邊緣,她知道自己哭起來小鳥或許會回頭,但是絕對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不過就在海未再次開口呼喚她之前,小鳥忽然轉過頭,她才是忍著不要哭的模樣瞪著海未。


「我、我……」


太久沒看見自己的戀人這樣難過忍住不哭的表情,海未不禁支支吾吾了起來,剛剛想哭的心情瞬間縮了回去,她想上前卻又害怕小鳥避開。

一直沒說話的小鳥還是繼續用快哭的雙眼瞪著海未,接著她微微地張開了雙臂。

看見小鳥這樣的舉動,海未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有點膽怯地向前走,和小鳥一樣張開雙臂,然後抱了上去、抱得緊緊的。

被海未抱住的瞬間小鳥的手也扣上了海未的背,緊緊抓住了她的衣服,她的臉埋進了海未的肩窩。


「小鳥要的……不過是每天回來海未醬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一個親吻,一個笑臉……還有用各種表情告訴小鳥今天發生了什麼事……」


說著說著小鳥閉著的雙眼就流出了眼淚,直接滲透進了海未的衣服裡,讓海未更是把小鳥抱緊,她的咽喉開始疼了起來。


「小、小鳥……對──」

「小鳥要的不是道歉!」


在海未差點又把道歉的話語脫口而出的時候,小鳥立刻大喊了出來,並從海未的肩窩裡爬了起來,用一副已經哭紅的眼睛盯著海未。

不用小鳥在繼續多說,海未已經知道了小鳥要的答案,當然,這也是海未發自內心說出口的。


「小鳥──我愛妳。」


海未本來抱在小鳥背後的雙手慢慢縮回並向上捧住了小鳥的臉頰,她輕輕踮起腳尖吻上了小鳥的額頭,再來用鼻尖碰著小鳥的鼻尖。


「……以後還那麼晚回來嗎?」


在海未奪走自己的嘴唇之前,小鳥淚汪汪的雙眼努力對焦根本無法看清楚的海未臉上。


「我會……盡力。」


不是標準答案,但是已經是海未現在的極限了,她捧著小鳥的臉,最後貼上了她的雙唇。


14


西木野真姬怎麼樣都沒想到本來打算把絢瀨繪里壓在下面逼她招供的自己最後還是被壓在了下面。

雖然只是被繪里整個人抱住並不小心跌到了床上而已,兩人都還好好穿著睡衣。


「真姬……」

「嗯哼?」

「真姬、真姬……」

「……做什麼啦!」


叫一次的話真姬還可以忍受,等著繪里接下去說話卻又是無數次地被叫名字讓真姬感到非常不耐煩,她瞬間變了臉。


「今天,黑社會的大人物委託我幫忙重新上訴一場被告已經被打入獄的訴訟呢。」

「……是喔,妳接受了?」


沒想到繪里自己就直接提起了關於下午所說的黑社會,真姬又變回了常態,她一手抱著繪里的身體,另一手撫摸著繪里的柔順金髮。


「對呀,人家給了我兩千萬的報酬呢!」


還以為繪里接下來會很委屈地說著原因,沒想到卻是爽快地從自己身上爬起來並面帶微笑。


「……哈?」


把繪里剛剛的描述跟黑社會和大筆金額結合在一起,真姬直覺繪里只是要幫壞人洗白,她不禁皺了眉。


「哈哈,開玩笑的,其實我事先就打聽過了,雖然今天不是為了這件事跟海未她們去的,只是就是有預感會被委託,所以我做足了功課呢!」


繪里一臉得意的模樣再次俯身抱住真姬,然後翻身讓真姬壓住自己,並用腳把棉被踢了上來。


「欸?所以?到底是?那個已經坐牢的人是清白的?那妳勝券在握還跟人家收了兩千萬?」


忽然對繪里今天真正的目的失去了興趣,真姬的焦點全部放到了繪里真正的工作上,然後一臉嫌惡的模樣看著應該沒那麼愛錢的繪里的側臉。


「誰叫他們綁架了小鳥跟梨子……啊。」

「……繪里?」


繪里一副自己才沒做錯的口吻,說出口後卻像電腦當機一樣突然沒了動作,並且換來了真姬低沉的呼喚。


「已、已經沒事了喔──!小鳥現在跟海未回家恩愛了!梨子也跟曜甜甜蜜蜜地回家了──!這、這不是重點!重、重點是黑道幫派的首領今天對我磕頭請我幫忙這個訴訟!畢生僅有一次!」


不想讓真姬太過擔心,繪里快速地跳過了這個話題,然後把焦點全部放到了被委託的經過。


「……唉,沒事就好了。」


伸手捏了捏繪里的臉頰,真姬無奈地嘆了口氣,她身長手臂碰到牆上的開關熄掉了房間的電燈,並向上爬上了枕頭。

繪里也跟著爬了上去,她們側過身面對面,繪里的手摸黑把真姬的頭髮塞到了耳後,準確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真姬……我現在做的,既不是正確的事,也不能說是全然錯誤的事,但會傷害到很多人,妳說,我該繼續堅持自己的理念嗎?」


繪里趁著在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表情,突然接續了下午和真姬的通話內容,她的手一直在真姬的耳邊享受柔軟的觸感。


「……會幫到很多人嗎?」

「……不會。」


真姬從繪里的問題裡挑出了重點,卻也得到了連思考都沒有的否定,讓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只會讓人看清現實。」


然而繪里卻閉上了眼不想看見現實。

真姬也閉上了眼,她的手繞過了繪里的身體輕輕抱住了她的背。

繪里的話沒有任何需要反駁的地方,她接下來請繪里替秋山辰士拿掉黑鍋,後果必然是傷害到了更多人,也同樣的──只是讓人看清現實罷了。


「……活在夢裡的人,總是會醒的,不管是自己醒來,又或是被人吵醒。既然都會醒……在美夢到達盡頭以前提早醒來,我覺得挺好的。」


鑽進了繪里的懷裡,真姬小聲地呢喃。

──至少現在,再讓我做一宵良夢。


To be continued.


1. 開頭引用自柏拉圖名言

2. 抱歉說要塞CP糖但是已經沒有空位塞了ry

3. 這次一樣太多太累了沒校對有錯字不好意思ry

4. 故事的主角是繪里,所以必然的,跟律師或偵探有關係的劇情才是重點,定罪不會有任何精彩的物理上的對打跟交鋒^q^

5. 文中的數據、醫院規則、法律程序...等,抱歉,我不是專業的,我都是憑概念寫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