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22

作者:也算逍遥
更新时间:2018-05-17 07:46
点击:93
章节字数:17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责任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在对夏向晚提出她的希望时,沈肆对自己亦是如此。她没有经历过感情,甚至不知道两个人应该怎么在一起生活,唯一的模范便是她的爸妈——老夫老妻模式,偶尔有争吵,可最后还是平稳的过日子。她知道自己的出现对夏向晚的生活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在去宛城前她完全想不到会有这种状况发生,她以一种强势的姿态闯入了夏向晚的生活中,就算是力求公平可很多事情早已经无公平可言。

在上班的时候出神,对沈肆来说是很少有的事情,在指尖转动的笔落在了桌面上,发出了啪嗒一声响,踏空拿了看手表,索性放下了所有的工作,下楼到车库开了车就往小学去。正值放学时间,涌动的人流中大手拉着小手,沈肆看着夏鸾生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走了出来,在校门口迟疑了片刻后又垂下了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迈着步子向夏鸾生走去的时候,一眼就瞧见了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夏向晚,她正左右张望,在拥挤的人潮中寻找着孩子。

“夏女士!”夏鸾生小朋友的声音足够响亮。

沈肆的脸上绽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她向着那对母女快速地走过去。

“今天开始放假了,所以夏女士和沈老师一起来了嘛。”夏向晚眨了眨眼。

夏向晚抿着唇看了眼沈肆没有说话。

“是的。”沈肆笑着点点头,跟送夏向晚来的司机打了声招呼,她便开车带着这一大一小去了餐厅中。她们很少共同出现在餐厅中,结婚后夏向晚就奔赴了异国。夏鸾生是开心的,手舞足蹈地说着在学校中遇见的趣事,时不时停顿下来等待着沈肆和夏向晚的附和,末了,她又问了一句,“夏女士还要飞走吗?”

夏向晚愣了愣神,她垂眸,低声道:“是的,生生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半年的时间学习看不出成绩,她有幸跟了一位大师,没有个两三年的时间,又怎么能够出师?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夏向晚又瞥了沈肆一眼,见她的脸上始终笼罩着一抹温润的笑容,心中浮现了一丝不明的情绪。她已经有了答案,可是与答案并存的还有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她如果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做到了本分的事情,那么她沈肆呢?难不成只是她对自己单方面的要求?那也忒是霸道了些。

因为夏鸾生的存在,氛围算不得凝重,直等到晚上哄着她睡着了,夏向晚才跟着沈肆慢吞吞地回到了房间中。

“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沈肆一开口就堵住了夏向晚的话。她出现在了宛城是一个意外,她完全可以像是个没事人一样抽身而去,可是她做不到,她不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夏向晚母女在外。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到宛城呢?她的脑海中出现过这样的念头,但是很快就被她给掐灭了。最不该想的就是如果——

夏向晚接受了这份道歉,她深呼吸一口气,坐在了床边,叠在膝盖上的双手交握着,她微仰着头看双手环胸站立的沈肆,她问道:“在你要求我的同时,你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尽到那一份责任?”

沈肆笑了,她点点头道:“是的。其实在这方面,你跟我都是初学者,我并没有比你高明多少,你不用紧张。”

夏向晚又说道:“我跟着托尼斯大师学习,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

沈肆应道:“在一开始,我就做好了分开三五年的准备,之前我知道你因为生我的气始终不跟我视频联络,可是接下来的时间,请让我看看你吧,只有这样我才放心。如果有时间,我会带着生生来找你的。”

“我在外那么长的时间,你会不会找到真爱?如果是这样,我——”夏向晚的心中免不了有这种疑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肆的手指给抵住了唇,怔然地望着沈肆忽然间严肃起来的神情,后半句话在脑海中破碎消散。

沈肆屈膝跪在了地上,她拉起了夏向晚的手,在她的手背留下了一个认真而又虔诚的吻,她的面容是庄重的,就好似在婚礼上主持人问她愿不愿意和夏向晚白头到老,她回答时的神情。她说道:“请你相信我。”

在家中过完年便要走了。

夏向晚离开的时候,还是沈肆带着夏鸾生来送。在登机的时候,看着在人流中身影越来越渺小的沈肆,她的心忽然间就平静下来,朝着那个方向挥了挥手,默念了一句“等我回来”。当然这种氛围很快便被同行的叶伦给打破,几乎玩疯了的她连上飞机都不情不愿的。

“夏,我本来想抱抱你,但是你家沈总一直在瞪我。”

说起来还是过年时候的事情,喝高了的叶伦逢人就亲,在险些碰上夏向晚时,被沈大小姐一摔,来了个与地面的亲密接触,闹腾的人早就忘了这件事情,可沈肆偏偏还记得,千叮咛万嘱咐别和喝醉的叶伦同属一室。

飞机起飞的时候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夏向晚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了沈肆牵着夏鸾生离开时的样子。

就如此生活吧,没什么不好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