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反璞歸真》

作者:zoy
更新时间:2018-05-21 22:19
点击:174
章节字数:60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爾敏─!醒醒啊─!」

薩莎用力搖醒沉睡的男孩。

「薩莎?噢…..妳們來玩棋了嗎?」阿爾敏睡眼惺忪地說,「真抱歉,我不小心睡著了──……艾蓮和米卡莎呢?」

「你不知道他們去哪裡了!」薩莎更加驚恐了。

「阿爾敏,你確定他們不是出去散步嗎?」亞妮試圖保持冷靜地問。

「不可能,」阿爾敏臉色慘白地說,「艾蓮剛說好就算上廁所也要一起去的─」雖然這麼說,三人下一秒還是衝到該車廂的廁所──沒有人在。

她們詢問隔壁包廂和隔壁車廂第一包廂的學生,卻沒有人有這段時間他們倆經過的印象。

又有學生失蹤的消息以驚人的速度被傳開,列車上掀引了一陣騷動,有人嚇到哭出來的同時卻也有一些葛萊芬多學生開始幫忙尋找。但二十分鐘過去了,還是沒有人看到葉卡、阿克曼,或是任何陌生臉孔。


教授們花了不少時間才成功讓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包廂,並命令他們不許隨意外出,只有阿爾敏、亞妮和薩莎作為最後看到失蹤者的目擊證人被叫到教師包廂,仔細接受了一番詢問。亞妮到這時才知道,一向跟學生一起坐列車返家的葉卡教授為了外國友校交流的活動申請,正代表校長到魔法部開會,此時並不在車上,反倒是又見到拉爾小姐。

「我們得趕快把這個消息告訴葉卡教授才行。」護理長小姐憂傷地說,「他的兩個孩子…我真不敢想像…」

史密斯教授很快地寫好了兩個短信,用貓頭鷹將一封傳回學校,另一封則連絡魔法部──除了通知葉卡教授,也請正氣師辦公室的人員在火車站待命,以防歹徒仍在車上伺機而逃。希望不大,教授們現在主要期待歹徒主動跟他們聯絡,再順勢追查下去。亞妮從他們的對話聽出來這點後,心不禁一沉。

折騰了將近一小時後他們才被放出來。史密斯教授請亞妮和薩莎帶阿爾敏到她們的包廂,以免他再次落單。


才回到包廂,亞妮就察覺裡面比之前壅擠了不少──除了原本留在裡面的三個女孩外,萊納和貝特也趁剛才的混亂混了進來。三人還沒踏進門就受到眾人問題砲火追擊:

「聽說艾蓮和阿克曼消失了?」

「聽說你們是第一現場的目擊證人?」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有看到歹徒嗎?沒受傷吧?」

大家帶著既害怕又擔憂的神情追問,只有赫里斯塔體貼地先撥了一塊巧克力分給面色明顯不佳的阿爾敏,他感激地接過。


「一點掙扎的跡象都沒有?妳們確定嗎?」萊納聽完亞妮和薩莎詳細描述她們所見所聞後,皺著眉頭問道。

亞妮點頭。過目不忘的能力讓她確定所有物品都跟她和薩莎前往餐車時、跟三人道別前的位置毫無差別──甚至連西洋棋盤上的旗子都安然無恙地矗立在原位,沒有一顆掉落在地。

「你們覺得艾蓮和阿克曼還在車上嗎?」赫里斯塔忍不住問道。

「機率非常低,雖然還沒有魔法部那邊的確認,但那陣閃爍的燈光應該是伴隨著強大的消影術而來─他們大概已經被帶走了……」貝爾托特扶著下巴說,雖然還沒到消影咒的合法使用年紀,但他對消影術一直有相當興趣和研究。

「這不合理啊,我記得電燈閃爍的時候,薩卡利亞斯教授正好從經過我們包廂門前,他是從艾蓮那個方向過來的,可是並未看到可疑人物。亞妮和薩莎從餐車走到那節車廂也沒有看到別人──別說把人帶走,這麼短的時間內怎麼能不被人察覺地潛進他們包廂呢?」米娜問出了大家心裡的疑問。


「你有感覺好一點了嗎?」赫里斯塔低下頭對金髮男孩問道。阿爾敏似乎回復了一點血色,他努力打起精神,跟其他人講述自己殘存的印象。

「妳們離開後,我跟艾蓮連下了三盤西洋棋,後來我累了換米卡莎上場……我換到靠窗的位置,本來只是想看風景休息一下…...天啊,我連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記得……」阿爾敏越說越沮喪,把臉埋在手掌中。

「不是他的錯,艾爾文教授說他在阿爾敏身上偵測到催眠咒殘留的痕跡。」薩莎同情地看著男孩,一面向大家解釋。

「阿爾敏,你被催眠時有沒有看到一陣綠色的光呢?」赫里斯塔突然問。尤彌爾猛地轉頭看向女孩。

「光?」阿爾敏一臉不解。

「沒什麼……大概是我的幻覺罷了。」赫里斯塔垂下頭喃喃囈語。


眾人寬慰了男孩一陣,氣氛再次沉寂凝重了起來。米娜提及了她們調查中嫌疑最深的小阿克曼教授。但事實上,這兩次都在車上的教師不只他一個人,薩卡利亞斯教授、佐耶教授和拉爾小姐也都在。況且,連薩莎都記得小阿克曼是從餐車的另一頭進來的,接著到案發時間他都跟艾爾文教授在一塊兒。小個子教授這回的不在場證明比上回穩固得多。

上次亞妮是事隔多天才知道這個消息,跟基爾修坦也不熟悉,沒有什麼真實感。但這次兩人都是認識的,阿克曼更是難得結交上的朋友……綁架的手法跟半年前那場如出一轍,讓亞妮很不甘心,她們都投入了這麼多心力和時間,結果還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事件重演在自己眼前。


「三盤棋局……」亞妮突然靈光一閃,「阿爾敏!你記得平時你贏艾蓮一次要多少時間嗎?雖然並不準確,但或許我們可以估算出歹徒對你施展催眠咒的時間。」

眾人聽了一喜,卻見阿爾敏悶悶不樂地搖了搖頭,「我一般贏艾蓮只需要五到十分鐘,但今天不知道怎麼他實力突然爆發,甚至還贏了我幾次─亞妮你們不是也看到了?後來我用全副心神來應對,沒有去計算時間──……啊不好了!」他突然驚叫一聲,嚇得大家差點跳起來。

「剛才史密斯教授問我有沒有感覺哪裡異常的時候,我忘記把這一點跟他說了。」

眾人聽了都鬆口氣,甚至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是說今天艾蓮棋藝突飛猛進這點嗎?」薩莎搔搔腦袋說,「我可看不出來這個對於調查綁架有什麼幫助。」

「不…」阿爾敏的手指深深陷入金色的髮絲,「你看─我們一直以來的前提假設都是有外來者闖入,把他們帶走。可是如果不是這樣呢?如果是他們被人控制自己消失的呢?」

「不可能,」之前不發一語的尤彌爾說話了,「如果你是指橫蠻咒的話,它只能控制人做一定的動作,無法讓被控制者施展未曾學過的技能。所以除非葉卡和阿克曼在之前學過消影咒─」她停了一下,「好吧,就算他們會消影好了,橫蠻咒也不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智商而反映在棋局上的。若是可以這樣用的話,我早就請人在期末考前施橫蠻咒在我自己身上了。」

「可是…」阿爾敏本來還想再說什麼但又默默閉上嘴巴,可能是想到傳聞中尤彌爾在黑魔法上的專業,他雙手抱頭繼續陷入沉思。


「尤彌爾說得對,因為半年前那次案發後校長也跟魔法部確認過,基爾修坦並沒有使用消影咒的紀─……」赫里斯塔正補充著,一時間看到身邊麻子臉的吃驚眼神,嚇得突然噤聲。

「等等,妳是怎麼知道這個的?」尤彌爾豎起眉頭。看來女孩加入調查小隊的事要東窗事發了。


亞妮沒有跟米娜和薩莎一起去解釋,或是跟男孩們一起攔住向赫里斯塔爆炸的尤彌爾。她將視線投向窗外夕陽西下的平野,耳朵自動阻隔了外界的聲音。

尤彌爾說得不是沒有道理,但阿爾敏的話也讓她回憶起了一些奇異的感受……

她走進艾蓮他們包廂的時候也有注意到那場棋局─每個人都有走運的時候,她只當今天阿爾敏狀態不好。但當她把書還給米卡莎,艾蓮的反應也有些奇怪……雖然後面接話接得挺流暢,還順便拍自己馬屁,但比起忘記,他是不是更像完全沒有看過那本書……?

亞妮甩了一下頭,有些害怕自己只是被阿爾敏的話影響而扭曲了印象。

但米卡莎呢?有沒有什麼異常表現?她還是忍不住思索起來。


問題在於米卡莎本來就話少。她只有問「好看嗎?」中規中矩的問題以及回答「我們會的」這般毫無破綻的答案,對艾蓮的吐槽也由阿爾敏講了──整個談話過程根本什麼也判斷不出來。亞妮有些喪氣,打算放棄這條看似死路的思考方向,可是當她回想起東洋女孩最後一刻揚起的笑容時,那股詭異的不真實感又浮現出來。

不是亞妮妄自菲薄,但就算自己在學期結束前跟阿克曼的關係已經數得上是全校前三,還真沒見過米卡莎對自己露出過那種笑容──更準確來說,是沒見過她對艾蓮以外的任何人露出過那種的笑容。

米卡莎不常有表情,難得笑起來又總是別有深意,像是嘲諷.......說實話,當她剛才看到那單純笑容的瞬間,亞妮還以為眼前的不是阿克曼而是別人…別人…?


就是這個!!

在她差點要尖叫出聲時,阿爾敏突然顫抖地說,「有沒有可能,跟我一起上車的根本就不是他們呢?」亞妮立刻知道到他跟自己想的八成是同樣的,因為男孩的臉色比之前還要蒼白。

「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米卡莎跟艾蓮在上車前就被抓走了,跟阿爾敏坐在包廂裡的人只是變身成他們的歹徒。如此一來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對阿爾敏施展催眠咒,再用消影術輕鬆離開。」她輕聲補充道。


「難怪!魔法部未成年巫師使用魔法名單上沒有任何紀錄,因為施展魔法的已經是成年巫師了!」米娜大叫一聲後恍然大悟地說。

「有道理……基爾修坦的記憶之所以被洗的那麼乾淨,就是讓他也不記得自己到底有沒有上過火車!」赫里斯塔這邊也串起了一些資訊。

「我說,妳們會不會把完全變身成另一個人想得太容易了?」尤彌爾猛力的質疑。

「變身水!」米娜說,「我在韓吉教授借我的《超強魔藥》這本書裡看過,只要在藥水裡加入變身對象身上的一小部分,它就可以讓飲用者在一段時間內外貌上那個人的模樣,我指的是……完全一模一樣。」說到這裡她不禁瑟縮了一下。[1]

「我聽過這個藥水,但我聽說它的材料相當稀有,製作也不容易。」貝爾托特沉吟道。

「拜託,我們在說的是專業犯罪集團耶!我打賭獨角獸本部一定有好幾鍋變身水隨時等著他們取用。」萊納不客氣地反駁。

「難怪正氣師和教授們都找不到壞人躲藏的地方,原來就在我們眼前。」薩莎顫聲說。

「米卡莎和艾蓮從離開城堡就一直跟我待在一起……這代表他們很大可能是在學校就被掉包了。」阿爾敏面色沉重地回想著,「我想起來了!在出發前二十分鐘左右,米卡莎突然來到交誼廳門口找艾蓮,說有教授要找他們談話後就把他拉走了──我走到城堡門口時才又看見他們。」

「教授?」萊納驚訝地張大嘴巴。

「你有聽到是哪位教授找他們嗎?」米娜著急地問。

「沒有…」


「校長說得沒錯,他們的確有內應,可是跟我們想像的天差地遠──內應的工作並不是在列車裡窩藏歹徒,而是在霍格華茲下手軟禁,然後取得他們的頭髮完成變身水。」亞妮緩緩地表示,「也就是說,我們最初就找錯方向了。該調查的不是在列車上的,而是『不』在車上的教授。」

「老天啊…」米娜一副快要昏厥的模樣。

「而且,這個內應對於被害人的個性和人際關係要有一定的了解,」阿爾敏皺著眉頭繼續指出,「其實不用到非常深入,因為常理來說我們不會隨便懷疑身旁朋友是假的…..但也不能有太誇張的反常。」

「扮演基爾修坦和阿克曼應該不會太難,他們沒什麼朋友,只要對所有人都冷冰冰的──當然,阿克曼需要對艾蓮溫柔一點。」萊納扶著下巴思索道。

「艾蓮跟大家的互動也沒有什麼差別,大咧咧、活潑開朗,而且他們一開始就打定主意留在包廂裡跟阿爾敏玩棋,不跟其他人交談的話─」米娜說。

「可是他們沒想到我和亞妮會出現吧?」薩莎表示疑惑。

「不,計畫嚴謹的獨角獸不探可能把學生在列車上頻繁互相探訪的事給遺忘。他們甚至清楚艾蓮對亞妮的崇拜,把這點活用在差點露出的破綻上。」阿爾敏皺著眉頭說。貝爾托特忍不住往亞妮這裡看了一眼。

「他們不知道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和阿克曼學期末開始…交流書籍。」亞妮本來要說成為朋友,但不知為何在眾人面前承認這事好像有些尷尬,最後一刻還是改口了。

「沒錯,冒牌米卡莎沒有料到亞妮會來找她,她或許根本搞不清這書是要借還是要還的,但她還是給出了一個沒有破綻的答案。跟冒牌艾蓮一樣反應極快,這些傢伙絕對是經驗老道的騙子。」阿爾敏搖著頭說。

眾人面面相覷,都被這不可思議的狡詐給嚇傻了。


「可是她還是露出馬腳了,」亞妮沉吟道,「當我臨走給你們警告時,我是望著阿克曼──冒牌貨因為抓不清我跟她的關係,突然間受到善意的提醒之下只做出了一般人的反應,也就是微笑以對。但那卻不是正常阿克曼會給的反應。」把這一大段話說出口後,亞妮心裡的不自然感終於消失了。


沒錯,真的米卡莎恐怕不僅不會感激,還有可能會嘲笑自己什麼時候變成膽小鬼吧──想到這裡她不禁露出苦笑。


「所以你們認為,基爾修坦、葉卡和阿克曼都還是被同一手法所抓走的了?」尤彌爾問道。

「我相信如果去問基爾修坦……不,他的記憶從城堡就被洗掉了,去問史萊哲林的一年級新生,應該會有人記得基爾修坦在上車前被哪個教授請去談話過。」阿爾敏緩緩地說,「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是我是獨角獸的話,在拿到贖金之前把人質留在城堡裡也是最合理的選項。」

「那我們還在這裡做什麼?趕快去把這件事報告教授們啊!」米娜立刻拉開門,大家一窩蜂衝了出去,亞妮雙手微微握拳,下一秒也跟上去。沒有人發現仍有兩個人留在包廂裡。


他們在封鎖以充當急難應變本部的餐車找到教授們,亞妮注意到角落多了好幾隻信差貓頭鷹。

說服教授們接受他們的推理竟然令人吃驚的容易。

特別是史密斯教授,在聽完阿爾敏和亞妮提出來的推論和理由後立刻相信了,並還進一步向其他教授說明這兩起案件除了利用這些孩子們所說的方式以外沒有別的可能。

「但,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憑一點變身水?」韓吉.佐耶瞪大眼睛。

「那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就把不在場證明搞錯了方向,沒有去懷疑過留在學校的同仁,以致產生思考的盲區。」史密斯教授的語氣低沉且自責。

「我們得趕快寫信通知學校,請他們搜查整座城堡,」佩脫拉焦急地說,「一定要趕快把葉卡和阿克曼就出來才行。」

「不行。」薩卡利亞斯突然開口說。

「不行?」米娜急得快哭出來了,「為什麼不行!」

「因為我們不知道叛徒是誰。除了我們在場的人外,再排除上次在列車上的葉卡教授─不,我失言了,葉卡教授對自己的孩子下手沒有好處──學校裡還有為數不少的教職員。如果這封信落在錯的人手裡,內應逃走就算了,最怕他們會立刻把兩個孩子轉移到我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史密斯耐心地解釋。

亞妮古怪地看了獨臂教授一眼,他剛不是說葉卡教授不會對自己的孩子下手,而是說「沒有好處」。這種冷酷的說法讓她莫名不舒服。

「所以你的意思是,連校長也不能信任嗎?」佐耶教授冷靜地問。

「是的。」

「那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我先寫信給魔法部,請他們隱密地以最快的速度包圍霍格華茲,不要讓任何人離開霍格華茲禁消影術的結界範圍。」史密斯提起羽毛筆在羊皮紙上迅速寫了幾行字,「接下來─」

「我們突襲。」里維接口說。

「里維說的對,」艾爾文把貓頭鷹從窗口送出後,轉身銳利地環視著眾人。

剎那間,溫和的魔法史教授消失了,大家似乎看到多年前那個威嚴強悍的正氣師站在面前凜然低喝:

「我們立刻突襲。」


(TBC)

-------------------------------------------------------------------------------------------------------------------------------------------------------------


[1]變身水 (PolyjuicePotion):是一種可以讓飲用者變成其他人模樣的高級魔藥。製作複雜,對於成年的巫師來說也是一個挑戰,製作過程耗時一個月。變身水在飲用前需要加入被模仿者身上的一部分(這種物質通常是頭髮,但有時也會使用腳趾甲、頭皮屑)。單劑量的變身水作用時間在10分鐘至12小時不等,具體時間取決於魔藥製作的質量。


還記得去年暑假去台中找姬友們玩耍。當咱們(自以為貴婦)優雅地喝著下午茶時,我把個列車案的細節和線索描述了一遍,然後問她們有沒有辦法猜到兇手是怎麼做的。
結果,某人立刻給我列出了兩三種可行的手法……好吧,果然魔法世界實在太方便了,然後我文裡的正氣師都是笨蛋(X
是的,就是變身水和作案時間誤導這麼簡單。
唯一可能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在哈利波特裡變身水在第二集就出現,後來使用頻率也很高,或許讀者們會質疑為什麼沒有人想得到。但事實上記載變形水的典籍是哈利他們從禁書區使計拿到的,所以亞妮他們一開始沒有想到變身水是正常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