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月黑风高夜,劫道杀人时

作者:何木_
更新时间:2018-05-18 16:17
点击:291
章节字数:40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马车跑得很快。

官道上只有一辆马车。

这是辆很华丽、很舒适的马车。香车连骢马,锦幔饰玉轴,大多数人坐在这样的马车里,都会觉得是一种享受。

但林一丝毫不觉得是享受。她只觉得如坐针毡。

因为这马车是胡不值送给她们的。或者说,是胡不值换给她们的。

姜三来时乘的是马,走时却坐的是车。因为胡不值并不是个锱铢必较的生意人,她愿意用一辆豪华的马车去换两匹瘦骨嶙峋的老马。

而姜三是个锱铢必较的生意人,有赚头的生意她当然会做。

何况她此刻心里十分不痛快。她不痛快的时候,当然没心情再骑上个把时辰的马。

她不痛快的时候,当然也希望林一陪她一起不痛快。坐在胡不值的马车里,就足够让林一不痛快了。

一想到胡不值的笑容与声音,林一就觉得身上像有无数只猫在挠一样。猫的确是种可爱的动物,但有无数只猫来挠你,并不是件可爱的事。

林一打了个冷颤,下意识想要搓搓胳膊,驱散这种古怪的不适感,手触及衣袖时却突然愣住。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不值园中只有胡不值一个女人,那,是谁帮她换的衣服?

“哼。”

对面的姜三见她呆呆地拽着袖子,冷笑一声,“后悔了?”

林一回过神,无奈地看向姜三。

一整个晚上她都想开口解释,但姜三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因为姜三从上车开始就闭了眼。

就算知道姜三多半是假寐,林一也不敢试探着去叫醒她。这个晚上已经足够漫长,她并不想再生任何事端。

此刻姜三终于开口,她也终于有了解释的机会,“我是跟着洛师姐去的。”

姜三又一次闭上了眼,冷冷道:“我知道。”

林一道:“清婉未必在不值园里,但洛师姐与胡夫人一定和这件事有关。”

“不错。”

“这会儿洛师姐也许已经回到剑气盟。”

“哦。”

“我们是要先发制人,还是守株待兔?”

姜三的眼睛仍是闭着的。

“随便。”

林一苦笑道:“三小姐打算一直这样跟我说话吗?”

“你,很好。”姜三慢慢睁开眼看向林一,“已经很久没人能让我动这么大气了。林一,你可真让我惊喜。”

姜三的声音穿过锦帘,赶车的无言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 幸灾乐祸的笑容。

但林一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因为姜三的声音里没有半分惊喜,只有快要压制不住的怒火。

林一小心翼翼地道:“三小姐总该让我知道,我到底错在哪儿了吧。”

“你为什么不去见陈永宁?!”

林一一愣,“你是……因为这个生气?”

姜三的手紧紧拽着坐垫的一角,仿佛那坐垫就是林一,而她马上就要将那坐垫彻底撕碎,撕得碎如粉齑、灰飞烟灭。


她当然是因为这个生气。

幻影阁的阁主历来都是聪明人,而姜三不仅很聪明,还很善于利用自己的聪明。所以她看人一向很准。

可她毕竟也是人,是人,就不可能做到算无遗策、凡谋必中。这一点她早已清楚,她并不是无法接受失败的那种人。

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竟然在林一这条阴沟里翻了船。

林一确实有些小聪明,相处这些日子,她算是个不错的帮手。不过,她毕竟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姜三自诩阅人无数,当然觉得已将这白纸一般的小丫头看透。

而剑气盟的这堆烂账,姜三心里早有准备,所以截止到今晚,事情的发展都还在她的掌控之中。

可她千算万算都没料到,在林一心里,顾清婉居然比失魂十七剑更重要。

她已挑明陈永宁的心思,按她对林一的了解,林一就算没下定决心要失魂十七剑,这晚也必定会去见陈永宁,风吹不走、雷打不动。

其实姜三也不是一定要她今晚就去见陈永宁。陈永宁就在剑气盟里,姜三并不着急。

其实林一今晚随便在哪里都好,只要不是不值园。

可林一偏偏就来了不值园。姜三的精心筹谋,就这样被林一这颗不安分的棋子给搅了。

这无疑是个充满巧合的夜晚。

而这世间的事,多半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巧合推动的。巧合有时是人为,有时是天意,但不管哪一种,对身处其中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提醒。

对姜三而言,这提醒只有四个字:骄兵必败。

如果姜三不是赢了太多次,不是觉得自己已将林一看透,这个晚上,她就该先派无言去确定林一的行踪。

所以姜三大动肝火,也不仅仅是因为林一没去见陈永宁,还因为她自己。

她实在不该犯这么低劣的错误。


“就算我去见了陈长老,她也未必会将失魂十七剑传给我。”

林一颤巍巍道:“何况我学成……对三小姐有什么好处?我是不会教给无言的……”

林一的声音越来越小,姜三的拳握得又紧了些,“对我有什么好处跟你无关。我既然向你提了,当然会帮你。但前提是你确实想要。你想吗?”

“想。”

林一道:“但我更想尽快找到清婉。陈长老一直都在剑气盟里,可洛师姐未必每天都会来乾安城。”

姜三冷哼一声,“没想到她竟这么沉不住气。”

“也多亏她沉不住气。” 林一点头说了这一句,却猛地想起件事,神情怪异地看着姜三。

“三小姐今夜去不值园,不是因为我吧?”

姜三没有看她,也没有答话。

因为马车停了下来。


这里离剑气盟不过二十里,官道两侧虽有密林,却也少有贼人敢在此造次。

但少,并不等于没有。

月黑风高夜,劫道杀人时。路中间站着两个黑黢黢的彪形大汉,光头赤膊,肩扛钢刀,实在是最普通、最常见的那种强盗。林一掀开帘子瞥了眼,不由得在心里一声叹息。

“几位小娘子这么晚还在外面,不知道危险吗?”

林一微笑,“知道。”

个子稍高的那个奸笑一声,朝马车又走近了几步,“那不如来哥哥这儿,让哥哥好好保护你。”

林一摇头,“知道你有危险。”

林一说出第一个字时,无言已从车上跃起。

林一说完最后一个字时,无言已卸掉那个大汉的钢刀,将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个矮的见状想冲过来,林一却身形掠出,顷刻站至他面前,笑道:“你也不知道危险吗?”

那强盗用十足十的力气将钢刀挥起,这一刀下去,一定可以砍下林一的脑袋。

但林一只有这一颗脑袋,她并不想被任何人砍掉。

所以这一刀砍进了土里。那强盗只顾低头拔刀,林一朝他百会穴轻轻一点,他便登时栽倒在地。

林一叹道:“我要是你,下次出门一定戴顶斗笠。头剃这么光,生怕别人找不准命门么。”

那强盗当然没有回答她。因为林一的“轻轻一点”并没有那么轻,他已经昏了过去。

林一朝无言道:“这会儿太晚了,不如你与三小姐先走,我将这二人捆好,扔到乾安城的衙门口去。”

无言当然也没有说话,说话的是坐在马车里的姜三。

“无言,杀了他们。”

林一大惊,连忙走至无言身边按住她的剑,“别别别,大半夜的杀什么人啊。您稍等,我马上就把他们捆好。”

姜三冷笑,“你倒是好心。这俩人手上可不一定沾着多少血。”

“沾着多少血也该交给衙门去查。何况他俩这三脚猫功夫,估计也就是第一次,万一罪不至死呢。”

被无言制住的大汉连连点头求饶,林一朝他抱歉地笑笑,“你太高了,我下手要重一些,可能会有点疼。进了大牢可一定要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那强盗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便挨了一手刀,重重倒了下去。

锦帘被震得扬起一角,姜三心里的火又窜高一丈,怒道:“无言,还不走!”

只是她的话音刚落,便听到了一阵诡异尖利的哨声。


姜三脸色猛地一沉掀开锦帘,发现被林一点了穴的那个强盗已悄悄抬起头,这哨声,正是从他口中发出的。

看起来,林一的“轻轻一点”还是过轻了些。

无言的脸色也是一沉,伸手将林一拽到车上,正欲扬鞭催马,两侧的密林中便传来阵阵异动。

“金刀会。”林一听得姜三低声念了这三个字,心中寒意更甚。因为如今风头最盛的强盗帮派,就叫金刀会。

手持金刀,遍地寻宝,这群人不仅求财,更嗜杀成性,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只是他们平日多盘踞在江南一带,怎么会突然派一大批人来剑气盟附近?

姜三不及细想,朝林一道:“约莫来有三四十人,你负责南侧,无言看着北边。心定住,别慌。”

林一应了一声,屏息静听林中动静。她的手牢牢攥住剑柄,手心却生出了一层冷汗。

这似乎是她十九年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又一阵尖利的哨声响起,密林中突然冲出一大批赤膊汉子。他们的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大刀,他们的步伐敏捷而迅速,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人。

林一第一次同这样的强盗交手,心中不免有些没底。不过几招之后她便发现,他们来人虽多,但多数比先前那两个高明不了多少,舞起刀来章法杂乱,全凭一身蛮力。

林一找准时机撂倒了几个,正想放松警惕,却在与下一个人交手的时候,明显察觉到了异样。

这人的刀似乎和别人的有所不同。他的刀上嵌了五个硕大的金环,刀身更长,刀刃也更宽。

这个人的刀法也和别人的不同,出刀稳健刚猛,且收放自如,刀风几次擦过林一耳畔,却总能在错开的一瞬就立刻收手,重新起招。

林一强接了他砍向腰腹的一刀,被力道震得胸口发闷,不防备他又手起刀落冲自己的右臂而来,连忙闪躲,却还是被划了道不浅的伤口,血流汩汩,登时浸红了薄衣。

她对刀法无甚研究,自然不知这是江南苗家图王刀的路数,姜三却借着月光与刀影看得清楚,急道:“奔流剑法,攻他鸠尾、膺窗!”

姜三这一点拨,指明了那人的功法罩门,他的招数愈发狠了些,林一却醒悟过来,终于看出这刀法的破绽:太过刚勇,却欠流畅,换招时罩门难护,用以柔克刚、连绵不绝的奔流剑法应对最宜。

林一稳了稳心神,强忍疼痛,诱他接连换招,身形闪避时便刺他鸠尾、膺窗二穴,来回几十招之间对方已中数剑,终于支撑不住,猛地吐了口鲜血昏死过去。

见他这般,林一自是得意,却突听得马车边一声巨响,姜三惊呼一声,车厢已被劈成两半。

那匹强健潇洒的骢马,自然也被劈成了两半,一半的马头还在大口地喘着气,另一半的马头则在血泊中翻了白眼。

无言正被三个同样手持五环大刀的汉子围攻,眼见姜三遇险,心下着急却脱身不得,手上的招数竟乱了许多。

但姜三看起来却冷静得出奇。马车已毁,她便自车上跃下,神色漠然地看着那劈开车厢的大汉,背在身后的手却伸向袖中。

那人的刀即将落下。再次落下的时候,被劈成两半的就是姜三。

但他的刀不会有再次落下的机会了。

因为他抬起手的那一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

一剑穿心,自后背贯穿胸膛。剑光是冷的,剑上的血却是热的。

他选择举刀杀人的那天,是否做好了终有一日死于他人手下的准备?

暴戾与痛苦同时定格在了他的脸上,这张脸记录的只有死亡,别人的死亡,和他自己的死亡。

所幸林一没有看到这张狰狞的脸,因为她拔出木瓜的那一刻,这张脸便同那具硕大的躯体一起重重砸在地面上。

姜三的手垂了下来。她看到了那张狰狞的脸,随后看到了林一的脸。

她向林一露出一个笑容。这笑容比她过去的笑容要真诚许多,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也带着对林一的感激。

林一也向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那笑容里,却有着许多复杂的情绪。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机智少女澄澄
机智少女澄澄 在 2018/05/18 20:07 发表

标题:好看的文!!!

好看啊好看好看啊好看好看啊好看好看啊好看好看啊好看好看啊好看好看啊好看好看啊好看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