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

作者:也算逍遥
更新时间:2018-05-13 18:43
点击:142
章节字数:41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其实在看到钟璧的第一眼,郑琅就喜欢上了她的……脸。

可眼下,她只能够眼睁睁看着篮球从自己的手上滑落,最后狠狠地击中了那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庞。

“琅哥儿你完了——”同伴幸灾乐祸的声音响在了耳畔。

郑琅怔愣了一会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了那个晕倒在地的人。

钟璧和她一样是转学生,当初学校里就传说校长的女儿会来这里念书,恰恰校长也姓郑——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她郑琅是关系户,真是百口莫辩。不是她,那就只能是这个跟谁都保持着距离的钟璧。传说在她入学的第一天就有男生往她的抽屉里塞情书,她当着全班人的面质问,并且将它撕成了碎片,可谓是不留一丝的情面。

因而,开学将近一个月,她还是没有任何朋友,不过这位大小姐乐意如此。

“琅哥儿,快人工呼吸!”

“是啊是啊,你不是就好这一款?”

郑琅甩了甩马尾,横了那群男生一眼,气沉丹田想要将钟璧抱起,哪里知道劲力不足跌跌撞撞走了几步便气喘吁吁。在“你这体力不行”的哄笑声,她红着脸大喊一声道:“还不过来帮忙?把人弄到医务室啊!”

脾气烂、爱逃课、打架、跟男生勾肩搭背……郑琅除了那张极具欺骗性的无辜脸,几乎没有一个地方看着像是个女性,班里的女生要么跟她保持距离,要么就是献上芳心,而男生呢?一面跟她称兄道弟,一面暗暗妒忌着,将她当做是情敌。如果说班花是安静时候的郑琅,那么班草则是她的另一个面。

“我帅起来就没有你们什么事了。”

她曾在隔壁班的班草面前如此宣称。

临川五中是省重点,非尖子生和有钱人家的子女不能入,而她这个半道儿插进实验班的怎么看都像是个带着痞气的差生,也难怪会有人将她当做校长的独生女。

各种传言只是从别人的口中来的,郑琅她自认为是个极有担当的人,比如现在她将钟璧打入了医务室,就有必要照顾到底。

虽然引起昏厥是另外一个女生都不得不面对的原因。

“多喝热水。”

在钟璧悠悠醒转的那一刻,她殷勤地递上了一杯水。

后果是她顶着湿淋淋的头发黑着脸走出了医务室。


(2)

隔壁班的张帅是郑琅比较欣赏的人,当然单纯指那张细皮嫩肉的小白脸。

“你看看你,一点都不像女生,我才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离我远点。”张帅自以为宣布了郑琅的死刑,眸光轻蔑而又得意。

郑琅陡然间有一种想要将他打成猪头的冲动,可最后还是忍住了。她一转头看见四班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迈着小碎步从她的身侧路过,在被一只从灌木丛里冲出的鸟儿惊吓了一回后,泄出了一道尖叫。“吓死人家了,人家好害怕。”娇滴滴的声音仿佛是天生的娇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郑琅在回身看到了一只悬挂的蜘蛛时,强压在将它捏死的冲动,而是冲着还没有走远的张帅跑去,狰狞着脸喊了一声:“有蜘蛛,老娘害怕!”

张帅被她这副模样吓得魂飞魄散,像是撞了鬼一样,挣脱了郑琅的手落荒而逃。

颇为无趣地撇了撇嘴,郑琅回头看到了冰山钟璧那如昙花一现般的轻笑。

心跳猛地漏跳了一拍,嘟囔着“红颜祸水”,从钟璧的身侧走过,扮了个鬼脸道:“你还笑?再笑我打你哦!”


(3)

郑琅开始关注钟璧。

知道她喜欢一个人在晚自习下课后绕着满是爬山虎的教学楼转上一圈。

知道她经常在悬空长廊的藤椅上惬意地晒太阳。

知道她走过红桥在亭子里给池中的锦鲤洒下面包碎屑。

知道她时常在午休时刻离开寝室溜到艺术楼的琴房里弹钢琴。

……

是一个优秀得令人着迷的人。

“琅哥儿,瞧你笑得一脸荡漾,打球去不?”

“不了。”郑琅拒绝了球友们的邀约,捧着一册《稼轩词编年笺注》慢悠悠地晃上了悬空长廊。

“你也喜欢辛弃疾?”美得像是一幅画儿的美人睁开了惺忪的眼,在余晖的照耀下,似是穿上了一层金衣。

“是啊。”郑琅佯装理直气壮地应道。

“那不知道你喜欢那一句词呢?”钟璧轻笑。

“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郑琅沉吟了一会儿,应道。

“《西江月·遣兴》啊。”

郑琅又问道:“那你喜欢哪一句?”

“我都不喜欢。”钟璧垂眸道,“我喜欢陈其年的《贺新郎》。”

郑琅愣了片刻,忽地开口道:“了尔一生花烛事?”

钟璧眨了眨眼,只促狭一笑道:“没想到你读书还挺多的。”

“那是!”郑琅微仰着头一脸傲气,“我可是年级第一,等月考成绩出来,大家就会知道我的厉害了。”

“就你?”别说是其他人,就连她钟璧也不相信。


(4)

周四的下午是整理课,素来不上课的。

钟璧去图书馆借书的时候,郑琅还坐在了位置上写作业。

难得的安静让班里的同学大吃一惊。

难不成是月考成绩发到了个人的手中,收到了大刺激了?

抱着这种念头的人可不在少数。

成绩条是通过短信的形式发到了一个个的手机上,次日再发下卷子,由各科的老师当堂表扬考第一的人,自然也不会忘记鞭策那些吊车尾。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

只不过是做一道题的功夫便阴云遮日。

“郑琅,考了多少分啊?”班里的一些同学总喜欢佯装自己没考好的样子去询问别人的成绩,等到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后又露出一副可惜的样子以作安慰。就如同考完以后对答案,一个个说自己什么都没有背到,担心最后要挂科,可结果呢?

“差一点满分。”郑琅轻蔑一笑道。

“哦。”那位同学点了点头,看着郑琅的眼神写满了恨铁不成钢。

“……”

自从来到这个实验班,这样的眼神不知道看了多少回。


(5)

倾盆大雨不给任何人逃离的机会。

哗啦啦的雨水顺着沟渠流动,翠绿的叶在风中摇晃。

郑琅撑着伞走到图书馆的时候,裤脚已经全湿了,这不到一百米长的路,竟然也走了好几分钟。

抱着书的钟璧神情恬淡,甚至还伸出一只手接住滴落的雨滴。

“郑琅,带我一程。”有熟人叫唤。

郑琅笑骂道:“滚。”转头偏向了钟璧,柔声道,“你不走么?”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钟璧的眼中似是倒映着雨,而每一滴雨水中都是郑琅的模样。

“本大师掐指一算。”郑琅笑应道,从钟璧的手中接过了一大半的书,轻喝了一声,“走!”

“我想去看看雨中的藤,我也想去看看池中的锦鲤,我还想坐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枕书听雨。”

“行啊,那我们先去小红亭子里。”

美人有所求,舍命奉陪。

“你喜欢打球?你的性子很豪爽啊。你为什么也转学呢?”

钟璧的低喃声几乎被雨吹散。

“打架。”郑琅故作凶狠,她的面容一点都不男性化,甚至可以说是温婉,符合一个人对古典女子的所有想象,可惜这种老天赐给她的气质完全被破坏了,就像是在一张完美无瑕的脸上划了一刀——初觉惊骇,而久了则慢慢地品出一股惊艳的美来。

“为什么呢?”

“因为她骂我母上和阿姨。”郑琅应道,末了又问了一句,“那你呢?”

“谈恋爱被甩,心理创伤。”钟璧笑了一声。

“那现在呢?”郑琅小心翼翼地问道。

“被你的球砸没了。”钟璧调侃了一句。


(6)

“这次的年级第一还是在我们班。”老班推了推眼镜。

“是江帆还是王希啊?”

“都不是,是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

“钟璧?”

老板继续摇头。

“不会吧?”班里一片哗然。

“就是郑琅同学。”老班脸上堆满了笑,“总分729,拉开了第二将近二十分。”

“老师你是不是算错了?怎么可能?”江帆站起来,犹是不敢相信自己年级第一的位置被人夺走,要知道这次的题目并不简单,考到了七百零几的他也算是超常发挥了,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郑琅怎么可能有这个本事?

“文综268,语文125,数学139,英语137,选修模块60。”看着底下的同学一脸不信的模样,老班敲了敲桌子问道,“你们知道郑同学是从哪里转来的吗?”

“哪儿啊?”几乎没有人去了解过。

“市一中。”

临川五中是省重点,那么市一中是重点的重点。

转来的原因老班当然也不会跟其他的人多说,他的语气陡然一转,目光落在钟璧的身上,带着几分责备地说道:“钟同学,你怎么还在看闲书?你看看你的成绩没有一门是及格的,接下来你跟郑同学好好地学习一下。”

一次考试将所有同学的印象都给颠覆,正所谓人不可貌相。


(7)

弹跳的篮球朝着场外飞去。

这一回郑琅的动作够快,趁它砸到人的时候在半道将它截住。

将球放在脚边,她摸出了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她与钟璧保持着几步的距离,喘着气道:“你怎么过来了?”

钟璧扬了扬手中的练习册,弯着眼笑道:“老师让我来请教你。”

“唔。”郑琅沉默了一会儿笑道,“学费呢?”

钟璧脸色泛着红,她双手背在了身后,半晌后才颤着眼睫温声细语地问道:“你想要什么呢?”

“我要吃冰激凌!”郑琅雀跃地应道。

“……”钟璧飞快地抬头瞥了她一眼,“我去帮你买。”

“我要抹茶味的。”接过了钟璧的练习本,郑琅开心地朝着她挥了挥手。等到那道翩然如蝶的身影消失了,这才苦着脸叹了一口气。

冰激凌……也算是甜。

一口气把钟璧的那份也吃了大半,冷饮吃多的后果就是肚子痛。

也是从操场到医务室,只不过她跟钟璧的角色倒置。

“多喝热水。”

这句话被钟璧原物奉还。


(8)

期中考试在月考过后又悄然而至。

郑琅依然占据榜首。

一次是偶然,那么第二次呢?

原先占据着首位的人不得不迎对那股挫败感。

“为什么你还是考不及格?”

郑琅在看到钟璧的成绩单时,有些惊愕和措手不及,明明刷题抽背的时候都可以的。

钟璧撑着下巴瞥了郑琅一眼,满不在乎地应道:“因为不想做题。”

“……姐姐,你是交了白卷吗?”

“不是啊,你没看见有三十五分吗?”

“就算你爹是校长你也不能这样吧?”

“好嘛。我下次一定好好做题。”钟璧拉住了郑琅的手臂,“那你带我去打球。”

“你身体不好。”

“可以锻炼!”

……

郑琅开始怀疑被球砸了脑袋的是她自己。

什么高岭之花啊?只不过是一种假象。

出了一身汗后的郑琅任命地替钟璧擦去额上的汗水,两个冰激凌在灼热的温度下渐渐融化。

“我要吃抹茶味的。”钟璧突然间凑近了郑琅。

“好吧,那我们换一换。”看着咬了一口冰激凌,如果钟璧不介意,她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9)

这是她们第三次一起到医务室了。

“早知道不让你吃了。”郑琅一脸懊恼。

“我肚子疼,你不要叫我多喝热水了。”钟璧望着郑琅眨巴着眼,软声道。

“好嘛,我帮你揉揉。”隔着单薄的衫子,郑琅的手覆在了钟璧的小腹上,只觉得一颗心如同小鹿乱撞。

“你会不会听老师的,转头就去辅导别人了?”钟璧低垂着眼睫。

郑琅愣了一会儿,将头摇成了拨浪鼓,趴在了钟璧的耳旁小声低喃道:“不会的。”

“我不信。”钟璧哼了一声。

郑琅眨眼道:“那你要怎么才信嘛。”

“我觉得我们要确定一下关系。”钟璧小声嘟囔道。

“什么关系?”郑琅一愣神。

“你傻吗!”钟璧不满地哼了一声。

“才不呢!傻子能考年级第一吗?”郑琅应道,她左右看周边无人,飞快地在钟璧的脸上亲了一口。“拉钩说定,骗人是小狗。”

“现在……现在我是你的女朋友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泱河
泱河 在 2018/05/14 12:41 发表

标题:關係確定了

下次鍾璧成績應該很不錯。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