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暗潮

作者:太子是只猫
更新时间:2018-05-19 20:00
点击:69
章节字数:37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说,你是情场不得意,所以要事业拼了命吗?”景颜非常不满意自己的美容觉被打扰,她根本对这场黎苏嘴里的短途旅行一点兴趣都没有。


下车跟着景颜屁股后面像个跟班一样又是扇风又是递水的朝目的地走,黎苏很是尽责。

景颜也不客气,站在餐桌前等着黎苏把板凳拉出来,才优雅的坐下去。


“唉,我刚换了工作,你懂的。”黎苏喝了一口水。叫来侍应生,从人手里接过菜单看都没看一眼就狗腿的递给景颜“你先点。”

景颜摆出一副懒得搭理她的模样,帮自己点好餐,又把菜单扔过来。


黎苏飞快的点好,等侍应生走了,才嬉皮笑脸的说“颜颜,你对我真好。”

景颜赶紧做出暂停的手势“打住,别这么和我说话,我害怕。”撩了撩卷发,景颜侧目,对旁桌的男人眨了眨眼。


那男人估计心里有事儿,面对着景颜这明显的撩拨,却也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靠。”景颜低声骂了一句“看来今天是起太早了,颜值不在线!姓黎的,你给我记好了,欠我一个大人情。”


黎苏忍住笑,低眉顺眼的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不就让你陪我来吃个饭,就欠你大人情了……”

“重点是你特么吃个饭非要跑到三百公里外,还特么是我开车!”景颜怒了,一把抓起手机旁边的车钥匙,抬手就扔向黎苏。


黎苏眼疾手快的接住,实在憋不住了捂着嘴低声笑“颜颜,你不记得食不言了吗,你现在不止言了,还这么大声,你瞧,大家都在看你呢。”说着便扭过头,试图找个正在往这边看的人来证明自己没有说假话。

只是这一望,黎苏就焉了。确实有人看过来,而且还是刚刚景颜抛媚眼的那个男人那一桌的人,最要紧的是,看过来的人不是那个男人,而是另一个女人,那个黎苏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想念的叫林夕的女人。她就坐在那里,虽然在黎苏望过去的时候她很快把脸扭了回去,但是黎苏还是异常敏感的捕捉到了她脸上厌恶的表情。


后来的那段时间,黎苏有些坐立不安。用景颜的话来讲,那个时候的黎苏,就好像被父母拿着抽条守着吃饭的三岁娃娃,表情是眼巴巴的委屈。


那一餐饭,黎苏吃的消化不良了。林夕厌恶的神情就好像定在她脑子里的一张照片,挥之不去,让她一直觉得从食道开始发酸发堵,一直堵到胃里。


直到林夕走开,她对面的那个男人才紧张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收起桌上的东西跟着林夕跑了出去。黎苏那时候才发现,他们一直都没点餐。



“不就意外碰个面,你看你紧张的什么样了。”林夕走了,景颜便开始打趣黎苏。

黎苏摊了摊手,觉得脖子上的肌肉有些酸痛,林夕在旁边坐着的那段时间,她一直僵着脖子,没有往那边再看一眼“我答应她,如果遇见,要当做从未见过。”


景颜切了一声“我也见她当做没见,我怎么不脖子疼?你就是心里在意,太把她当回事。”

黎苏垂下眼,不做辩解。她是在意,她在意林夕对她的看法,哪怕林夕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行了哈,别想那个人了,”景颜敲了敲桌子“东西都凉了,我看你也没心情继续在这里坐着,咱们出去外边小吃街找点东西填肚子。”说着叫来侍应生结了账率先走了出去,边走边小声嘀咕“这怎么上回来吃的牛排和这回吃的比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黎苏听了,看了一眼景颜餐盘里切了一小块儿的牛排,又从自己盘子里切了一块放进嘴里细细嚼了嚼。跟着走了出去。


“喂。”

“嗯?”

“你当真那么喜欢她?”

黎苏眯着眼,把被景颜强行塞进自己嘴里的卤味吞下去缓缓的说“是喜欢,但是不晓得和你形容的喜欢是不是一个量级。”

“只能多不能少。”景颜拍了拍黎苏的脸“就你这点心思,姐姐我不用猜都知道。”


轮到黎苏切了一声,没有讲话。

“你别不认,你说你平时也不这样,放外边,这颜值气场和工作能力,就算称不上姐姐我这样的成熟御姐范儿,也好歹能算个轻熟女了。你说你怎么就每次遇见个中意的,就变的愣头愣脑的呢?你是传说中的情痴吗亲爱的?”


自己算不算的上是情痴,黎苏是不知道的,但是,有一件事景颜是说的没有错的,那就是,关于她对林夕的感情,只多不少。


黎苏第一次来 the taste的公司总部的时候,是从与林夕不期而遇的那家分店回来的第二个周一。


她并没有见到小段口里讲的那个绵里藏针笑里带毒的女经理。对方说是因为女经理近期身体抱恙,所以这个单子,换了人接手。而这个接手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公司里看上去人模人样道貌岸然,而看黎苏的眼神却无时无刻不带着邪恶的颜色。


原本该在the taste 的会客室看的设计图,在那个男人见到黎苏之后,借着冠冕堂皇要开一整天周一例会的理由,推到了晚上的饭局上。


黎苏在第三次巧妙的躲开男人以敬酒为由伸过来的想要抓她手的咸猪手的时候,脸上的笑终于有点僵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冷笑,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的公司,看上去有模有样的规模壮大,谁曾想从里到外都是蛀虫!可心里虽然这么想,面子上却依然要笑。

眼见着手下的两个带来挡酒的男设计已经被灌的不知道今夕是何年,而对面还眼冒着着光要继续劝酒,黎苏就有些恼。


“苏姐。”小段探着头小声在黎苏耳边说“苏姐,我看他们根本没打算看咱们的设计。光喝酒了,合同的事也不谈……你看这个蓝主管,一双眼睛从进这个屋子就没有离开过你的脸,油头满面的看着就不安好心。”

黎苏点点头,抬手拍了拍小段放在腿上的手背安慰道:“放心,我知道分寸。”话说完,就见蓝主管电话响了,他先是看了一眼屏幕,再看清来电显示之后,竟收起了嘻笑无赖的模样,拿着电话快步走出了包间。


等人再回来的时候,黎苏瞥见他脸上不易觉察的不满和隐隐的怒气。本以为这生意今天谈不了了,却没想到这男人回到桌上自己先灌了一杯酒,又开始露出流氓眼神来。


黎苏沉默了片刻,决定再争取一下,她站起身帮眸光越发胆大猥琐的男人酒杯里添满了酒,微微垂了垂头,再抬起来时脸上已经换上一副娇滴滴又可怜兮兮的表情“蓝主管,咱们两家这合作设计方案,改了修,修了改,到现在两边都换了负责人,拖的委实太久。你们the taste 家大业大不在意这点小钱,可咱们创世只是个小广告公司,着实耗不起啊。您说,我们这种小角色,耽搁了您这么长时间,已经太抱歉,继续这么耗下去,您不怪罪,我们领导可也不会给我好果子吃了。”说着,黎苏扁了扁嘴,端起自己杯子里的酒喝掉,做出一副潸然欲泪的样子“您说,蓝主管您看着就不是爱为难我们这种小角色的大人物,怎么忍心看我刚刚被提拔一点,又被同事踩在脚下,是不?”


这一番话下来,本已二两黄汤下肚的蓝主管已经被高帽子加美人笑迷的云里雾里,一把抓住黎苏的手,眼冒精光“小黎啊,我看你和别人也不一样,懂得理解我们的难处,这样,咱们也别主管主管的叫,你要是看得起。叫我一声哥哥,往后这哥哥帮妹妹,也理所应当了不是。”


黎苏嘴角抽了抽,瞅着自己被面前的男人捉住不放的左手,心里一阵恶心,随即又抬头娇滴滴哀戚戚的叫了一声“蓝哥哥。”


要说黎苏本来长的就不差,加上巴掌大的俏脸上一双剪水眸子从来如同一波寂静碧水,笑起来犹如石块丢进一江春水,每一层涟漪都让看见她的人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这委屈起来,就更不得了,碧水起了波澜,凄凄切切的水晕在眸中一圈圈晕开来,再加上受了多大委屈般的可怜表情,总能让人平白的生出一种怜惜之情来。


果然,这眸光一闪,轻飘飘的一声哥哥叫出来,面前的男人当场就站不住了,抓着黎苏的手握在掌心搓了搓,连连答应,又借着兴致喂了自己一杯酒,也不知是真醉了还是被美人迷了心窍,硬是结结巴巴的憋出了一个响屁来“好妹妹,这单子,哥哥给你,签了!就当给妹妹的见面礼了,往后啊,咱们兄妹,常,常走动!”说完接过小段递过来的笔,刷刷两下,这一单,就算谈成了。



好赖签了合同,黎苏心里一块石头落下,脸上的笑意藏不住,因为喝了不少的酒,脸上挂着红晕,一颦一笑,都滋生着媚态。


蓝主管看的有些痴,嬉笑着上来抓着黎苏的手“好妹妹,今天开心,本来咱们兄妹两个该找个地方再单独喝几杯……”


小段一听这话就着急了,上前拉着黎苏说“苏姐,咱们公司还有个没处理完的文件,你忘啦!”话说完,自己脸就红了个透。


“你这个小姑娘,我话都没说完。你急什么?这是我妹妹!”蓝主管笑嘻嘻抬手在小段脸上摸了一把,又回头拉着黎苏的手“我还能吃了她不成?不过我今天确实有事,就刚刚那个电话,你也看到了,小黎,老总叫回公司有急事,哥哥今天就不陪你了。”


黎苏侧过头,假意骂了小段一句不懂事,又转脸笑着赔不是,陪着喝了几杯酒,留下了自己的私人电话,才得以脱身。


车上小段不说话,黎苏有些醉意,头疼的厉害,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回想起刚刚的事情,侧过头打趣她“怎么了,生气啦?”


小段闷闷的回答“没有,就是,就是看着那个主管抓着苏姐的手,我生气!”


黎苏抬了抬眉呵呵笑了笑,扭头看着车窗外飞快的往后退去的霓虹灯“小段,这是工作。”

“我知道。”小段垂下眼,委屈巴巴的,不在说话。


夜风从车窗吹进,吹乱了黎苏的头发,也吹乱了她的心绪,她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有些淤痕的左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曾经就和小段一样,甚至她现在也和小段一样,讨厌这种明里谈生意暗里占便宜的商场风气,可是时间久了,自己竟也修炼出这身越厌恶越笑的真诚的本事。想想,可真是讽刺。



想来今天这合同估计也是饭桌上the taste 的老板打来电话授意了,这蓝主管不过顺水推舟,做了顺水人情,还占了些不大不小的便宜。否则,就凭那男人色眯眯的样子,黎苏也确实没有把握,第一次双方交涉,就签了下来。说起来,还是the taste的老板无意间给她解了燃眉之急。让她捡了个便宜。


作者公众号:边缘恋歌,微信ID:les-bylg。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